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老天,快把这狗王爷收了吧!在线阅读 - 第96章 不咋地

第96章 不咋地

        苏若雪戏谑的看了一眼自家老爹,“近况如何?”

        “你这孩子总没个正形!”苏诚嗔了一眼闺女。

        几十岁的汉子了,说话时,脸上竟然露出了羞涩。

        自打彩云来到府里之后,他的小日子过的可滋润的很。

        有人疼的感觉就是好!

        三八苏若雪见老爹这副德行,立马来了兴致,“别打岔,问你话呢!”

        “姐,这还用问吗!”

        自打彩云姨成了父亲的通房之后。

        不光是父亲重新找回了幸福,就连自己也觉得日子幸福了许多。

        仿佛回到了娘亲还在的日子,彩云姨不止对父亲好,对他也是极好的。

        瞧着老爹和弟弟似乎都很满意彩云,她心里也放心了许多。

        从将军府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了。

        “渣爹!”

        刚一出马车就瞧见了渣爹,元宝兴奋的冲了过去。

        今天可真是个开心的日子,心里面想的人都见到了。

        男人一把将儿子捞到怀里,一个多月没见到儿子了,真是稀罕的紧,眼角余光看向了刚刚走下马车的女人。

        “………你没事吧!”天晓得听楚云说,她已经平安的回到京城时,心里有多高兴。

        “没事!”女人的表情淡淡,仿佛在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哦,对了,王爷的身子也恢复得差不多了,还是回自己的院子吧!你们过去把东西收拾一下,”她看向了男人身后的楚云楚雷。

        “………”

        完了,一下子打回原型了,王妃是真的生气了。

        “是,”楚云楚雷一脸的惋惜。

        明明一切都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的,谁也没能想到,会弄成今天这个样子。

        男人的手紧了又紧,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有点后悔,那天不该那样对她,这下子怕是要更记恨自己了。

        将元宝哄睡之后,男人起身来到了客厅。

        看着女人正在桌案前聚精会神的看着地图。

        该不该进去,挣扎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对……对不起,那日本王不该那样对你。”

        当时真的很生气,认为这女人太过小气,不过借马车一用而已。

        自打那日被女人打过之后,他才醒悟过来。

        嫣儿救的是自己,这女人没有义务像自己一样照顾她。

        更何况,她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好。

        苏若雪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身看向男人,“没事!”语气依旧是那么平淡,看不出一丝情绪。

        人家护着心尖宠没毛病,自己毕竟是一个外人。

        “你在怪我没有惩治嫣儿,可我也有苦衷。”

        若不是她为自己挡了一刀,早让她和那五滑头一起去了。

        但他不能那么做,不但会让人家说他忘恩负义,于他而言,对一个愿意为生命护着自己的女人,也下不了手。

        “王爷!请回吧!”女人有点不耐烦了。

        “对不起,我是真心的想向你道歉的。”男人语气诚恳。

        苏若雪咬了咬唇沉思了一会儿,“如果王爷真的有诚心的话,不如放手我们合离吧!”

        自打来到这禹王府,就没过上几天舒心的日子。

        她也过够了!

        以前还想着各过各的日子,如今看来想的太简单了。那白莲花视自己为眼中钉肉身刺。

        每天还要提心吊胆的防备着。

        这种日子过得很累。

        “………”男人的手紧握成拳。

        注视着面前这张倔犟的小脸。

        和离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竟然那么轻松。

        自己在她心中就一点位置也没有吗。

        “王爷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是认真的,你我之间关系各自都清楚,

        每天都这么演戏不累吗!不如各自放手,大家都安好。”

        成天打着夫妻的名义在外面招摇撞市,回到府里还要预防白莲花的算计,真的很累。

        “你就真的那么讨厌本王!”男人的下颚紧绷。

        女人的眼里对自己没有一丝的情义,心里很不舒服。

        “王爷严重了,没有喜欢,何来的讨厌。”

