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杀生道果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反向定身,挨个开瓢

第二百零三章 反向定身,挨个开瓢

        咻——!

        一线灿然红光从王远眉心中冲天而起,当空化作一位身披华美鸾服,眉心间有金红凤翼舒展的美丽少女。

        气质高华,贵气凛然。

        在半空中一个轻巧的转身,火红裙裾飞旋之际,已经振翅化作一只翼展近丈的银眸凤凰。

        【百禽兵法·凤凰变】

        张开好似纯金打造的喙,向王远胸前的伤口处吐出一口带着扑鼻异香的晶莹凤涎。

        一口凤涎落下,王远胸前那道被【玉女剑】贯通的创口,立刻开始飞速愈合。

        随即。

        咚咚咚...

        恢复完好的心脏,便重新发出强劲有力的心跳声。

        下一刻,已然“还阳复生”的王远猛地睁开了眼睛。

        手掌一拍地面,飞速弹身而起,好似鬼魅一般闪过了电射而来的【金童】、【玉女】两柄飞剑。

        事实上,凰妩选的这个时机远远算不上最佳。

        在王远想来,反正【鲁班尺】的效果在一天之内都能够逆转,只要最终能夺来那【诡物】,完全不需要急在这一时。

        最佳的时机。

        应该是在沈剑童和钟家父子觉得大局已定,开始对这大炎宝船中的各种奇珍异宝下手搜刮之时。

        那个时候动手,自家才最省力气。

        三人并不知道宝船的底层规则,说不定他们过于贪婪,直接自己玩死自己都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不过,这“无生道”的妖道竟敢口无遮拦,王远他们哪里还有心思再权衡利弊?

        在王远诈死一次成功排除掉【诡物】的威胁之后,沈剑童和钟父也不过就是区区两个【真气】境而已。

        故而。

        当沈剑童发出这一记飞剑,并亲自扑杀而来准备故技重施之后。

        便永远也不需要再担心自身因金气失衡而发生异化的问题了。

        铃铃铃...

        化作冥凰形态之后,【阴阳同心铃】依旧挂在凰妩的脚踝上。

        伴随着铃铛上一圈青色的灵光绽放,急促的“定魂铃音”顿时破空而至,将杀奔而来的沈剑童团团包围。

        “敕!”

        后者手中猛掐【定印】。

        一身质如铅汞、色如金银的真气鼓荡,双目中都隐隐射出金银二色的毫光,试图全力与【阴阳同心铃】对抗。

        【真气】境的术士已经实现了质变,对道法和诡异的抗性要远超【法篆】境。

        凰妩那一双银色的美丽凤眸中却神光一厉。

        “去死!吒!”

        铃音好像尖针一般陡然转作尖细,下一刻便悍然击穿了沈剑童的真气屏障。

        沈剑童双目中的神采顿时一空,就跟方才众人被【鲁班尺】控制一样,身体随之被牢牢定在了原地。

        这个狡诈的恶乞丐嘴巴最臭,最让凰妩愤恨,自然也成了王远的头号打击目标。

        沈剑童在迷迷蒙蒙之间。

        就看到那个奇迹般重新复活的“有钱人”,从【万相符宝袋】中掏出一柄又粗又黑又硬,上面还写着“以德服人”的狼牙棒。

        冷冷一笑,高举过顶,然后狠狠砸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嘭!

        毫无意外,金银二色的脑浆崩裂。

        虽然远离了云和县,王远查看别人债业多寡的【法眼】也随之失效,但“以德服人”的杀人规则却不会失效。

        触发条件:只伤害【债业】大于【阴德】之生灵,身上【债业】越重,杀伤力越大,对好人则伤不了一根手指。

        不等沈剑童的尸体倒下。

        他用【金玉双子剑】修成的一道【神通法篆】,已经瞬间吸干了其体内的金玉之气,化作了一条金银二色的双头蜈蚣。

        不断扭曲着身体,便要钻进空气中。

        却被【阴阳同心铃】释放出的一圈青色灵光牢牢圈住。

        随着铃音再次一响,那双头蜈蚣便毫无反抗之力地被两颗长出森森利齿的球形铃铛,给一口口吞吃了下去。

        在带着鳞纹的铃身之上,那两道青红二色的符印,也随之变得复杂了不少。

        此时,【阴阳同心铃】在继【钱柜】之后,终于也开启了自身成长的道路。

        虽然区区一个【真气】境还不足以让它产生质变,却已经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另一边,两柄飞剑【金童】、【玉女】在失去主人之后,哀鸣一声灵性大失,被王远轻松收入袖中。

        直到这时,受到【阴阳同心铃】铃音波及而微微眩晕的钟父这才回过神来。

        钟父果然不愧是老江湖,在脸色大变之际,毫不犹豫地在第一时间一脚踢翻了身边的箱箧。

        而下一刻,他就被再次响起的急促铃音定住了魂魄。

        也许凰妩单单靠着【阴阳同心铃】,未必能跟【阴神】境战平,但用来收拾一两个【真气】境还是没有问题的。

        唯有小钟因为与【鲁班尺】合为一体,连灵魂都已经半木偶化,对铃音的抗性超绝,受到的影响不大。

        咔拉咔拉...

