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阿兹特克的永生者在线阅读 - 三百八十九章 密信

三百八十九章 密信

        夕阳射出血光,落在紫草庄园中。曾经的艳丽与浮华,都化作眼前的破败与毁灭。庄园外,破布木枝叶散落,多了劈砍砸凿的痕迹。庄园内,大丽花茎杆折断,被踩入尘泥。而在花木之间,金银雕饰的建筑上,染满了新鲜的红色,犹如死神的画笔,书写着终末的印记。

        灰土普阿普带着一千精锐武士,满怀杀意而来。不过半日功夫,他就攻陷了紫草家族的庄园。驻守的两百多紫草武士大部战死,少数被俘,只有零散几人向东南逃散。随后,三百多紫草族人被武士们抓获,集中关押在庄园深处的大殿。其中,单是古拉莫的妻妾子嗣,就足足有六七十人。

        此刻,成百上千的钦聪灿武士就在庄园中反复巡查,搜寻漏网之鱼。而普阿普本人亲自带着一百武士,拷问殿中的紫草族人。

        “说!古拉莫去了哪里?!”

        “我...我只是个仆人...啊...”

        灰土普阿普神情凶狠,左手揪住对方的头发,右手的长匕狠狠一划!温暖刹那飞溅,古拉莫的仆人立时身死。接着,他双眼通红,又揪住一个中年贵族的头发,把染血的长匕架在对方的脖颈上。

        “说!古拉莫去了哪里?!”

        “我...我不知道族兄...呃...”

        普阿普凶光一闪,再次挥动利刃。然后,他用袖口擦了擦脸,舔了舔嘴角,再抓住另一个年老族人。

        “说!古拉莫去了哪里?!”

        “我...他,他是古拉莫的儿子,他知道。”

        “嗯。”

        普阿普点了点头。他冷笑着收回匕首,然后猛然往前一送,用力一搅,再一拔!

        “啊!...”

        年老族人胸口冒血,斜斜倒地。随后,普阿普大步向前,一把揪住被指认的年轻贵族。他把滴血的长匕,贴在对方的脸颊上。

        “说!古拉莫去了哪里?!”

        “啊!父亲...父亲不久前回来,匆匆带走了几个哥哥,然后,他去了,去了...”

        年轻贵族双腿发软,瘫在地上,鼻涕眼泪直流。古拉莫甚至都没有进入庄园内部,只是匆匆带走了一直等候的几人。而他当时在和父亲的舞姬厮混,慢了一点得到消息,就与唯一的生机擦肩而过。

        “去了哪里?!”

        “去往南边湖上...啊!”

        普阿普干脆利落的拔出匕首,愤怒地对亲卫道。

        “分出两百武士,去往南边的湖上搜索!尽量找些小船!”

        “是,副军团长!”

        亲卫低头应是,领命而去。灰土将军不喜欢别人喊他营长,更喜欢副团长的称呼。当然,目前这个称呼,只是在营中喊喊。

        灰土普阿普站在原地,红着眼环顾殿中。大殿的四壁刻画着赤身的女神、曼妙的舞女。此时,女神沾染鲜红,舞女踩着尸体,别有一番妖冶的美丽。他目光狂躁的扫过人群,视线在古拉莫的侍妾们身上停留。

        数息后,他做出选择,直接大步走去,扯起一个被捆住的柔媚女人,就拖到旁边的偏殿。不一会,低沉的喘息就随之响起,伴随着女人的媚声。声音很快急促,随即变得高亢。偏殿先是一声歇斯底里的男人吼叫,接着是一声女人的惨叫,所有的声音就同时截然而止。

        普阿普从偏殿中走出,身上带着新鲜的血迹,狂暴的眼神总算平静下来。到了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古拉莫这条阴险的毒蛇,已经从罗网中逃之夭夭。

        “密信...密信...密信究竟在那里?!”

        普阿普抱着最后的侥幸,低声自语。随后,他眼神一冷,换掉磨损的黑曜石匕首,再次走向紫草族人。

        夕阳落下天际,黑暗笼罩大地,掩盖无尽血色。去往南湖搜索的武士尚未返回,天空奥尔塔已然先一步赶到。

        “怎么样!”

        奥尔塔神情焦急,暴躁问道。

        “他逃了。信没找到。”

        普阿普垂下眼眸,摇了摇头。随后,他同样急切的问道。

        “城中如何?”

