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60章 王爷归来!

第60章 王爷归来!

        当天晚上陆瑶便失眠了。

        第二日到太后这儿时,瞧她眼底挂着黑眼圈,太后下意识瞧了徐雅一眼,徐雅去陆瑶院子的事,太后自然知道,只不过陆瑶身边没有安插她的人,她才不知道两人究竟说了什么。

        有黑眼圈的岂止是陆瑶,徐雅的黑眼圈同样很重,两个姑娘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太后瞧在眼底,叹了口气,却不知道该怎么劝。

        近几日徐雅来她这里时,跟旁日一样,凡事面面俱到,寻不出什么异常,她有心找她聊聊都不知道从何入手,唯恐话说重了,一个处理不好,反倒弄巧成拙。

        秦嬷嬷说得对,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太后也懒得过问了,一切顺其自然吧。

        ——

        沈封寒到了地方后,便给陆瑶写了封信,信上只有寥寥数语,让她遇到难以解决的事,直接找锦衣卫指挥使。他怕万一真出什么事,自己远离京城,鞭长莫及才交代了一句。

        兮香帮她捏肩膀时,一不小心就瞄到了信上的内容,她笑嘻嘻道:“姑娘,王爷对您好真好。”

        陆瑶敲了敲她的脑袋,“你懂什么叫好?”

        兮香笑眯眯道:“王爷远在边疆,还记挂着您,就是对您好!姑娘是不是需要给王爷回个信?”

        他既然写了信过来,陆瑶自然需要回一封。以前爹爹上战场时,陆瑶就给他写过信,明明写信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不知道为何,轮到给他回信时,陆瑶却觉得好难。

        她咬着毛笔思来想去,都不知道如何措辞。

        瞧她唉声叹气的,小脸皱成一团,冬香有些好笑,“姑娘不若将身边的事给王爷说一下吧,姑娘跟王爷已经定了亲,以后王爷便是您依靠,您有什么烦恼都可以跟王爷说,徐姑娘虽然是县主,您以后却是王妃,身份地位都比她尊贵,姑娘行事不必束手束脚。”

        徐雅过来找她时,陆瑶同样让她们退了下去,见徐雅离开后,姑娘便心事重重的,冬香心底才有些不踏实,她不好直接过问,这才隐晦地提醒了一下陆瑶。

        陆瑶眨了眨眼,这才发现让她们担心了,“我没事,冬香姐姐不必担心。”

        芸香看她心情不好,特意为她做了几块糕点,此刻也端到了她跟前,她做的是紫薯糯米糕,瞧着十分精致,“姑娘不若先吃点东西吧,心情好了,自然而然就知道怎么写了。”

        她做的糕点向来香酥可口,陆瑶眼睛亮了亮,小鸡啄米般点头。

        她吃得十分高兴,那点憋闷早不知道散去了哪里,心情一好,她眉眼都生动了起来,再去写信时,速度也快了几分,颇有种文思泉涌的感觉。

        信上写了她最近陪着太后做了什么,又坏心眼地说了一下徐雅找她的事,小丫头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幸灾乐祸的感觉。

        看他回来后怎么办!

        好不容易写完了信,陆瑶总算松口气。

        她将信装好,便递给了冬香,扭头便去绣手帕去了。

        因为不需要上课,除了陪太后下下棋,陆瑶便多出了大把的时间,想到她娘不止一次地嫌弃她的女红,陆瑶便认真钻研了一段时间,如今针脚总算细密了些。

        绣出的东西比之前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想着从未给家人绣过东西,陆瑶便给祖母绣了一个抹额,前两天还给哥哥绣了一个荷包,最近在给娘绣手帕。

        见她给家人绣了好几样了,都没有王爷的,冬香这才有些急了,劝哄道:“姑娘,王爷一人孤身在外,身上也没个荷包,以前没定亲也就算了,现在都已经订了亲,姑娘不若也为王爷绣一个吧。”

        陆瑶眨了眨眼,“冬香姐姐,您对王爷可真是忠心不二,逮住机会就替他进言。”

        冬香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在王爷面前,奴婢也必然逮着机会为姑娘说好话。你们都是我的主子,我不盼着你们好,盼着谁好?”

