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悲欢离合除夕夜!

第八十八章:悲欢离合除夕夜!

        银城城区某街道,一栋筒子楼内,二楼东侧一户人家。

        此时,客厅内,气氛颇为诡异。

        虽然亮着灯,屋内也生着煤炭炉子,可室内温度却显得异常“冰冷”。

        桌前,一位老人正抽着一根两毛钱一包的纸烟。

        而地上,十几个烟头全都集中在了老人右脚边缘。

        而老人身旁,则站着一男一女,在这两人的对面,还坐着一位年近六旬的老妇人。

        与此同时,靠后墙上,其中一扇通往卧室的房门仅仅被轻轻掩上了。

        “你们俩先走吧!都这么晚了,回你们自己的家去!”老人抬起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一男一女,冷冷说道。

        “爸……!今天可是除夕,您就让我和子良陪着您二老守夜吧!”那二人当中的女人,一听这话,顿时就急了,她即刻说道。

        “是呀,岳父,就让我们留下来陪着您二老吧!”女人身旁,那站着的男人也不禁附和了一句。

        可老人对此却始终摇头,语气十分冷淡,再次重复了一句:“回去!”

        “爸……!”女人还想说点什么,可最终在老人的冰冷眼神之下,她不禁跺了跺脚,在一旁男人的拉扯之下,最终还是极为不情愿的离开了。

        二人离开后,桌前的老人冷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在想什么,无事献殷勤,尽想着走歪门邪道!门都没有!”

        老人话落,又把目光投向了客厅内的第二人:“你真要离婚?”

        面对老人的质问,老妇人没有回答,她始终沉默着,脸色平淡,毫无波澜,似乎心已经死了。

        见老妇人不回答,老人却也跟着沉默了下来。

        他又拿出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了,然后,他猛吸了一口,在迟疑了一会后,再次说道:“行吧!离就离吧!不过我还是希望这事暂时不要让云燕知道了!”

        说完这话,老人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他仿佛像是长松了口气,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似的,放松了许多,但同时,他的背却显得更加弯曲了。

        “咳……咳咳……!”

        突然间,一阵剧烈的咳嗽声骤然响起。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吸烟过猛,还是因为情绪太过波动,此时,老人不禁重重咳嗽了起来。

        也正是这一声声咳嗽声,瞬间打断了房间内正仔细倾听的高云燕思绪。

        此刻,房间内,寂静一片。

        高云燕背对着房门,坐在桌前。

        她手中的笔突然被捏的更紧了,笔尖也不禁停了下来。

        一旁,堆积的书本之下,压着成堆的油印试卷,而在试卷一侧,还赫然摆放着两张成绩单。

        成绩单上,除了语文这一科,分数在及格线附近外,其余科目均达到了八十五分以上。

        由此可见,高云燕的其他科目是十分优异的。

        然而,此时的她,心根本不在这上面,她的心瞬间被揪了起来,而随着外面客厅老人的声音落下,咳嗽声骤然响起,她的双手更是握成了一个拳头。

        可最终,她却忍住了心中的那一丝冲动,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唉……!”

        她本想做点什么,可到了最后,她却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对于自己父亲与母亲的那点恩恩怨怨,她其实早就知道了。

        有时候,她甚至在想,如果她小时候没有生那一场大病,又会如何了?

        自己的左腿会变得残疾吗?

        父亲会陷入永远也解不开的心结当中吗?而母亲,又会恨自己的父亲吗?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这些年来尝试了很多办法,但最终,却都没有让父亲与母亲和好。

        母亲的固执与父亲永远也解不开的心结,让她的一次次努力最终全都付诸东流了。

        她之前甚至还想着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兴许父亲一高兴,就能解开他的心结了,但最终,她却还是失败了。

        而现在,她听着耳旁的这一切,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无力感当中。

        她明白,自己做了这么多,终究还是没有挽回父亲与母亲的婚姻。

        这一刻,她忍不住迷茫了起来,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

        对于这些,此刻正陪着老爸老妈闲聊的贺云,自然不知道。

        随着墙上的挂钟“咚咚咚”敲响了三下,凌晨十二点,终于到了。

        “爸,妈!新年快乐!”

        贺云听到钟声,却是抬头看了一下墙上挂钟,笑了笑,而后,对着老爸贺冬雷与母亲龚玥说道。

        “新年快乐!”两人对视一笑,也齐声对着贺云道。

        就这样,除夕夜守夜过去了,迎来的是新的一年。

        …………

        春节,作为一年到头最为重要的传统节日,自然是无比隆重的。

        而一地一习俗那也是常有的事。

        按照当下本地的习俗,大年初一必须要到自家祖坟祭拜,并且,大年初一、初二、初三皆不得外出走亲戚。

        只有到了大年初四,才能去亲戚家拜年,而且一般都是按照这样的顺序轮番拜年的,那就是先去叔伯姑姑、男方兄弟辈家拜年,然后才能到舅、姨、外公、外婆家去拜年。

        贺云家自然也一样。

        这不,大年初三一过,贺云就领着五妹贺英和六妹贺小莲依次去了大哥、二哥、三哥家。

        而就在当天下午,大哥、二哥、三哥一家子,也都纷纷来到家里给老爸贺冬雷与母亲龚玥拜年。

        这一番拜年下来,贺云就算完成了“走亲戚拜年”这个环节了。

        至于母亲龚玥的娘家亲戚,也就是贺云外公、外婆与舅姨家,因为远在几百里之外的山区,交通极为不便,所以,母亲龚玥一般会每隔两年才会回去一次。

        而就在去年,母亲就曾经回去过,所以,今年,她便不打算再回去拜年了。

        对此,贺云还能说什么了!

        他只能听从母亲龚玥的意思,乖乖呆在家里了。

        而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忽然又下起了雪,雪越下越大,很快就在路上堆积了厚厚一层雪,而再加上一夜的冰冻,道路自然就变得湿滑起来,如此一来,贺云就算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于是,他索性躲入了房间内,就着烘笼之中的炭火,写起了《秦时明月之横扫六国》的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