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41章 求他收回成命!

第41章 求他收回成命!

        芸香说的这句话,让众人更加糊涂了,尤其是陆蓉,前一刻她还嫉妒着皇上竟然给陆瑶和蒋靖宸赐了婚,这得是多大的恩典?下一刻她便眨了眨眼,怎么陆瑶被赐婚了却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难道她喜欢上了旁人?

        就在她幸灾乐祸时,陆菲扯了她一把。

        宫里来了圣旨,不止陆瑶要过去,大房二房的人都要过去跪迎才行。

        陆瑶脸色有些苍白,千防万防,她万万没料到蒋靖宸会跑去求了圣旨,她若是抗旨不遵,岂不是要给整个镇北侯府都招来祸端?

        这一刻她真是恨极了他,甚至比上一世知道魏雪馨怀了他的孩子时,还要恨!她好不容易对生活有了盼头,他就不能不这么阴魂不散吗?以前陆瑶从未想过用阴招对付他,现在却后悔了,后悔没有彻底毁了他跟魏雪馨!

        她好不容易重生了,可不是为了继续跟他们纠缠!陆瑶胸口堵的有些喘不过气,心底的小鞭炮噼里啪啦的响,真想炸死蒋靖宸那个混蛋,纵使心中千万个不乐意还是被芸香拉走了。

        见到三姑娘终于来了,何公公和蔼一笑,“三姑娘这般蕙质兰心的人物,难怪王爷会喜欢呢。”

        等等!

        跟王爷有什么关系?

        陆瑶反应慢了一拍,大夫人秦氏来的早,已经听说了这道圣旨是七王爷和陆瑶的赐婚圣旨,她抓住陆瑶的手,笑得十分亲昵,“瑶丫头是个有福气的,旁人的马发了疯,哪有这等运气,人没事不说,还得了王爷的垂青,依我看呢,这真是天赐的好姻缘。”

        谁能料到王爷竟然愿意娶她!这丫头可不就是有福气的很,秦氏嫉妒的眼睛都要红了!怎么就不是她的女儿得了垂青?这蒋氏怎么就这么有福气?

        陆瑶有如晴天霹雳,王爷?

        瞧她小嘴微张,一副震惊不已的神情,何公公也笑了,“既然人都齐了,那咱家就宣旨吧。”

        他声音并不难听,只是比寻常男人柔和一些,一字字念来时,让陆瑶整个人都有种灵魂出窍的感觉。

        她脑海里率先浮现出来的就是沈封寒那张冰冷的脸,一口气没提上来,吓的差点晕厥过去,见她白着脸迟迟没有接旨的意思,老太太咳了一声。

        陆瑶这才猛地惊醒,“小女接旨,谢主隆恩。”

        圣旨拿到手里时,陆瑶还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忍不住仰起小脑袋问了一声,“何公公,皇上怎么会为我们赐婚呢?七王爷身份贵重,岂是小女配得上的?太后她老人家竟然也同意?”

        上次进宫,陆瑶自然瞧了出来太后恨不得化成一根红绳将徐雅跟沈封寒栓在一起,以她对徐雅的喜欢怎么会同意赐婚的事?

        何公公眼底闪过一抹诧异,怎地这三姑娘好像一副不太情愿的模样?

        老太太心中咯噔了一下,忙笑道:“何公公别见怪,这丫头向来是个直肠子,有什么就问什么。她打小就敬仰七王爷,乍一接到圣旨,不定怎地激动呢,唯恐自个配不上王爷。”

        陆瑶问完便觉得有些失礼,圣旨已经赐下了,又岂是她能质疑的,好在老太太帮她圆了几句。

        何公公笑了笑,“连皇上都说了你们是天设地造的一对,三姑娘不必担忧,您只管安心待嫁就行。”

        老太太着嬷嬷给了赏银,这次何公公却没有收,“王爷的亲事一直是皇上跟太后心中的头等大事,现在总算定了下来,老奴心底也高兴的很,跑这一趟是应该的,老夫人不必客气。”

        老太太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最终还是将赏银塞给了他。

        震惊的又岂止只是陆瑶?何公公走了后,蒋氏都没有反应过来,她好端端的一个女儿,怎么就被许给了七王爷?想到七王爷凶残的名声,蒋氏一瞬间如坠冰窖,见她如此慌乱,陆瑶心中的忐

        忑反而降下去一些,伸手握住了她娘的手。

        陆瑶觉得定是她这两日,名声不太好,七王爷听了觉得他需要负一部分责任,才让皇上赐了婚。陆瑶有些感动,却又忍不住叹口气,小脸皱成了一团,他根本就没必要牺牲这么大啊,过段时间风声过去了,哪儿还有人记得他们俩的事?