        陆瑶冲她拌了个鬼脸。

        其实她之所以想学针线,就是因为不想被徐雅比下去,陆瑶也想过要不要干脆也送他一个,只不过小姑娘家终究还是有些害羞,不好意思主动开这个头。

        现在由冬香提了出来,陆瑶便认真绣了起来。

        她绣了个鱼戏荷花的图。明明再简单不过的一个荷包,却被冬香夸到了天上,当天她便让人快马加鞭给沈封寒送了过去。

        侍卫将荷包送过来时,沈封寒正在跟属下议事。

        本以为信封中装的是信,他怕有重要消息便顺手拆开了,拆开后,才看到里面除了一封信,还有一个精致的荷包。

        知道是她绣的,沈封寒的神色缓和了下来,顺手挂在了身上。抬头时,看到的便是属下们诡异的目光。

        沈封寒面色不变,伸手叩击了一下桌面,“继续。”

        岭南小将军笑嘻嘻道:“王爷,都商议一上午了,咱们也该休息一下了,军中个个都是大老爷们,还不曾见过这么精致的荷包,王爷拿出来给属下瞧瞧可好?”

        他们王爷单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成亲了,众人对他的小王妃充满了好奇,见不到她的画像,瞄一眼她绣的荷包总成了吧?

        沈封寒却伸脚踢了一下他的屁股,岭南小将军早有防备,捂住屁股窜了出去,众人都哈哈笑了起来。

        沈封寒之所以回来是想重新部署一下边疆的兵力,景王那里始终是个隐患,不得不防,沈封寒便调走一队人马,将指挥权交给了秦将军,又下了几个指示。

        他在军中威望极高,知道若无战事,他就不过来了,一群汉子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再难过也有分别的时候。

        九月初沈封寒启程回的京城。

        这个时候,天气已经凉爽了下来,陆瑶也从别庄回了镇北侯府。

        她刚一回来,蒋氏就将她拎到了自己跟前,她除了要教陆瑶各种本领,还要盯着她绣嫁衣,眼瞅着不到三个月就要出嫁了,现在开始绣多少有些仓促。

        原本就凭陆瑶那半吊子绣工,蒋氏根本没指望让她绣,但是前几日,收到陆瑶送她的手帕后,见这丫头水平长进不少,蒋氏便改了主意,想让她自己绣。

        嫁衣这辈子只穿这么一次,在蒋氏看来,自然是自己绣比较好。

        上一世,陆瑶的嫁衣是沉香姐姐帮着绣的,她不过绣了几针意思意思,谁料不过是绣工好了些,就交给她这么大一个任务,陆瑶无语凝噎。

        她却说不过蒋氏,最近这段时间只觉得快要累瘫了,手指头每天扎破好几下,眼睛瞅得都要花了,好不容易绣好一部分,见她娘又来了,陆瑶躺在床上装死。

        怕她又给她布置任务!

        看到她这副无赖模样,蒋氏好笑不已,“都要出嫁的人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

        陆瑶眼泪汪汪的,拉着她的衣袖跟她商量,“娘,再这么下去,女儿都要累死了,就不能让我休息一日吗?沉香姐姐女红那么好,让她帮帮我行吗?”

        “谁的嫁衣不是自己绣的?你这才绣多少就打了退堂鼓。”

        陆瑶哀怨不已,不懂她怎么变化这么大。

        上辈子她嫁给的是蒋靖宸,蒋氏对她的要求便没有这么严,见她绣工一般,就没有逼她,这一世,因为她要嫁的是王爷,这才对她格外严厉。

        蒋氏将她揪了出来,“快别偷懒了,娘带你去铺子里看看。”

        她出嫁时,要陪送不少铺子,蒋氏怕她去了王府没人教,便打算亲自带带她。

        一听说要出去,陆瑶的眼睛才亮了一下,从床上弹跳了起来,“出去做什么?”

