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个文青啊在线阅读 - 223 编辑老刘

223 编辑老刘

书迷正在阅读:我在古代打副本
        自己的小说成了手抄本在校园里流传?

        这个消息还是崔东风告诉他的。

        呵?

        竟然有了那本《漫纳回忆录》的待遇?

        还好,自己写的是科幻不是小黄书,也不会有人找上门来。

        夏红军也没在意,赶紧复习功课争取期末考个好成绩。可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本科幻小说真的有人盯上了。

        老刘是一家严肃文学杂志社的一名编辑。

        编辑这个行业在这个年代是非常吃香的,别说喜欢文学的青年们将这些人敬若神明,就是邻里乡亲闲聊的时候,说起某某杂志社的编辑是我的亲戚或者邻居,言谈之际露出一丝骄傲。

        老刘本身也很喜欢这个职业,喜欢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作者寄来的稿件,认真审核,就好像在一堆砂砾里找到珍珠。

        可是,他所在的杂志社马上就要关门了!

        严肃文学杂志社在这人人想当作家诗人、个个把读书当成很神圣权力的年代简直是不思议的事情。

        但是老刘所在的杂志社有点特殊,他们不刊登普通的文学作品,只刊登科幻漫画和小说,他所在杂志社名字叫《智慧树》。

        “唉…..那是多么美好的日子啊。”老刘喝了一口茶,轻轻叹息一声。

        他经常回忆那段火日的年代,其实距离现在也不远,

        70年代末,整个中国从动荡中复苏。随着“科学的春天”的到来,中国科幻也进入了“第二次高潮”

        也就是那个时候,老刘进了这家刚刚创刊不久的杂志社《智慧树》。

        老刘大名叫刘斌,和其他编辑不同,他是个典型的工科男,六十年代末最后一批正规大学毕业生,毕业后进工厂当过技术员,后来厂里领导看能说会写文凭又高就调到厂办做宣传,从此以后他就和文字打上交道。

        直到动荡年代结束,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一家新成立杂志社招聘编辑,他报名参加最后考上才搞清楚原来是家专门出版科幻的杂志!具有工科背景的他在杂志社如鱼得水,很快就成了社里的骨干。

        他一进杂志社,立刻就迎来了科幻的黄金年代。

        仅1981年,全国就发表了超过300篇科幻小说,这是空前(也有可能是绝后)的数字!

        可惜好景不长,1982年开始的科幻“姓科姓文”之争为其发展笼罩了阴影。而1983年初全国性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给予中国科幻致命一击。

        更可怕的当时某个著名科学家,那可是国人敬重的泰斗级人物,曾经公开坚主张科幻小说归“科学”管,必须承担科普义务。并且公开批评某些科幻小说:“现在有些科普文章和某些流行的科学幻想小说,我看在思想上和科学内容上都有些问题。”

        一时间,所有的科幻出版部门风声鹤唳,噤若寒蝉。出版管理机关多次发文禁止刊发科幻小说,相关杂志纷纷停刊整顿,无论是国外的作品引进还是本土作家的创作,一切涉及科幻的原创性出版活动几乎都被彻底停止。

        到现在就剩下四川的《科学文艺》和自己所在的《智慧树》。

        可惜《智慧树》也坚持不下去了,今天是他最后一次审稿,杂志社将出版最后一期刊物后,宣告停刊,他们这些编辑也将被调到其他杂志社工作。

        他将要去《少年科学》杂志社。

        也算是工作对口把,老刘心里不无自嘲。

        “老刘,还不下班?”办公室同事招呼道。

        “看完这篇,马上就走。”老刘回答了一声,将刚才的胡思乱想抛在脑后,认真看起文章来。

        墙上的挂钟响起来,时间已经到了七点,老刘才审完最后一篇稿子,明天将交给发行部,进行排版刊登在最后一期《智慧树》上。

        拉灯关好门窗,老刘提着公文包匆匆下了楼骑着自己的加重自行车,驶出了大院消失在自行车的海洋中。

        回到家已经是七点半,打开客厅的灯,小茶几上放着给他留下的饭菜,妻子估计已经出去闲逛了。

        老刘洗手后,坐在沙发上拿起馒头夹起咸菜吃起来,突然发现小儿子的房间门紧闭,但灯光从门缝漏出来。心一动,悄悄走了过去。

        小儿子今年十六岁,上高中,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现在社会上诱惑很多,该不会在干什么坏事吧?

        猛然推开门,就看到儿子正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书,竟然是手抄本!

        老刘猛然曾经流行那本《漫纳回忆录》!

        这还得了?

        老刘的火腾了一下点燃,疾步走过去一把夺过那本小说,照着儿子头上就是一巴掌:“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

        “爸,我没看黄书,我的看的是……”儿子刚要辩解,却被老刘的话打断:“不是黄书也不能看!你现在是高中生了,要好好学习!”

        “嗯…….”儿子很委屈的掏出课本。

        老刘收拾完儿子又回到客厅,继续啃他的馒头,突然想起儿子看的那本手抄本,随意浏览起来。

        “《诗云》?这名字倒挺有文学气。”

        老刘以为是一本文艺小说,但看着看着却愣住了。

        这竟然是一本科幻小说!

        而且和现在流行的科幻根本不同!

        人类被恐龙圈养

        地球几乎被毁灭

        “神”要用太阳做存储器……

        就这异想天开的叙述让老刘目瞪口呆!

        还有蕴藏的哲学思辨让老刘更是惊叹不已。

        他突然想起了外国科幻作家克拉克所著的《太空漫游2001》,当他看这本小说后惊为天人,曾断言中国科幻作家断然写不出类似的作品。

        但是今天看了这篇《诗云》虽然和那本《太空漫游2001》相比有些稚嫩,但是里面已经有了他的影子!

        老刘突然兴奋起来。

        赶紧咽掉嘴里的馒头,推开儿子的卧室,急切问道:“你这本书是从哪里来的?”

        儿子知道老爸是个科幻小说编辑,很老实的回答:“是我同桌给我的,他哥哥是邮电学院的学生,周末回家带回来的。”

        邮电学院?

        “作者是谁?”老刘急切问道。

        儿子摇摇头:“不知道。”

        “你明天上学帮我问问……这本书我先留着。”老刘说完就离开了房间,坐在沙发上又仔细看起来。

        他决定明天把这本书带到编辑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