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仙庭以孤尊之在线阅读 - 第018章.战后惊讶

第018章.战后惊讶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绞杀在继续,散开队形的骑手们轻松的屠戮着溃逃的妖匪。

        用锋利的骑矛精准的从背后挨个点名。

        没有漏网之鱼!

        这些被烈焰席卷而过的残余妖匪,已经彻底崩溃。

        在它们那强行激活灵智,却又被填鸭式的加入上古妖族的战斗经验,可本质上未能有效将其吸收,还处于凶残暴虐的原始兽性的掌控下的这些妖匪。

        根本不可能在经历了如此惨重的损失以后,还能保持先前的残暴!

        那是因为全身能量匮乏而陷入饥饿的残暴和凶残。

        对血食的极端渴望。

        是本能。

        是天性。

        但不是绝对,尤其是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本能和天性都会被压抑。

        留在这些眼睁睁的,看着那法术范围内的同伴,在不过三五七八个的瞬息间,就在熊熊燃烧着席卷过的烈焰当中,化作了漆黑的蜷缩着的发臭的焦尸。

        对于生命的渴望,对于生的渴求,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死亡的不甘,终于彻底的击溃了它们脑海里源自上古妖族封印的凶残和暴虐——就算是上古妖族也会害怕死亡,也会溃败逃跑,也会苟且偷生,何况是这些刚刚化形过来的小妖?

        若非是这样,那曾经在历史上留下赫赫凶名,被诸多延续至今的种族现在还严阵以待并严防死守的妖族,也不会被攻破至尊妖庭,只有上古妖星逃窜了!

        “两发龙息决,正式解决战局。”赵銘满意的看向战场:“一锤定音。”

        这的确就是一锤定音般的改写了战场局面。

        从原本的双方僵持消耗。

        转瞬之间。

        就变成了妖匪溃败,被赵銘麾下的骑兵肆意追杀的逃兵!

        “总旗大人施展神威,轻松击溃来犯妖匪!”就在赵銘身后,赵铁牛和赵栋快步走过来,包括从城墙下走上来的赵安稳和赵多糠,喜笑颜开的连连拱手作揖:“卑职鼠目寸光,竟不知总旗大人有如此威能,今日得见,乃年老终身亦是谈资!”

        眼见胜利在望,连玉梨县的援军都不需要,就被自家的赵姓少爷单独解决,还施展了术法在瞬息间改变战局,他们这个时候当然得赶紧过来趁机恭维。

        怎么说都是一个姓,都是赵家的族人,血缘关系可是少不了的。

        加之还有新支援过来的那些个弓手矛手和骑手。

        眼见的就是非同寻常。

        在这战场上,都把他们这两百余人的民壮给比下去了。

        若是不赶紧趁着热乎劲,把自家的赵銘赵公子给套牢,等以后这群外姓人在赵銘这位总旗的心里站稳了脚跟,那他们这些同姓同族的人可不都得苦哈哈!

        这四名小旗在心中都有了危机感,尤其是赵銘这位年纪尚轻的少爷展现出来的手段和才情,以及背后拥有的实力,都让这些当初在一早就愿意跟着赵銘出来,愿意成为赵銘私募之民壮的这些同姓族人们,发现自己抱住了一块璞玉的感觉。

        如今发现这块璞玉的可不只是他们,若是想以后跟着赵銘吃香的喝辣的,给自己和背后在玉梨县生活的家人,挣下一份不错的家业,那可就得努力抱住大腿。

        “嗯,也是全靠各位赵家的同袍兄弟。”赵銘则是对他们宽言以待。

        他还需要这些本地的赵家同姓来帮他打掩护。

        俗话说落地归根。

        这些同族在某些方面,还是可以信赖的。

        加之忠诚度拉满的那些震旦天朝的部队,实则作为他真正可以信赖的心腹,一明一暗对外展示,或许还能引起某些不怀好意的家伙的错误判断。

        真要是想搞事,偷偷的联系这些外姓的震旦天朝的部队队率,到时候在暗地里掌控一切的赵銘,绝对会利用这种严重的战略误判,趁机行事,让那些胆敢不怀好意和生出阴暗计谋的家伙,来吃一次吃不了兜着走的,绝对印象深刻的闷亏!

