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科幻小说 - 戏精的诞生在线阅读 - 828乱世的解药,人人皆是张狂!

828乱世的解药,人人皆是张狂!

        “现在还活着。”

        董怀明咬牙道:“燃州方面,出了一位不逊色于华佗的神医,尤其擅长外伤。”

        “但是……”

        “敌人的弩箭上浸了毒。”

        “很多种复合毒素。”

        “根本治不了。”

        “那位神医说,张狂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求生意志足够强大带来的奇迹了。”

        “他还能活多久……谁也说不清楚。”

        说到这里,董怀明摇了摇头:“我们现在已经甩脱了追兵,到达燃州边境了。”

        他低下头,看了眼吴敌的断臂,语气幽幽道:“你这还算是好的。”

        “这一路上,负责救援的特战队里,牺牲了很多人。”

        “听说他们出发的时候,总共有三千名精锐。”

        “现在只剩下两百多人。”

        “除此之外……”

        “朱鼎、赤枭、蓝曦都战死了。”

        吴敌听的倒抽冷气,感觉浑身寒意阵阵,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三位在混沌星域之外,是【命运至高】、【轮回至高】和【力量至高】!

        即便是在这个世界,也都是【神将】之中第一序列的存在。

        可是现在,他们却无声无息地死在了战场上。

        “朱鼎杀红了眼,不愿意接受战败和撤退,一个人冲进万军从中,拼掉了许多敌人,也制造了混乱,为我们撤退创造了有利条件,算是死得其所了。”

        董怀明用一种局外人的冰冷口吻叙述道:“他死的很惨,也很壮烈。”

        “据后来得到的情报,朱鼎是力竭被俘后,不愿意投降,于是被废了超凡力量,遭五马分尸而死。”

        “蓝曦是在撤退途中,为了保护苍连,主动挡了刺客的致命一击,重伤不治。”

        说到这里,董怀明停顿片刻,评价道:“你应该知道,神庭一系,都没有突破记忆屏障,只是凭借潜意识和阵营烙印在行动。”

        “蓝曦的忠义……的确让我敬佩。”

        “苍连后来的战术布置和临机决断,也在逃亡过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他,我们现在恐怕已经全军覆没了。”

        “所以……蓝曦也算是死的相当有价值了。”

        “至于赤枭……”

        “就是普通的战死,没有特殊原因。”

        “没有阴谋诡计,也没有谁背刺,只是……”

        “敌人太强、太多了。”

        “即便是神将,上了战场,也未必能活下来。”

        对于己方高端战力的牺牲,吴敌早有心理准备。

        毕竟就连青黛这种潜伏卧底型人才都上了前线,战况吃紧到什么程度,他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绪方止斗、格雷、张千仞的情况和你差不多,只是要更惨一些。”

        董怀明语气平静道:“植物人、高位截瘫、被腰斩。”

        “只不过他们运气比较好,被燃哥及时送出了混沌星域,回到了地球修养、历练。”

        “都是身经百战的人了,战争创伤和后遗症倒也不至于。”

        “他们打算在外界继续修炼,等实力突破到更高层次,更进一步之后,再重返混沌星域,继续征战。”

        “大致情况已经说明了。”

        “你先好好休息。”

        语毕,董怀明转身离去。

        ……

        玺州,州牧府邸。

        宴客厅中。

        有着【仙神将】之名的月生虎踞于主座之上,环伺周围的人们。

        在混沌星域之外,他曾闯出无垠世界第一仙的名号,最高成就为【黑暗至高】。

        虽然曾为偿还马燃的人情而破坏了无尽位面统合意志的计划,但即便如此,他仍然受到了重用。

        事实证明,在不计算人情世故的情况下,无尽位面统合意志对于个体的价值判定是相当准确的。

        到了这混沌星域之后,虽然失去了往昔的记忆,月生仍迅速立下丰功伟绩,成为了无尽位面统合意志手底下最好用的棋子之一。

        “之前那一战,敌人输了。”

        月生看着身边的神将们,语气漠然道:“我们也没赢。”

        “至少……我们没有达成目的。”

        “那个张狂还活着。”

        听到他这一番话,其他神将面上纷纷浮现出不爽之色,似乎都不是很赞同他的观点。

        之前那一战,不仅打爆了起义军,而且还背刺了玺州的临时盟友,直接霸占了这一州之地,从战略角度来看,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

        在他们看来,月生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要借故打压大家,不愿意看到有人与其站到同等的位置上罢了。

        且不谈张狂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说不准刚逃出去没多久就已经彻底身亡了,光是那弩箭上涂抹的毒素,就全都是见血封喉的剧毒。

        普天之下,没有任何人能够在那些剧毒侵蚀之下幸免于难!

        即便是最顶尖的超凡者,也不例外!

        张狂,已经死定了!

        哪怕是十九州第一神医,也救不活他,充其量也只能让他多苟延残喘几天罢了。

        “看你们的表情,似乎是不太赞成我的观点。”

        月生对于其余神将们的反应洞若观火,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意思,只是从容说道:“战争,打的是地盘、人口和后勤。”

        “从纸面数据上看,我们现在是处于上风。”

        “可实际上,真的如此么?”

        说到这里,月生的语气之中多出了些许玩味:“老实说,我不是很喜欢你们。”

        “如果不是与生俱来的背景,让我难以背叛自身阶级的话,比起你们,我更愿意和那位燃州牧合作。”

        “虽然从未见过面,但……我想我和他之间,应该有不少共同话语,甚至可能成为天涯难觅的知音。”

        月生摇了摇头,忽然轻笑起来:“跑题了。”

        “现在,言归正传。”

        “我饱览书简,纵观历史,总结出了一个有趣的规律。”

        “不管是什么时代,决定战争成败的关键,都有三大要素。”

        “天时,地利,人和。”

        “而那位生死未卜的张狂,掌握着一种力量。”

        “一种名为思想的力量。”

        “只此一项,就可以抵消我方在天时地利人和三项的全部优势。”

        月生眉心微蹙,认真说道:“我称之为【思想瘟疫】。”

        他一字一顿地念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话来自于起义军谋士董怀明,由张狂亲自践行。”

        “这句话是疫病之源,是蛊惑人心的病症,让天下人皆为之疯魔。它驱遣着饱受战乱之苦的人们追寻着解决之道。”

        “人们想要吃饱,想要穿暖,想要获得识字和习武的权利。”

        “归根到底,他们想要的是【公平】。”

        “而这样的公平,我们不会白给。”

        “所以……”

        “天下人会自己动手去争,去夺,去抢。”

        “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普天之下,人人皆是张狂’的景象。”

        “到那个时候,想要再出手针对,就已经太晚了。”

        说到这里,月生兴致缺缺地摇了摇头:“其实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

        “名为张狂的‘魔’和他的簇拥们,已经将思想瘟疫传播开来。”

        “等着吧!”

        “本来在这战乱年代,许多智者贤人都在思考世界的本质,纷纷著书立说,开宗立派,试图寻找到乱世的解药。”

        “用不了多久,这苍冥十九州之上,各大学派和‘子’就会如同雨后春笋,一一浮现出来。”

        “在我看来……”

        “张狂即便是在这几日就死去,也能称之为【魔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