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34章 她定亲了?

第34章 她定亲了?

        陆瑶本能地察觉出不对劲来,因为月色有些暗,他又处在阴影中,陆瑶才没有瞧清他的神情,然而她却能感受他的目光好像始终停留在她脸上。

        陆瑶莫名有些紧张,忍不住抓紧了手中的薄被,一颗心也忍不住砰砰直跳,活像在怀里揣了只小兔子,她飞快瞄他一眼,小声道:“我明天会尽早上街,若无其他事,七王爷还是赶紧离开吧。”

        沈封寒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眉间微蹙,“这么想我走?”

        他声音清冽动听,又比平日多了一分暗哑,听在人耳里出奇的勾人,然而这句话却十分孟浪,想到他常年身在边疆,不会跟姑娘相处,陆瑶才原谅了他,还甚为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王爷,您常年不在京城,只怕不知道,不论出于什么目的,夜闯女子的闺房都不太好,说话也不宜如此,你以后还是别这样了,得亏是我,不然肯定会误会的。”

        见她一本正经的说教,沈封寒的心底那股谷欠火又滕然而起。若是旁的什么人,他怎么可能夜闯闺房,他这两日刚忙完景王的事,已经打算着手提亲了,见小丫头如此没心没肺,还将他当个外人看,沈封寒便满满的不悦。

        他略微站直了身躯,咬牙道:“你可以误会。”

        “啊?”

        陆瑶肌肤莹白细腻,小手还捏着被角,神情懵懂,一张小脸因为疑惑微微扬着,终究还是个小姑娘,沈封寒盯着她看了几眼,心底徒然叹口气。

        “算了,你只需等着即可,我自会登门提亲!”

        陆瑶微微一怔,随即震惊的瞪大了眼,她以为沐浴前她说了那番话,七王爷已经打消了提亲的念头,谁料他竟然还有提亲的意思,陆瑶连忙重申道:“王爷,我不需要你负责的。”

        沈封寒被她焦急的语气弄的有些下不来台,就好像他多上赶着似的,虽然事实如此,沈封寒也绝不会承认,他目光沉了沉,语气带了点嫌弃,“若非顾忌你的名声,你当我想负责?”

        虽然知道他是如此想的,就这么听在耳里,陆瑶神情还是有些尴尬,小姑娘脸皮薄,被人嫌弃后,心底便有些不舒坦。

        她抿了抿下唇,直言道:“我也不需要你负责啊,我又不是嫁不出去,我本就和表哥有婚约,王爷不打听清楚就要来提亲吗?”

        这句话分明是报复!陆瑶其实早想退婚了,见七王爷如此嫌弃她才这么怼了回去,她、她也是要面子的!就跟被他抱了一下就嫁不出去了似的,她才不是没人要呢。

        上巳节不照样有人送兰草?想到那人知道她是镇北侯府的三姑娘时僵硬的神情,陆瑶有一丢丢气馁,反正、总会有个好男人愿意娶她的!陆瑶不仅要比上一世嫁的好,还要风风光光的出嫁,免得被人瞧不起!

        听到“婚约”二字,沈封寒的瞳孔骤然一缩,上前一把拎起了她的衣领,整个人朝她逼近,神色阴冷的吓人,“你说什么?”

        陆瑶图一时口快,才怼了他,见他面色一变,直接抓住了她,吓的小脸一片惨白,一颗心脏也砰砰砰直跳,她小幅度地推他,“你干嘛!松手啊!”

        陆瑶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坏了,声音里带了一点哭腔,真怕他揪着她揍一顿。

        沈封寒面色阴冷的可怕,见她不像说谎的样子,一颗心坠到了谷底,来前心底多火热,此刻心底就有多冷,他紧紧盯着陆瑶的神情,一字一句问道:“你当真有婚约?”

        陆瑶小声嘟囔了一句,“我干嘛要骗你啊!”

        沈封寒抿紧了唇,也不知道是觉得折损了面子,还是怎地,陆瑶总觉得下一刻他会暴打自己一顿,吓的紧紧闭住了眼,嘴唇白的吓人。

        小丫头瑟瑟发抖,虽然没有哭,却一副随时都能哭出来的模样,小脸上也满是委屈和无措,他瞧在眼底,才清楚地认识到

        到她对他的恐惧,沈封寒神情微窒,有那么一瞬胸口闷的几乎难以呼吸,也是,她这么怕他,对他避之不及,听到提亲的事,怎么可能会高兴?一切不过是他的一厢情愿。

        她甚至早和人有了婚约,难怪不愿意他夜闯她的闺房,不愿意被他抱,原来不过是为了她的表哥,那个对他眼含戒备的男人,沈封寒活了二十多年,从未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难堪,巴巴地将心捧到了她跟前,她却不屑一顾,因为她心底早就有了旁人。

