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1985当文豪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我要成为“雷书记”背后的人。

第一百七十九章:我要成为“雷书记”背后的人。

        躺在床上,贺云看着昏暗的天花板,脑海之中却是不由想到了某位“雷书记”。

        虽然他目光短浅,只顾眼前利益,可他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带领着家乡人发家致富。

        从砖瓦厂到养猪场,从不断向银行贷款,到村里人人都买上了拖拉机,身为村支书的他,完成了对老村支书的承诺,也完成了对妻子临终前的承诺。

        而“小雷家”大队更是映射出了改革开放之后,国家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反应了这个年代,改革的风云变幻。

        可以说《大江大河》这部作品就是贺云当下这个时代许多村子的一个缩影。

        可就是这样的缩影,却并未在贺云家所在的村子里发生,究其原因其实不外乎一个,那就是思想上无法转变过来。

        而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关键还是在于大家看不到改革所带来的实实在在好处。

        就比如沿海地区的发展经验、事迹,虽然报纸上都有登载过,可村里人却都没有认真去看过、研究过,或者说他们压根就没有这样去想过,毕竟几十年的思想习惯是很难一下子被打破的。

        而要想打破这种固定的传统小农经济思维,其实办法也很简单,因为《大江大河》这部作品就早已给了贺云答案了。

        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事实胜于雄辩。

        只要有榜样,或者说能够让大家看到切切实实的好处,这种传统思维模式就能被迅速瓦解,继而被彻底打破。

        这就像那位“雷书记”办砖瓦厂、养猪场一样,一开始并未有多少村民相信,可后来,砖厂、养猪厂都赚钱了,有了分红,大家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实在好处,以前的旧思想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想到这里,贺云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试一试成为村里的“雷书记”。

        当然,他不是真的要去当村支书,而是想从改革理论、宣传等方向去做这个“雷东宝”书记。

        说得更直白点,他要当的是出谋划策的军师,而不是统帅三军的主帅。

        毕竟他是重生者,而重生者有什么优势?那当然是超前的眼光,有了这一点,他就掌握了发展先机。

        当然了,这话又说回来了,光有他这个军事参谋肯定是不够的,必须还得找一位领头人。

        而且必须得找一位有担当的领头人。

        这一刻,他的脑海当中不禁想到了大哥的身影。

        …………

        第二天,一大早,贺云就醒了过来。

        他本想着吃完早饭就去和大哥好好聊一聊的。

        可没曾想,自己刚下楼,就听见了大哥的声音。

        “老四,你起来了,赶紧的,你大哥一大早就把电线给送来了,这两天刚好没什么事,咱们把楼上的电路还有没弄完的装修都给弄一下,过两天,你大哥就得去修路了,不能耽误他的事。”这时候老爸贺冬雷看到贺云下了楼,便对他说了一句。

        而这时,大哥拿着一捆电线走了进来。

        贺云跟自己大哥打了声招呼后,便对老爸贺冬雷应道:“行,爸,那我马上就去把材料买回来。”

        “不用了,所需要的材料,我早就买好了,就只差你大哥送来的这捆电线了,这几天,你出力就行了,吃完早饭,咱们就开始装电路。”

        老爸贺冬雷说了一句后,便将那一捆电线拿在手中看了看,确定没什么问题后,他刚准备对贺云继续说点什么,贺云却问道:“爸,这电路您会装吗?”

        “当然会,上次楼下的电路,镇上来的刘师傅在装的时候,我特意向他请教过了,没什么难的,就是要注意火线、零线与地线接法而已,行了,你赶紧去杂物间拿上工具,工具就在进门右侧那个化肥袋里,老大,你跟我上楼去。”

        “爸,不是说吃完早饭再弄吗?”

        “不吃了。你要是饿了,你就吃吧!”

        “那我也不吃了。”贺云回了一句,刚准备转身去杂物间,却见老妈从房里出来了,她把眼睛一瞪,气氛瞬间变了。

        …………

        半小时后,贺云三人吃了早饭就默默上了楼,开始装电路。

        两个小时的功夫,二楼三个房间的电路就装好了。

        其实也没什么难的,现在又没有什么大功率电器,冰箱、空调等这些电器通通都没有,房间内,就一盏灯,而且还是白炽灯,牵一根电线固定在天花板,再装个灯泡卡座与连接电线就行了,至于开关,那就更简单了,一根麻绳或尼龙绳就足够了。

        “老大,待会留下来一起吃中饭,下午咱们再把东边的外墙刮一下,然后再弄西边的外墙,室内的就放到明天再弄!”老爸贺冬雷对着大哥说了一句,便看向了贺云:“老四,待会你打下手,我和你大哥,现在就去搭架子去。”

        “好的,爸!”

        贺云应了一声,老爸就和大哥下了楼。

        …………

        下午六点多,两侧的外墙终于刮完了。

        说真的,以贺云的审美来看,这两侧外墙刮得实在有些惨不忍睹。

        但没办法,现在村里人基本上没人会去刮外墙,尤其是房子两侧外墙,大部分都是直接露出砌筑的红砖墙,最多仅仅拿水泥勾了砖缝做成清水墙而已。

        而贺云家的房子,好歹还拿了水泥砂浆裹上一些小石子,粉刷了外墙,这对于村里人来说,已经算是十分“败家”的做法了。

        很快时间就到了下午六点半,母亲龚玥终于做好了晚饭。

        饭桌旁,老爸贺冬雷拿了点散装的高粱酒,贺云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而大哥却是喝了一大口,忽然看向贺云说道:“老四,昨天我去乡政府报名的时候,听李乡长说他孙女考上县一中了,这事你知道吗?”

        “是吗?我真没听他提过这事,或许他也是昨天才得到的消息吧。”

        贺云一听大哥这话,不禁一愣,笑了笑说道。

        这事他还真不了解,之前李乡长和李艳这丫头都没跟他说过这事。

        “可能吧,唉……要是我家那小子能够考上县一中就好了……!这小子那成绩简直……老四,只可惜你再过两年就去镇上教书了,若是你还在三水乡中学教书……”

        “大哥,我不在其实也没关系的,三水乡中学的老师都是很不错的,建伢子只要好好学就应该没什么问题,这小子只是玩心太重了而已!”

        “对了,大哥,我记得这村里马上就要举行村委会换届了吧,你就没想过要去试一试?”

        “试一试?试什么?……你是说让我去参加村委会的选举?老四,你有啥话就直说吧,别跟大哥拐弯抹角的。”

        “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