        “咱们赵家的兄弟再忙活忙活,先派人去外围把首级割回来。”赵銘这时候也在安排战后事项:“被烧焦的那些尸体,等明个早上再收拢,免得烫伤。”

        “得令!”这四个民壮小旗立刻抱拳,脸上也喜滋滋的。

        打扫战场汇报战果可向来是自己人才干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肥差。

        战后,那些已经阵亡的敌军身上,怎么着也得有点平日里积攒的收获。

        虽说这些只是妖匪,还没有席卷村庄掠夺到金银财锦之流的好东西,可割下来的首级堆放在边上,这的的确确都是心腹部队干的事情,说明能值得赵銘信任。

        于是这四个赵姓的小旗官便美滋滋的下去忙活,等民壮们都出去抢着割首级时,来自震旦天朝支援过来的六支部队的队率,安排完驻守城墙警备的部曲以后,才提着各自的长矛和战弓,来到赵銘赵銘身前,恭敬的欠身抱拳道:“卑下见过大人!”

        “嗯,你们做的不错。”赵銘对他们同样报以夸赞,比之明面上安抚的赵姓民壮,这些心意相通,有些许心灵感应的震旦部队无需过多的进行口头表彰。

        这些震旦天朝来的部曲,才是他真正的可以放心将后背托付的对象!

        “谢大人夸奖!”这六名队率也是安然居功。

        这功劳是就是。

        不是就不是。

        没必要推辞和委婉的谦让,他们平日里也多是憨厚直爽。

        赵銘同样欣赏他们的这种性格:“接下来你们就…”语气微顿,他的目光刚好越过这六名队率,朝着西边的方向看去:“看来,这边也是援军最后赶到的么?”

        嘴角露出些许调笑之意,刚刚赢得胜利的赵銘也是心情愉悦,看着视野尽头那五六十个朝着这边疾驰的蓝色光点,也是挥手对面前的六位队率吩咐道:“既然你们过来了,那就跟着我下去吧,县衙里来人,没有点欢迎的人那可显得不算尊重。”

        “卑下遵命!”以王胜和邬靖忠为首,加上李思恩和张耀祖,以及率领役农长柄矛手的张方张圆两兄弟,都是互相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便抱拳跟在赵銘身后。

        沿着城墙楼梯下去,穿过打开的墩堡南门,赵銘和六位队率站定。

        远处的三米宽的官道上有身影策马疾驰而来。

        速度很快。

        为首的正是前些日子刚见过面的李英杰。

        “銘哥,铭哥!”李英杰此时已经全副武装的打扮,身上穿着身硬革套甲,上面插着札甲铁片,提着手里锋利的钉枪,带队赶往此地:“你…这…”

        他想说点什么,可是看着身上连血渍都没沾染多少,精神也只是稍显疲惫,还能带领手下过来迎接自己的赵銘,原本一路赶来,心里的那股子焦急和慌乱,此时也显得有点可笑,李英杰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合着你这是…没什么事情啊?”

        “我就非得有事情才行?”赵銘对这个从小到大就相当熟悉的妻弟,大大咧咧的性格那是相当的熟悉,忍不住笑着问道:“看来这是一路奔波过来的?”

        “…嗯!”李英杰闷声应了一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怎么回事?”

        他是真的纳闷,尤其是看着周围平静的样子。

        抬头还瞥了眼墩堡的箭楼上。

        黑烟袅袅。

        之前那刚刚点燃,升起来的如黑龙般张牙舞爪的狼烟已经快要消失。

        但却实实在在的说明着,这个墩堡的箭楼顶端,衙门专门派人送过来预警的狼烟的确被点燃过——李英杰侧着脑袋朝着南门那边又是看了看,眸子顿时微微一缩,连说话的嗓音都颤了颤:“那…那边的那些个尸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英杰已经看到了一片狼藉的南门城墙附近,更是看到了那边无数蜷缩着的黑漆漆的层层堆叠着的尸体,以及那尸体上还在弥漫着恶臭的些许黑烟。

        包括连积雪都已经融化,将积雪下面的地面都烧焦了的痕迹。

        着实是让李英杰整个人都看傻了眼!

        “咕咚!”

        李英杰的心脏跳动加快。

        他发现的更多了。

        不光是那些黑漆漆的被烧焦了的尸体,也不光是那积雪都被融化的烧焦地面。

        李英杰还透过南门,看到了在墩堡那边并没有掩饰的,正牵着缰绳各自安抚着战马,互相闲聊着的四十来个和自己差不多般的骑兵,以及城墙上明显和寻常的九品民壮不同,精神更为抖擞,面貌更是饱满,连身材都更为壮硕的役农长柄矛手!

        加上之前自己知晓的那些弓手,李英杰缓缓的抿住嘴巴,着重扫过南门外那明显的无数焦尸,怕是粗略观察过去就有上千具的尸体,还是忍不住露出苦笑:

        “赵銘,从小我就知道你性格深沉,就是没想到你是这么能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