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在线阅读 - 二百三十一章 书信与承诺

二百三十一章 书信与承诺

        灿烂的朝阳从天际升起,晨光如金丝般浮游,汇聚成一道道朝霞。修洛特与阿维特并肩而立,瞳孔中映照着燃烧的红日,胸膛里激荡着远方的豪情。直到天色大白,太阳无法直视,两位王者才互相别过。

        修洛特返回大帐中。他召来资深斥候内卡利,低声询问了几句昨夜的进展,随后满意的点点头,让对方好生下去准备。接着,少年摆摆手,让伯塔德先去休息,这才从怀中掏出一卷精致的棉布,小心翼翼的展开。

        借着天顶的阳光,修洛特期待的看去,一段段歪歪扭扭的字迹就映入他的眼中,段落间还夹杂着简笔的绘画。

        “...修洛特,我已经一年没见到你啦!你知道吗,我很想你哦。这是我想你时的样子...”

        修洛特细细看去,段末画了一个简笔的小人,抱腿坐在地上,面前有几朵红色的玫瑰花。少年失神了片刻,又急切地继续读。

        “...小阿维洛特已经长大啦,有半个我那么大!它现在不怕小青了。它能够飞得很快很快,把我的思念带给你...它能够飞得很高很高,直到像你一样遥远...但是,飞完之后,它总会回到我身边...你也会回来的,对吗?...”

        修洛特眨了眨眼睛。他看着简笔画的小鸟,旁边是一朵白云,下面有一条仰头的小蛇...思念就如潮水般涌入心中。

        “...我现在已经是合格的药剂师啦!我能记住几百种草药的特点,我会制作许多治病的药水,也可以调配令人开心的圣水...父亲说我是草木的精灵,我说‘不,我是修洛特的精灵。’...嗯,父亲忽然就不开心了...”

        看到这里,修洛特笑出声来,心中有温暖流动。这一段的后面画着一只小手,手中是一株绿色的药草。他触摸段末的画,就仿佛握住少女的柔荑,带着温柔而纤细的触感。

        “...我又长大了一些,侍女们都说我很好看,像一朵好看的白花...她们还说,我的身上,会像花一样香香的,只是我自己闻不见...唔,这是真的吗?修洛特,你要不要来闻一下我,再告诉我答案...”

        少年“砰”然心动,他继续往下读,聆听着少女的心声。

        “好啦,画一朵花,再画一只蜂鸟...我是一朵小花儿,等待着你。想把你变成一只蜂鸟,也飞得很快很快,一直飞到我的身边。如果蜂鸟落在花中,我就会把他包起来,他也会进入我的心里...

        ...我还会喂给他甜蜜的露水,很甜的那种...唔,不信的话,你可以来吻我...

        ...我还想看着他的眼睛,从白天看到夜晚,就像天上的星星...”

        修洛特忘记了呼吸。强烈的渴望在他的胸中涌动,甚至让他感到心悸。他看着少女的画,想象着她的样子。这一刻,他想要化作一只雄鹰,飞回湖中都城,想要一把将她抱入怀中,再不松开...

        良久之后,少年才抿了抿嘴,读起最后的尾声。

        “...修洛特,我在都城听到了许多你的消息...大家都赞叹着你...我很开心,也很担心...战场很危险,你和父亲都一定要好好的!你们是我在这个世界中,最爱的两个人呀...

        在出征前,父亲曾经问过我一个可怕的问题。‘如果,我和修洛特会有一个人战死在战场,你会选谁?’...我很害怕,非常害怕...我告诉父亲,‘如果,神灵一定要带走一个人,我会选择献祭自己’...父亲沉默了很久...他答应了我,他会好好的...修洛特,你也要答应我...”

        信的末尾是两个武士小人,一个高一点,左手握着一把武器,一个矮一点,右手握着一把武器。而在他们中间,有另一个简笔的小人。她的两手各握住一个武士的手,然后,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修洛特默然许久。他注视着末尾的画,注视着小人的微笑,思念着遥远的人。许久之后,他再一次小心的把信卷好,贴身放在心口的位置。接着,他摸到一个柔软的香囊。少年嗅了嗅香囊,里面有着淡淡的花香。他小心的打开,却看见里面是一束头发。

        修洛特呆了呆,缓缓低下头,把香囊紧紧贴在自己的脸上。好一会后,他才喃喃的承诺道。

        “是的。你是带着香味的花儿...我答应你...会和阿维特一起...好好的。”

        阳光洒落,风儿吹拂,春天的花儿绽放在湖区的原野上。少年王者的承诺,也会与花儿相伴,飘落在时间的长河中~

        同一时刻,不远的距离,就在钦聪灿城的南城墙上...

        “这是墨西加殿下的信?”

        灰土普阿普站在城墙上阁楼边的角落里,周围只有几名亲信的武士与民兵。他把洁白的纸张举过头顶,借着朝阳的光芒,翻来覆去的仔细查看。

        “奇老头,这上面究竟写了啥?!”

        普阿普茫然地看了半天,瞪大了眼睛,困惑的低声喊道。他盯着上面的方块字,头大如斗,就像面对神庙祭司的神文。

        “老爷,您这个问题问得真好!墨西加人的神文,我一个民兵又怎么识得?”

        老民兵奇瓦科笑了笑,避开普阿普的拳头,再凑上前低声说道。

        “老爷,昨夜接头的贵族和我说了说...您看这个角落!这个图形是墨西加殿下的印章。”

        普阿普仔细观瞧,只看见三个整齐的方块,周围是一圈红印。这是珍贵的胭脂红染料。

        “老爷,您再看印章下的图案。这里有两个小人,跪着的小人就是你!”

        “啥?你才是跪着的小人!”