        “城破了。军团绕到东门,那里的守军立时溃散。然后,武士们直接翻墙而入,城中的叛军开始还抵抗了会,接着就纷纷投降。现在,城中四门已经封堵,大队的叛军或死或降,只剩下些乱窜的散兵,也是逃不掉的...”

        奥尔塔自信的回答。他没有提北门战死的金甲首领,因为果然如灰土所料,那只是一个替身。

        “埃塔利克将军呢?”

        “他完好无损,手下还有五百墨西加武士。”

        说到这里,奥尔塔的脸上有些愤愤不平。

        “埃塔利克这个老家伙!我们疾行数百里,日夜兼程来救他。他居然就高坐在金字塔神庙上,让我独自前去拜见!”

        “哦?独自去拜见?”

        普阿普眉头一扬,反问道。

        “你一个人去了?”

        “...我去了。带了十几个亲卫,他也没敢说什么!”

        奥尔塔眼神闪动,微微偏开头,错开普阿普的眼神。

        “要不是看着他资历深厚,又是殿下的家族武士出身...”

        灰土普阿普沉吟不语。带着十几个亲卫,和一个人去基本没有区别。他想了下,又问。

        “老将军说了什么?”

        “老家伙让我分兵镇压城中乱军,然后控制街道,禁止平民通行。我留了一千五百人在城中平乱,便带着五百亲卫直接过来了。”

        “五百墨西加武士还在神庙金字塔上?”

        “我走的时候还在。”

        “嗯。”

        普阿普默默点了点头。看来,埃塔利克将军也对他们产生了疑心。古拉莫这一次刺杀,让普雷佩查出身的将领都处境尴尬。他和奥尔塔又与古拉莫联系过许多次,这便是尴尬中的尴尬,甚至处境危险。

        “该死!奥尔塔,我被你坑惨了!”

        想到这里,普阿普低声咒骂。

        “密信可能被古拉莫带走了!”

        “啊!”

        奥尔塔神情紧张,下意识握住了腰间短匕。

        两人正在懊恼,突然有亲卫从大殿而来,回禀道。

        “副团长,我们拷问了古拉莫的亲信仆人,他说,古拉莫有一个密室!”

        “嗯?”

        “走!”

        闻言,两人眼神一亮。他们几乎同时喊道。

        “前面带路!”

        众人举着火把,跟随着战战兢兢的仆人,来到大殿后的家族仓库。仓库有许多房间,其中一个堆满了不知名的草药与瓶瓶罐罐。仆人走到房间最里面,推开一个木桌,往下面的木板一指。

        “大人,下面就是。”

        奥尔特嗤笑一声,所谓的“密室”几乎没有任何隐秘措施,只是个阴凉的地窖而已。他直接掀开木板,一股刺鼻的草药味就夹杂着浓郁的血腥,扑鼻而来。

        普阿普神情一凛,握住腰间的长匕。他向左右的亲卫示意,几名亲卫就举着火把,小心的走入地窖。然后,低低的惊呼声就从前面传来。

        “啊!”

        “这是?”

        “主神啊!...”

        普阿普耐心的等了等,直到一名亲卫折返回来。

        “副军团长,前面没有危险,只有一面奇异的...土墙?”

        “嗯?”

        普阿普看了看奥尔塔,就当先步入地窖。地窖并不深,阴凉而干燥,越往里走,血腥味就越重,冲的人头昏。不过片刻,一行人就走入最深处,一个广阔的地下室,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古拉莫这条恶心的毒蛇!勇士们收集强大武士的脑袋,建立骷髅墙,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战功!而他竟然收集这么多女人脑袋,还用草药防腐,真是个恶心的懦夫!”

        普阿普不屑的“呸”了一声。奥尔塔则打了个寒颤。

        只见在众人面前,有一面长七八米、高两米的土墙。土墙上是一个个人头大的孔洞。孔洞中,则整整齐齐的收藏着一个个年轻女性的人头。她们都用防腐的草药处理,大多留着长发,皮肤干枯而惨白,依稀能辨认出不同的表情。有的惊恐,有的畏惧,有的绝望,有的解脱,还有的带着微笑。

        这一刻,整面墙壁上足有上百个头颅,都眼神空洞,诡异的注视着众人。而在头颅边的墙壁上,还有着细密的图形文标注,似乎是对藏品的评价。

        如果修洛特站在这里,仔细检查,就能辨认出正中的一个干枯头颅。她面带解脱的笑意,眉眼上与梅蒂娜有几许肖似。而在她旁边的标注上,是个惋惜的笑脸。

        在历史上,这种地下或半地下建筑叫做骷髅墙壁,是从特奥蒂瓦坎时代就流传下的习俗,通常在古老的神庙地下修建。骷髅本身记载着建造者的功绩,也象征着对神灵的献祭。这种对于死亡的崇拜,深深根植在中美洲各部的心中,正如后世的亡灵节。

        “呸,真是浪费时间!”