        没有喜欢!女人从来就没喜欢过自己。

        楚风晔嘲讽一笑,笑容中带着苦涩和坚决。

        “你是本王的王妃,即便是死也是本王的鬼,”他走了。

        他是绝对不会和女人和离的,永远都不会,他接受不了女人离开自己的事实,甚至想都不敢想。

        接下来的几日,苏若雪每日都闷在房间里观看大楚国的地图。

        准备绘制通往南域的直达公路图纸。

        既然话都说出去了,势必要去做的。

        每日除了吃饭去茅房,几乎所有的时间,都在为设计图纸忙活。

        白天将信息收集好,夜里去办公室开始绘制图纸,一干就是大半个晚上。

        袁兴每日王府工部两头跑,成了苏入雪的通讯员。

        整整一个多月的时间,将途中的那些江河信息了解的透透的。

        不但公路的图纸完成了,连经过的二十三座桥梁图纸也一并设计了出来。

        这个工程量着实不小,这一个多月来,几乎就没怎么出自己的屋子。

        见女人每日废寝忘食的忙活着,眼瞅着消瘦了许多。

        尽管很心疼,男人还是不忍心打扰。

        看着女人桌子上那一大摞的设计图纸,楚风晔心中无比的感叹。

        这女人怎么什么都会,那图纸可不是随便看几本书就能学会的。

        他很想问但又不敢,生怕惹女人厌烦,毕竟自己如今在她心中的印象可不咋地。

        看着面前这一大摞设计好的图纸,苏若雪的心里别提多自豪了。

        对她来说,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图纸,就等同于她的孩子一样,每一笔都是自己精准算出来的。

        不容易呢!

        “知秋!咱们今天吃火锅!”

        这么高兴的事情,当然要庆祝一下。

        人还没进来,就听到了知秋兴奋的声音,“是,小姐!”

        她早都想吃了,只是见小姐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没好意思说出口。

        听小姐似乎很高兴的样子,看来她画的那些东西应该是完成了。

        一听说吃火锅,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抑制不住的笑。

        很明显都是一个心态,都馋了。

        走出了屋子,苏若雪遮挡了一下刺眼的阳光。

        好久没见到日头了,这特么的有点儿像刑满释放的感觉。

        “忙完了!”

        见女人似乎心情不错,男人凑了过来。

        “嗯!”她今天心情确实很不错,语气也柔和了些。

        男人心中暗喜,“下一步你打算做什么?”

        尽管自己对那公路不感兴趣,但也没话找话。

        女人高兴的时候可是不多的,这机会可得抓住了。

        苏若雪脸上的笑意瞬间收拢,一脸严肃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考虑了一下,公路的事情,你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上次男人陪她去陆松山的时候,完全是为了陪自己。

        瞎子都能瞧得出来,他对这工程不感兴趣。

        要不然也不会每日都躲在马车里玩游戏。

        更何况还有白莲花在,指不定以后会出什么幺蛾子。

        自打上次的事件之后,让她深刻的认识到,还是离这男人远一点。

        人家白莲花不惜性命肯为男人挡刀,男人也很是护着白莲花,人家确实是真感情。

        夹在他们的中间,自己总有一种第三者的感觉。

        觉得还是少和男人牵扯的好。

        “没有本王的帮忙,你真的可以吗!”男人在克制。

        女人的话让他很不爽,就这么不想和自己在一起吗!

        “我觉得可以,要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找别人合作。”

        总之就是不想和男人有过多的接触,属实不想再给自己找麻烦了!

        “跟别人合作!谁!是楚风文吗?”男人处在愤怒的边缘。

        而苏若雪却不自知,随口应了句,“也有可能!”

        “你就那么喜欢和他在一起吗!”男人怒了。

        他是真的怒了,一把握住了苏若雪纤细的手腕。

        由于情绪过于激动,以至于手上的力度大了一点。

        苏若雪一张娇俏的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啊!”

        手腕传来一阵刺痛,这该死的男人。

        “对……对不起!”男人这才意识到。

        都怪自己刚才情绪过于激动,但一听说她要和楚风文合作。

        心里的火就压制不住,他也不想的。

        “王爷!”南紫嫣来到了院子里。

        见到王爷竟然握着那女人的手,脸上划过一抹狠色。

        这该死的女人,刚忙完就出来勾引王爷。

        看到了南紫嫣,苏若雪这才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不知王爷什么时候打算把嫁妆还给臣妾?”

        这段时间一直忙,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

        尽管她不缺钱,也没必要把自己的嫁妆白白送人不是。

        “………”南紫嫣的脸色不好看了。

        过来是想缠着王爷,不让他和死女人独处的。

        没想到让这死女人想起了这件事情。

        “王妃的嫁妆怎么还没送过来!”男人的脸色有点黑。

        这件事情已经说了很久了,搞得好像自己压着女人的嫁妆不给似的。

        “哦,王爷,妾身这段时间一直在养病,才把这件事给耽搁的。”

        “那现在就去命人送来!”男人的语气坚决,不容反驳。

        “………这……”南紫嫣犹豫了。

        毕竟那嫁妆根本就没打算给拿出来,怎么可能现在就给送过来。

        “有什么问题吗?”男人有些不耐烦。

        瞅着嫣儿的意思,似乎不想给了。

        “哦,不,没有!只是姐姐的嫁妆太多,没有整理出来罢了,”她继续扯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