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20章 不喜欢!

第20章 不喜欢!

        给陆瑶送兰草的是安康侯府的嫡次子,太子的嫡亲表弟程毅。

        他跟太子一起来的此处,远远便听到了姑娘们娇俏的笑声,平日里他最不耐烦跟女人打交道,不知为何一个略显慵懒的声音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小姑娘声音懒散,言语中满满的打趣,让人忍不住想一直听下去。

        他扭头看去时,恰好看到陆瑶笑着调侃安欣的模样。

        她笑的狡黠,眼底好似含满了星辰,程毅见过不少美人,却没有哪一个漂亮的好像会发光,他心跳莫名有些快,眼睛也有些移不开,心底暗自嘀咕,京城什么时候多了个这样的美人?

        看了好几眼他才发现这个美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望着小姑娘明媚的笑脸,他心中微动。他已经不小了,像他这么大年龄的,不少孩子都会跑了,他却至今未定亲,前段时间他娘还一直念叨着他的亲事,因为没有喜欢的,他才一直拖到现在。

        见到陆瑶后,他头一次有了娶亲的冲动,一时之间,只觉得心中欢喜的紧,若是能将她娶回去,倒也不错,他不是长子,肩上的责任没有那么重,就算娶个家世普通点的也没什么。

        念头刚升起,他便有些控制不住,心头一热,便将兰草扔到了陆瑶跟前,打算先在小姑娘面前留个印象。

        陆瑶正调侃着安欣,自个跟前却多了一颗兰草。

        林月彤推了陆瑶一把,笑的十分促狭。

        姑娘们收到兰草,往往会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陆瑶虽然有心看看他长什么样,却也不能不要名声,飞快瞅了一眼,便低下了头,只看到这人个头很高,一脸张还算英俊,瞧着也不像个花心的。

        这一幕却被蒋靖宸瞧了去,他抿紧唇,一步步朝陆瑶他们走了去,直到走到跟前才瞧了程毅一眼。

        程毅被林月彤直白的笑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正打算告辞时,就看到蒋靖宸来了,蒋靖宸是三皇子的伴读,他是太子的嫡亲表弟,两人各自为营,自然没什么交情。

        直到听蒋靖宸喊了一声表妹他才回过神。

        “表妹?她是你表妹?”

        蒋靖宸的表妹是镇北侯府的三姑娘,这个程毅自然知道,他忍不住又瞅了陆瑶几眼,果真在她身上看到了昔日那个小丫头的影子。难怪刚刚瞧着眼熟,竟然是镇北侯府的三姑娘!

        陆瑶的名声在整个京城都是有名的,她虽然画的一手好画,却是个不求上进的,还偏偏是个不爱吃亏的性子,连公主都敢打,如此爱憎分明的女子,一般男人可不敢娶。

        程毅神色有些僵,万万没想到她会是陆瑶!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模样,陆瑶神情有些微妙。

        程毅咳了一声,拱拱手便告辞了。

        蒋靖宸的神情这才好看了一些,他伸手将自己的兰草递给了陆瑶,往年但凡他送,陆瑶就会收下,今年却有些不愿意收,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她也说不出来拒绝的话,便没有吭声。

        蒋靖宸倒也识趣,放下兰草便走了。

        他刚走,林月彤就笑了起来,“哈哈,好不容易被人表了心意竟然被你表哥看到了,陆瑶,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陆瑶翻了个白眼,在她身上拧了一下,林月彤疼的惨叫了一声,“陆瑶!你谋杀啊!”

        陆瑶笑眯眯道:“皮痒了说一声,我最会治这病。”

        “哼,这么凶残,谁还敢娶你!”

        陆瑶被她理直气壮的指责弄得莫名有些心虚。

        她、她哪里凶残了?明明最温柔贤淑不过,不然早在重生的头一天便捅死魏雪馨了。

        正说她却看到七王爷竟然也来了。

        沈封寒脸色阴沉,正不耐烦地站在皇上身边,他是被皇上骗来的,说什么有重要案子需要他查探,结果来了此处却发现,竟是变相地让

        他相亲来了。

        皇上仅有这么一个弟弟,兄弟俩感情一向很好,若是没有七王爷,他的皇位未必能坐稳,对这个弟弟,他一贯的纵容,见他不愿意成亲,皇上也没勉强,眼瞅着他都快二十五了,还孤家寡人一个,太后自然着急,为了他的亲事,最近这段时间,太后跟淑妃时不时就要在他耳边念叨,一个是嫡亲表姐,一个是亲娘,皇上不好拒绝,便答应上巳节时将他拉出来转一转,看看有没有能让他瞧上的。

        整个天下,也就沈封寒敢给他甩脸色,皇上脸上的笑有些尴尬,“朕也是被念叨的没办法了,才将你带到了此处,等会儿你稍微瞧瞧周围的姑娘,真没有看上的朕绝不逼你,万一有喜欢的呢?”