        陆瑶正怕着,就听到男人轻笑了一声,那笑莫名让人觉得心酸,笑完,他便松开她,一声不吭地闪身走掉了,端的是来无影去无踪。

        他走后,陆瑶小声咳了一下,剧烈跳动的心脏总算恢复了正常,总觉得好像把他得罪了。

        她纠结了一会儿,才苦恼地将脑袋埋在了枕头上,只露出一张白皙的小脸来,啊啊啊好烦,好像有些睡不着了。

        陆瑶一直翻来覆去,半夜才堪堪睡过去,早上自然没能醒来,她最近都没休息好,难得今日睡的安稳,又不用去给老太太请安,芸香便没有喊她。

        陆瑶一觉睡到了辰时,她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时,日头已经很晒了,小丫头在床上迷糊了半晌才想起昨天的事,啊!还要去买丫鬟呢,不对,她昨日已经把人得罪了,七王爷肯定不愿意再帮她了吧?

        陆瑶苦恼地揉了揉脸,有些后悔怼了他,陆瑶陆瑶,你就会逞一时之快!人家明明救了你,就算奚落你两句,又有什么不能忍的?他身份高贵,肯定没人忤逆过他,那番话多让他没面子!

        陆瑶叹了口气,越想越愧疚,再说了,七王爷未必是针对她啊,他本就不想娶妻,因为负责要娶她,肯定不高兴啊,就算说了句重话,也不是不能理解,偏偏自个小肚鸡肠的很,难怪祖母总笑话她小心眼。

        陆瑶懊恼地撞了一下枕头,粉嫩的唇微抿着,这副自己跟自己生气的小模样却被端着托盘走进来的芸香看了去,她摸了摸陆瑶的额头,“姑娘这是怎么了?”

        陆瑶脸上一红,摇了摇头。

        想到昨日沈封寒将她迷晕了,陆瑶连忙问道:“芸香姐姐,你什么时候醒来的?身体可有不舒服?”

        “比平时晚了一刻钟,没有不舒服,奴婢昨个一夜睡到天亮,连梦都没做,难得睡这么踏实。”

        陆瑶哦了一声,心中松口气。瞧天色,想着就算现在去街上,早上的集市也肯定早散了,便没有去,毕竟都惹人家生气了,他肯定将丫头收了回去。

        陆瑶又叹口气,那副唉声叹气的小模样,惹得芸香忍不住弯了弯唇,“姑娘可是做梦了?”

        陆瑶嘟囔了一句,“若是做梦就好了。”

        见姑娘不欲多说,芸香也不好再问,她莫名有些惆怅,姑娘一大竟然也有了自个的小秘密,都不跟她分享了。

        ——

        早上萧炼起床后,便发现自家王爷有些不对劲,只觉得他精神也太旺盛了些,平日里虽然会练剑,绝不会像此刻一样,一练就是一两个时辰,好像不知疲倦。

        他剑锋凌厉,一招比一招快,衣摆飘飞间,恍若来自地狱的锁魂着,逐渐只能看到一个残影,那股狠劲儿就好像正在战场上杀敌。

        萧炼看的胆战心惊,莫名不敢上前,可是想到那两个丫头已经等了一早上了,陆姑娘还没过去把她们买走,萧炼硬着头皮走了上去,恭敬道:“王爷,属下有一事相告。”

        他声音沉稳,在小院中无比清晰,沈封寒虽然在练剑,并不耳聋,想到他的隐瞒,沈封寒心底的邪气又冒了上来,他的剑快如闪电,直逼萧炼而去,以为王爷要跟他过招,萧炼手忙脚乱迎了上去,十来招下来,只见王爷好几次拿剑指着他的脖颈,萧练神色微僵,若是在战场上他都死好几次了。

        他

        这才意识到平日里过招时,王爷竟然一直在让着他,原来真正让他出手,只需几招就能把他解决掉,萧炼额间的汗坠了下来,再笨也察觉到了王爷的异常,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明明昨天晚上还一切好着,怎么一早起来,他就心气如此不顺?

        萧炼神情微僵,难道王爷知道陆姑娘有婚约了?萧练动作慢了一分,脖颈上被剑气刮伤了一道,血液渗了出来,沈封寒挽了个剑花,终于收了剑,他冷着脸盯了萧练片刻,淡淡道:“什么事?”

        萧练低头道:“陆姑娘今早没有去集市,这两个丫头,让她们先回王府还是怎样?”

        他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家王爷身上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分。半晌沈封寒嘲弄一笑,“撤回原职。”

        瞧这语气怎么像跟陆姑娘闹崩了?莫非他们王爷夜里偷偷见了陆姑娘?却被赶了出来?萧炼抓耳挠腮的好奇,面上却没敢显露。

        沈封寒盯了他一瞬才淡淡道:“萧炼,谁给你的胆子欺瞒我?”

