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这是“政治任务”,不容拒绝!

第一百二十四章:这是“政治任务”,不容拒绝!

        当贺云从邮局寄完信后返回学校门卫室时,他看着一声不吭,依旧生气的张大爷,却是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他不由走了过去,对着张大爷笑了笑劝说道:“大爷,您还生着气了,别生气啦!气坏了身体可不好!”

        “我没有,我就是……算了,不说这个了?你寄完信啦?”

        “嗯,寄出去了,大爷,我先进去了。”贺云点了点头,回了一句之后,便打算回宿舍去。

        却不料就在这时,张大爷忽然对他说道:“小贺,你等一下,差点忘了跟你说了,刚刚有两个人找你,一个自称是……地委……对,地委宣传科的,一个好像……是啥日报的记者,我说你出去了,他们就去找学校于院长了。”

        “地委宣传科?日报记者?找我的?”贺云听到张大爷这话,瞬间一愣。

        他想了想,小声呢喃道:“不会又是来采访我的吧?”

        一想到自己又要被采访,贺云就不免一阵头疼起来。

        如果只是单纯的采访那还好,但若是把他的事迹大肆报道,那今后他可就有得“罪”受了。

        要知道,不是他这人不想被采访,而是他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至少在他成为真正的“大作家”之前,他不想太过高调了。

        他现在只想,一边安心学习、教书,一边安安静静的写自己的作品,而不是被一众新闻媒体大肆报道宣传,将其树立成一位“典型”,一位“大作家”。

        “张大爷,那他们现在还在于院长那吗?”贺云头疼了一会,随即又向张大爷询问了一句。

        “应该还在吧,反正我至今没看到他们出去。”张大爷回道。

        于院长其实就是银城师范学校中文专业的主要领导,也是学校的副院长。

        同时,他还分管着学校对外的宣传工作。

        平时,贺云并未与他有什么交集,但在报道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里,他倒也与这位于院长见过那么一两次。

        不过两人真的不是很熟。

        “那……我去于院长办公室看看吧,张大爷,您忙,我先走了!”贺云迟疑了一下,对着张大爷说道。

        …………

        作为学校分管宣传的副院长,于保国自然也是知道贺云的一些事情的。

        只是,他却万万没想到,贺云这个平时极为低调的小伙子,竟然能让湘省日报的记者专门从省城跑来做专访。

        “赵记者,梅干事,你们耐心等一下,喝口茶,我刚刚已经让人去帮你们找了!”

        “没事,于院长,我们不急的。”赵文军笑了笑,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内拿出了一个黑色笔记本与一支钢笔,又对着于保国说道:“于院长,您看要不这样吧,这次的专访,我就先来采访一下您,我听说这位贺云同志是今年到贵校进修的,他之前是一名乡中学的初中语文老师?”

        “对,小贺……贺云同志虽然才二十来岁,可已经在三水乡中学教过半年书了,到了我们学校进修之后,更是勤奋好学,每天除了到咱们中文专业班级旁听外,还经常到图书室看书,十分的刻苦……”

        “咚咚咚”

        正当于保国说着自己了解到的贺云一些情况时,这时候,被掩上的办公室门突然被敲响了。

        于保国随即停止了叙述,他看了一眼门方向,即刻道:“请进!”

        门外,贺云听到屋内回音,连忙推门走了进来,他扫了一眼屋内坐着的另外两人,在其中一人身上刻意停留了一下,不禁露出了一丝惊讶,但很快他就看向了办公桌前坐着的于保国道:“于院长,我是贺云,听说有人找我?”

        “嗯,是小贺……贺云同志呀!来来来,赶紧坐坐!是这位记者同志找你,他可是专门从省城过来的,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地委宣传科的梅干事,是陪同赵记者一起前来的。”

        于院长热情的为贺云介绍了一番之后,贺云刚准备开口打招呼,就见那位梅干事站了起来,对着贺云伸出右手说道:“你好,贺云同志,久仰你的大名,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地委宣传科的梅建民。”

        “这次为了找你,我们可是绕了一大圈这才找到了这里,此前我们通过文联找到你的单位,而后又通过电报与你们学校取得了联系,却得知你被派到银城师范进修来了,所以,我就立即带着赵记者过来找你了。”

        梅建民话音刚落,坐在他身边的赵文军也站了起来,他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对贺云说道:“贺云同志,上次银城地区作协成立大会一别,没想到我们又再次见面了,这次你可不能像上次那般再婉拒了,今天,你无论如何都得接受我们湘省日报的专访,这可是政治任务,不能拒绝的。”

        虽然面前的赵大记者似乎像是在跟他开玩笑,可贺云转念一想,却又觉得这应该不可能。

        因为据他了解,“政治任务”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尤其还是在当下这个时代,一些用语都是有着特殊含义,不能随便用的。

        “唉……看来今天真的是在劫难逃了!”贺云心中暗暗感叹了一句,却是微微一笑,与两人轻轻握了握手,随之点了点头说道。

        “梅干事,赵记者,我可以答应专访,但是我有一个小小的条件,就是能不能将我的名字换成化名或者笔名刊载呀?”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你不说,其实我们也会这么做的,这样吧,我先给你照张像……”

        “等等,赵记者,能不能只拍个我的侧面照,我现在真的只想安安静静的写稿。”还不等赵文军把话说完,贺云又尴尬的笑了笑,急忙说道。

        听到贺云这话,那位梅干事与一旁的于院长明显眉头一皱,但此时,赵文军却是顿然一笑,满口答应了,他似乎很了解贺云,再次道:“行,没问题,贺云同志,我尊重你的决定,你……就这样,你站在窗户边,正视着窗外,让阳光照在你的脸上,你再斜视四十五度向上,对,一定要留出侧墙上的书柜与伟人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