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其他小说 - 我真的不想当城主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红袍法师

第十四章 红袍法师

        由于情况过于特殊,关于顾灵欢的事情,组织最终给宋宜修的指令依然是待定。

        不仅如此,在最后的信息里,组织上层在一个月内会派出一个特殊事务处理组的成员过来协助调查。

        宋宜修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哀怨。

        他都等了足足半个月了,现在居然还要继续等?

        甚至组织连空头支票都没有给他开一张!!

        宋宜修觉得,至少不管真假,也得先给沧澜城的这个顾灵欢定个积分价位呀!!!

        而且一个月的事情谁说的清楚,万一顾灵欢要离开沧澜城呢?

        难不成自己也得跟着一块走??

        那这些年自己的布置和规划岂不是都白做了??

        自己混了十二年,明明就差五十分,为什么要在最后的关头,会遇到这种事情!

        想到这里,宋宜修莫名觉得自己真的很可怜。

        他是一名刺客!

        不是什么贤明的城主!

        也不想当什么歪七八扭的郡主保姆!

        他只想认认真真的成为一名在暗影里行走的刺客。

        而不是每天早上起来,遇见的人都过来喊他一声城主好!!

        和顾灵欢的情报不一样的是,关于红袍法师的消息,组织里就来的迅速且干脆利落了!

        这个红袍法师,并不是沧澜城附近的人,而是一个流窜的惯犯!

        甚至在迦南帝国里,也是属于被通缉的名单!

        他的等阶大约是在九星魔导士,擅长易容术,精通风系魔法和火系魔法,曾有过跨阶级战胜两星大魔导士的记录。不仅如此,他似乎还掌握着某种特殊的秘法,能够萃取施法者的魔源,供给自己修炼所用!!

        “居然有三十点贡献积分?”宋宜修面露喜色。

        虽然只是寻求调查,但是这个申请的处理者和顾灵欢事件申请的处理者应该是不同的人。

        人家明明确确的写清楚了,在有限的条件下,如果能刺杀掉这个红袍法师,奖励十五点贡献积分!

        如果能搞清楚他手上掌握的秘法,那就足足有三十点贡献积分!!

        除此之外,回执上还有着这个红袍法师更加详细的叙述以及事件补充,比如红袍法师曾经在其他城池的作案调查记录,甚至是他可能出现的一些地点都有标注!

        ......

        “城主大人,再过半月就是沧澜灯会了。”

        城主府里照常的晚饭时间,唐尹琪问向了宋宜修:

        “今年的沧澜灯会好像是天行商会主办的,就在沧澜湖那边,今天他们托人来问了问,说是红袍法师的事情有着落了没有,今年的沧澜灯会还办不办。”

        “沧澜灯会?”宋宜修回过了神来。

        他今天一天都在思考关于顾灵欢还有那个红袍法师,要不是唐尹琪提醒,还真忘了有灯会这档子事情。

        “办呀,怎么不办。”

        宋宜修沉思了一下,回答道:

        “那天晚上我会在城里守夜的,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倒是很想那个红袍法师出现。”

        “他要是敢出现的话,我绝对让他有来无回!”

        毕竟是三十点积分,宋宜修还是很看重的。

        如果这三十分能拿到手,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个退路,不至于在顾灵欢的身上死磕。

        “嗯,好,我到时候去跟天行商会说一声。”

        唐尹琪点了点头,眼里有些感动。

        沧澜灯会是沧澜城很早就有的一个传统,虽然不是很隆重,但是却是少有的文化项目了。

        而且,这些年因为城主大人的各项政策,人们都逐渐富裕起来,每一年灯会都办的有声有色,甚至还吸引了不少外城的人!

        本来唐尹琪还以为今年情况特殊,钱老遇袭的事情闹的很大,为了安全考虑可能办不了灯会,没想到城主大人居然提出了自己守夜。

        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果然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城主大人。

        不愧是自己喜欢的人!

        唐尹琪看向宋宜修的眼神也变得更加柔和起来,心里小鹿乱撞着。

        没有在意唐尹琪的眼神,宋宜修看了一眼正在吃饭的顾灵欢。

        顾灵欢这两天好像话变少了许多,每天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像是在准备什么东西。

        根据组织里的说法,这个顾灵欢身份不明,没有以往的足迹记录,是突然出现在沧澜城的附近。

        宋宜修看着顾灵欢,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回忆起这段时间的相处,也逐渐察觉到顾灵欢的确有些不太对劲。

        每天乖乖的也不出门,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修炼,或者看一些城主府里藏书。

        最关键的是,就连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奇奇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