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陆爷今天吃醋了吗在线阅读 - 第598章 被她的单纯给可爱到

第598章 被她的单纯给可爱到

        不能让母亲见到外公外婆!

        这是初宜送走虞家二老后唯一的想法。

        等初民起回家,初宜立刻和父亲说了自己下午赶走虞家二老,并提议送他和母亲到南边海岛度假过冬,避开虞家人。

        初民起也担心虞家人的出现会让妻子为难,影响妻子的心情和身体的康复,晚上就和初宜一唱一和说服了古一梅。

        为避免夜长梦多,初民起当晚就收拾好行李,次日一早就去机场。

        结果一下楼就看到两尊‘大佛’。

        周嘉年和骆恒站在楼下,两个人离得不远,似乎看着也不太熟的样子?

        不仅不太熟,似乎还有一点无声硝烟、剑拔弩张的意思?

        看到周嘉年,初宜想起自己和周嘉年一起回帝都的约定。

        “周老板,我得先送我爸妈去机场,得晚点回帝都,如果你急的话,就——”

        “不急。”周嘉年道。

        他才不想一个人先回去!

        “骆总,你找我是有事?”初宜又问旁边杵着的骆恒。

        “没事。”骆恒下巴朝周嘉年抬了一下,“来陪我表弟。”

        周嘉年:“……?”

        谁特么要你陪?

        登月碰瓷了这属于!

        他们俩分明就是在小区门口碰上的!

        没等周嘉年说话。

        骆恒突然站得有了正形,散漫慵懒的态度里多了几分谦逊:“叔叔阿姨,早上好。”

        初民起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古一梅出来。

        周嘉年也跟着叫叔叔阿姨好,瞥了眼骆恒。

        他倒是动作快!

        初民起不待见骆恒。

        古一梅回道:“骆先生,好久不见。”

        随即看了眼周嘉年,问初宜:“这位是……?”

        “爸妈,这是周嘉年,我家附近一家宠物店的老板,煤球经常就是托他照顾的。”初宜给双方做介绍,“周老板,这是我爸妈。”

        骆恒眼底带笑,挑衅的瞥了眼周嘉年。

        宠物店老板?

        这个头衔真不错!

        一听就不是亲密关系!

        “周先生,你和骆先生是表兄弟?”

        初民起听到了刚才骆恒的那句‘表弟’,看周嘉年的眼神有几分不善。

        周嘉年立刻意识到自己的风评被骆恒给拖累,连忙撇清干系:“一表八千里那种,不熟!”

        “哦,这样。”初民起点点头。

        “……”初宜看出了老父亲的满意。

        初宜让父亲想推着母亲上车,她一会儿就去。

        骆恒也不介意初民起的态度,说:“阿姨刚出院,乘民用航空舒适度不够,不如用我的私人飞机。飞机就在台城机场。”

        初宜不想和骆恒有更多的牵扯。

        但是,骆恒的提议,让她不得不考虑。

        她原本打算买头等舱,可今天去海岛那边的飞机没有头等舱,这个时候了,商务舱不一定买得到。

        见初宜犹豫,骆恒宛宛如诱敌深入的恶魔,加重筹码:“飞机上有私人医生。”

        初宜:“……”

        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骆恒又道:“初宜,你没有必要为了和我拉开距离而让你母亲受苦吧?”

        周嘉年咬牙切齿的看向骆恒。

        这人实在太狡猾了!

        ……

        “这飞机怎么和我们平时坐的不太一样?”

        古一梅和初民起上飞机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飞机内仓非常的宽阔,没有密密麻麻的座位,内部反而像是一个奢华套间。

        “这是私人飞机,比民用航空舒服。”初宜说话的时候有些心虚。

        初民起和古一梅对视一眼。

        “谁的私人飞机?”初民起问。

        初宜讪讪一笑,“……骆恒。”

        初民起深吸一口气,眼看着要发脾气。

        初宜先一步道:“爸,这是为了妈好!”

        妻子是软肋,初民起偃旗息鼓。

        最后还是古一梅做主,就乘骆恒的私人飞机。

        等初宜离开。

        古一梅对丈夫说:“你还不知道吧?我生病当天进医院,是骆恒帮忙办理的住院手续,主刀医生也是骆恒联系的在院圣手。如果没有他,囡囡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初民起沉默了几秒。

        “你怎么知道?”

        这件事女儿没有主动提起,说明女儿以为古一梅不知道。

        “护工以为骆恒是我女婿,说给我听的。”古一梅叹了口气,“孽缘啊!”

        孽缘本人才买了回帝都的机票。

        骆恒跟在初宜和周嘉年身后,不作声,只是那眼神让初宜感到有些后背发凉。

        机票买得晚,三个人的位置各自分开。

        初宜一连几天没有休息好,上飞机就戴着眼罩睡觉。

        谁知,刚闭上眼没多久,突然感觉身边的人变了!

        初宜身边原本坐的是一个年轻女人,身上有淡淡的女士香水的味道。

        而此时,女士香水变成了熟悉的冷杉味。

        初宜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她拿掉眼罩一看,身边的人果然变成了骆恒!

        高大的男人偏头看她,眉梢微挑。

        隔着一条过道的位置,周嘉年坐在另一边,看骆恒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卑鄙小人。

        他刚才也想换座位,但是原乘客自然更愿意去商务舱!

        早知道他就不为了离初宜近点,特地买经济舱了!

        “你怎么会坐在这里?”初宜瞌睡瞬间清醒,“你和我身边的人换位置了?”

        骆恒调整好坐椅的幅度,一双大长腿在狭窄的经济舱座位无处安放。

        “你旁边的乘客怀孕了,坐这里不舒服。”骆恒的谎话张口就来。

        孕妇就可以从经济舱换到商务舱吗?

        就算可以,那也应该是升舱,而不是换位置!

        就算换位置,骆总怎么看也不像助人为乐和人换位置的人!

        初宜懒得拆穿他的小动作,重新戴上眼罩睡觉,仿佛骆恒只是一个不认识的邻座。

        可是,无论如何都再也睡不着。

        身旁男人的存在感太高,就像是一只蛰伏的野兽盘踞在侧。

        而她,就是野兽的猎物!

        “叔叔阿姨到了之后,我会安排人送他们到酒店。”安静的机舱内,骆恒的嗓音低沉悦耳。

        初宜扯下眼罩,定睛看着男人。

        骆恒微微一笑,并不觉得自己以初宜父母为话题点,软性逼迫初宜和自己主动交流,有什么可耻。

        “不用,酒店会安排车接送。”初宜闷闷的说。

        她觉得自己被他算计了。

        骆恒被初宜的单纯给可爱到,修长的指尖在扶手上敲了一下。

        “初初,你觉得你父母坐上了我的私人飞机,这些事情还是由你决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