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荆条“炒肉”?

第七十八章:荆条“炒肉”?

        脑海当中回忆着《福贵》的剧情,贺云却又微微摇了摇头。

        说真的,如果真要写这样一部小说,最大的困难还是在于对资料的收集上。

        因为小说的时间线,是从建国之前到78年三中全会之间,甚至还可以延长到如今。

        除此之外,番外还可以写一些未来的事情。

        这么长的时间线,所涉及到的时代特征与内容是非常多的。

        这其中甚至还包括了三年特殊时期、建国后土改、建国之前解放战争、十年特殊时期等众多敏感事件。

        这么多事件,贺云皆未亲身经历过,如此一来,要想原汁原味的在小说之中呈现出来,若是不能尽可能的收集全相关资料,或者找亲历之人打探,恐怕是无法完整还原的。

        如果他的小说之中没有这些,亦或是凭空捏造,或模糊处理这些细节,必然会致使小说失去其中灵魂,这就好比一栋高楼大厦,如果空有墙板,而没有柱子,自然也就无法支撑起整栋大楼了。

        “或许我可以找老村长或者老一辈的人去问问!”贺云暗暗嘀咕了一句,瞬间就有了打算。

        虽然,小说之中所涉及到的资料无法收齐全面,但若是有活得资料库,那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如此这般,那就只剩下一个问题了。

        自己是否有时间来写这部小说?

        毕竟寒假只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过完年后,寒假一结束,他就必须要去学校上课了。

        而此刻,他还在忙着对《秦时明月之横扫六国》这部小说的资料收集工作,一旦开启“新坑”,自己能否保证有多余的时间来写这部小说呢?

        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确定!

        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秦时明月之横扫六国》这部小说的前期资料收集工作,至少还需要一个半月才能完成,在此期间,他是没有多少时间来写这部小说的。

        “哎......算了!还是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或许.......”贺云思来想去,最终还是选择将这事待定。

        ........

        第二日,一大早,贺云就坐上了船。

        下午四点半,如前几次一样,船按时靠到了码头上。

        下了船后,贺云便径直往家里走去。

        没错!

        是走回去,而不是坐车!

        因为此时镇上根本就没车,可以坐到自己家所在的村子,就连边三轮也没有,毕竟如今是八十年代,而不是九十年代。

        他记得好象是到了九十年代初中期,镇上才慢慢出现了边三轮的,就是那种拥有三个轮子的摩托车。

        此时的农村,大家出行基本靠二八大杠,或者干脆直接走路,要是搬运东西,则会使用板车、二八大杠或者直接扁担挑着。

        一个多小时后,贺云总算走回了家中。

        只是他这刚走到院坪之中,就听到堂屋内传来了一阵哭泣声。

        “咦,我怎么觉得哭的好像是六妹呀?”

        贺云小声呢喃了一句,即刻走了进去。

        果然,饭桌旁,六妹贺小莲正伏在桌上,一边写着什么,一边不断哭泣着。

        她那眼泪就跟不要钱似的,哗啦啦的,从眼角处直往外涌出来。

        她一边哭,一边嘴里还念叨着什么,不过声音实在太小,贺云也没有听到她具体在说些什么。

        “哟哟哟.....!这是怎么了?谁欺负我们的小莲了?告诉四哥,四哥替你出气去!”贺云连忙走了过去,说道。

        贺云话落,却在这时,母亲龚玥忽然从厨房之中走了出来。

        她手中拿着一根荆条,极为生气的朝他二人走了过来。

        贺云一看这阵势,似乎明白了什么,赶紧上前挡在了她面前道:“妈,您这是干嘛了?您先消消气,消消气!您跟我说说,六妹到底怎么惹您生气了?”

        “哼!你让她自己跟你说,她也好意思呀!读了一学期书了,期中考试考的不好,我可以原谅,可现在,期末考试又这样,竟然还比期中考试倒退了几名,你说她该不该打!该不该打!”

        正说着了,母亲龚玥似乎更加生气了,她扬起手中的荆条,又准备上前去打六妹贺小莲。

        六妹贺小莲一看母亲龚玥怒气冲冲的模样,吓得哭声更大了,她立马从桌上站了起来,迅速朝着后门跑去。

        此时的贺云,哪会眼睁睁的干看着,他立马阻止了母亲龚玥,心平气和的对着她说道:“妈!您先别急,这事严格来说,我这个做四哥的,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您放心,期末考试考得不好,咱们慢慢来,下次,一定让她考个第一名回来,我跟您保证!”

        “还第一名,能考个二十名,我就烧高香了!不行,我今天一定得给她点教训,让她知道。......”

        “行了!行了!大老远就听得你们娘俩的声音,四伢子,你回来了?事情忙完了?”

        “忙完了!爸!您这是.......“贺云看着从屋外走进来的老爸,又看了看他手中的斧头,不禁问道。

        “这不是村长要求每家每户必须出两根杉木吗,我帮你大哥去砍树了,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而村长那又急着要,你大哥就让我帮忙砍了!”老爸贺冬雷解释了一句,又把目光投向了母亲龚玥身上。

        “孩子他妈,老六成绩不好,你也不能全怪她一个人,再说,你这样打她一顿也没用呀,我倒是觉得老四说的对,这次没考好,下次再努力吗!”

        “下次再努力?你说的轻巧!下次下次,我看她就是皮痒得很,记性不好,打她一顿,她一准就能记住的!”

        生气的母亲说着,又准备追上去,可贺云却堵在她面前,她也只能气呼呼的瞪着站在后门处的六妹。

        而就在这个时候,卧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五妹贺英似乎察觉到了外面动静,也走了出来。

        她停在了门口,就这样一直看着,而后又把目光投向了六妹贺小莲身上:“妈!要不我跟六妹谈谈吧!”

        五妹的话让贺云瞬间一愣,他还真想到五妹竟然会在这时候帮六妹说话,要知道,以她的性子,那可是……

        想到这,他也立即附和道:“妈!六妹的试卷和期末考试成绩单都领回来没有?要不让我先看看,也帮她分析分析?”

        而这时,老爸贺冬雷一见贺云也帮忙着为六妹贺小莲说话,也赶紧说道:“是呀!孩子他妈,你也消消气,这事打她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咱们还是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大家都出出主意,分析分析,现在最主要的是解决问题,你说是吧?”

        “哼!”母亲龚玥冷哼了一声,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荆条。

        与此同时,贺云也找到了放在桌上的试卷和成绩单,他先是看了看成绩单,却是皱了皱眉头,而后又看了看其他试卷,最后,目光落到了那张语文试卷上。

        “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