        一想到他那座凶宅,陆瑶就吓的头皮发麻,她白天去一次,晚上回来都要做一次噩梦,真嫁了过去,岂不是要夜夜梦到血淋淋的小丫鬟?陆瑶打了个寒颤。

        小丫头唉声叹气的,好不苦恼。

        蒋氏没功夫安慰她,扭过头一脸担忧道:“娘,瑶瑶有婚约在身,怎么能再行婚配呢?这皇上也是,赐婚前就没有好好查查吗?七王爷虽然跟瑶瑶独处了片刻,却实属无奈,他愿意负责是好事,但也不能拆了另一桩姻缘吧?依照靖宸的性子,断不会因为此事退掉婚约的。”

        秦氏跟老太太心中同时跳了一下,一个是早就忘了陆瑶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一个看了陆瑶一眼,陆瑶有些心虚,她昨天从归宁侯府回来后,本来是想告诉母亲的,谁料表哥又过去了,弄得她心情有些不爽,她就忘了说,蒋氏根本就不知道她已经退了亲。

        陆瑶腿有些软,怕她娘发怒,撒腿就往自个院子里溜。

        “这丫头,怎么跑了?”

        老太太眼睛抽了一下,见她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拐角处,叹口气跟蒋氏道:“昨个已经退亲了。”

        蒋氏的眉头拧了起来,“退亲?好端端的怎么退了亲?”

        听完老太太的一番话,蒋氏心中憋的厉害,扭头就去了陆瑶的院子。

        陆瑶将自己关到了房间内,心肝俱颤,死活不愿意开门。

        蒋氏一贯的好脾气,都忍不住要爆发,“陆瑶,你给我把门打开!”

        陆瑶一听她夹杂着怒火的声音,就知道大事不妙,哪敢给她开门,小丫头软软讨饶,“娘,你先冷静一下嘛。”

        “发生这么大的事,都没跟我通口气,你让娘怎么冷静?”

        “女儿这不是忘了吗?”她是真忘了,绝不是偏偏瞒着她。虽说将她放在最后,为的就是想逼她点头。陆瑶这时肯定不会承认的。

        一个待在房间里不敢出来,一个守在门外不愿意离去,两人僵持了片刻,还是陆行凯下了早朝回来,才将蒋氏拉走。

        陆瑶在窗户上抠了一个洞,见她真走了,才松口气。

        有爹爹在,娘亲就算再生气,怒火也持续不了太久的,陆瑶安心地打开了门。想到七王爷,她却又犯了愁,不知道该怎么办。

        现在皇上已经赐了婚,也只有他能让皇上收回成命吧?清楚他也不愿意成亲,陆瑶挺过最初的心慌后,反而稍微冷静了些。

        她一定要好好跟他商量一下才行。想到上次拒绝他时,他冰冷的神情,陆瑶心中又莫名有些怂,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唯恐一个没解释好,先惹怒了他,啊啊啊!好烦!陆瑶忍不住揪了几根自己的头发。

        这个时候同样烦的还有太后。

        七王爷一早就来了慈宁宫,跟她说了想让皇上赐婚的事,一听说要娶的是陆瑶,太后自然不同意,那丫头名声已经这样了,就算纳她当妾,镇北侯府也绝不会说什么,沈封寒愿意娶她,就是极大的恩典,给个侧妃的位置也就行了。

        他偏偏要娶她当王妃。

        两人便僵持了下来,见他神色冰冷,太后忍住怒火,语重心长道:“你既然愿意娶妻,何不娶个更适合你的?阿雅是我自幼看到大的,不管品行还是相貌俱是上等,她陪了我这么多年,都已经十六岁了,若非为了等你,又岂会迟迟不嫁?”

        沈封寒嗤笑了一声,“我有让她等吗?我好像不止一次地跟你说过,我不会娶她。”

        “你还说过不会成亲呢!还不是要成了!?阿雅哪里不好?她这品行,怎么就配不上你了?”太后也有些气了,只觉得他冥顽不灵。

        沈封寒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神情有些冷淡,他脾气本就不好,自幼就不喜欢被人干涉,他的亲事,自然是他说了算,又岂会迎合太后的喜好?成亲后,过日子的又不是她。

        沈封寒起身站了起来,摆明了不欲多谈,出门前,才说了一句,“我的王妃只会是陆瑶,您同意不同意都这样了,您若是觉得碍眼,我自会带着她离开京城。”

        太后气的一把将手里的杯子摔到了地上,宫殿里的丫鬟跪倒一地,一个个吓的花容失色,唯恐太后一个不满,将怒火撒到她们身上。

        沈封寒却不为所动,抬脚便离开了慈宁宫。

        他走后,太后就依到了椅子上,忍不住捶了两下前胸,一副喘不过气的模样。

        秦嬷嬷连忙起身,帮她顺了顺,又命丫鬟倒了一杯水,太后喝完,呼吸才顺畅了些,“逆子,真是逆子!小时候不听话也就罢了,长大了更是多了根反骨,就没有让我顺心过一日!”

