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09章.战报日志

第009章.战报日志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赵銘握紧玉佩,缓缓呼出胸膛之气,情绪趋于平静。

        借助通明玉佩沟通天道的事情他有经验。

        来源于十几天前。

        领取了募兵文书的众人,需要在通明玉璧前,以精血誓之捍卫人族天道。

        而赵銘就在沟通天道的同时,玄而又玄的激活了创意工坊系统,并且在回到家里以后,根据隐隐的指引找到了藏在梳妆柜里,那一颗颗带着华彩的功德玉珠。

        所以说该如何使用通明玉佩沟通天道,赵銘自然是懂得的。

        “吾以吾血荐天道。”他在心中轻声默念。

        “嗡——”

        近乎同时,赵銘手中出现一股温热。

        那已经握在手心的通明玉佩,在此时浮现出一股特殊的力量,中心如细丝般的五色华彩更是开始隐隐飘摇,瞬间绽放出斑斓传递到了赵銘的眉心当中。

        隐隐间,赵銘仿佛是挣脱了肉体的束缚,进入了特殊的环境当中。

        仿佛来到了某个布满星辰的幽邃棋盘之外!

        “那就是天道…”

        赵銘抬头向上看去。

        就在头顶。

        一道以斑斓之华彩构成的银河,正横贯于这片幽邃棋盘之上。

        而在这幽邃之中,那一颗颗或明亮或黯淡或各式颜色的星辰,亦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细微的粉尘,继而上升漂浮,如溪流般汇入那斑斓的银河汪洋当中。

        同时在这斑斓的银河汪洋中,时而也有一滴细微的水滴落入棋盘之内。

        对此赵銘心中亦有几分感悟浮现:

        “这便是天道和此方世界!”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

        或者说他之前在县衙,首次滴下精血时,只是心中隐隐有所察觉。

        但如此时这般直接来到天道之下,看着这斑斓的银河汪洋,以及底下那布满星辰仿佛棋盘一样的此方世界,现在还是赵銘第一次到来,也是第一次见到。

        更是在心中多了几分特殊的感悟:“以庇护人族之功德,可换取人族天道之认可,赐予诸般妙法,赏以万千神奇。”赵銘呢喃自语,因为他的脑海里自然而然的出现了这些介绍:“此通明玉佩,下三品之物不知凡几,所想皆可化想为真。”

        当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这股介绍以后,不知道为何,赵銘似是察觉到自己的心底竟然浮现出了一股莫名的东西,继而从头顶直接冲入那银河汪洋当中。

        并且在赵銘的眼前,浮现出了创意工坊的对话框!

        ————————————

        【战报日志】

        【您在域外接触了莫名的敌人,数量有一千五百余人。】

        【您获得了震旦天朝的支援部队加入战场。】

        【部队为三队役农弓手。】

        【您无人阵亡。】

        【敌军阵亡一千二百三十七人。】

        【评价:酣畅大胜!】

        ————————————

        “什么意思?”赵銘根本没想到这是发生了什么。

        更不知道创意工坊凑什么热闹!

        “嗡——”

        一道威压瞬间从头顶传来。

        赵銘抬头。

        就在那漫天的银河汪洋当中,一滴极其极其细微的斑斓水滴落下。

        “滴答!”刚好就没入了赵銘的眉心,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股极速下坠的力道遍布全身,等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重新出现在了房间内!

        头顶是用泥抹过的用木料和砖石铺垫而成的天花板和二层的地板。

        两边是斑驳简陋还略有发霉的白灰墙皮。

        粗糙的土炕。

        破败的衣柜和桌椅。

        都清楚的提醒着正躺在被褥上的赵銘,他的确回来了。

        “…等等!”可是赵銘下意识的伸手,十枚如玻璃珠般带着斑斓华彩的功德玉珠,正由于他抬起的动作而一只手拿捏不了全部,从而跌落在被褥上。

        亦是跌落在本就被赵銘随手放在被褥上的,那巴掌大小的布袋旁边!

        “这是十颗功德玉珠!”赵銘直接翻身坐起来。

        清秀的脸上似乎想到了什么。

        抓起那布袋。

        直接打开,看着里面那满满当当的十枚功德玉珠,脸色愕然:“这是真的!”

        没错,的确是真的,他赵銘刚刚接触了通明玉佩以后,随着自己穿越过来的金手指,那战锤三的创意工坊弹出的战报,竟然又在人族天道那获得了十枚功德玉珠!

        就好比是他将首级献到衙门里,那通明玉璧面前换取的功德一模一样!

        “这莫非就是创意工坊的新的功能!?”

        赵銘心中只感觉一道狂喜。

        事实已经证明。

        若是自己每一次战斗在现实都能有战果缴获…

        那么在创意工坊的战报日志中,同样能有一份类似的战果,可以同样上报到人族天道这边,还能直接因为距离接近的缘故,额外获得一份新的功德!

        并且这份功德,和那些用妖族首级换来的功德,一模一样!

