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科幻文艺》与银河奖!

第十九章:《科幻文艺》与银河奖!

        这个想法一经闪过,贺云越发觉得可行,但同时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似乎不妥。

        他所写的这一篇微型科幻小说,即使加上标点符号,也不过七八百字而已,这么短的篇幅,从内容上来说,显得过于单调了,必须要扩充一番,至少也得扩充到三千字乃至是五千字,作为一篇短篇小说来进行投稿。

        至于投稿的平台吗,他觉得《科幻世界》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没错!

        就是《科幻世界》杂志!

        也许你没听说过这本杂志,但是这本杂志在国内科幻小说界可是鼎鼎有名的。

        《科幻世界》杂志创刊于1979年,也就是改革开放的后一年,前身是《科学文艺》与《奇谈》,1991年,《科学文艺》改为了《科幻世界》,后来一致致力于引进国外著名的科幻小说,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开始着重培养国内本土科幻小说家。

        这其中最为出名的那自然得当属刘慈欣了。

        你没听错!

        就是那个写过《三体》的刘慈欣!

        刘慈欣本人在九十年代就开始向《科幻世界》投稿了,后来到了2006年,他所创作的《三体》第一部,也是在《科幻世界》杂志社连载之后,反应强烈,最终才出了单行本。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科幻世界》设立了国内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科幻界至高奖项——银河奖。

        这个设立于1986年,也就是明年的奖项,将会成为国内往后科幻界的一座丰碑,也是众多科幻小说家一生的梦想与追求。

        一想到这个科幻界至高奖项,贺云心中顿时涌现出一股火热,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向这个奖项冲击一下,说不定就成功了!

        好吧!尽管他这个奢望确实挺难实现的,但如果不尝试一下,谁又能百分之百肯定不能成功了!

        回过神来,贺云扫了一眼其他几位语文老师,再也没有心思向他们“求教”了,他连忙说道:“张老师!我把出的试题放在这,我待会还有课,就先去教室了,你们慢慢看!有什么好的建议就提出来,我一定改正!”

        对于贺云的谦虚,其他几位语文老师却是笑了笑,并未说什么,而张娟老师则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行!那你先去上课吧!可别耽误了!”

        贺云离开办公室后,急忙拿着备课本来到了初二一班教师,上午他有一节语文课,自然不能迟到。

        上完课后,贺云立马回了自己的宿舍,将那一份草稿拿出来,仔细看了看,确定好了思路后,他又马不停蹄的重新写了起来。

        只是,让他有些痛苦的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点灵感都没有,这都半个小时过去了,也才写了几百字,而且读起来,连自己都觉得语句干巴巴的,一点活力都没有。

        “看来得找点灵感了!或者干脆休息一下,试试晚上再写?”

        贺云暗暗嘀咕了一句,不由把钢笔放回了原位,站了起来,深呼吸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现在不写了,还是留到晚上写吧。

        于是,他收拾了一下,便离开了宿舍。

        ............

        与此同时,教师办公室。

        赵校长走了进来,他看了看众人,发现大家都围在一起,似乎在看什么东西,便好奇走了过去。

        “都看什么了?这么入迷?”

        “赵校长!您来了!我们都在看贺老师出的题目了!”张娟老师抬起头,笑着对赵校长回了一句。

        “你们说小贺呀?他就把题目给弄出来了?这才不到一天呀!这么快吗?”赵校长显然有些不信,可是当他拿到贺云拿来的那张白纸时,却愣住了。

        白纸上满满写了字,前面的将被字句改成把字句试题,他匆匆瞥了一眼,便继续往下看,当他看到木兰诗(辞)时,倒也不意外,毕竟这都是课本上就有的。

        然而,当他接着往下看时,脸色却一变再变,最后十分惊讶的说道:“好一篇小说!这应该属于科幻小说吧!”

        “对对对!没想到赵校长也知道科幻小说呀!”

        “赵校长!您还不知道吧!这一篇科幻小说可是贺老师自己写的!”

        “啥?他自己写的!这也太厉害了吧!这小贺,不声不响又给我放了一颗大卫星!不行!我得找他去!”

        赵校长听到这话,顿时一惊,他立马就将试题放下,转身就出去寻贺云去了。

        而此时的贺云却并不在宿舍,也不在教室,而是来到了门卫室,跟门卫室老大爷唠起了嗑。

        好吧!贺云其实就是觉得自己灵感枯竭,显得太过无聊了,漫无目的的在学校走着。

        而走着走着,他就来到了门卫室,刚巧这个时候,门卫室大爷正嗑着自己炒的南瓜子,戴着一副老式的老花镜,拿着报纸在那看着,他便走了过去。

        “是小贺老师呀!咋了?上午没课吗?”老大爷扶了扶鼻梁上的老花镜,眼睛瞟了一眼走过来的贺云,问了一句。

        “有课!不过已经上完了!大爷,你看啥了?”贺云走了过去,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咯!湘省日报了!你看嘛?我这还有很多了!”

        “不啦!大爷.......您今年应该有六十了吧?”

        “还六十了?早就过了!小贺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找老头子呀!”老大爷似乎看出了贺云有事,便又问了一句。

        贺云听了,尴尬一笑,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大爷,您还真是厉害!这都能看出来!其实也没啥,我就是想问问您,您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吗?”

        “满意!当然满意啦!比起六十年代,现在,我起码可以吃饱了,你这个小年轻可不知道,六十年代那会,连吃土、吃树皮的都有,不像现在,国家包产到户了,也改革开放了,大家的收入也在一年年增长,吃饱已经不是问题了!”

        “那您现在还有什么愿望了?或者说您对未来有什么期待了?”

        “愿望?期待?你这小年轻怎么问的文绉绉的,还真不愧是大作家!但说真的,老头子现在最大的愿望,当然是在我临死之前,能够看到我那孙子考上大学了!其他的,就没什么了!”老大爷偏过头,看着贺云,笑着回了一句,随后又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

        “这样啊.......大爷您这愿望还.........”

        “对了!我可以这样写呀?我怎么就没想到了!”

        突然间,贺云灵光一闪,瞬间灵感就来了!

        他来不及多想,立马就起身往自己的宿舍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