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无形打脸

第三十八章 无形打脸

        卫府,客厢。

        “太子妃,被捉奸在床了?”

        闵兰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闻声赶来的贵女们无一例外,皆是联想到了梅思年。

        难不成太子妃方才对梅思年表面义正严词,实则旧情未断,不忍割舍?

        故趁这更衣之际,与梅思年在这耳鬓厮磨!

        长公主叶敏蹙了蹙眉头,自己的婢女星柔年纪小,方才那一幕吓着她了,她现在还双手抚脸,不敢抬首见人呢。

        卫大夫人尚且还在愣神之际,闵兰却暗中指示婢女翠竹进去查探。

        翠竹会意,率先踏进屋内,扫看了一眼床榻上的男子,而女子的脸转内,未能看清楚面容。

        翠竹拿起地上的衣裙,给众人解释道,“这是,我此前亲自交给太子妃的衣裙,怎么会在这呢?床榻上的男子,是梅思年公子!”

        在场贵女们交头接耳,无法压制内心的激动,纷纷议论。

        翠竹这番话的信息量太大了!

        这可是卫府啊!

        太子妃竟与梅思年在卫府颠鸾倒凤!

        祁嫣怎么敢做这样荒唐的事啊?

        长公主叶敏看了一眼闵兰,便转首移视,“卫大夫人,找几个婆子进去吧,让里面的二人穿好衣裳出来回话。”

        “长公主说的是。”

        卫大夫人立即招手,唤了几个婆子进去。

        几个婆子进去后,所有人都徘徊在这里,没有离去,都在凑热闹看大戏呢。

        卫大夫人闻言脸上的笑容尚未展开,却听到一声通报。

        “太子殿下到!”

        喊话的是曹管家,叶辰扶着他的手,就这样走了进来。

        叶辰的双眼蒙着白纱,静静的站在那里,如同不染尘泥的白荷。

        “参见太子殿下!”

        众女纷纷行礼问安,眼神却瞟向客厢,太子妃在客厢里和梅思年在一起呢。

        若是太子抓个正着,祁嫣真的要名誉扫地,性命堪忧啊!

        另一间客厢的门突然打开了,祁嫣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扫视了一眼众人,当目光落在了叶辰身上时,喜出望外的迎了上去,“殿下,你怎么来了?”

        “接你回家。”

        叶辰看她一切安好,悬着的心,终于松了一口气。

        自她离开庄子后,他的心就没能平静下来,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满脑子想的都是她。

        害怕她在卫府吃亏,又怕她失了武灵之后,会有人伺机欺负她。

        幸好,她没事!

        众女见到祁嫣时,她还是穿着那件沾染了菜汁的衣裙,是有些脏,并没有撕扯的痕迹。

        长公主叶敏轻笑出声,觉得这事真有意思。

        客厢里的女子既不是祁嫣,那会是谁?

        祁嫣的出现,如同无形打脸!

        让卫大夫人、闵兰双双错愕当场。

        紧接着,客厢内又传来竭斯里底的怒叫,“混蛋!梅思年你竟敢玷污我!我要杀了你!”

        “婉慧姑娘,怎么会是你?!”

        与此同时,屋内梅思年疑惑的声音响起。

        同梅思年在一张床上的人竟然不是祁嫣,而是卫婉慧!是卫大夫人最小的女儿。

        “怎么会这样?”

        卫大夫人脸色苍白,一听是自己的女儿,大受刺激,一翻白眼就晕了过去。

        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屋里的几个婆子手忙脚乱,一边给卫婉慧穿衣服,好生安慰;另一边还得把梅思年拖出了房间。

        半刻钟后,梅思年被五花大绑,跪在院内。

        这么大的事儿,卫大夫人已经镇压不住场子了。

        卫相爷闻讯而来,他坐在椅子上,双手止不住的颤抖,回想到幺女婉慧的清白,就毁于今天,明明自家是受害者,却还得给诸位贵客一个交代。

        气得心肝脾脏都疼,卫相爷却不得不坐直身子,板着脸厉声道:“梅思年,你好大的狗胆,竟敢在卫府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相爷明鉴,这一切都是……”

        梅思年还没有说完,口舌就被卫府的家丁拿布团给堵住了!

        卫大夫人存着什么样的心思,卫相爷岂会不知,只是眼下他不能让梅思年再乱说话,以免说多错多!

        “诸位,夫人举办这次的赏花宴,本是件开心的事。可府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扰了诸位的兴致,是卫家失察导致的错。请太子、长公主见谅,给臣处理家务的时间。若有得罪之处,它日必定登门请罪!”

        卫相爷这番话,都是些场面话。

        祁嫣微微一笑,这场鸿门宴终于要结束了啊。

        太子叶辰率先表态,牵着祁嫣的手,转身离开,“既如此,那我们先告辞了。”

        长公主叶敏则是走到了卫相爷面前,幽幽的说道:“原本这是相爷的家务事,这客厢发生的事,我想睿王妃或许知道的不少呢。”

        “我等来到客厢时,睿王妃就一口咬定太子妃被捉奸在床,其婢女也进了里屋查看,出言指证。这其中若没有睿王妃的手笔,傻子也不信吧?”

        说罢,长公主叶敏潇洒离开。

        造谣也就几句话的事,闵兰这么喜欢造谣,那就让她也好好领教这个中滋味吧!

        早在闵兰对着祁嫣哭哭啼啼的时候,她就想出这口气了。

        长公主叶敏当众说出这番话后,众女也就纷纷行礼告辞,这样的深水池,她们可不能再往前凑了,要不然得淹死自己。

        卫相爷凌厉的眼神落在了闵兰的身上时,闵兰在一旁紧了紧拳头,盯着太子叶辰与祁嫣双双离去的背影,恨得直咬牙!

        怎么可能!

        客厢里的人,为什么会是卫婉慧?

        祁嫣到底是怎么逃出这个困局的!

        闵兰是没机会知道真相了,因为她被卫相爷扣在了卫府,还让人去把睿王请来卫府!

        卫府闹出来的大丑闻,竟有闵兰参与,睿王叶恒听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夜晚,卫府灯火通明。

        祁嫣扶着太子叶辰的手,二人坐着马车,由曹管家驱着车回京郊庄子。

        马车上,叶辰摘去眼睛上的白纱,见祁嫣的手一直捂着小腹,脸色有些苍白,“你受伤了?”

        “没事,好久不翻墙了,刚刚心急,这才撞到了而已。”

        祁嫣摆了摆手,一脸不在意。

        在卫府翻墙?

        叶辰嘴角微抽。

        祁嫣看向他,眼神火辣,语气戏谑,“殿下,你是特意来卫府接我的?”

        她突然凑上前,让叶辰顿觉微热,清了清嗓子,“咳!用过晚膳,闲来无事,便过来看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