        “每天能有一次沟通天道的机会。”

        赵銘低头沉思。

        刚才,他通过和那天道银河的联系,对这块通明玉佩愈发了解。

        重新将其握住,赵銘想要继续证明自己的猜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刚才沟通天道的只是创意工坊,而真正的我,却还未沟通天道。”他稍稍沉吟片刻,另一只手又拿起两枚功德玉珠:“按照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兑换来看,一枚功德玉珠就能兑换一头最肥的肥猪或肥羊,三枚功德玉珠能兑换一头最健壮的耕牛,五枚多点功德玉珠能兑换一套下三品的武器,十枚多点功德玉珠则是能兑换一套下三品的甲胄。”

        下三品指的是九品民壮,八品乡勇,以及七品签军,他们的武器装备都是普通类型的武器装备,平常县城乃至是乡里的铁匠,只要有原材料就能打制的出来。

        所以说除非是迫不得已,否则没有多少人会换取这下三品的武器装备。

        哪怕天道兑换出来的这些东西都是最好的那种。

        “先试试。”赵銘抿嘴。

        低头闭眼。

        随着他握紧玉佩和功德玉珠,思维微动:“兑换两头最肥的肥猪!”

        堪称是瞬间,赵銘左手的玉佩微微发热,并且右手里原本握在手心当中的两枚功德玉珠,随着那玉佩微微发热,便悄然化为无形之物,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嗡——”然后一股特殊的力量瞬间浮现,玄之又玄。

        “哼哧哼哧…”

        “哼哧…”

        赵銘还没睁开眼睛,耳边就传来了哼唧声。

        那股玄之又玄的力量消失。

        “这!”赵銘的心神微颤,当他睁开眼睛,看到在自己这狭小的房间内,竟然真的出现了两头浑身都长满黑毛,全身体块肉墩墩的,连獠牙都有儿臂粗细的猪!

        那全身的鬃毛黑的发亮,此时瞪着眼睛茫然的看着面前的赵銘,两头黑猪挤在这不过七八个平方,类似地下室般的房间内,不只是衬托着这每头都有起码四百多斤,几乎要将房间填充大半的肥猪之肥硕,更是让他这房间显得愈发的狭小和可怜!

        “什么声音!”就在房门外,刚刚安排好岗哨的小旗赵多糠和赵栋,抽出身上的战刀就冲了进来,脸上的凝重却旋即化为了愕然:“莫非有妖匪…啊这…”

        这两人直接推门进来,自己愕然惊讶的同时,也更是让那两头黑猪顿时受惊。

        “吭哧吭哧!”

        “嗷!”

        两头黑猪看到那闪着寒光的刀锋,当然会受惊!

        此时顿时发出嚎叫。

        不顾那两人的愕然,竟然硬生生的就朝着外面冲撞了出去。

        “嗷嗷嗷——”一边在墩堡内胡乱的瞎跑,一边将还在墩堡内歇息睡觉的民壮们,包括二楼的弓手们全部惊醒,一个个的拎着长矛和短刀就冲了下来。

        可看到墩堡内胡乱瞎跑着的两头肥猪,让这墩堡内愈发混乱,连篝火都撞的四散都是,火星都蔓延,那在门口扶着门框站起来,颇为狼狈的两个小旗,一时间竟然连起床气都全部压了下去,被这种愕然的情绪,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还不赶紧按住?!”这时候,赵銘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鼓足了气血之力和一丝阳焱之力,顿时在墩堡内回荡:“这是天道赏赐的肥猪,今晚开荤吃肉!”

        “吃肉!”听到这话,那一个个还发懵的民壮顿时反应过来。

        “今天晚上开荤吃肉!”一个个更是欢呼。

        都是普通乡亲。

        自家平事,缴了税赋可就剩不下多少余粮,日子都是苦巴巴的。

        现在眼见如此肥硕的两头大猪,想到曾经吃过的那肥肉的软糯醇厚的味道,更是纷纷激动起来,拿起手里的长矛也根本不客气,当场就狠狠地刺了过去!

        都是经历过血战的民壮,虽说气血还未达到八品乡勇旺盛的阶段。

        可是这见过血以后可就真的不一样了!

        “嗷嗷嗷…”

        “嗷…”

        随着那两头肥猪被长矛当场刺入脖颈或眼珠子。

        浑身带着血窟窿眼,也就挣扎了几下便被格杀在了当场,还被觉得可惜的民壮端来了木盆,稀稀拉拉的将那伤口里的血液都接了进去,准备弄点血豆腐。

        更有几个屠户出身的民壮,此时抽出自己随身带来的剔骨刀,趾高气昂的在旁边拿出磨刀石来哗啦啦的磨着刀具,看着这长矛刺进去,流着鲜血里头白花花的肥膘,那是兴奋的眼神放光,不住的感慨:“这么肥的猪,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

        “你们都抓紧忙活,中午简单吃点,争取晚上都把肉给炖好炖烂,正儿八经的犒劳犒劳咱们在这的兄弟们!”赵銘看着这兴奋的众人,也是露出微笑。

        曾经只是听闻天道之玄妙,而现在真正见识到其真正玄妙才知道。

        这功德是真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