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出卷老师!

第十七章:出卷老师!

        “李编辑!你给这名作者回信,继续约稿,这次的稿酬也给他涨二十!我老张就不信了!什么规矩!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出了什么事,一切在我!与你们无关!”

        张主编一锤定音,其他领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纷纷点了点头,唯独只有刘副主编依旧坚持道:“我保留自己的意见!”

        此话一出,在座的众人皆都直盯着刘副主编,但最终,大家都未说什么,毕竟他一个人反对也改变不了什么。

        不过,刘副主编背后的人可不简单,大家也不好过分逼迫他。

        “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散会!李编辑留一下!”张主编瞥了一眼坐在左手边的刘副主编,大手一挥,便宣布散会了。

        待到其他人离开后,张主编对着留下来的李编辑道:“小李!你跟我过来一下!”

        “好的!主编!”

        ..........

        三水乡中学,校长办公室。

        赵校长趁着中午大家午睡的时候,召集了所有老师开了个短会。

        “各位老师还有什么疑问吗?”赵校长看向了众人,再一次询问道。

        “我有疑问?”人群之中,贺云突然伸出手来说道。

        “是我们的贺大作家!你问吧!”

        “赵校长!您可别这么称呼我好吗?叫我小贺就行了!什么贺大作家!”贺云听到赵校长的称呼,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但他还是接着问道:“赵校长,您刚刚说下一个星期将要举行期中考试,那卷子怎么办?联校那边出题吗?”

        “当然不!联校那边已经发过通知了,咱们各学校自行考试即可,至于试卷,当然也是由咱们学校的老师出!正好,小贺!你是语文老师,又是咱们学校的大作家,这次的语文试卷就由你出题,你看行吗?”

        赵校长这话一出,贺云是连连摇头,摆手道:“不行不行!我可不行,在座的都是前辈,我只不过是一名才教了两个月的新老师,我觉得刘老师就很不错!还是让刘老师来出题吧!”

        这他哪能答应,虽然他自问自己的见识比在座的老师都要高,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自知之明,相比起这些教了多年书的老师,他完全就是个新手。

        再说,作为晚辈,谦虚一些总是没错的!

        他可不想跟这些老师闹什么矛盾!毕竟他的年纪与教龄都摆在那!

        “刘老师已经负责出初一的语文试卷题目了,初二就只有你和张老师教语文,所以........”

        赵校长这话的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现在初二老师当中,就只有你和另外一名老师是语文老师,你如果不出题,那谁出题。

        “赵校长!您看这样行吗?我和张老师各自出一部分题目,这样我觉得更为合适,张老师,你觉得了?”贺云依旧摇了摇头,不禁看向了对面坐着的一名女老师。

        这名女老师,姓张,叫张娟,是初二二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贺云自然与她打过交道,不过,两人因为年龄的差距(相差三十岁),所以交流上很少。

        可他知道,这位老师教了二十多年书,经验丰富,人也很不错,由她来出题,其实更为合适。

        可现在赵校长硬是让他出题,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既给这位张老师一个台阶下,也可以让赵校长满意,这何乐而不为了!

        果然,贺云这个提议一出,其他老师也纷纷附和了起来,就连那位张老师也不禁对着赵校长建议道:“赵校长!我觉得贺老师说的很有道理,咱们学校这次期中考试,其他科目或许都可以这样尝试一下!”

        “对对对......!我觉得还可以先行定一下试卷的整体难度,比如难题有多少,简单的题目有多少,中等的题目有多少,这样也方便出题的人出题!”

        “不错!我觉得还可以大胆创新一下,别老是拿着那些老题型考来考去!如今上边不是让我们教育改革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咱们不如也尝试一下!”

        .........

        这时候,大家一说开,便开始纷纷发表自己的建议来。

        而赵校长在听了众人的意见后,也不由得点了点头,按了按手,随即说道:“大家都说得很有道理,既然这样,那这次期中考试,咱们所有的老师都出题,具体就由各班班主任组织,我做总指挥!”

        说完这话,赵校长看了看其他人,他见其他人再没有什么异议后,便宣布散会了。

        不过就当众人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对着贺云道:“小贺,你留一下,我还有点事情想和你单独聊一聊!”

        “好!”

        贺云回了一句,便留在了赵校长办公室。

        “小贺!这两个月在学校还习惯吗?有没有什么困难,你完全可以大胆的跟我说,我能解决的一定给你解决!”赵校长拍了拍贺云的肩膀,笑着说道。

        “赵校长,您这是哪里话,能在您的领导下教书,是我的荣幸,我没有什么困难!再说,困难就是用来克服的,总不能遇到困难就都来找校长您吧!”

        “你小子!滑头!”赵校长白了贺云一眼,摆了摆手,又接着道:“好了!说正事!刚刚你的想法很不错!咱们是乡中学,又刚复课后不久,百废待兴呀,比起城里的学校来,咱们差的太多了!小贺呀!你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我们都老了,学校的将来得靠你们这些年轻人.......”

        “咳咳.......这人年纪大了,就有些罗嗦,小贺呀!你也别嫌我老头子烦!我也是有苦难言呀!这些小家伙的学习情况,我最近摸了一下底,不行呀!比我们那时候上学时都不如,底子太薄了!”

        耳旁听着赵校长的这番感叹,贺云也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他当然明白,赵校长说的是事实。

        经历了那段特殊时期后,教育这一块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不少。

        这些年还算好的,毕竟改革开放都七八年了,国家对于教育的投入也大大增加了,再也不是1977年那个时候的窘迫教育现状了。

        可问题是,在当下,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教育依旧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学生们上不起学,基础差,底子薄,升学率极低,更不用说考上大学的学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