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全球教父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五十章 朴实无华

第一千零五十章 朴实无华

        “你……你……你……”苍空悠子崩溃了,绝望的都差点从沙发上瘫到地上了。

        宋三喜却淡然冷笑,“我什么我?我是你最好的美颜药物,你还不知足?”

        “你……你……哼!”

        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无耻的男人!

        她是堂堂大日桑帝国的尊贵家族之女啊,就这么被一头可恶的猪给羞辱了。

        她恐惧,不甘,无助,怒火心中依旧燃烧。

        看了一眼窗外茫茫大雪,又看了眼房门,只好打起了小心思,先下了沙发,去洗漱一番再说。

        可真饿啊,肚子咕噜噜直叫。

        可是,该死的宋三喜,他那是什么药啊?

        真的很有效果,她一点都不疼了,走起路来,身上都轻灵了许多。

        天啊,为什么要让燕州帝国的男人这么厉害?

        来到浴室里,一番洗漱后,看着镜子里,更明艳动人的自己,苍空悠子一半高兴,一半郁闷发狂!

        这么美的自己,不高兴吗?

        这美是怎么来的,这气色,这肌肤的变化,又怎么来的?

        昨天晚上,是何等的悲哀啊?

        她无法想象,苍空井又是怎么熬过了那些日子的?

        可怜的姐姐,她再也无颜面回归家族了吧?

        唉……

        苍空悠子一时间很悲凉。

        虽然因为权力地位的争夺,她对姐姐一向有些不爽。

        但是,毕竟还是亲姐姐啊,遇到这种同病相怜的事,她如何不伤心?

        等她收拾好了之后,整个人更容光焕发,不禁对着镜子苦涩一笑,心头发狠。

        狗贼恶猪宋三喜,你要我去餐厅点餐,我还不能逃吗?

        只要逃出去了,姐找到这里的朋友,拿到冲锋枪,回转身来把你打成筛子,以泄心头之恨之耻!

        很快,她来到了外面。

        咦?

        宋三喜不在主卧室里了。

        龙吟,还在桌上放着。

        苍空悠子看着这利器,都没有什么拿在手里的心思了。

        她需要的是枪!

        宋三喜再厉害,再快,能快的过子弹吗?

        所以,她心里发着狠,表情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拉开主卧室门,来到外面客厅。

        哦,宋三喜在客厅沙发上坐着,正放着客厅里的电视。

        电视放的是电影,高级的电影。

        斯库伊顿共和国是你们说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所以很多东西很万恶。

        此时的影片是最高限制级的,成·年·人可以看的那种。

        那画面,杠杠的。

        苍空悠子一看那画面,脸红心跳,怒由心生。

        她看得出来,是一个日桑女人,正在为一黑一白两个异种男人服务,剧情已经发展到不平衡了。

        当场,她的内心也不平衡了,瞪着看得入迷般的宋三喜,怒道:“卑鄙无耻的混蛋!你还看这些恶心的东西!”

        “我不看,还能干?再说了,你看,这多好啊,画面、灯光、音响、剧情,都是一流的,不比东都热差!要不要一起欣赏,这名叫《帝国的出征》,讲的是你们日桑国战败之后,你们的女人为了国家的发展和建设,到世界各地卖东西……”

        “啊!我不要看,不要听,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苍空悠子捂着耳朵,连连摇头,朝着门边跑去。

        宋三喜一拍茶几,“跑什么跑,回来!”

        “干吗?你还想干吗?我去点餐不行啊?”

        苍空悠子转过身来,无辜的冲着他叫了起来。

        宋三喜一勾手,“过来!”

        “你……哼!”苍空悠子一跺脚,还得乖乖的回来。

        她知道,这时候的她,完全不是宋三喜的对手。

        来到宋三喜面前,她微微嘟着嘴,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干吗?”

        “跪下。”宋三喜潇洒的指了一下地毯。

        “你……”

        苍空悠子满眼怨恨,瞪了宋三喜一眼,但又乖乖的跪下了。

        日桑女人的跪,那可是世界一绝,看起来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宋三喜很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叫做乖。别在我面前耍性子。你姐那个破性子,比你还烈,一样在绝谷里,被我调理得服服贴贴的。你呢,最好是和苍空井来一场温顺大比拼。要是想着在我面前还耍什么妖蛾子,小心我把你调剂给燕州帝国那些光棍男人,就当送福利了!”

        苍空悠子低着头,难受,愤怒,无奈,暗自发狠,非得搞到枪,把他打成筛子不可。

        宋三喜马上取出银针包来,打开,露出一片闪亮的银光。

        苍空悠子一见,惊呼道:“啊!你要干什么?你还要干什么?”

        宋三喜取出一根长五公分的,扬了扬,“你激动什么?我又不玩扎小人的游戏。”

        话音落,空气里嗖的一声,苍空悠子感觉心口一凉。

        “啊!你扎我心口!你不是不扎人吗?啊……”

        话没说完,又挨一针。

        “啊!”

        还没反应过来,又挨一针!

        “啊!”

        “啊!”

        “啊……”

        苍空悠子一连啊了九声,也就挨了九针。

        宋三喜拍拍双手,微笑道:“平身吧!我这九针,全扎你体·内了。除了我,没人能给你取出来。”

        “这九针,取不出来的话,后果是你会全身痒、胀,难受得把自己挠死。”

        “自行拔针,拔断一根,我都没法救你了。”

        “去点餐吃饭吧,半个小时后不回来,这九针就能发作了。”

        “啊……宋三喜,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你没有好下场的!”苍空悠子听的头皮发麻,绝望惊恐的叫骂了起来。

        就这宋三喜这样的压制措施,她还能怎么办?

        搞枪吗?

        搞个鬼的枪啊!

        苍空悠子干脆起身走向客厅的座机电话,“我不去点餐吃了,我打电话叫送到总统套房来算了。你能不能把针给我拔了?”

        宋三喜很干脆的说:“不能!在我的总统套房里,别想着享受特权。要吃饭,自己去吃。账嘛,倒可以算在我头上。养条讨我欢喜的狗,还得撒几把狗粮不是?”

        “你……你……”苍空悠子的心口都要气炸了。

        这个燕州臭男人,嘴可真毒啊!

        宋三喜倒是又笑了,“别说,在绝谷的时候,苍空井在我面前cosplay过狗呢,非常有意思的,你可以尝试一下。回头,我看看你们的夏日祭里,还有什么角色,适合你扮演的,呵呵……反正我要在这边呆些日子,有你解闷儿,也不寂寞。”

        “啊!啊!!!”苍空悠子捂着头,崩溃大叫,“宋三喜,你特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变太男人啊?”

        “朴实无华,且枯燥的男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