        随着一连串关节碰撞的鸣响,一大群肢体扭曲的木头傀儡,顿时像潮水一样从箱箧中奔涌而出。

        它们有的双手变成了铁爪,有的双腿变成机簧,有的口中含着铁炮,有的则像蜘蛛一样生出八条腿在地上爬的飞快...

        钟家父子叛逃“彩戏楼”之后,一路走南闯北,借着表演木偶戏的机会不知道在暗中害死过多少活人。

        许多人在凑热闹看人偶戏的时候太过入迷,不知不觉连呼吸都给屏住,更不用说是挪动脚步了。

        可能去看戏的时候还是热乎乎地一家三口。

        等看完戏重新回到家里的时候,就已经分不清一起进门的到底是人,还是某种其他外表像人的“东西”了。

        甚至曾经用【鲁班尺】一次性害死了一镇数千人口,然后用傀儡牵丝线躲在身后,冒充他们的身份继续生活。

        竟无人能够发现蹊跷。

        这藏在钟家父子箱箧中的,便是那无数生死不能的‘活傀儡’,也是经过他们二次改造后,完全不惧伤痛死亡的【偃甲兵】!

        在战斗之时可以疯狂爆兵,配合【鲁班尺】对这些【偃甲兵】的恐怖控制力,足以将一座小城完全淹没。

        只不过,这些早就已经成了木偶的“活傀儡”,没有能力帮助小钟在一刻钟的期限到达之前,解除傀儡化的状态。

        随着钟父被【阴阳同心铃】定身。

        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负隅顽抗!

        只要能撑到这次交易的时间结束,自然会宝船被送回自己原本的船上去。

        慌乱之中。

        木偶口中“一二三,木头人”的歌唱声不禁变得又尖又细,尝试着重新控制住王远这个死而复生的“怪物”。

        却骇然发现,这【鲁班尺】已经再也难以对王远和凰妩奏效。

        它的效果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不生效则丝毫无伤,而一旦生效就是绝杀。

        在得知【鲁班尺】的底细之后,这件效果恐怖的【诡物】,在王远和凰妩的眼中已经和玩具无异。

        只要保证自己时刻待在对方身周三丈范围之外,绝不停下脚步,就可以直接无视掉它的效果。

        面对唯一有些棘手的【偃甲兵】。

        正在王远头顶翩翩而舞的凰妩,想要唤出自己的一百零八位【羽林卫】,发动“万人敌法·百鸟朝凤阵”毁掉这些【偃甲兵】。

        却又有些投鼠忌器。

        担心一旦因为双方大乱斗,破坏了宝船上的珍宝和船体,恐怕立刻就会被大炎宝船索债。

        “姐姐,交给我便可!”

        王远伸手止住了凰妩的动作,上前一步直面潮水一般涌来的【偃甲兵】,将手中黝黑的狼牙棒高举过顶,嘿然一笑:

        “【道德】又岂是如此不便之物?看我...随地大小变!”

        话音刚落,手中的【诡物·道德】,顿时好像充气一样飞速膨胀。

        眨眼之间竟变得比船上的桅杆还要粗长,就连其上森然的铁刺都好似根根短矛。

        然后,他舞动巨棒对着潮水般的【偃甲兵】便是一个横扫。

        稀里哗啦...

        它们面对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王远,简直毫无反抗之力,残肢断臂、齿轮、机簧...顿时就碎了一地。

        而且这狼牙大棒,对货架上的那些财货和自己人就好像是幻影一样,完全伤不到分毫。

        但对这些已经化作【诡物】爪牙的【偃甲兵】,当真是挽着些儿就死,磕着些儿就亡,挨挨皮儿破,擦擦筋儿伤。

        势如破竹!摧枯拉朽!

        见势不妙,小钟立刻指挥残存的【偃甲兵】将自己扛起,准备跑到船上的其他区域打游击。

        而且,竟然顺手便把更加招人恨的....老父亲给留在了原地。

        只为吸引王远的火力,为自己创造逃跑的机会。

        至于【鲁班尺】那要人命的一刻钟时限,他已经完全顾不得了,慢性死亡总比立刻死亡要强得多。

        在他身后,王远却是神色淡漠地以爪化棍,一招【白虎兵法】中的【五鬼探头】。

        粗黑的狼牙棒裹挟着无边的风雷之声,闪电一般在钟家父子头顶各自一点。

        嘭!嘭!

        刚刚还对众人生杀予夺的两人,顿时化作两具凄惨的无头尸体倒毙当场。

        随即,在王远棒下逃过一劫的所有【偃甲兵】也在瞬间垮塌。

        无论是郑邦杰的机关算计,还是“无生道”妖邪的宏图壮志,都在这一棒下...灰飞烟灭!

        ------题外话------

        各位大佬七夕快乐!感谢书友昨日烟与尘的万赏!感谢各位书友的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