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主编的惊讶;贺云的愤怒!

第十一章:主编的惊讶;贺云的愤怒!

        主编室。

        井井有条的办公室内,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

        男子身着黑色西服,打着黑色领带,贴身的白色衬衫却是洗的发黄了。

        张四光,《武林》杂志现任主编。

        虽然如今这个时代依旧是中山装、的确良的天下。

        可这里是羊城,南面就是香江,再加上此地又是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穿西装打领带的人自然是越来越多了。

        作为《武林》杂志的主编,张四光也只能顺应时代发展潮流,买了一身西服。

        就是里面的白色衬衫是穿了多年的,洗的有些发黄了。

        “咚咚咚……!”

        “请进!”

        听到敲门声,张四光抬头看了看门口,随即应了一声。

        很快,他就见一个人急匆匆走了进来。

        他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定睛一瞧,随即十分严肃的对着来人道:“是秦编辑呀!你慌慌张张的!到底出啥事了?让你看起来如此得着急!”

        “主编!没出啥事……哦!不对!是大事……不对!是喜事!大喜事!咱们的武林杂志销量突破七十万了!这还只是第三天,估计之后还会继续往上涨!”

        “什么!七十万本?这么快!弄清楚原因没有?”

        张四光一听顿时一愣,随之一喜,最后猛然一惊,立即追问来人道。

        张主编毕竟是老主编了,自担任《武林》杂志编辑以来,也在一直摸索该如何提高杂志销量,可效果一直不是特别好,虽然杂志销量这几年一直稳中有升,可之前并未出现如此大的波动。

        如今出现了这等异常情况,他自然比谁都好奇这究竟是为什么!

        “呃……这个……主编,或许……大概是……因为李编辑这次审稿通过的一篇小说吧!”来人显得比较犹豫,说得比较模糊。

        而张四光一听他这含糊其辞的回答,马上又追问道:“小说?什么小说!”

        “就是那篇蜀山剑神传的长篇小说!”

        “是那一本!我记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本,当时我记得秦编辑拿来给我看时,极力推荐,我也看了,虽然文笔稍嫩,但确实题材新颖,是以前从未见过的!”

        张主编是个地地道道的改革派,自那场运动之后,他就紧跟中央的路线走,对于改革,是一百二十个赞同的。

        这不,自打他接手杂志社后,就一直力主改革。

        所以,他在看到这样一篇题材十分新颖,风格独特的小说后,才会毫不犹豫的通过秦编辑拿过来的稿子。

        如今……

        竟然是这一篇小说立下如此奇功,他自然十分高兴!

        然而就在这时候,来人又小声对着他道:“主编!其实是不是这篇小说,影响到了咱们杂志社的杂志销量暴增,还不一定,我也只是猜测而已!猜测而已!”

        “猜测?那你找我汇报干什么!赶紧的!马上去调查!对了!去看读者来信……读者来信应该能反映出咱们的杂志销量暴增的原因!”

        张四光的一席话让那人也不禁一拍脑袋,笑着道:“对呀!主编!读者来信肯定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来!您等着!我马上就给您把所有读者来信都拿来!”

        来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跑出了主编室,这不禁让刚到主编室门口的李编辑与刘副主编一脸发懵,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对于《武林》杂志社所发生的这一切,远在三水乡中学的贺云自然不知道。

        此刻的他正认认真真的给学生们上课。

        “大家把书关上!现在咱们默写木兰诗!”

        “啊……木兰诗,这也太长了吧!贺老师!要不咱们换一篇吧,咱们默写七根火柴吧!那个好默写一些!”

        “好什么!我觉得也好长,贺老师,咱们不如默写其中一段吧!”

        “对对对……这个好!我赞同!”

        “不错!黎利说得对!我同意!”

        …………

        教室内,也许是因为平时贺云上课时,极少给过他们脸色,更未对他们说过什么重话,所以大家都把贺云当大哥哥看待。

        这不,当听到贺云要让大家默写木兰诗时,下方坐着的学生们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跟贺云这个老师讨价还价了起来。

        讲台上,贺云看着讲台下一众学生,听着他们的议论,那是满脸黑线,此时的他双手伏在讲台上,笑了笑,对着下方众人道:“我觉得不如背诵一段,这个更容易!你们觉得了!”

        说完这话之后,贺云顿时变了脸色,他变得愤怒起来,将讲台上的擦黑板的抹布重重一甩,怒气冲冲大声对着众人吼道“吵呀!闹呀!”

        “你说你们一个个!还有一点学生的样子吗!你们有一点尊重我这个老师的样子吗!在下面闹个不停,要不要我通知何老师,让她把你们家长全给叫来!”

        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寂静!

        台下一众学生尽皆哑然!

        当然,这也包括了贺云六妹贺小莲。

        这似乎是她第一次见自己四哥发脾气!

        “小莲……你四哥好可怕……!”

        “嘘嘘……小声点!冬梅!别让我四哥看到了,否则咱俩都得倒霉!”

        “贺小莲!你低着头叽叽喳喳在那说啥了!给我站到后面去!”

        就当贺小莲低着头私下跟同桌一女生说话时,讲台上,贺云的眼睛顿时朝她瞪了过来。

        “是……四……贺老师!”

        此时的贺小莲满腹委屈,她本想解释点什么,可一看到贺云对着她拼命眨眼睛,她顿时懂了,心中不由得暗道:“看来四哥还是很疼我的!”

        嘀咕完,她便应了一声,即刻从自己的座位上起身,十分干脆的站到了教室最后一排走道上。

        再说此刻,贺云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再次对着一众学生重申道:“都把课本放回课桌,拿出纸和笔,咱们立刻默写木兰诗,下课之前,我亲自收!”

        说完这话,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次道:“别想着作弊,我会一直盯着你们,作弊的人课后把木兰诗抄十遍!”

        “小样!看我不治一治你们这些无法无天的小家伙!”

        贺云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即刻走下讲台,不断穿梭在一众学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