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五章:杀伤力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第一百二十五章:杀伤力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当下的照相机自然不是后世的“傻瓜”相机,使用的还是胶卷,这其中最为出名的国产品牌,自然得当属“海鸥”牌照相机了。

        作为一款诞生于六十年代的国产老相机,“海鸥”牌照相机仍旧是坚挺的国产相机,与“英雄牌”墨水、“凤凰牌”自行车地位相当。

        当然了,虽然这款相机在当下属于国产老品牌,可并不代表就是最好的一款相机,事实上,“海鸥”牌相机已经落后于当下许多相机品牌了,只是因为如今价格亲民,所以“湘省日报”的许多外派记者还是使用的这款相机。

        赵文军自然也不例外,他从布包当中小心翼翼的拿出了一款黑色“海鸥”牌相机,调了一下焦距,对焦之后,随即让贺云站到了窗户边。

        此时,太阳正好从窗户外斜着照入屋内。

        “对.....就这样,好的,贺云同志,你往左边挪一下,对!别动,表现出一副沧桑的模样,不要微笑,好!”

        “咔嚓.......!”

        随着快门声轻轻响起,贺云的身影被永远定格了起来。

        “贺云同志,你先别动,让我多补拍几张,对,就这样站着就可以了.......”

        “咔嚓”

        “咔嚓“

        .......

        “咔咔”又是两声快门声响起,赵文军这才微微一笑,对着贺云说道:“贺云同志,可以了,你可以过来了!”

        听到这话,贺云长长松了口气。

        说真的,对于摆拍这活,他总觉得有些别扭,但没办法,既然是“政治任务”,自然得照着人家的来不是。

        “于院长,你看......有没有僻静一点的房间?我与贺云同志的专访,需要一个不被打扰的环境。”这时,赵文军将照相机摆弄了一下,见没什么问题,便又小心翼翼装入布包当中,而后,他抬头看向了于院长,说道。

        “僻静一点的地方是吧?没问题,隔壁房间就是一间空办公室,我现在就带你们过去!”于保国一听赵文军这话,当即就笑着表示道。

        “行,只要没人打扰就行,贺云同志,麻烦你了!”赵文军点了点头,转身又对着贺云说道。

        贺云倒是没有迟疑,而是点了点头,摆了摆手回道:“不麻烦,不麻烦!”

        ..........

        一会后,隔壁办公室,房门被轻轻掩上了,贺云与赵文军对坐在桌旁,桌上,一台“燕舞”牌收录机被放到了桌面上。

        没错!

        就是传说当中八十年代最为出名的“燕舞”牌收录机。

        说实话,“燕舞”牌收录机其实并不是当下最好的收录机,先不说七十年代末从邻国传入的收录机,就是国产收录机当中,“燕舞”牌收录机也不算最好的。

        可是偏偏就是这么一款收录机却火遍了全国,销量更是节节攀升,在整个八十年代,几乎吊打了全国所有的收录机品牌。

        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不外乎就一个,那就是别具一格的“营销方式”,其实就是一则神奇的“洗脑式”广告。

        也正是这一则“魔性“广告,这才把“燕舞”牌收录机捧上了销量第一的宝座。

        “贺云同志,那我们就开始吧!”赵文军将收录机调试好之后,按下了录音键,而后拿起了笔记本与钢笔,对着贺云说道。

        “行,咱们便开始吧!”贺云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桌上的收录机,却并未过问,因为他知道,这是当下作为一名记者的标配。

        “贺云同志,请问你今年贵庚?”赵文军拿着笔记本与钢笔,对贺云问道。

        “刚满二十!”

        “那你又是什么时候去部队参军的呢?”

        “八十四年九月吧,对!记得那时候我刚参加完高考,但却没考上,我就去报名参军了,当时正好赶上了那场惨烈的战役.......!”

        贺云说到这,脑海当中瞬间浮现出昔日的一幕幕,他知道,那是自己四伯的记忆,可是此时此刻,他却犹如“亲身”经历过一般,记忆深刻。

        “转业到地方之后,按理说,像你这样的战斗英雄,应该能够被安排到地区或县委工作的,可你为何会选择回到自己的家乡工作了?”赵文军一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一边又抬起头继续询问贺云道。

        “你说的对,当时,我确实有机会被安排到地区工作的,不过却被我给婉拒了,我就想着,转业了,就回到自己家乡去,因为家乡人民或许更加需要我,当然,其实,我自己也有一点小私心,我想回去多陪陪自己的父母,他们毕竟年纪大了,我想回去在他们身边,尽一尽自己的孝道!”贺云笑了笑,随即回答道。

        “人之常情,理解,十分理解!”赵文军对此不禁一笑,说了一句后,又话题一转,接着说道:“贺云同志,那接下来咱们再聊聊你转业之后的事情吧,你回到家乡后,听说一开始是被安排到乡政府工作的,可后来你又为何会到乡中学去教书呢?”

        “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当时我的领导李乡长找到我,说现在乡中学正准备复课,但却缺少老师,他问我愿不愿意被借调去当代课老师,我当时心想着,我是一块砖,组织需要我去哪,我就去哪呗,所以,我便满口答应了,后来,我渐渐发现自己也确实挺适合这份工作的,便这样一路教下来了。”

        对于贺云的这番回答,赵文军很是满意,他又笑着继续问道:“那贺云同志,你能说说你后来又是如何从一名老师逐渐成为一名作家的吗?”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贺云愣了一下,但还是点头同意了。

        虽然他的“处女作”《蜀山剑神传》不好提及,但是他斟酌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不过却是“模糊处理了”。

        于是,他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当时恰巧看到了一份杂志,好像是知音亦或是萌芽吧,看到上面的文章,我就想着自己也去试一试,便写了一篇武侠小说投了出去,后来,我又遇到了一位战友,受他的启发,写成了《芳华》,在这之后,一次偶然机会,我们学校的赵校长找到我,说请我帮忙出一道阅读理解题目,如此便有了后来的科幻短篇小说《未来之梦》.......”

        “原来如此,那贺云同志,最后问你一个问题,你能说说对于当下南方那场战事的一些看法吗?你觉得咱们国家该如何去应对南方某国的上窜下跳呢?”

        “这个嘛?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华夏人,不便多说什么,不过,如果硬要我说的话,那我就只能送南方某国那些家伙两个字,呵呵.......呢!”

        “呵呵....?”对于贺云这般奇怪的回答,尤其是最后那两个字,赵文军却是一头雾水,他完全听不懂贺云这“呵呵”二字所代表的含义。

        “对!呵呵!”对此,贺云并未解释什么,而只是笑了笑,重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