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全球教父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继续找平衡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继续找平衡

        只见苍空悠子已经穿戴整齐了,还是正式装,并不是什么睡裙之类的。

        她颤悠悠的来到了落地景观窗户边上,吃力的拉开了窗帘,还捂了好几下肚子,是真疼啊!

        落地窗下层,当然是固定的,打不开。

        上面的一层,能打开,不过苍穿悠子开起来很费劲,因为身上太疼了。

        她流着泪,郁闷的捶打了一下窗户,这时才拉开了不到五厘米的宽度。

        玻璃太沉了,用料太好了呗!

        冷风从窗外吹进来,她不自沉打了个冷颤。

        风吹起凌乱的头发,她看上去是无边的可怜。

        宋三喜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明白什么了。

        他马上裹着浴巾过来,站在苍空悠子的身后,淡道:“怎么了,折腾那么久,你还有力气跳窗户玩自杀吗?”

        “啊……你……”

        苍空悠子吃了一惊,扭头惊呼,但声音已经沙哑无比。

        看着宋三喜云淡风轻的笑脸,她内心无比憎恨,恨不得一刀斩掉他的脑袋。

        但她已经无能为力了。

        巨大的失败和耻辱,是她人生抹不去的污点,唯有一死了之,保留清白在人间。

        宋三喜淡淡一笑,伸手关了窗户,“这天,可真冷啊,自杀多没意思啊?你要死,也得选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吧?”

        “你……”苍空悠子万般无语,背转身去,不想看宋三喜的脸。

        但这一转身,身上可真疼啊,疼的她都捂肚子捂腰了。

        宋三喜又淡淡一笑,直接起身,去那边床上舒适的躺下来,点了支烟,才道:

        “亡我之心不死,把自己作死,你是很优秀的。警觉性,是我活着的基本素质之一。”

        “想我死的人多了,但我还一直活着,不是没有原因的。”

        “你就是要自杀,证清白,也得去浴室冲个澡,把自己泡个干干净净,浑身轻松才行吧?”

        “哪有你这样的,带着一身的伤痛,掉下去,警方一验尸,哎哟,这死前还发生过什么呢,可有意思不是?”

        “况且,我一定会去警局配合调查。相信我,有能力平安出来,带上你的尸体。”

        “顺便,我一定会把你的尸体寄回苍空家族,并且附信一封,告诉他们老子的所作所为。”

        “我想,他们一定会大跌眼镜,深受感染和冲击。我会告诉他们,苍空家族有多少女人,我就会找多少平衡……”

        “啊!!!你不要说啦!!!”苍空悠子捂着耳朵,沙哑的尖叫着,摇着头,流着泪,凄惨又愤怒。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啊!

        把人害成这样了,还说的那么磁性温和,有条有理,洋洋自得!

        宋三喜淡道:“不想听我说,那就乖乖的去洗个澡吧!然后……”

        他从随身包里摸了颗药丸子出来,放在床头柜上,“这药你吃了,一觉醒来,整个人都精神百倍,什么伤也没有了。”

        苍空悠子目光落在药丸上,半信半疑。

        但身体实在太疼痛了,她只好选择相信,然后艰难的去了浴室。

        在那里,她艰难的洗了个澡。

        看着身体裂开的伤口,白雪里的血红,她欲哭无泪,痛苦万端。

        眼泪几乎没有了,真的流干了。

        红肿的双眼跟灯泡似的,看上去是真的很可怜。

        等到她出来的时候,宋三喜早已抽完了烟,睡着了。

        那颗药丸,就放在床头柜上。

        苍空悠子也管不了那么多,赶紧过去,拿起药丸丢嘴里。

        丸子有点大,生吞吞不下,只得嚼两下。

        妈呀,天神皇呀,好苦,好苦,她为数不多的眼泪都苦出来了。

        正想吐掉时,咦?

        奇异的草药芳香,充斥着口腔,感觉非常的舒适。

        她真后怕,这么好的药啊,差点吐掉了。

        不多时,药液进入胃里,暖融融的。

        苍空悠子看着熟睡的宋三喜,真是愤怒与忌妒交加。

        该死的杂啐!

        燕州猪!

        他为什么这么能?

        还有这么好的药?

        此时,她已经没什么力气了,手脚都是软的,想杀他,连刀都拿不起了。

        她只能在沙发上躺下来,闭上了眼睛。

        心头打算的是,只要如他所说,恢复得很快,那一定要早点醒来,一刀杀了他!

        龙吟,还在桌上摆放着呢!

        这利器,可利了!

        没过五分钟,药力的作用,浑身舒适,连伤口都不太疼的感觉,她睡着了。

        惊恐过度、疲惫过度,她睡的很死很死,身体的恢复速度也很快很快。

        不过,这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窗外又下起了大雪,宋三喜坐在窗户边上,抽着烟,看着雪景。

        整个人轻松自然,闲适无限。

        他转过头来,微笑道:“醒啦?感觉怎么样啊?”

        如果不是发生了些什么悲惨的事情,苍空悠子肯定会认为:这是一个全世界最治愈系的暖男,那笑容简直迷乱女人的心魂。

        苍空悠子冷着脸,不想看他。

        但此时,她已经惊狂的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康复了。

        全身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对面的穿衣镜里,天呐,她的脸庞,如初露鲜花般的娇丽迷人。

        白嫩的肌肤吹弹可破一般,红润润的,整个人洋溢着青春的美好。

        红肿的双眼早已消失,代之以清灵透亮的眸子。

        一时间,她自己都看傻了。

        感觉从来没有这么美过。

        宋三喜淡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哦,美少·妇吧,恭喜你,你是个美少·妇了。”

        “你……”苍空悠子脸上发热,娇嗔一声,又是愤怒无比,“你这头无耻的猪!我永远不会放过你的!”

        “你能成为这么美的少·妇,也是我的辛劳与汗水,不知感恩,反而记仇,看来日桑人真是人品太次了。”

        “你……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你全家死光光!你出门让车撞死……”

        苍空悠子实在找不到词儿了,在燕州帝国潜伏时间已久了,直接按这边的风俗话语骂出来了。

        宋三喜淡然一笑,道:“骂也没什么用。被欺负惨了,却只能严厉谴责,只能打打嘴炮来麻痹自己和寻找胜利的感觉,有什么鸟用?日桑小女人,实力才是硬道理,你不明白吗?好好的换上衣服,点餐吃饭。这大雪天,也没什么事干,饭后,咱们继续找平衡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