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一章:我重生成了我四伯?

第一章:我重生成了我四伯?

        田陇间,一堆稻草上,一道身影正仰躺在其上。

        他呆呆的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目光之中闪烁着一丝迷茫。

        不远处,金黄的稻田内,七八道身影正奋力抢收着稻谷。

        “哎!”

        一道重重的叹息声陡然响起。

        贺云不由叹了口气,他从稻草堆上坐了起来,走到田陇边,拿起一个吃饭的饭碗,又从褐色茶壶之中倒了一碗凉茶,大口喝了下去。

        “四伢子!赶紧过来帮忙!在那磨磨蹭蹭的,干嘛了!”

        “来了!”

        贺云回了一句,赶忙跑了过去。

        1985年,这是一个特殊的年代。

        而对于贺云来说,则是一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时代。

        贺云是个重生者!

        从2020年重生到了如今的1985年。

        今年,他刚满十九岁。

        更为重要的是,他重生成为了他四伯,还是亲的。

        而且,更巧的是,他四伯居然也叫贺云!

        要说为何如此凑巧,其实这事贺云倒是知道其中的来龙去脉,他曾经听自己老爸说起过,他四哥也就是贺云四伯,十八岁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正巧那时候南方的那个“小朋友”一直闹腾,国家一挥手,百万大军便雄赳赳气昂昂……

        呃……!好像串台了!

        总之,那时候的年轻人根本就不是后世所能比的,年轻气盛的四伯听到广播里的消息后,直接就报名参军去了。

        后来,在一次战役之中,他只被送回来了一枚奖章与一个烈士的身份。

        也正是因为这事,爷爷与奶奶在九十年代初期就郁郁而终了,临死之前,他们都呼唤着四伯的名字。

        正巧这时候,老妈怀了孩子。(当然也就是他了)在弥留之中的爷爷,执意要将孩子取名为贺云。

        或许是为了让自己爷爷不再留有遗憾,安心的离去,自己老爸,最终点了点头,只得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贺云”正式成为了他的名字。

        只不过,他却发现好像哪里不对。

        世界似乎还是那个世界,可与自己相关的一些人却仿佛被硬生生抹去了一般。

        比如自己的老爸没了,爷爷贺冬雷与奶奶龚玥只有七个孩子,而不是八个。

        自己的老婆大人,隔壁的萧雅一家好像根本不存在,倒是萧雅家那些亲戚还都在,只是他们根本不曾记得有萧雅父母这些人。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或许还是曾经那个世界,但也许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世界少了一些人。

        亦或许,眼前这个世界其实是原本旧时空的平行世界。

        当然了,也许是贺云刚重生不久,并不了解外面的世界,所以无法判断。

        ............

        时间回到数日前,当他重生成为了自己四伯之后,一开始,他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这事太过荒唐了。

        要是按照某点小说套路,这简直就是“杀伯杀父证道”

        好吧,虽然这说法确实有些过了,可是这一切着实有点让他感到很别扭。

        只是,待到他旁敲侧击之后,却容不得他不相信了。

        原来,自己与曾经的四伯一样,也在十八岁那一年没有考上大学,后来的他在国家号召下,去了那边,报名参了军,上了战场。

        据说,当时去的时候,县里面与临近几个县去了很多新兵,但能够安然无恙回来的却并不多。

        当然,那些对于他来说,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他与曾经的四伯不一样,他活着回来了,而且是以转业的方式回来的。

        没错!不是退伍,不是复员,而是转业到地方。

        原来,在上了战场之后,他在冲锋时,被一颗炸弹波及,被炸的昏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战斗已经结束了,而他也被抬下了战场,送到了后方治疗。

        医生在检查之后,发现他的脑袋被炸伤,有一定的后遗症,可能会出现短暂性失忆或者其他脑科疾病。

        得知这个消息之后,他为了不麻烦部队,又正值此时国家大裁军,他便主动向上级领导提出了提前退役的申请。

        但上级领导考虑到他的情况,再三挽留,可最终,他还是坚决要求不麻烦部队,选择了提前退役。

        为此,上级领导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帮他办了转业手续。

        毕竟退伍或者退役与转业到地方,待遇是不同的。

        就这样,他回到了湘省银城,回到了地方上。

        而地方转业办在得知了他的情况之后,考虑到他是战场负伤的,所以准备将他安排到银城地区城内或者县内相关单位工作,而且工作是比较轻松的。

        可最后,他还是拒绝了地方领导的好意,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在乡里面当了一名宣传干事。

        按照他的原话,那就是父母在不远游,自己之前为国征战,那是报效祖国,如今负伤转业,那不如回乡孝敬父母,为自己的家乡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说真的,对于自己“四伯”这样的选择,作为后来人,贺云是无法理解的。

        或者说,作为三十多年后的年轻一代,他是无法理解这个时代年轻人的思想观的。

        .............

        迷茫了几天之后,贺云也渐渐接受了自己的身份——曾经的四伯。

        只是,他在面对自己曾经的“爷爷奶奶”时,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好吧!

        别扭归别扭,但日子却还得过!

        这不,几天抢收稻谷下来,家里的稻谷总算在今天全部抢收完了。

        贺云自然也累得全身酸痛,早已疲惫不堪,所以,他刚返回自己的住所,便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一觉醒来,他就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个不停。

        贺云此刻睡得正香了,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敲门声,却是翻了个身,但依旧没有起床,而是继续睡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敲门声再次响了起来,并且还传来了一道稚嫩的声音。

        这声音好熟悉?

        “呀!不好!是五姑……!哦不!应该是五妹贺英的声音!”

        贺云瞬间清醒了过来,他匆匆穿好衣服,即刻从竹制凉席上爬了起来,迅速跑到堂屋打开了门闩。

        果然,门口站着一个长相清秀,扎着两根麻花辫,身上穿着一套黄绿色格子裙的小姑娘。

        好吧!

        小姑娘这个称呼好像不合适了,自己五妹贺英都十五了,足有一米六来高了,都是大姑娘了。

        只是这个时候,小姑娘身边还站着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