        普阿普看了片刻,确定这里只是单纯的骷髅藏室。他怒不可抑的揪起地上的仆人,用力挥动长匕,藏室中就多了份新鲜的血红。

        众人从地窖里出来,再次返回庄园。乱忙了这一阵,去湖边搜寻的武士已经回来。他们没找到船,也没找到人,无功而返。

        “普阿普,现在怎么办?还要继续审问吗?”

        奥尔塔神情忧虑,隐约有些惶恐。

        “继续审问?禁卫军团正在南下的路上,我们没有时间了!”

        说到这,普阿普眼神一冷,胸中杀意沸腾。

        “陛下说过,要献祭紫草家族!那么,我们就把所有的紫草族人都杀掉,然后一把火,把整个庄园烧成灰烬!反正整个紫草家族,没有一个是干净的,都是些王国朽木...要是密信还在庄园里,就一了百了。”

        “啊?那要是密信还在古拉莫手中,我们岂不是要被他要挟?...”

        “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向陛下告罪自首!”

        普阿普皱着眉头,沉吟片刻。他想起喝酒后,老民兵说过的道理,终于断然开口。

        “既然找不到信,那就只有坦白!那些信里本就没有什么,只是些...只是些不会发生的假设。”

        “奇老头说过,天下哪有石头一样的忠诚,都是树一样的忠诚。陛下只要君临天下,高高在上,那树就活着。每一根树枝,每一片叶子,都是忠诚的!要他生就生,要他死就死。而要是陛下北征没回来,那树就死了。忠诚朽了,木头也烂了。到时候,别说是我们,连最忠诚的埃兹潘,也会选择反叛联盟!...”

        “陛下蒙受神启,是个能看到很远的王者。我们对陛下有用,只要诚心认罪,哪怕受些处罚,也还有机会!”

        奥尔塔想了片刻,无奈点头。

        “只能如此了!哎!”

        两人叹了口气,对各自的亲卫吩咐了几句,就不再说话。很快,垂死的哀嚎急促响起,又骤然平息。普雷佩查武士们简单搜刮了些财物,就点燃石木的屋舍。

        风助火势,不过两刻钟,广阔的紫草庄园就陷入熊熊的火海!树木在燃烧,花朵在燃烧,建筑在燃烧,尸体也在燃烧。

        传承两百多年的荣耀家族,就此毁灭!所有过往的荣耀,所有曾经的罪恶,都在大火中化为灰烬,随后飘散在风里。而在庄园外,高大的紫草破布木被大火点着,从底部烧到顶部,就像一排二十几米高的火炬,在昏沉的夜幕中熠熠闪亮。

        “普阿普!奥尔塔!...”

        阿托亚克湖映照着遥远的火光。古拉莫站在一只独木舟上,身旁是寥寥的数人。他心中痛苦万分,脸上狰狞如蛇,后悔的眼泪大滴坠落,又化作仇恨的毒液,深深埋入心里。好一会后,他才擦去眼泪,低声对周围的人喝道。

        “哭什么哭?!只要我们还在,家族就还在。走!”

        “父亲,我们去哪里?”

        一名年轻贵族浑身发抖,低声问道。

        古拉莫没有说话。他把手深入怀中,小心的掏出一个玉符。这是国王北征时,一位远方的客人所留。他本以为根本用不上,却不曾想,这竟然是他最后的退路...也不知道,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命运。

        “划船,去东方!”

        古拉莫看了眼玉符上的神秘符号,冷冷说道。然后,他紧紧捏住玉符,背过手,最后看了眼燃烧的庄园,便乘舟而去。那玉符的正面,刻着一只太阳中的蜂鸟,而玉符的背面,竟然是一个小巧的方块汉字,“密”。

        夜色茫茫,火光耀耀。同一时间,老将埃塔利克站立在大神庙的南面,这是紫草武士最后战死的战场。他皱起眉头,看着眼前倒下的尸体,沉吟不语。

        那尸体的脸上带着笑意,旁边是剥下的铜甲,而在铜甲上方,放着一个被血染红的皮袋。这皮袋是从死者的铜甲内搜出,内里保存完好,略一查看,却是...两封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