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县志办的怪老头!

第六十三章:县志办的怪老头!

        在新华书店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书,贺云确实有点失望。

        不过,当他与林老聊了一会后,他却是意外从他那获得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

        原来,虽然目前银城城区没有图书馆,但却有两所专科院校,这两所学校就有图书室。

        其中银城城建属于工科,银城师范属于文科,据林老说,学校图书室一般不对外开放,但如果找关系倒也可以进去看书,就是外人借书借不出来而已。

        于是,贺云通过林老关系,顺利进入到了银城城建专科学校,可通过关系人一打听,他却瞬间大失所望。

        敢情这银城城建专科学校虽然设有图书室,可此时却早已形同虚设,根本就没有藏几本书,比城区新华书店都不如。

        而当贺云又来到银城师范时,结果却更是让他差点“吐血三升”,那关系人说,图书室有是有,就是现在已经改成自习室了,而所藏的三百多本书在那个特殊年代,便已然丢失了大半。

        “唉……!难道真要跑一趟省城?”贺云站在师范专科学校外,不由长叹了一声,暗自嘀咕道。

        “对了!小贺,我忽然想起来,你要是真想找寻历史书籍,或许还有一个地方值得你去试一试!”就当贺云为之叹气时,一旁的老人突然对他说道。

        老人姓张,是林老的朋友,如今在师范学校内门卫室看守大门。

        贺云就是通过他,顺利进到了师范学校内。

        只可惜,结果很不理想。

        不过,现在他听到老人这么一说,却是一愣,随即暗自沉思了片刻,看向老人,不由问道:“张老,您说!”

        “县志办听说过吗?你或许可以到那去找找看,那县志办里面有个怪老头,据说年轻时是什么大学的历史教授,后来他没有选择回去,而是留在了咱们这,进了县志办。或许他那里有你想要的历史书籍。”

        老人的话让贺云突然间眼前一亮,他连忙追问老人道:“张老,那您认识他吗?”

        “这个……我倒是不认识,就是听说过而已。”老人连连摇头,回答道。

        “这样啊……那好吧,谢谢您老了,我这就去县志办碰碰运气。”

        “谢什么,你是老林的子侄,就是我的子侄,不用谢。”

        老人说完,赶紧又D县志办离学校不远,你一直往前走,走个大概半里地,然后向右,一直往前走,有个十字路口,你再往北走就能看到县志办所在院子了,上面应该挂着牌子。”

        “行!张老,我明白了,多谢您为我指路。”

        贺云给老人再次道了一声谢后,就按照老人的话,先走了半里地,果然看到了一个分叉路口,然后向右走了没一会,就来到了老人口中的十字路口,最后,他往北走了大概三百多米,就来到了一个院子前。

        “应该就是这了?”贺云看了看眼前孤立小院大门左侧挂的牌子上写着“银城地区县志办”,便径直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他就看到一个戴着灰色软帽,胡子拉碴的老人迎面朝他走来,老人戴着一副老式黑边框眼镜,右腋下还夹着几本书,像是古时候的线装书。

        “你好,请问高湛远教授是在这里工作吗?”

        “你是谁?找他干什么?”老人听到贺云的话,脸色突变,神情顿时紧张起来。

        贺云一看这情况,也是一愣,他想了想,笑着回答道:“我想找他了解一下,秦始皇嬴政从赵国回国到横扫天下这段秦国历史。”

        “哦……?小伙子,你是学历史的?”眼前老人听到贺云这般回答,态度大变,笑着问道。

        看得出,他似乎很高兴,兴趣大增。

        “听您这口气,您应该就是高老吧,我叫贺云,银城文联作协作家,三水乡语文老师,这是我的作家证,还有我的教师证明!”

        贺云说着,立即就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两份证明。

        老人撇了一眼,似乎有些失望,他并未接过贺云的证明查看,而是淡淡说道:“小伙子,你直说吧,找老头子有啥事?”

        “高老,是这样的,我想写一本先秦时期到始皇去世这段时期的历史小说…………”

        贺云简单跟老人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小说。

        老人听了之后,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对贺云说道:“小伙子,看在你这般对这段历史较真的份上,老头子可以帮你,我那有一本《史记》与一本《资治通鉴》,你可以借去看看,上面还有老头子我写的一些东西,或许对你有帮助,如果你还需要《竹书纪年》《战国策》《吕氏春秋》这些历史古籍,老头子也都可以借给你,但你得答应老头子我一件事!”

        “一件事?没问题,高老,您说,我听着!”贺云没有丝毫犹豫,即刻满口答应了下来。

        老人见贺云答应的如此爽快,不禁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接着道:“既然你是语文老师,又年纪轻轻成为了一名作家,想必对于文学这一块比较擅长吧!”

        “高老,您这话太抬举我了,擅长不敢当,只是略懂皮毛而已!”贺云笑了笑,谦虚说道。

        老人这时倒是没再卖关子,紧接着又对贺云说道:“我有个小女儿,今年七月,她又要参加高考了,之前她已经考了两年,这是她第三次参加高考了,每次,她都是语文成绩差点,我想请你帮我分析分析,看看是不是作文差了点,如果你有时间,我还想请你为她补补课!”

        “啊……补课?不行!不行!高老,这个恐怕不行,我只是一名初中老师,而且教龄才一个学期,我自己都才高中毕业,哪能帮您孙女补课?”

        贺云连连摇头,立刻婉拒了,但随后他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赶紧又道:“不过,若是只针对作文方面,我倒是很乐意帮忙,高老,您看这样行吗?”

        面前老人见贺云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沉默了一会,,再次道:“成吧,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我的办公室。”

        “爸!”

        正当二人转身进入县志办时,突然,贺云身后传来一道婉转动听的女孩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