        秦嬷嬷顺了顺她的背,也不知道该怎么劝,“王爷想必是真心喜欢陆家那丫头,要不然又岂会非她不娶?”

        依她看,儿孙自有儿孙福,太后应该高兴才对。前几年,王爷不愿意娶亲时,她几乎急白了头,王爷刚回京时,她还让淑妃将众位贵女都邀请了过来,只要他有看上的,不论娶谁她都高兴。

        王爷松了口后,她却跟着变卦了,又想起了自己的侄女,说到底,还是想让他娶个她喜欢的。她将徐雅养到现在这么大,何尝没有自己的私心,母子俩关系一向僵硬,她本就起了拿徐雅缓和母子关系的念头,谁料现在亲事没定下,两人却越闹越僵。

        太后闭了下眼,心底满是不悦,“他才刚回京城多久,怎么可能说喜欢就喜欢上了?八成是故意气我呢!他就是对哀家有意见!陆家那丫头,才不过十四岁,身子骨都没长开,还长成那个模样,哪是当王妃的料?”

        时下重视才德兼备的女子,对太过漂亮的女子反而会心生不喜,只觉得她们的存在只会勾得男人不务正业,太后也不能免俗。就算镇北侯府将女儿教的再好,依陆瑶那个性子,也绝不会对自己言听计从。

        她跟三公主起冲突的事,太后自然也有所耳闻,她本能地有些不喜。

        听到皇上已经让人宣了赐婚的圣旨,太后气的又砸了一个杯子。她正生着气,皇上过来了,摆明了是当和事老来了。

        太后气他下了圣旨,连他都不想搭理,“皇上不是忙的很?今日怎么有空来慈宁宫?”

        皇上摸了摸鼻子,笑着扶住了她的胳膊,“还不是子湛放心不下心您,自个又拉不下面子,让我过来看看。”

        太后愣了愣,随即嗤笑了一声,“他真有这个心思,就不会这么气我!”

        皇上有些好笑,摇了摇头。

        “他不愿成亲时,您急的不行,现在他要成亲了,您反倒不高兴了,难道不急着抱孙子了?”

        自然还是急的,太后哼了一声,不做声。

        皇上劝道:“他想娶陆家那丫头,不单单是因为两人独处了一处,依子湛的脾气,若是不喜欢,怎么可能巴巴的跑去救人?那个山洞,本就没多深,他想带着她出来也易如反掌,您大概不知道,这陆丫头,本身是有婚约的,是您儿子追着人小姑娘不放,故意坏了人家的婚约,他到现在还没能哄的人小姑娘喜欢他,好不容易管我讨了圣旨,您再不同意,不诚心让他难受吗?”

        他一番话,让太后震惊不已,“净胡说八道,他那个性子,怎么可能巴巴追着人不放?”她儿子哪里不好了!怎么可能有人不喜欢?

        “那您想想,他本来都要离京

        了,为何却突然推迟了?如果不是对陆丫头先动了心思,他又岂会在护国寺帮她?”

        太后有些惊疑不定,还是不敢相信,“怎么可能说喜欢就喜欢上,那丫头是天仙不成?”

        皇上忍不住有些想笑,为她的口不对心,自家母后什么心思他自然是知晓的,她何尝没有嫌弃陆瑶生的太漂亮。

        他悠悠道:“是不是天仙我不知道,您也知道子湛为何迟迟不愿意成亲,自打那事起,他但凡离女子近了,就犯恶心,这个毛病根本就没好过,这丫头不过是个意外而已。您若是不同意,我大可以找个由头,收回旨意,您真希望子湛身边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太后张了张嘴,半晌才讷讷道:“罢了罢了,哀家老了,反正也管不住你们,你们爱怎么地怎么地吧。”

        最后却忍不住问了一句,“她当真不喜欢子湛?”

        她是喜欢阿雅,这份喜欢却无法与沈封寒相提并论,他若真喜欢的不得了,她又岂是那等非要拆散人的恶人!

        沈封寒并不知道皇上已经替他说服了太后,他在自家母后心底也成了求而不得的那一个!甚至还被她暗暗嘲笑了一番,就会在她面前抖威风,连个小姑娘都搞不定!呵~活该!

        刚回到府,他便收到了陆瑶派人送来的小纸团,看到纸团上的内容,沈封寒的脸便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