        “带你去查账本,再教教你怎么管账,怎么跟掌柜的打交道。”

        陆瑶又倒在了床上,一副想死的模样,还捂住了耳朵,“不要不要!我不去!”

        蒋氏伸手去揪她的耳朵,陆瑶连忙跳了起来,捂着耳朵往里躲,“娘,您现在一点都不温柔!”

        “快起来,你当我这是为了谁?还不是怕你去了王府,两眼抓瞎,什么都不会吗?”

        蒋氏恨不得将全部的本领一股脑的全灌给她,见她仍然不上心,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陆瑶又不好跟她说很多东西她上一世都学过了,重学一次,真是一种折磨,见冬香姐姐跟芸香姐姐都忍不住在偷笑她,陆瑶气呼呼瞪了她们一眼。

        幸灾乐祸的小人!真是白对她们好了!

        最终她还是被蒋氏拉到了铺子里。

        这个铺子是蒋氏的陪嫁,卖的是胭脂水粉,生意很是一般,蒋氏带着陆瑶过来时,秦掌柜迎了上来,知道她是想查账,他便恭敬地将账本拿了出来。

        瞧到收益又降了一些。蒋氏微微蹙眉,掌柜的叹了口气,解释道:“自打妙香阁横空出世后,不仅咱们的香丸有些难卖,其他店也积了不少货。”

        陆瑶瞧了瞧账本,弯了弯唇,“他们生意这么好呀?”

        蒋氏瞧她一副高兴的模样,有些心塞,莫不是累傻了?自家店铺都不过问,反而因为旁人的店生意好,高兴成这样。

        陆瑶当然高兴了,想到好久没去妙香阁了,陆瑶眨眨眼,“娘,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去妙香阁打探一下消息看看她们的生意为什么这么好吧,我改日再向您学习。”

        陆瑶说完就溜走了。

        芸香担忧不已,“姑娘,您这样一走了之,夫人肯定头疼不已,说不准等你回了府,任务会更重。”

        陆瑶嘟囔道:“再不走,我现在就已经受不住了,都好多天没去妙香阁了,再不制作一批香丸出来,过两天,妙香阁铁定完蛋。”陆瑶故意吓她。

        见她说的这般严重,芸香才不再劝她。

        陆瑶来到妙香阁时,却碰到了魏雪馨,她消沉了一段时间,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勾搭上了威远侯府的世子。

        前几日他说什么也要纳魏雪馨为妾,他娘一直把他当眼珠子似的在疼,见他为了魏雪馨,宁可不吃不喝,实在拗不过他,就让他将魏雪馨抬进了门。

        魏雪馨这才刚进府两天,有关她的谣言竟然变了个风向,原本是她算计蒋靖宸不成才跟小厮传出了丑闻,现在她俨然也成了受害者,是小厮受了恶人的收买这才毁了她的清白。

        这种传言信的人自然不多,单看那位小厮仍旧好好的活着,就知道,若真是他主动算计人,归宁侯府又岂会留下他的命?然而魏雪馨仍旧凭借她柔弱可怜的形象,打动了不少人。威远侯府的世子陈烈就是其中之一。

        他被魏雪馨迷得晕头转向的,甚至因为她,差点跟蒋靖宸打了一架,怕她伤心垂泪,这才带她来了妙香阁,想一掷千金,讨美人欢心。

        见她竟然这么快就振作了起来,还搭上了威远侯府的世子,陆瑶颇有些诧异。

        瞧到陆瑶,魏雪馨脸上的笑僵硬了一下,神情有些暗淡。

        想到她的话,陈烈挺身护住了她,“别怕,有我在,她不敢伤害你。”

        陆瑶眨了眨眼。

        见她一副无辜的模样,陈烈冷笑道:“呵,镇北侯府真是好教养,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出于报复竟然不惜毁掉一个女子的清白,王爷若知道你是这种人,还敢娶你吗?”