        萧炼膝盖一软,跪了下来,果然是被王爷知道了,他头皮有些发麻。

        瞧他这神情,沈封寒哪还不明白,心底最后一丝期盼终于破灭了,他半晌才艰难出声,“她真定亲了?”

        萧炼不敢再瞒,一一回禀道:“只是口头婚约,蒋公子的母亲去世时,想让陆姑娘长大后嫁入蒋府,蒋氏同意了,还尚未下聘,原本说着是等陆姑娘大了再议此事,属下见陆姑娘对蒋公子只有兄妹之情,才瞒了您。”

        沈封寒淡淡道:“去领三十鞭,下不为例。”

        萧炼松口气,挨打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见王爷如此压抑,他甚至以为他会直接将他赶走。萧练根本不知道是他那句只有兄妹之情救了他,不然这事绝不是三十鞭,就能揭过的。

        沈封寒背手而立,身体僵硬的像块大石,以他的脾性,自然做不出夺人妻之事,他薄唇紧抿了起来,头一次惦记一个人,都已经亲了抱了,若是小丫头真不喜欢蒋靖宸……

        他闭了下眼,半晌才冷冷道:“将蒋靖宸的消息事无巨细的汇报给我!”

        萧炼心中一喜,连忙应了下来,果然自己的隐瞒是正确的,若是一个月前,就知道陆姑娘有了婚约,他们王爷一准儿放手了!哪还会让他去查蒋靖宸的事儿。

        刚说了要查蒋靖宸,这厮就背着他们王爷去了镇北侯府,萧练忍不住眯眼,他们王爷孤身了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惦记上一个,怎么就不能顺利点呢。

        今天恰逢三十,是书院休息的日子,上次来镇北侯府,因为表妹出去了,蒋靖宸没能见到她,这一日,他早早便来了。

        他过来时,陆瑶刚给老太太请完安,今日姑娘们也休息,陆瑶起的早,陪老太太说了好一会儿话,本打算回去补觉,听说表哥来了,脚步才慢下来。

        “他来干什么?”

        芸香不好回答,姑娘这话显然带气。

        表少爷对姑娘的心思,她一直瞧在眼里,谁料两人之间却突然插了个魏雪馨,现在姑娘一竿子就把表少爷打死了,以表少爷的脾气又岂会轻易放弃。

        芸香有些发愁,在她看来,表少爷一表人才,瞧着也是个长情的,平日里对姑娘也上心的很,每次来都会给她带点小吃。她们姑娘一个不开心,眼睛都不带眨地便舍弃了他,真不知道以后什么样的男人才能真正打动她。

        陆瑶可不知道芸香的想法,她懒得见他,权当不知道他来了,扭头去了陆菲那儿,打算躲躲,等他走了再回去。

        此时,陆蓉正在陆菲这儿,陆瑶给姐姐的那几块香,她看着烦人,一生气就给她丢掉了,陆菲用时没找到,问了丫鬟几句,见她们支支吾吾的,便将陆蓉喊了过去。

        陆蓉敢作敢当,梗着脖子道:“反正已经丢了,不过几块破东

        西,也就你拿它当宝贝!被娘知道你私下跟她这么亲,你看娘怎么想!一准儿的嫌你是个白眼狼!”

        她说的义正言辞,陆菲眼底却满是失望,“出去。”

        见她竟然为了几块破香赶她走,她心底便满是不可思议,委屈地撅起了嘴巴,恨恨道:“敢情在你心底,我还不如那几块破香重要是吧?”

        陆菲深吸一口气,语气泛冷,“那是瑶妹妹的一片心意,不是你口中的破东西,我的东西你也没资格丢掉,陆蓉,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能不能别这么任性?你若是觉得你没做错,就回你屋待着去,我现在不想跟你吵。”

        陆瑶来到陆菲这儿时,两人正僵持着。

        看到她,陆蓉警惕地抿了抿唇,只觉得她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日里,陆瑶一直反感大房,除了非上门不可的日子,她才不会过来呢,以为她故意来看笑话来了,陆蓉像只骄傲的小公鸡,拼命昂起了脑袋。

        “你来干嘛?”

        陆瑶咳了一声,努力忽视掉她仇视的眼神,朝陆菲走去,“菲姐姐,我来找你玩。”

        陆菲嘴角带了点笑,高兴地拉了拉她的手,“快进来吧。”

        脸色全然不似面对自己的冷淡,陆蓉委屈地撇了撇嘴巴,又不甘心离去,就坐那儿看着她们两个有说有笑的,颇有种自己找罪受的感觉。

        平日里她姐姐一贯的细心,说话时每个人的情绪都能照顾到,绝不会让其中一个觉得受了冷落,现在却因为陆瑶不理她了。

        陆蓉心里很难受。一直对陆菲怒目而视,陆瑶早就习惯她这个模样,根本没理她,瞪着瞪着陆蓉的眼睛就红了,瞧到陆瑶诧异的目光,她狠狠擦了擦眼泪,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陆瑶眨了眨眼,“菲姐姐,她这是怎么了?”

