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权宠娇娘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九章、墙要不要拆?

第五百零九章、墙要不要拆?

        “后……后计?”虞仲阳茫然了。

        “员外郎这几天可曾去衙门报道?”李贤笑问。

        “我……”虞仲阳脸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回京也有一段时间了,却处处被为难,到现在更是让他先回去处理家事。

        “员外郎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些事情,也不是跟宣平侯斗,先保住自己的职位,以图后计。”李贤提点道。

        “世子,是不是……有人要对付我?”虞仲阳大喘了两声,急切的问。

        “是不是有人要对付员外郎我不知道,只是听人说……员外郎的官位要保不住了,员外郎虽然官职不高,却是一个美差,很多人都盯着。”李贤不紧不慢的道。

        “那……那我怎么办?”虞仲阳问计。

        “先想办法占了这位置,其他的……慢慢来,是你的终究还是你的,就算他们再争,也是名不正言不顺。”李贤微笑着道。

        虞仲阳仔细想了想,忽然明白过来:“多谢世子提点。”

        “这不算什么,征远侯对我有提点之恩,我一直记在心里,时刻不会忘记。”李贤伸手按了按胸口,微笔着道。

        虞仲阳感恩戴德,站起来道:“世子,我明白了,多谢世子,世子,我才分家还有许多事情,就不打扰世子休息,现在告辞。”

        李贤点点头,吩咐人引着虞仲阳出去。

        屋内安静了下来,李贤自己倒了一杯酒,举起对着空中,仿佛那个地方有一个人似的,声音温和的道:“敬你一杯。”

        说着一口把酒喝下,唇角处溢出一丝淡淡的温和的笑意,拿筷子夹了一口菜吃了,然后用帕子在唇角轻轻的按了按,又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道:“你看,你这个二叔可真不是什么好的,这人品当初你怎么看不透?”

        “师妹,你这么聪明,怎么就不明白呢,靠这些人都是靠不住的,唯有――靠我。”李贤又喃喃自语了一句。

        眼神看着很清明,只微微多了几分醺意。

        屋内没有旁人,连一个侍候的小厮都没有,只他一个人就着酒,仿佛对面有一个人似的,时不时的笑语几句,若没有看到,必然以为他在和谁把酒欢言……

        夜色安静下来,今天又是一个阴天,天色沉郁,又是没有月亮的晚上……

        征远侯府三房告了二房。

        征远侯府二房长子和信康伯府世子争风吃醋,打起来了。

        征远侯府分家了……

        一个个话题就这么在京城所有人的嘴里传着,似乎一下子征远侯府又引起了轰动。

        世家听了这些消息,只是摇头,虞氏二个爵位,原本以为最先败落的是宣平侯府,没想到征远侯府如同昙花一现,灿烂过后就归于平淡,其实也是没过多久的事情,但现在谈起征远侯、谈成征远侯夫人,以及那位县君,仿佛有种隔世的感觉。

        所有的事情都和二房三房有关系,如今的征远侯府给人一种感觉,可以是二房,也可以是三房,就是不和大房有关系。

        谁能想到当初那个一下子救了皇上,甚至得了皇上赏识的征远侯,居然消散的这么快,比之那种百年世家快了许多,也说明征远侯是真的没什么底蕴,而和征远侯府息息相关的安国公府,又倒的太快。

        快的让人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意外。

        通敌?通哪家的敌?为什么这么快就满门抄斩了,总觉得这里面似乎有什么。

        普通百姓在外面对征远侯府的事情议论纷纷的时候,世家中对于这事却说的很谨慎,能不提尽量不提,特别是在外面,大家就当听一个笑话,至于其他的,和他们再没有什么关系。

        虞仲阳答应分家,虞兰云撤了案子,虞季阳也撤了,甚至连入室偷盗案,也完结了,大家算是相安无事。

        京兆尹向大人松了一口气,这么几桩案子一起了结,他肩上的担子少了许多,一下子轻松起来。

        事情也算是圆满解决了,也不枉他当时助了虞瑞文一臂之力,只盼虞瑞文不要再追究了。

        二房的人和三房的人都离开,虞兰云却被老夫人留了下来,依旧住在她之前的院子里,如今这一处只有她住着,三房的其他人都离开了,三夫人因为有了好的大夫诊治,病情已经控制住,如今就在好好休养身体。

        虞太夫人的身体奇异般的好了许多,竟然要亲自查帐。

        老夫人的名份上有欠缺,比不得虞太夫人身上还有诰命更名正言顺一些,真论起来,比不得虞太夫人。

        不过虞兮娇也早有准备,虞兰云留下正好可以助虞太夫人一臂之力,而她现在也可以从侧门光名正大的去见老夫人。

        以老夫人的话说,一笔写不出两个虞字,况且此次事情解决的如些圆满,也是宣平侯府帮忙的缘故,让虞兮娇没事就过府来说说话,帮帮忙,也算是虞氏一族派了人手过来,调和征远侯府的事情。

        也就是说虞兮娇代表的是族长虞瑞文,虞太夫人想赶也赶不走。

        侧门处,征远侯府的婆子看到虞兮娇过来,急忙行礼:“见过三姑娘。”

        虞兮娇抬步进去,随口问道:“姑祖母何在?”

