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修真小说 - 开局夺舍大长老在线阅读 - 第059章 日蛾宗弟子

第059章 日蛾宗弟子

        “噔噔噔,噔噔噔,开门啊!救命,救救小女子。”

        二人相视一眼,罗婵儿继续擦剑,陈星河继续看书。

        人在江湖见惯生死,先不说是否冷血,单说街面上那么乱,这名女子是如何跑到院门前的?

        另外左邻右舍一大堆,不敲别人家的门偏偏来敲这里,就算没有嫌疑也请自便。

        敲门声越来越急,最后竟敲到木片飞射。

        “嘭……”九尺高白毛猩猩挤入院门,一双惨绿色眼睛看向巨大木桶,提鼻子嗅了嗅气味,张嘴发出尖细女声:“救命,救命,救救小女子。”

        这诡异一幕令人毛骨悚然。

        罗婵儿用宝剑刺破窗户,看到高大“猴子”靠近房门,紧张得握住陈星河的手。

        “砰砰砰……”大猴子靠近房门,边敲边鹦鹉学舌般重复着:“开门啊!救命,救救小女子。”

        陈星河心中了然,还真就是鹦鹉学舌,这种大猴子只会模仿几句人话,除此之外不知道还有什么异常。

        眼看着房门越敲越狂,大猴子即将破门之际,就听院外传来“叮铃铃叮铃铃”响声,之后一道身影迫不及待电射而至。

        “嘭……”小院之中土石飞射,可见来人有多么急切。

        “哈哈哈,找到了,运气太好了,被我找到了。”只见红衣男子形销骨立,面无二两肉,手中扣着一柄蓝玉如意。

        陈星河突然生出一股恶寒,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扫过,就听外面那人说:“出来吧!二位今夜机缘广大,在下乃上天使者,特地前来接引你们修道成仙。”

        “你怎么知道屋子里有两个人?”陈星河太吃惊了,要知道他现在时刻运转先天无漏功,闭气内敛抹去所有气息,可是对方仍能隔着房门察觉到他。

        “夏虫不可言冰,凡人就是凡人,岂会懂得仙家手段?”红衣男子双眼炽烈,舔着嘴唇说:“快快出来随我离去。”

        陈星河对门外说:“你赶紧把那妖怪赶走,我们……我们真能修道成仙?”

        “哼,仙人说话你们不信?”红衣男子朝着绿眼大猴子踢了一脚,这大猴子立刻老老实实退出宅院,只听他说:“现在可以了!真是麻烦。”

        房门被陈星河打开,红衣男子直勾勾看向罗婵儿,一步跨入门中兴奋说道:“螟蝶居然开始孵化了?这么美的女人有些可惜,不过只要把她献上去,十颗筑基丹都不在话下。”

        “嗤……”陈星河手持鳞片施展三魂剑第二剑坐忘。

        红衣男子脸色一寒,抬起蓝玉如意就打。

        “嘭……”陈星河连退三步,瞪大眼睛。

        坐忘对这名骨瘦如柴男子居然无效。

        “哼,雕虫小技,你就是神魂比普通人天生强一些,用这种惑神招数对付普通人尚可,对我就是班门弄斧。”红衣男子目光冰寒,以陈星河的经验一看就知道此人动了杀心。

        来者神秘,这个时刻十分关键,陈星河抬起右手一指点出。

        红衣男子讥笑着看向这个螳臂当车小鬼,日蛾宗在这等地界可以为所欲为,虽然他炼气中期修为不算什么,可是在这等凡人面前足以予取予夺。

        讥笑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红衣男子看到了闪电。

        蓦地,蓝玉如意爆发光芒防御,然而事发突然,不等光芒扩张,可怕闪电已经冲入眼帘。

        “咔嚓……”男子身上这件红色衣袍寸寸断裂,心痛得他大叫:“啊!我的驾霞法衣。”

        不等他怒起,只觉身体一麻。

        “好厉害的闪电。”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陈星河抱着斩尽杀绝之念抬手轰出三记鼎杀,拿出百分之二百力量印入对方心脏。

        “噗通……”尸体栽倒在地。

        陈星河和罗婵儿喘息片刻,相视一眼立刻行动。一个蹲下在男子身上搜索物品,一个转身打点行装,动作麻利。

        不到二十息,二人周身上下紧趁利落,打开小院后门转入阴暗巷子,很快进入一栋废弃民宅。

        到得此刻,这才坐下来歇口气。

        “星河!”

        “放心,事先踩好道了,原本是为了防备颜府顺藤摸瓜找上门,谁想遇到修士。”陈星河打开床单,这里面的东西都与那骨瘦如柴男子有关,怕上面有猫腻,所以没敢往自家包裹里面塞。

        总共也就六样物品,一双不知道什么皮硝制而成靴子,已经残破不堪的红色衣袍,牛眼大小铜铃,半尺长蓝玉如意,二十六颗杏仁大小浅蓝色石头,一张类似金钟符的黄纸。

        就这么多,家当少得可怜。

        陈星河拿起一只靴子用力撕扯,以他的功力竟然分毫未损,这个可以有!

        神行九步太费鞋,能穿上这样一双靴子可谓如虎添翼。

        残破不堪衣袍用右手试了试,没有侵蚀反应,实在看不出利用价值,扔掉。

        牛眼大铜铃,上面遍布奇怪纹路,右手同样没有反应,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暂时留着。

        半尺长蓝玉如意,这个右手有反应,也许因为不是金属器物,所以反应极其缓慢。

        那二十六颗杏仁大小浅蓝石头,陈星河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像昙婆婆记忆中得到的蓝色石头。

        摸上去脑海为之一清,也许是提神醒脑之物?

        一张类似金钟符的黄纸,老实说这张符很粗糙,上面的线条也要少许多。

        “走,换个地方。”

        出于小心,陈星河带着罗婵儿离开废弃民宅。

        右手始终抓着蓝玉如意小小进补,心中戒备起来:“如果刚才那名红衣男子早有准备,或者身上衣袍再强些,一道闪电拿不下他,得两道甚至三道才行。眼下这个局面一看就知道对方为了师姐而来,可惜没时间套话,要不然我必定搞清楚这里面的缘由。”

        想到这里,右手忽然一震,随后感觉蓝玉如意爆发出强烈排斥。

        “咦?灵性,可惜对方已经死了,要不然可以窥探记忆。”陈星河不免遗憾,心想若是自己得到一名修士的记忆就好了,不过修士手段千变万化,神秘莫测,自己这点儿能水不要正好撞到人家的枪口上。

        夜色寒凉,惨叫声没有断绝,这是一场无法抵挡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