        陆菲叹口气,“跟我斗气呢。”

        她眼底多了分自责,对陆瑶道:“这丫头早就该好好管教一下了,让你看笑话了。”

        说到此处陆菲有些难以启齿,叹息了一声才出声道:“她平日里就喜欢跟你作对,我一直以为她是孩子心性,谁料都这么大了,还不知悔改,竟然又擅自将你给我的那几块香丢掉了,也是我没收好,这香只怕找不回来了。”

        见她心底满是自责,陆瑶连忙道:“姐姐不必自责,不过几块香,我等会儿再找人送来点就是。”

        陆蓉什么性格,陆瑶也不好多嘴,那丫头打小就是个倔脾气,看她不顺眼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说不得也是无形中受了秦氏的影响,想到秦氏后来做的那些事,陆瑶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

        她不确定这一世,在哥哥没去赌坊的情况下,秦氏还会不会故意诱哥哥变坏,自然也不清楚若是跟她撕破脸皮,跟陆菲又会如何相处,所以这会儿,陆瑶便格外珍惜跟陆菲的情谊。

        正说着陆菲的表妹秦双竟然来了。

        这个丫头同样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拜帖都没送,说来就来,也不怕见不着人,她一身牡丹凤凰纹浣花锦衫,头上绾了个双环髻,天生的娃娃脸,笑起来娇俏可人,“瑶妹妹也在啊?”

        她最喜欢陆菲,虽说陆蓉总在她跟前说陆瑶的坏话,见菲姐姐一直对陆瑶很友善,她对陆瑶也讨厌不起来,想到陆瑶上次不仅没要她的玉,还给面子的送了她几块香料,她便感激不已。

        “妹妹的香我很是喜欢,一直想登门拜谢,总算找到了时间,快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好东西。”

        说着她就冲身后的小丫头招了招手,对方拿过来几个锦盒,这盒子雕工精致,瞧着十分古朴,陆瑶却觉得眼熟,这不正是他们妙香阁的东西?

        秦双笑道:“这是我在妙香阁买的香,这间店铺卖的香也极为好闻,不过我还是最喜欢瑶妹妹的,我真觉得你若是去开个铺子,一准儿比妙香阁

        还要赚钱!”

        她眼底满是感慨,“你是不知道他们多能赚,说出来吓死你们。”

        陆瑶被她夸张的语气弄得忍俊不禁,笑着问了问,“究竟多能赚?”

        表姐不爱逛街,不知道这间铺子情有可原,秦双没料到,陆瑶竟然也不知道,“当然相当能赚了,一块香就卖八百两银子,结果还真有人买,现在各府的夫人把那儿捧的极高,好像谁买了她们的上等香,便能高人一等似的。”

        秦双叹息了一声,“香虽然好闻,可惜,老板却黑心了些,哎,不过那间铺子的布置是真好,你们真该过去看看。诺,这是送给你们的。”

        “我的小金库已经没什么钱了,就只给你们买了中等香,一块也就五两银子,你们别看它便宜,味道是真好闻,我是闻了喜欢才买的,总觉得跟瑶妹妹制的有些相似,味道都很淡,慢慢品的话,又很舒服,哎呀,我也不会形容,反正极为好闻就对了。你们可别嫌弃它便宜。”

        她一个不爱熏香的人都觉得喜欢。

        她还特意为陆瑶准备了两块,陆瑶笑眯眯收了下来,“怎么会嫌弃呢,这是姐姐一片心意,我只有开心的份。”

        陆瑶确实很开心,真没想到她们的铺子已经如此有名了,虽说被嫌弃了黑心,她们还不是巴巴买了不少?就算她们买的是中等的香,日积月累下来,也能多不少进项。

        陆瑶在这儿呆了一上午,连午饭都是在陆菲这儿吃的。

        直到听说蒋靖宸走了,陆瑶才回到自己的小院,日头暖洋洋的,晒在人身上很舒服,陆瑶便在藤椅上躺了会儿,谁知道竟然睡着了。

        蒋靖宸过来时,就看到她躺在藤椅上睡的很香甜,白皙的手支撑着下巴,小脸睡的红通通的,长长的睫毛安静地垂了下来,乖的不像话。

        蒋靖宸半蹲了下来,静静打量着她,只觉得她睡着了,才是他认识的样子,他的手指停留在她粉嫩嫩的唇瓣上,感受着那股柔软,眼底深处溢出一丝不动声色的凌厉来,不管表妹因为什么同他疏远,他都不会接受。

        他心心念念着的小人,终于快要长大了,他等了这么多年,没道理要空等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