        “在太夫人处,正商议事情。”婆子急忙巴结的道,如今谁不知道这位将来要嫁的是齐王世子。

        “又商议事情?”虞兮娇长睫扑闪了一下,问道。

        所谓商议事情,这几天可真没少商议,不过老夫人和虞太夫人见了面之后,两个人冷嘲热讽就没断过,虞太夫人在征远侯府当了这么久的家,向来是独断独行,现在居然有一个人跟她平气平坐,又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是,商议那堵围墙的事情。”婆子急忙道。

        “新起的围墙?”虞兮娇勾了勾唇。

        “对,就是新起的围墙,老夫人觉得要去掉。”婆子道。

        虞兮娇点点头,带着明月、晴月往前行去,这还是她提议的事情,果然,虞太夫人是不会同意的……

        到了虞太夫人的院子,门外的婆子急忙进去禀报。

        不一会儿出来笑着对虞兮娇道:“三姑娘,您请,我们太夫人在里面等您进去。”

        虞兮娇带着两个丫环进去,一进门就觉得气氛不对,坐上左边的是虞太夫人,她头上裹了伤巾,气色看起来却还好,只不过怒瞪着老夫人,这一次也没躺在床上见客,衣着整齐,甚至还穿的特别的华丽。

        她身上这套衣裳,还是当初进宫穿的,不管是料子还是绣纹,都不是其他人可以比拟的。

        这是想用身份压制老夫人了。

        右边的老夫人衣着相对于虞太夫人来说简单多了,虽然料子也极好,但的确是比不得虞太夫人身上这一套。

        虞兰云缩在老夫人身边,看着有几分怯意,连头也没敢抬。

        “见过太夫人、姑祖母。”虞兮娇进门落落大方的道。

        “好孩子,起吧!”老夫人脸上露出笑意,向她招招手。

        虞太夫人冷哼一声,慢条斯理的道:“起吧!”

        架势放的足足的。

        不过却没得到实际的回应,虞兮娇直起身往老夫人身边过去,就坐在虞兰云身边,虞兰云站起来向她侧身行了一礼,虞兮娇拉着她坐下。

        “姑祖母,这是……又怎么了?”虞兮娇眼眸扫过两人中间的一本册子,笑问道。

        “那堵墙把萱儿自焚之处给围起来,这样算什么事,哪家有这种事情?我提议把那处拆了,也可以空出地方,该修什么修什么。”老夫人道,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册子,没好气的道,“偏偏说什么现在府里没钱,我说我出钱也行,又说不能随便修理。”

        “太夫人,姑祖母愿意出钱,为什么不拆?”虞兮娇好奇的看向虞太夫人,“那墙放着有什么用吗?”

        那堵墙围着的是自焚之处,自焚之处墙已经被推倒,乍看起来还真的是什么也没有。

        虞太夫人用力的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愤怒,目光从虞兮娇的脸上扫到虞兰云的脸上,如今她身边再没有孙女,竟然被个小辈责问。

        “我记得让她过来是替轩儿守着家产的,不是让她来给轩儿拆家业的,不管是不是她出钱,府里的一切暂时都不能改,要等轩儿回来再说,要不要推倒,要怎么做,也都得看轩儿的意思,谁也不能自专。”

        虞太夫人低缓的道,居然没有再像之前一般暴怒失智。

        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虞承轩的身上。

        “轩儿难道还会同意把那一处围起来吗?”老夫人不喜了,冷笑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还是一个孩子,他日回府这后必然是祭拜亲母亲姐,难不成你让他看到一个已经被弄乱的场地?让他想在那里祭拜一番都不行?”太扶人反问道,神色比之前平静了许多,可见是已经想清楚要如何做了。

        老夫人噎了一下,没想到虞太夫人没暴怒,反而说的这般冷静,话也说的极有理。

        “太夫人,姑祖母,你们两个也别争了,不如我们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总得让您两位都满意才行。”

        虞兮娇微微一笑,出言开口道。

        所谓两全其美是不可能两全其美的,但至少可以迂回达成目地……

        wap.

        /90/90608/20975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