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修真小说 - 诛仙日常在线阅读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请师父

第七百三十五章 请师父

        “是啊!云机救了你。不过你要受一段时间的罪!蜉虱的毒,曾遍布你的全身,虽然云机用白丹解了你身上的毒。”

        “可这些毒还是伤到了你的身体,即使有云机所在的大竹峰疗伤圣药,依旧不能一时便将你损毁的脏器恢复到原样。”

        李清荷将杜诚平如今的情况如实相告,并没有任何隐瞒。

        “活着也是万幸!不敢再多求其他!”杜诚平笑着对李清荷回道。

        李清荷点了点头,“这般想最好!好好养伤,身体恢复不是一日之功。最好还是等云机的师父来给你诊治一下。他的医术在青云门是最好的!”

        “谢谢!”杜诚平笑着对李清荷点头表示他会如她所说那般。

        “其实,我知道的!即使我没有替国师挡那一下,他也不会有事的!反倒是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杜诚平苦笑着看向李清荷说道。

        李清荷微笑着摇了摇头,“但是,你毕竟救了他。不管结果如何,这件事是无法否认的!”

        杜诚平苦笑着缓缓摇头,对此还是坚持己见。

        “我们承你这份情。而且,说真的,我们真的还得感谢你!不只是你救了云机这件事。”

        杜诚平有些困惑地望向她。

        李清荷摇了摇头没有解释。洛云机因魂魄一事,情感有所缺失,今次所见,他似乎有了正常人该有的情感。

        杜诚平醒来,最高兴的便要数廖星了。

        这几日一直见洛云机吃不好、睡不好地守在杜诚平床边。廖星有时会想,若杜诚平死了,洛云机是不是不会难过这般久的时间。

        杜诚平体内毒素虽然已经全部清除,可内脏受到的损伤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痊愈的。

        凡人脏器脆弱不堪,当时的毒素已经将他大部分脏器损毁。若不是大黄丹的存在,杜诚平当时便已经死了。

        经脉枯萎,血液被污,活着就是一个奇迹。

        洛云机在想着是不是去黑石洞将田不易找来,张小凡却让他再等等。待他处理完那夜袭击之事后陪他一起去。

        张小凡现在真的不敢让洛云机单独离开,洛云机的状况实在是太多了,一个不注意就会惹出麻烦来。

        而且任何事,都会在洛云机的身上往古怪的方向发展,完全出人意料。

        这也是为什么,大竹峰的人总是会安排一人待在洛云机的身边。

        即使他们千防万防,可依旧还是状况不断。若是真置之不理,那麻烦事绝对能让他们焦头烂额,每日什么都不做,尽为洛云机解决麻烦了。

        万毒门和合欢派的弟子将那些死去的弟子运回宗门后,张小凡带着洛云机去书院请了假,这才一起前去黑石洞找田不易。

        数月的时间,在田不易等人的努力下,四块陨铁已经被锻好。郑大礼正在借用地火煅烧四灵鳞片,就是不清楚田不易取来这些是准备做什么。

        当田不易得知魔教再次对自家小弟子出手袭杀,愤怒的直接气势外放,灵力缭绕,将附近的岩浆搅动地不断腾溅。

        “他们怎么敢!”田不易愤怒地瞪圆了眼睛。

        “师父!我已经将那些袭杀之人悉数斩杀。只留两人,让他们将尸体运了回去。以示警告。”张小凡行礼回禀道。

        “警告!那些混账玩意会在乎这点警告!”田不易气的脸都胀大了一圈,此时看去更像个圆球。

        “师父!现在您若是有空,还是先去看看为小师弟挡下一击的那人吧!虽然我们用大黄丹救活了他,可蜉虱的毒,一个普通人还是承受不住的。”张小凡不想田不易太过生气,便转移了话题。

        “大礼!你留在这里继续炼制,我随你师弟们去皇城看看。若你掌门师伯过来询问,就如实相告。”田不易看着一旁的郑大礼交代道。

        “师父!你放心吧!我知道的!”郑大礼此时也是愤怒异常。在心中对于万毒门的恨已经无法轻易平息。

        “这笔账迟早都是要讨回来的!我大竹峰的弟子可不是那般好欺负的!”

        田不易见郑大礼脸上的怒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郑大礼点了点头,“毒蛇谷,我们定是要去一次的!”

        “你……四层了?”洛云机瞧着从岩浆湖边走来的李力,微微有些惊讶和好奇。

        这才几个月的时间?李力竟将‘太极玄清道’练至玉清境第四层!

        虽说是重修,可这个速度也太过骇人了。

        田不易听到小弟子的话,转头看来。

        “辛得师伯指点!我才会如此精进!”李力对于自己此时的修为很是满意。他不仅修为恢复,而且精进许多。

        洛云机看向岩浆湖边继续打铁的七名兵士,见他们手中所拿的锤子,也觉得好奇。

        “师父见他很是卖力,便匀了点材料给他。他的锤子如今已不是之前可比的。”郑大礼笑着解释道。

        洛云机虽然好奇,却并没有取来那锤子把玩,这一点让郑大礼有些微诧异。

        洛云机没有赖着多玩一会儿,而是和田不易尽快离开了黑石洞。

        天空,龙子背上,田不易不时扭头看一眼变的有些沉静的小弟子。

        “你师弟……”

        张小凡摇了摇头,“杜诚平为小师弟差点死掉,这件事对小师弟打击有点大。”

        田不易想到万毒门的所做所为就气不打一处来,“那帮混账!”

        皇城食府,田不易坐在床边给杜诚平把完脉,面色有些不好。

        “仙师!没事,你直说便好!我受的住!”杜诚平看到田不易的脸色,便知道自己的情况不乐观。

        “我大竹峰的大黄丹,虽被称为活死人肉白骨之效,可那也是相对于修者而言。”

        “因为,修者有灵力可以修复自身。但是你一介凡躯,所以效果就有些不尽人意。”

        “云机为了救你,曾将你冰封。寒气入腑,你今后会畏寒,冬日更是会承受冰寒之苦。”

        “好在他有火晶,可以抑制你体内的寒气,随着时日会有好转。”

        田不易叹了口气说道。

        杜诚平想要挤出一丝笑容,可却完全做不到。面皮只是抽了两下,便放弃了。

        “我还能活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