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08章.通明玉佩

第008章.通明玉佩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玉梨县的衙门内,或者说人族帝庭的疆域内,任何的县衙之中。

        都拥有着一块能沟通天道的通明玉碑。

        整体以大块璞玉制成。

        上有帝庭枢密院和儒释道三教神纹。

        中有五州大域七十二县,诸州节度使之军名旗号,各式凛然之战兵。

        下则是士农工商等打扮的人族,边缘亦有耕牛战马牛羊鸡鸭鱼虾猫狗等人族驯养之牲畜,继而都在这大块的璞玉上完整的层层排列上下分明又井然有序。

        在这块足有两三米高的璞玉的中心,便是一条如碗口粗绳索的华带。

        隐隐释放着同功德玉珠没有区别的斑斓色彩。

        虽说只见过一面。

        还是在县衙接受募兵文书时见到的,但赵銘的印象却极为深刻。

        “这玉佩…”此时的赵銘低头看着手中的这块通明玉牌,又是抬头望向带领部队远去的李英杰和其麾下的部曲,只是将玉牌握在手中笑了笑:“多谢了。”

        如果说让李英杰带走的那一千两百多具妖族乱匪的首级,换来十份功德算是他让对方占得的小便宜,那么临走时自己这位妻弟扔给自己的这枚玉佩,不光把占得的便宜还了回来,还要让赵銘本身都要成人,自己才成了占了大便宜的那方。

        “无需前往帝庭县衙,便能短暂沟通天道的玉佩。”赵銘握紧玉佩,转身对旁边侍卫在两旁的四位小旗吩咐道:“先安排兄弟们歇息,明天还有累活要干。”

        “卑职明白!”这四位小旗抱拳欠身,然后便跟着赵銘散了队形。

        城墙外还胡乱堆放着的尸首还冻的僵硬的放在那。

        脑袋被剁下来都没流多少血。

        这是因为天寒地冻,但这么多尸体扔在这,显然也不是那么回事。

        毕竟剁了脑袋以后的尸体也是尸体,里面还蕴含着沾染了还未来得及完全吸收的帝流浆的精华,万一吸引来了更多的妖族过来,对于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还没来得及休整的墩堡内的赵家民壮们来说,到时候真被突破了防线才是真的麻烦。

        最基本的方式,也需要拿来火油和木柴,将这些尸体烧成支离破碎的焦炭,彻底消散其中蕴含着的帝流浆,又能将这些对兽类还很有吸引力的血肉给破坏掉。

        这些都是劳累活,如果不是天寒地冻,怕最后还得挖个坑把灰烬埋起来。

        四位小旗官和其麾下的民壮们的确得下大力气才行。

        不过就在外面。

        官道上。

        李阿四策马在李英杰旁边,脸色不渝:“少爷…”他沉声开口。

        “好了好了。”李英杰当然明白为什么自家的这位忠仆,脸色为什么会不愉快,但也感觉没什么大不了的,随意的说道:“只是给了块通明玉佩而已。”

        “而已?”李阿四挑眉:“那可是能沟通天道的通明玉佩!”

        “没必要重复我说过的话。”李英杰无奈。

        “……”李阿四抿嘴。

        对于那枚通明玉佩,两人说的简单,这位英杰少爷送的更是简简单单。

        可是作为曾经跟着老爷出生入死不知多少次的老将,李阿四可清楚的知道,这枚通明玉佩的价值在天道那的价值,可是需要足足一千份功德才能兑换的出来!

        现在竟然轻轻松松,崽卖爷田不心疼般的就被少爷送给了赵銘,送给了这个和他年岁差不多,同样在玉梨县域内抵御着妖族乱匪,对那数量有限名额有限的游击使之职位,有着同样需求,哪怕有大小姐可能的联姻,也完全算是竞争对手的赵銘!

        “我不理解。”李阿四忍不住叹气,对李英杰苦恼道:“老爷证得军功最后也就换回来了五枚通明玉佩,除去两枚送人情的之外,就是少爷和大小姐手里的了。”

        至于剩下的那枚通明玉佩,自然是在老爷手里。

        这点事李英明也清楚。

        骑在马上。

        他的脸上收起了倨傲的模样,还轻轻磕动马腹,示意加快脚步。

        旁边,李阿四顿时心领神会的同时张开两腿,磕动马腹让胯下的骏马向前,刚好错开了身后跟着的那些签军骑马队,轻声问道:“少爷,还请明示。”

        “你知道的,阿四叔。”李英杰语气淡然,脸上却多了些许动容:“赵銘的身世不简单,原因就在他的母亲,或者说他的生父那边。”说着的时候,他轻轻眯起眼眸看向天边:“当初那些被禁言的传闻,你知道,我父亲知道,我同样知道。”