        普阿普一巴掌拍在奇瓦科肩膀上,对方疼的龇牙咧嘴。自从回到都城以后,他重新聚拢了十几二十名亲信武士,就还是尊贵的老爷。援军溃散,蜂鸟首席的家族武士大多阵亡,对剩下的人就更为器重。现在,老爷普阿普不仅负责都城南门的防务,手下还新分来五百多民兵。

        “老爷,我就是想跪着,也没得跪啊!你看,那个站着的是墨西加的殿下,正握住你的头发,给你授予爵位哩。你身上的黄色袍子,绿色长羽,就是二级世袭贵族的象征!”

        听到这里,普阿普的眼中几乎放出光来。他贪婪的看着角落的图画,仿佛要把信吞进肚子里。半晌后,灰土老爷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我灰土家服侍了蜂鸟家族几代人,父祖们都死在战场上,也还只是个不入流的资深武士。直到首席开恩,老爷我才当了几个月的军功贵族,不用被贵族和祭司们呼来喝去,但其实什么都算不上...这墨西加殿下,出手就是个世袭贵族...”

        “老爷,世袭贵族还不好吗?那可像可可树一样高哩,比玉米杆子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这以后啊,您可是联盟的大贵族啦,连您儿子也是大贵族!”

        奇瓦科笑着说道,语气中倒真是羡慕的很。

        “这好是好...只是老爷我,现在有些恍惚的紧...首席毕竟对我不薄啊!...”

        普阿普一边叹着气,一边小心的把信纸卷起来,贴身收好。接着,他伸出手,急切地问道。

        “你说殿下还给了块他的玉符?在哪?快给我!”

        奇瓦科讪讪的笑了笑。他伸手在怀中摸索了半天,才不舍的摸出一块精致的翡翠玉符。

        “老爷,这可是联系的信物,连送信的贵族都羡慕的!听说凭着这块玉符,就能见到墨西加的殿下...你一定要收好了!”

        “废话!”

        普阿普劈手把翡翠玉符夺来。他仔细的看了看玉上的刻印,也是三个整齐的方块,和信上的一模一样。灰土老爷于是喜笑颜开,把玉符也贴身收好,笑着开口道。

        “好,真好,殿下真是慷慨!奇老头啊,我和你说,许诺的那些钱财都算不了啥。这城里什么没有?老爷我能带着你们弄到更多!...但是只有靠上殿下,弄来的东西才能保的住...”

        奇瓦科赞同地点点头。接着,他收起笑容,左右看了看,老脸变得严肃。

        “墨西加人说了,后天晚上就动手。”

        普阿普也收了笑。他挥挥手,让周围的亲信散开,低声问道。

        “具体什么时候?”

        “月亮升到天中,大伙睡了之后。到时候会有一队精锐斥候先入城,大队的武士则在后面。只是城门早被堵上了,想要进城麻烦许多...我去多准备些登城的绳索...”

        “哈,这个不用担心!”

        说到这里,普阿普脸上露出一个自得的笑容。

        “城墙高得很,攀城也容易被人发现。奇老头,你是乡里人,没什么见识!其实南城墙这里修得有暗门,最初是方便守军突击的通道,后面就变成了走私商人进城的暗路。哈,知道暗门的人可不多,老爷我正是其中之一,父亲辈就靠着这个发过财!一回到城里,我就派了几个武士,把南墙的暗门控制在手中。”

        “啊,暗门?在哪里?老爷,我天天守着城墙,也没看到哪里有漏洞啊!”

        “蠢!能被人看出来的,那还能是暗门吗?当然里外都有布置,也只能容一人通过。不过最近有几个贵族家的武士,一直在暗门附近转悠...看来,打这个主意的可不少,所以我也不能再拖下去了...”

        “至于南城门,本来就是老爷我,亲自带着你们堵上的。干活的时候我就留了一手,只有最外面一层堵实了。只要人手充足,不过几刻钟,就能从里面弄开!”

        “老爷真是英明!”

        听到这里,奇瓦科弓腰赞叹,老脸上满是笑意。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声发问。

        “人手是个问题。我手头信得过的,只有三十来个人。大部分都是上次出征时共过生死的民兵,还有一些同乡的老兄弟。老爷,你手中有多少人?”

        闻言,普阿普尴尬的笑了笑。

        “我们还分什么你我...家族里没几个人,许多旧识我也不敢喊上,生怕走漏了风声...我手头上大概有二十多个靠得住的,都是武士。”

        两人抬起头,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片刻。在这数万人的大城里,五十多个人真是渺小的不值一提。过了片刻,还是老民兵首先开口。

        “老爷,不用担心,你手下可有五百民兵!乡里人没太多顾虑,都是被强征来守得城的。这两天先好酒好饭的招待好。后天晚上,等墨西加斥候们一入城,我们就把民兵们控制起来,再裹挟着一起动手!等把城门弄通,大队武士入了城,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听了老民兵的鼓劲,普阿普用力点头。

        “奇老头,你善于做民兵的工作。这两天也和我一起!”

        “好!...老爷,其实我还有个想法...等到墨西加人入了城,四处混乱的时候...我们...”

        听完奇瓦科的话,普阿普靠在城墙上的楼阁边,闷着头没有做声。太阳照在楼阁上,拉出长长阴影,也覆盖了灰土武士的面容。

        “老爷?”

        奇瓦科眼神闪烁,试探的问道。

        半晌之后,普阿普才长长的呼出口气,声音仿佛来自深沉的地渊。

        “依你!唉,三神宽恕...”

        低沉的声音散入风中,也落入奇瓦科的耳中。老民兵握了握手中的铜矛,嘴角勾勒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仰起头,看着天空中明媚的太阳。阳光落在他的脸上,渐渐散开,扩散成一个深沉的笑容。

        “老爷,你说错了。是主神庇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