        见他口出狂言,冬香眼神冷厉了起来,一脚就踹了过去,“嘴巴放干净点。”

        她力道很大,陈烈膝盖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疼的他惨叫一声,“你、你是谁?敢对本少爷出手!不怕小爷灭了你全家吗?”

        冬香拍了拍手,一脚踩在了他手上,冷声道:“你可以试试,看看有没有这个本领。”

        见她不过是丫鬟装扮,却如此嚣张,陈烈又怒又恨,他从未这么丢人过,还是在心上人面前,他气的几乎吐血。

        魏雪馨脸色一片苍白,见他还想放狠话,伸手搂住了他的胳膊,护在了他身前,她眼底含了泪,柔柔地朝陆瑶看了过去,“瑶妹妹,您若是不高兴,就冲我来吧,郎君说错了话,并非故意对您不敬,求您放过他吧。”

        她这么一哭,陆瑶反倒成了仗势欺人的一个,好在现在妙香阁,没有外人,只有店里的掌柜和丫鬟小厮。

        冬香直接照她心口上踢了一脚,“滚,别碍我们姑娘的眼。”

        魏雪馨咳了一声,万万没想到她竟然会踹她,她像一个断线的风筝倒在了地上,陆瑶望着冬香的目光多了分炙热,万万没想到还可以这么收拾人。

        见魏雪馨的眼睫毛颤了颤,想要晕倒,陆瑶抢先一步道:“冬香姐姐,这个人可踢不得!她最爱装晕,你看吧,肯定又要晕倒!”

        魏雪馨晕也不是,不晕也不是,捂着心口难受地倒在了地上。

        陈烈心疼不已,想到她的挺身而出,眼底满是感动,他伸手将魏雪馨抱在了怀里,对陆瑶道:“陆瑶!你这般欺负人,也不怕遭了天谴!”

        “您别说了,为了我得罪七王爷,不值得。”魏雪馨柔弱地抓住了他的衣襟。

        陈烈将她搂到了怀里,好生宽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将冬梅揪出来,还你清白!七王爷总会认识到她的真面目,有我在,你不要怕!”

        他说完就想将魏雪馨抱起来,奈何腿还疼着,根本抱不起来,魏雪馨只好在小厮的搀扶下爬了起来。

        陆瑶笑盈盈道:“我等着看陈世子怎么还她清白。”

        陈烈怒火冲冲地瞪了她一眼,想数落她一番,碍于冬香的残暴,只能讪讪闭了嘴,带着魏雪馨悻悻离开了此处。

        想到威远侯府的世子夫人不是个好相与的,陆瑶笑眯眯对方掌柜道:“以后妙香阁的东西一概不许卖给威远侯府!她们若是追问起来,就说魏雪馨得罪了制香师,才将他们全府上下一竿子打死的!”

        都这样了,还在不遗余力的毁她名声,这个女人真是死不悔改!

        “还有把她买药的事,也传出去,她自己都不要脸,咱们何必给她留脸。”

        夏香眼底闪过一丝兴奋,“姑娘,这个交给我来做吧!”

        陆瑶应了下来。

        ——

        第二日妙香阁便推出了新品,但凡有新品,贵妇们都会过来看一看,威远侯府的世子夫人同样喜欢妙香阁的香丸,便约着几个手帕交一起来了妙香阁。

        她们都是妙香阁的贵客,平日里但凡来了,掌柜的无不用心招待着,今日掌柜的却将威远侯府的世子夫人请了出去,知道是魏雪馨那个贱人得罪了制香师,他们威远侯府才上了妙香阁的黑名单,世子夫人气的想扒掉魏雪馨的皮。

        陈烈闹着要抬魏雪馨进门时,她就腻味的不行,因为婆婆点了头,她又大度惯了,便没吱声,结果这才进府里几天,就又闹出这种事,昨天怎么没被一脚踢死!