        听闻此话,李阿四微微瞪大眼睛,若有所思道:“莫非那传言是真的?”说到这里他都咽了口唾沫:“如果是真的,那他赵銘的身份背景…可真的是了不得。”

        “嗯。”李英杰轻轻点头:“别忘了还有那正八品级别的乡勇弓手。”

        他的手缓缓握紧胯下骏马的缰绳。

        脸色凝重。

        不过,还是突然露出笑容:“我的这位姐夫哥是敞亮人,性格看似温和实则比我还傲,若是现在结交不好,那等以后真的乘风而起的时候,结交可就难咯。”

        “少爷英明。”李阿四对此稍稍沉默,可是联想到曾经关于那个女人,其实是被赶出家门,失败而回的结局,以及明里暗里赵府都打过招呼禁止谈论,连自家老爷都不敢多谈的话题,联想起来以后,还是提醒道:“回去得和老爷商议商议。”

        “这是自然,我爹那边我会去说。”李英杰脸上露出笑意,对旁边的李阿四道:“毕竟是我姐夫,也算我这个当小舅子的,给自家的姐夫先献个殷勤。”

        雪中送炭永远比锦上添花要来的珍贵,这是他父亲教导他的行为准则。

        从小时候李英杰就能察觉的出赵銘的不同寻常。

        偶然间功夫。

        他还曾经,看到过赵銘写的诗词。

        并且暗暗的背诵两三句,然后念给喜欢诗词歌赋的姐姐李筱筱。

        “或许这就是缘分。”李英杰心中念叨,同时暗中握紧这皮革缝制的缰绳,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并且我这位姐夫,哪怕不是那里出来的,也绝对不会平凡。”

        巡查还未结束,但作为玉梨县副指挥使的嫡子,这等浑水摸鱼的特权还是有的——况且在他身后跟着的那些乡勇手里,每人还拎着两个砍下来的脑袋,虽说裹在了麻布袋子里,还是湿哒哒的往下淋着血水,容易在野外吸引到那些疯狂的妖匪。

        毕竟从赵銘的墩堡这里,李英杰已经得到了妖匪已经化形成功,并且还已经知晓了这些妖匪完成了聚集,懂得了偷袭和强攻的概念,得赶紧回到县衙去禀报。

        整个玉梨县四五十个乡社村落,接近三四万的老百姓要防着这些妖匪呢!

        若是这些布置在梨核山边缘的墩堡抵挡不住。

        那接下来受到冲击的…

        可就是县城本土!

        对此,别说是李英杰,就算是赵銘都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再怎么说着玉梨县都是他们的故土,如果挡不住带有上古妖族那凶残和暴虐本性的妖匪,那么单独自成一隅的玉梨县,怕真的就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如此这般,晚上尔等就在箭楼和城墙四角,巡逻监督。”回到墩堡内的赵銘也在做出安排:“我会给那四位小旗说明情况,你们三人和麾下的弓手,不会参与到他们的功劳中去,但是你们必须要负责监督那些民壮的站岗和放哨。”

        “卑下明白!”面前,役农弓手的三位队率立刻向前稍稍欠身,双手抱拳,说的也是斩钉截铁:“我邬靖忠/刘思恩/张耀祖必会安排妥当,不负大人托付!”

        “嗯,你们也去歇息吧。”赵銘点头,安排完的他也起身回了房间。

        从昨晚忙活到现在的他同样也是累的不轻。

        赵銘的房间在一楼。

        旁边就是伙房,还有烧火的炉灶的烟道在屋内穿过,比起外面暖和些许。

        但这种所谓的暖和也是相应而言,比起墩堡内直接打地铺,在地砖上升起篝火来烤火的民壮们来说,这种顶破天也就四五平米的小屋,狭小的就和窝棚一样。

        放了张隔着伙房烟道的砖土火炕,以及一张靠墙的小桌和柜子。

        外加一面人头大小还被木板封住的窗户。

        颇为寒酸。

        “呼——”赵銘关上房门,缓缓的松了口气,他倒是心平气和。

        这座墩堡里不可能出现三进大宅院那样的宽敞房屋,甚至比起家里的拔步床来说都显得狭小的这个房间,原本的用处就是藏兵洞,或是储物仓库。

        敌人攻陷了外围的城墙以后,还能让部队退守到墩堡里面,凭借墩堡本身坚固的土砖结构再进行抵抗——这个房间靠近墩堡正门,旁边的伙房和其他仓库房,都是等敌人进入墩堡第一层时,关门打狗,前后夹击敌人的一种巧妙的构思。

        整体约有五六百平米,类似三层独栋大别墅的墩堡,本身就是以军事的思想和眼光修建的建筑,赵銘既然打算从战场上搏一把,那自然不会在乎太多。

        而他现在更在乎的,还是李英杰送给他的,这块通明玉佩!

        “能够短暂沟通人族之天道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