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不败军王林战秦柔在线阅读 - 第976章 南域来人了

第976章 南域来人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正是最近仕途失败的段岸城,也是段九儿的父亲。

        “爸,明天就是您的寿辰,请柬还要发吗?”

        段岸城迟疑的开口。

        每年段天照的寿辰,根本用不到发请柬,那些名门贵胄争先恐后的上门,现在可倒好,一个人都没有。

        “不用了,每年寿辰,劳民伤财的,也累了,今年就咱们家里人,吃顿便饭就好,其他的人,如果来了,加双碗筷,来了欢迎,不来也不勉强。”

        段天照不愧是老家主,事情看的特别开,脸上依旧是慈祥的微笑。

        只要他在,某些人想搞垮段家,绝不可能。

        王家也选择明天过生日,显然是跟他作对,不过也好,患难见真情,他也好好看清楚哪些人是段家真正的朋友。

        “老太爷,有人送来一封信!”

        段家的老管家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段天照看了一眼,心里有些奇怪,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有事情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怎么还会写信,会不会其中有诈。

        段天照想到的,段岸城自然也想到了。

        “什么人送来的,看清楚了吗。”

        段岸城闪身来到段天照的前面,把老父亲护在身后,看向管家的手里的信封。

        “回大爷的话,是个乞丐,什么也没说,把信放在门口就走了。”

        老管家恭敬的开口说到。

        “老大,没那么夸张,他还能明目张胆的杀了我不成,九儿,把信拿过来,给爷爷念来听听。”

        段天照呵斥了一声,段岸城只好接过信封交给段九儿。

        “是,爷爷!”

        段九儿接过信,打开看了一眼,当目光落在尾款时,眼睛突然瞪的老大。

        “怎么了,难道是王家老东西送来的!”

        段岸城看到自己女儿的表情,在一边焦急的开口。

        “爷爷,你看!”

        段九儿把信递给段天照,放眼望去,寥寥几笔:祝老爷子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尾款只有三个字,苍劲有力:战轩辕!

        段天照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三个字。

        “爸爸,您怎么了?”

        段岸城现了老爷子的不对劲,急忙开口问道。

        段天照深吸了一口气,把纸条展开,让所有人都看到了。

        “爸,这好像不可能吧,战轩辕是南域统帅,怎么会出现在汴京,一定是有人在搞鬼,我们不能相信!”

        段岸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可能。

        “把你的兄弟们找来,我要开会!”

        段天照收起纸条,波澜不惊的吩咐到。

        老管家领命离开,不多时,来了几个中年男子,全部都是段天照的儿子们。

        “大伯,林帅镇守南域,不会轻易离开,这其中一定有诈!”

        段九儿的三叔段岸擎开口说到。

        段天照摇摇头。

        “字条虽然没有几个字,下笔苍劲有力,一看就是功力深厚,也只有林帅能做的到,不应该是假的。”

        段烈出事,林战是段烈的师弟,段九歌在基地分不开身,林战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来汴京也不是不可能。

        “我想起来了,爷爷,林战哥哥曾经给我一张新年贺卡,上面就有他的签名,拿来对照一下就可以了。”

        段九儿说完,撒腿就往自己的闺房跑去,不多时,手里拿着一张贺年卡。

        “对照一下!”

        段天照说到。

        段九儿打开贺年卡,同字条放在一起,字迹一模一样!

        “真的是林帅的笔迹,爸!”

        段岸城声音都颤抖了,这些日子,简直就是度日如年啊。

        “岸城,明天,就在这里,大摆宴席,我要大张旗鼓的过寿辰!”

        段天照沉声说到。

        如果真的是林战来了,明天他肯定会出现。

        段家所有人都激动不已,段岸城声音有些颤抖,眼圈发红,唯一的侄子生死未卜,女儿又深陷流言蜚语,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现在好了,南域来人了,他们段家有救了。

        而此时,汴京城外,林战的车子已经被几辆黑色奥迪围在中间,透过车窗,几个凶狠恶煞的黑衣人,手里拿着铁棍横在路中间。

        “来的好!”

        林战森然一笑,开车的沈常春早就按捺不住了。

        “林帅,无需你亲自动手,几个杂碎,我一个人就可以解决。”

        他是艾琳带出来的,必须要林战看看自己的实力,要不然,岂不是给队长丢脸。

        “稍安勿躁,下去看看再说。”

        林战打开车门,走下车子,看到林战下了车,王柏通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小子,我不管你是哪来的,老子看中的东西你也敢抢,让我非常不高兴,现在你马上交出灵珠手串,否则,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处!”

        王柏通阴沉着脸说到,他现在就是要拿到灵珠手串,老爷子什么都不缺,就喜欢稀奇古怪的玩意,所以,灵珠手串他势在必得。

        “王柏通,人有脸树有皮,灵珠手串是我花三千万买来的,你没钱买怪不了别人,怎么,买不起想抢吗,你也就这点出息了!”

        林战眼皮都没抬,语气平淡的说到。

        “艹,这里是汴京,老子说一,没人敢说二,我想要的东西,你就得给我!”

        王柏通蛮横的开口。

        林战目光立刻变得冰冷。

        “我要是不给呢!”

        “不给,由不得你,兄弟们,给我废了他,不要活口!”

        王柏通往后退了一步,一挥手。

        呼啦!

        十多个黑衣男子冲了出来,把林战和沈常春围在中间。

        “王叔!”

        王柏通一声大喝,话音刚落,从另一辆车上走下来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判官笔。

        看到男子下车,王柏通的脸上露出恭敬之色。

        武圣巅峰!

        林战一眼就看出,眼前看起来斯文的中年男子,身份非比寻常,就连沈常春恐怕都不是此人的对手。

        那些黑衣男子,看到斯文男子时,眼里也是带着恭敬之色。王柏通是王家的大少爷,他们的金主,这些人对王柏通的恭敬都是表面的,可是对斯文男子的恭敬,却是发自肺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