        她心中暗恨,便想了无数个折磨她的方法。

        第三日陆瑶便听说魏雪馨落水了,身边的丫鬟婆子不会水,世子夫人便让一个小厮将她捞了上来,魏雪馨正柔弱无力地瘫在小厮怀里时,世子来了!

        他气的暴跳如雷,差点跟世子妃夫人干起架,世子妃骂他不识好歹,她明明好心救了她!他却不知感恩!

        镇远侯府乱成了一锅粥。

        陆瑶正笑眯眯听着时,就看到蒋氏来了,陆瑶都有些怕她了,连忙跑到了屋里,乖乖绣嫁衣去了。

        ——

        安欣的婚期就在九月份,转眼就到了她出嫁的这一日,林月彤跟陆瑶身为她的好姐妹,肯定要提前过来,天还未亮,她跟林月彤就到了安顺侯府。

        府内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

        两人来到安欣的闺房时,才发现房间内气氛不太对,安欣已经换上了嫁衣,眼睛却红通通的显然哭过,她娘的脸色也很是难看,看到陆瑶跟林月彤来了,她才勉强一笑,“时间还早,你们先说说话吧,等会儿上妆不迟。”

        林月彤捏了捏安欣的脸,笑嘻嘻道:“不是说新娘子不许哭吗?哭了不吉利,还没走就舍不得大家啦?”

        安欣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她肤色很白,平日里面色向来红润,此刻瞧着却有些苍白。

        以为她是怕出嫁后,就不自由了,陆瑶顺了顺她的头发,安慰道:“欣姐姐没什么好担心的,薛公子一向温文尔雅,想必也会好好待你,你尽管安心嫁了就是。”

        她不开口说话还好,一开口,安欣眼底的泪又砸了下来,陆瑶微微一怔,“姐姐这是怎么了?”

        安欣连忙擦了一下眼泪,“让妹妹看笑话了。”

        她一向能忍,三个姑娘中属她最有韧性,见她红了眼睛,陆瑶便有些担心,她是安顺侯府的嫡长女,又一向得老太太喜欢,娘亲又掌管着府里的中馈,在府里向来说一不二,又有谁给她委屈受?

        林月彤的眉头也蹙了起来,“欣姐姐这是怎么了?可是薛如海欺负你了?你快说,他若是敢对不起你,我们一定替你找回场子!”

        安欣摇了摇头。

        见她闷着脑袋不愿意说,林月彤急了,“你别哭啊,究竟怎么回事你倒是吱声啊!你不说我们怎么替你做主?”

        陆瑶拉了拉林月彤的衣袖,安欣一向好面子,她若是不想说,林月彤的着急只会给她压力。

        安欣擦干净脸上的泪,又摇了摇头,“我没事,就是怕婚后过得不如意,有些慌了,你们别担心。”

        陆瑶却有些放心不下,扭头将安欣的丫鬟拉到了一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可是跟薛如海有关?你们姑娘为何憋着不说?若是大喜的日子,都这般委屈,以后会痛快吗?”

        她的丫头闻言落了泪,这才说出实情,“出嫁前清河公主给薛公子安排了通房,听说最近这些日子,他时不时就会召唤一下,那丫头怀了孕,我们姑娘知道后心底有些不舒服,这才情绪低落。”

        陆瑶的眉头紧蹙了起来,“事情怎么处理的?”

        “清河公主绑了那丫头,已经灌了落胎药。”

        男子在没有成亲前,大多都会有通房,一是教导他们房事,二是帮他们纾解**。

        薛如海瞧着也不像是贪恋女色的,好端端的,怎么会在成亲的节骨眼上犯这个糊涂?陆瑶记得他明明是喜欢安欣才求娶的她,怎么临到头了,又弄出这糟心事?