        沈封寒仍旧一身冰冷,整个人恍若一把嗜血的宝剑,吓人的紧,清楚弟弟对女人有心里阴影,皇上叹息了一声。

        他清楚弟弟之所以这么排斥女子,其实跟十年前的一件事有关。

        当时他不仅没登基,连太子都不是,他弟弟封寒是最得皇上喜欢的一个皇子,不少人都怕皇上废了太子,将皇位传给他。毕竟,当时的沈封寒远不如现在冷漠,他自幼聪颖,学什么都快,性格也最像皇上,小小年龄心思便颇为缜密,哪怕为人低调,却依然碍了太子的眼。

        太子设计买通了太后身边的人,给沈封寒喝了一杯掺杂着春~药的茶水,还将父皇最宠爱的一个妃子送到了他床上。打那日起他对女人身上的香味便有些不能忍受。

        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皇上希望他能尽快走出来。

        不仅陆瑶看到了七王爷跟皇上,命妇们同样看到了他们,众人连忙站了起来,想要请安,皇上却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声张。周围毕竟还有普通老百姓,若知道皇上竟然来了此处,势必要闹大。

        皇上咳嗽了一声,对沈封寒道:“瞧,这里有不少姑娘,一个比一个漂亮,不管你瞧上谁,哥哥都会成全你。”

        沈封寒似笑非笑地勾了一下唇,“有夫之妇也可以?”

        皇上被噎了一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真给你你要吗?”

        沈封寒嗤笑了一声,正打算转身离去时,却瞧到了陆瑶好奇的目光,小丫头眼睛清澈,时不时咬一口嘴里的糕点,正悠哉看着好戏,端的是无比的大胆。

        被他扫了一眼,陆瑶才心虚地收回目光。

        林月彤拉着陆瑶小声嘀咕,“皇上怎么也来了,咱们要去叩拜吗?”

        “长辈们都没动,哪有咱们献殷勤的道理?”

        说的是,林月彤眨了眨眼,忍不住也偷瞧了他们一眼,七王爷已经转身离开了,皇上无奈地跟了上去。

        “喂,你说他们干嘛来了?”

        摆明了给七王爷相看姑娘呗,陆瑶悠哉又咬了一口糕点,心底也有些奇怪,他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娶妻?皇子们十四五岁时,身边就有了伺候的人,他却一直孤家寡人一个,不成亲也不纳妾,该不会是个断袖吧?

        陆瑶被自己的猜想震惊了一下,越想越是这个理,她心底略微感到惋惜,真是可惜了那张脸,长得那么好看,吓人也就罢了,还跟女人抢男人,陆瑶啧了一声,真是有些同情太后和皇上,又要白忙活一场了,上一世,一直到她死,也没听说七王爷有娶妻的意思。

        “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怎么觉得瞧着怪怪的?你不会瞧上七王爷了吧?”

        陆瑶被嘴里的糕点噎了一下,咳了好几声,才恢复正常。

        林月彤越发的狐疑,忍不住盯着她瞅了瞅,“陆瑶,你不会忘了你是有婚约的人了吧?”

        陆瑶本能地回了一句,“那算什么婚约!”

        此话一出,不仅林月彤呆了一下,蒋静舒同样震惊不已,眼睛眨了好几下,才回过神,她有些急了,抓住了陆

        瑶的手,“姐姐不想嫁给哥哥了吗?”

        小丫头眼泪汪汪的,就好像她说个不字,她就能哭给她看,陆瑶有些头疼,没好气的瞪了林月彤一眼。

        林月彤以为她真为七王爷动了心,有些急了,“瑶瑶你莫不是疯了吧?你表哥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说变心就变心?七王爷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你惦记谁不好,偏惦记他?”

