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科幻小说 - 时代幻灭之时在线阅读 - 第99章安定(下)

第99章安定(下)

书迷正在阅读:我成了女生宿舍一只猫
        “这是一个军人!”

        “这些人应该是军人!”这是陈诺他们和李志明对陈诺等人的第一印象,虽然陈诺他们属于孤儿军可是基本上和现役士兵一样的训练让他们在行走姿态和坐姿等各方面都有着和正规军人一样的地方。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志明!”李志明大概怎么也想过仅仅只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就有一把刀直接横在自己脖子下面,同时对面原本看起来无害的几个人忽然表情大变。

        “说你究竟是谁?”陈诺脸色很难看,一个已经在日记中死亡的人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对于刚刚经历过被‘自己人’坑过的一行人来说自然动作会大那么一点。

        因此周围一些人看到这种情况直接举起了弓箭瞄准了动手的陈诺,但是几人的表情依旧没有被那些弓箭所影响。

        “能把刀挪一下吗?你们是从森塔来的应该见过王正吧?”李志明用手指触碰了一下刀锋,锋利的刃口让他的手指感到刺痛。

        “没错!不过王正已经死了,我杀的!”陈诺非常笃定的说着。

        “!!不可能!如果我猜的没错,王正应该已经变成怪物了才对!”李志明有点不敢相信的说着。

        “没错!他的确变成了怪物,身体里长满了虫子,连断掉的胳膊都能长出来!但是他还是死了!”陈诺缓缓的放下刀,但是却依然没有让李志明脱离自身的视野以及攻击范围。

        “死~~死了?”李志明声音有点难过,他缓缓的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卷烟叼在嘴里,颤抖着手点燃卷烟的李志明内心很失落也很惆怅,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哭还是应该笑。

        “我是李志明!如果不相信的话看看这个刀疤吧!”李志明扯开胸口的衣服缓缓的说着,一滴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落下。

        “我要谢谢你们为我和我的队友报仇!虽然我其实更希望王正死在我的手中。”摸着胸口的刀疤他眼神非常的难过。

        “那一晚他一刀捅在我的胸口,无论是他还是我都觉得我难逃一死,可惜我天生心脏长得偏了那么一点,那一刀恰好擦过了心脏。”李志明回想起那个夜晚依然感觉内心一阵发冷,要知道那可是正面的一刀,自己却没能够躲过去。

        回想起来就是很可笑而又很可悲,因为信任却最终导致了致命的后果。当李志明从冰冷的墓穴中爬出来时,都觉得曾经的自己也许就埋在墓穴中。因为他的信任导致自己的队友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派去送死,死在曾经的队友手中。

        “……那你是怎么从森塔离开的?”陈诺还是有点不相信,因为伤势是可以伪装出来的、

        “是借着遗民村的商队离开的!这一点我可以证明!李志明先生那时候几乎是快死了,靠着顽强的毅力和运气才从死神的手中逃得了性命!另外鄙人野木左次郎,遗民村的守备官。”一个自称野木左次郎的男人缓缓的走到了李志明边上对着陈诺他们说着。

        “你们的行为很不好!这一点能不能解释一下。”野木左次郎看着陈诺手中的刀说着。

        “毕竟一个死人出现在面前,这让人很难保持平静不是吗?至于我们认定李志明死了的原因是这个日记!日记的主人正是王正!”陈诺把一本日记从身后的背包里丢给了李志明,后者接过以后直接翻看了一下。

        “没错!是王正的笔迹!”他很确信的说着,毕竟埃尔塔世界大部分时候通信只能靠信件,有时候一封信要在路上走几周乃至数月的时间。所以辨认笔迹有时候就是非常重要的了,毕竟一封信相隔太远你压根无法跑过去求证信件的真实性。

        “事实上我到现在都不能确定我杀死的究竟是不是王正!还是顶着王正脸和记忆的怪物!他在日记里提到了神之种,那也许是他变化的关键。”陈诺发现自己在说出神之种这几个字的时候,原本表情平静的野田左次郎忽然脸色大变。

        “你们知道虫会?”他声音很严肃,同时示意几个卫兵封锁周围。

        “日记里有写着,而且我估计森塔的陷落和虫会有很大的关系吧!另外森塔的领主夫人提到过噬虫者应该是虫会中的高层?!”陈诺神色平静的说着。

        “你连噬虫者都知道?”野田左次郎这次有点惊讶了。

        “因为差点被当做炮灰给那位领主夫人挡刀!如果不是运气足够好,现在我们大体不是曝尸荒野就是坟头草都老高了。”沈荣坐在边上替陈诺说了一句。

        “据我所知森塔的领主夫人应该是一位巫师吧?”野田左次郎低声的问着。

        “没错!如果变成熊算是巫术的话应该是!”陈诺偏了一下头看着正在看日记的李志明回答着。

        “那么既然她是一个巫师为什么会放弃森塔?”这是野田左次郎非常不理解的地方,因为森塔也就是森之塔对巫师来说非常重要,没有哪个巫师会轻易的放弃掉。

        “她丈夫都变成多颅者了,你说她为什么放弃?不过我记得…好像那位说过,对方把什么核心和那座塔链接了起来,然后森塔爆炸了导致那位领主转变的多颅者变成衰弱。不然我们也许就真的躺在森塔城外变成白骨了。”这些也是沈荣代替回答的,毕竟那时候陈诺忙着战斗,没有注意到这些。

        “连森塔领主都转变成多颅者了?这不可能?”野田左次郎有点不敢相信,显然这是他们一直都不知道的被封锁的信息。

        “看来虫会对贵族的侵蚀比我们想象的更加严重!我们最近的情报工作肯定有遗漏的地方,希望忽尔塔的那些贵族不会被侵蚀!”野田左次郎感觉内心很焦灼,对于遗民村的高层来说他们内心一直都有一种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来源于他们原本生活的地方被生生的献祭了。

        他们的内心有着对埃尔塔巫师难以言表的怨恨和愤怒,同样也有着非常大的恐惧和害怕。这也是野田为什么听到这些信息就开始变得坐立不安的原因。

        他甚至有点急迫的想要回去重新整理情报,找出自己过去漏掉的一些东西,因为他觉得可能那些漏掉的东西就会给遗民村带来巨大的麻烦。

        “另外王正死的时候让我小心有蝎子纹身的人,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陈诺提起了一句话让野田有点坐不住了,因为他觉得自己遗漏的情报太多了。

        “我有点事情需要离开一下!另外欢迎你们来到遗民村!暂时希望你们能再村子里居住一段时间,也许我们有些地方还需要你们的帮助!”这是野田左次郎在离开之前说的话,虽然他有点着急,但对于陈诺他们来说暂时也找不到其他地方可以去了,自然也就接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