        这不是诚心给她添堵吗?

        都已经要举行婚礼了,两家断不会在这个时候退亲,安欣本身也没有退亲的意思,所以这个委屈她只能咽下去。

        陆瑶说不清是同情她多一些,还是气她太能忍了。

        回了府她心中还是有些不痛快,先有蒋靖宸,又有卫宁程,现在又出了个薛如海,无一不沉溺于女色。这让陆瑶对男人彻底没了信心,她甚至有些怕在她成亲的那一日,也闹出什么事来。

        冬香将一切都看在眼底,忍不住又给他们王爷传了个信。

        就在陆瑶走神时,沈封寒突然来了。

        他是避开护卫悄悄过来的,也是头一次白日来这里,看到他的那一瞬间,陆瑶吓的不轻,同样惊到的还有芸香跟兮香。

        沈封寒的神色却一切如常,“我有事找你们姑娘有事商议,你们先退下吧。”

        芸香她们看了陆瑶一眼,陆瑶点了点头。

        等她们退下后,陆瑶便站了起来,“王爷,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沈封寒贪恋地望着她的容颜,伸手将小丫头拉到跟前,捏了一下她的脸,“刚到京城,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模样?”

        陆瑶摇头,安欣的事,她自然不可能跟他说,沈封寒却已经知道了,“为安欣的事心烦?”

        陆瑶微微一怔,“王爷怎么知道?”

        薛如海之所以会闹出这事,其实跟薛如珍脱不了干系。

        薛如珍虽然被关在了庙里,家人却时不时地会去看她,她以前身边也有几个能用的人,她在庙里并没有改好,性格反而更加扭曲了些,她本就讨厌安欣,自然不想让她痛快,所以公主在给薛如海安排通房时,她便使了个手段,让丫鬟花高价买了个扬州瘦马回来,还让她伪装成丫鬟进了公主府。

        清河公主给儿子安排通房时,本来找的是自己身边的丫鬟,薛如珍却让她代替丫鬟去了哥哥的房间。

        薛如海之前一直没有开荤,她又手段了得,这才被他宠幸了几次,那些避子药早被薛如珍的人换掉了,她这才有了身孕。

        沈封寒一连赶了几天的路,才刚到京城,就知道了此事。怕她心底留下阴影,才跑了这一趟,望着她近在咫尺的小脸,沈封寒的神情放松了下来。

        见他又想将自己圈到怀里,陆瑶伸手推他,小脸有些严肃,“你们男人是不是没一个好东西?”

        “旁人我不知道,薛如海本就是个意志不坚定之人,他做出这种事无可厚非。”

        “不止他,还有卫宁程,明明名声那么好,他在婚前却跟人苟且,还有了孩子。”

        陆瑶说不出的失望,一个卫宁程,一个薛如海,在京城众公子哥中都是数一数二的青年才俊,结果背地里都这般不堪。

        卫宁程的事,沈封寒同样有些耳闻,他伸手撩了一下小丫头额前的发,淡淡道:“看事不要只看表面。”

        以为他在为卫宁程说话,陆瑶蹙了下眉,扬起小脸哼道:“你当然没觉得他做错,对你们男人来说左拥右抱本就无可厚非。“

        瞧她一副气呼呼的模样,沈封寒眼底闪过一抹笑意,他伸手捏住了小丫头的下巴,“你对男人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陆瑶拍掉了他的手。

        知道她一时半会儿解不开心结,沈封寒淡淡道:“你知道卫宁程那个孩子是怎么来的吗?”

        陆瑶微微蹙眉,“一准儿是看庄子上的丫鬟年轻貌美,便见色起意,这才有了孩子。”

        沈封寒淡淡道:“那个丫鬟是厨娘的女儿,是她心怀不轨,在卫宁程的饭菜里下了药,卫宁程醒来后,没有杀掉她,已然是手下留情,孩子不过是意外。”

        陆瑶不信,“卫宁程吃饭时,不试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