        见她声音有些大,安欣连忙拉了一下她的手,“你小点声,瑶妹妹并非是这个意思。”

        “你瞧她刚刚说的话,我还能冤枉她不成!”

        见她反而有理的不行,陆瑶也有些气了,只觉得她口无遮拦的紧,这性子不好好改改,肯定跟上一世一样得罪贵人。

        “什么惦记不惦记的?姑娘家有几个把这话放在嘴边的?我能惦记谁去?他大我十岁,不说年龄不对,他贵为王爷,就算杀了不少人,杀的也是敌人,又岂是我们能非议的?这话传到他耳里,你我吃不了兜着走。”

        她每次冷脸时,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林月彤悻悻撇嘴,莫名有些怂,又不想输了气势,嘟囔道:“那你是什么意思?你大舅母走时不是希望你嫁给你表哥吗?你怎么突然不认这桩亲事了?刚刚可不是我听错了,你看你表妹急成什么样子了。”

        蒋静舒小脸苍白,确实急的不行,陆瑶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她就知道,但凡她露出这么个意思,家人绝对难以接受,这也是她为什么至今还没捅破的原因。

        然而她却不想骗表妹,她将蒋静舒拉了起来,冲林月彤跟安欣道:“我先跟表妹聊一下,你们俩先待会儿吧。”

        见她神情严肃,蒋静舒心底愈发忐忑。

        陆瑶将她带到了一个没人的小亭子里,见芸香也拿担忧的眼神望着她,陆瑶冲她挥了一下手,“芸香姐姐,你去外面守着吧,我跟表妹说会儿话。”

        蒋静舒一张小脸霎是迷茫,神情也十分凄楚,她一直以为姐姐会嫁到蒋府去给她作伴,也一直期待着这一天,根本没想到她会突然不乐意嫁了。

        “姐姐,是不是哥哥惹你生气了?我去找他去!我让他给姐姐道歉!”

        说着她的神情坚定了起来,打算跑出去将蒋靖宸找过来。

        陆瑶却按住了她的肩膀,神情无比认真,“妹妹别着急!你听姐姐把话说完行吗?”

        蒋静舒却不想听,虽然她神色温柔,蒋静舒却本能地察觉出不对来,只觉得姐姐接下来的话绝不是她想听的。

        “就算我不嫁给表哥,表妹永远是我的妹妹,我也永远是你的姐姐。表妹别怕行吗?”

        蒋静舒有些听不进去,眼泪也砸了下来,小声恳求道:“是哥哥哪里做错了吗?姐姐原谅他这一次好不好?”

        平日里她总是胆小的很,什么要求都不敢提,陆瑶不止一次地告诉她,让她不许跟她客气,小丫头第一次这样提要求,陆瑶却没法答应她。

        陆瑶心底酸的厉害,摸了摸蒋静舒的脑袋,狠心道:“如果嫁给表哥,姐姐会不开心,妹妹还希望我嫁过去吗?”

        “为什么会不开心?”

        陆瑶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上一世刚开始也许是开心的吧,毕竟表哥对她那么好,她真的以为他会是她一辈子的依靠,可惜才刚成亲,他跟魏雪馨却已经有了孩子,这么大的事儿竟然还瞒着她。若不是魏雪馨让身边的丫鬟告诉了她,只怕她会一直蒙在鼓里,那个时候她便觉得表哥陌生的很。

        也许她从来就不曾了解他。

        陆瑶并非没有心,她也会难过,也会憎恨,一个是她的嫡亲表哥,一个是她最好的姐妹,就算表哥喝醉了,魏雪馨是死的吗?反抗不了,就不会将丫头喊进去?她也不信一个男人能醉到毫无意识,真醉的那么厉害,又岂会成事?

        在蒋

        府的那两年,一想起这事,她就腻味的不行,若不是顾忌外祖母的身体,她早就离开了,一直那么待下去,她就算不掉进湖里,也会郁结于心,重来一世,陆瑶绝不想那么活着了。

        半晌陆瑶才扯了下唇,“要很喜欢一个人才能嫁给他,我只是拿她当哥哥,若让表妹嫁给一个你不喜欢的人,你会开心吗?”

        陆瑶脸上的神情无比落寞,却也有种说开了后的轻松。

        蒋静舒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才小声问了一句,“难道姐姐真喜欢七王爷?”

        亭子里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此处草丛中躲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