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65章 甜蜜的小互动!

第65章 甜蜜的小互动!

        沈封寒离开自己的宫殿后,便去跟皇上议事去了,西北兵力薄弱,景王若有心造反,最有可能从宿城下手,现如今他们已经将秦荛调回了京城,宿城的城守也换成了沈封寒的人。

        然而西北其他地方也并非固若汤池,有两处也不得不防,一处是绕城,一处是觅城,因为地理位置偏远,兵力十分薄弱,其中一处还是慎王的封地。

        慎王沈忱乃皇上的堂兄,虽然没有谋逆之心,他却一贯的狡诈,前几年他趁着战争还发了一笔横财,沈封寒看不惯,让他吐出来不少,他若记恨在心,转而投向景王,也并非没有可能。

        议完事,沈封寒便跟皇上一道来了坤宁宫。

        众人连忙起身跪拜了一下。

        皇上信步而来,他一身明黄色的衣袍,头发高高束了起来,他五官硬朗,眼神凌厉,嘴角的笑使他显得温和不少,“都起来吧。”

        皇后眼底含了笑,“皇上跟王爷快坐吧。”

        她双眼狭长,眼睛虽然不大,却极为有神,眼底含着睿智的光芒,后宫的女子,大多都极为聪明,皇后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皇上对她一向敬重,握住了她的手,“皇后也坐吧,今日是你生辰,朕知晓你不爱首饰,便命人为你搜罗了一些其他小玩意,何公公,将生辰礼给皇后呈上来吧。”

        何公公应了一声,便让小太监将礼物呈了上来,十个小太监鱼贯而入,一人手里举着一个托盘,都是江南运过来的珍贵物品,有夜明珠,玉箫,还有洋人的小玩意。

        见皇上对皇后如此重视,陆瑶眼底也闪过一抹惊叹,以为她喜欢这些小玩意,沈封寒不动声色瞥了一眼。

        皇后命人将东西收了起来,沈封寒也让人将提前备好的生辰礼呈了上来,是一套纹着牡丹花纹的白玉壶,几个小杯子倒扣在它的周围,瞧着十分精致。

        皇后笑盈盈道了谢,跟皇上打趣道:“前段时间母后还说,子湛送人生辰礼时,无一不是翡翠,这好不容易换了一样,还是跟玉脱不了关系,这是得多爱玉。”

        “皇嫂若不喜欢,我带回去自己用一样。”

        “谁说我不喜欢?”皇后冲皇上眨眼,“你瞧瞧还是这么个脾气,真不知道以后谁能管得住他。”

        沈封寒的神情仍旧很淡,他面冠如玉,眼底蕴含着不动声色的凌厉,周身的气势仍旧冷的很,明明那张脸,俊美得让女人都嫉妒,贵女们却悄悄垂着眼睫毛,根本没人敢偷看他。

        皇上笑了笑,“殿里可不就有一个。”刚一入京,皇宫都不来,先去见人小姑娘,最后还被赶了出来,皇上全当笑话听了。

        众人却以为他说的是自己,根本没人往陆瑶身上联想。

        沈封寒下意识扫了一眼陆瑶,小丫头垂着眼睫毛,态度很是恭敬,只露出个轮廓柔和的侧脸。

        她今日一身海棠色的长裙,衬得皮肤越发白皙,单看侧脸竟给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她小巧圆润的耳垂上带的正是沈封寒送给她的耳坠,宝石的颜色十分漂亮,衬得她白嫩的耳朵更加可爱了几分。

        沈封寒莫名有些移不开视线。

        察觉到沈封寒的打量,皇后笑着拍了拍陆瑶的手,眼底浓浓的打趣,“之前母后还跟皇上说,不知道子湛会娶个什么样的王妃,现如今瞧着,这两人真真是再般配不过。听说瑶丫头出事时,子湛想也不想就追了上去,肯定早在这之前就瞧上这丫头了吧。”

        陆瑶脸上一红,下意识看了沈封寒一眼,恰好对上他幽深的目光,陆瑶心中一慌,垂下了眼睫毛。

        沈封寒淡淡瞥了皇后一眼,怕她越说越来劲儿,并不接这茬,皇上忍不住失笑摇头。

        淑妃也跟着笑了,“这么漂亮的丫头,臣妾瞧着都觉得可人,子湛不喜欢才说不过去,母后盼了这么多年了,总算是苦尽甘来了,大家可都等着喝喜酒呢。”

        陆瑶脸颊越发红了。

        “这就害羞了?”皇后就喜欢漂亮的小姑娘,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察觉到沈封寒又瞥了她一眼,她才笑眯眯收回手。

        皇后喜欢听戏,特意请了梨园来坤宁宫,一早就搭好了台,皇上也难得来了雅兴,拉着沈封寒一道去了。

        清楚沈封寒不喜欢身边有侍女伺候,皇后冲陆瑶道:“瑶丫头就坐王爷身旁吧。”

        若是已经成了亲,她坐他身旁无可厚非,可是现在还没有成亲,陆瑶下意识看了沈封寒一眼,见他点了下头,陆瑶屈膝应了下来。

        她走到沈封寒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莫名有些拘谨,“王爷想喝水吗?”声音小小的。

        沈封寒掀开衣袍也坐了下来,他仍旧坐的笔直,不管处于何地,都一身的傲骨,听到陆瑶的话,他唔了一声,陆瑶便小心翼翼为他倒了杯水。

        徐雅身为县主,位置本排在了第四排,因为三公主仍被禁足中,今日也没能放出来,徐雅便坐在了第三排最边上,她稍微一侧脑袋,就能瞧到陆瑶跟沈封寒,见两人坐在一道,她心底十分不是滋味。

        她在陆瑶跟前虽然放下了豪言壮志,沈封寒真回了京城,她才发现见他一面真的很难,好不容易等他进了宫,她却只能远远瞧上他一眼,甚至连凑过去跟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她咬了咬唇,心情莫名有些低落。

        每两个座位中间都摆着一张小桌,上面有松子和西瓜子,听戏听得无聊了,可以吃。陆瑶向来不爱听戏,只觉得咿咿呀呀的枯燥地很,她趁沈封寒不注意便抓起两枚松子。

        她牙口好,跟个小松鼠似的,咬开壳就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再扭头时,就见七王爷也拿了几颗。以为他也喜欢吃,陆瑶便没了不好意思,又拿了几颗,怕自己拿的太多,他就没得吃了,陆瑶还贴心地给沈封寒剩下了几颗。

        沈封寒剥掉壳,就将松子给了她,“伸手。”

        陆瑶愣了愣,伸出了手,几颗白白的果仁躺在了她小巧的掌心中,陆瑶弯了弯唇,捏起一颗放到了嘴巴里,香味在口中蔓延开,还带着一丝甜,手里这几颗刚吃完,男人又递给她几颗。

        陆瑶心中莫名涌起一股冲动,又想亲亲他了。她趁人不注意剥了几颗西瓜子给了沈封寒,互相交换时,指尖便碰到了一起,一阵酥麻传了过来,陆瑶心虚地缩回了手指,脸颊红红的。

        她低头专心吃了起来,小脸十分满足,瞧着她柔美的侧脸,沈封寒的视线柔和了下来。

        徐雅瞧到两人的互动,捏紧了手里的手帕,她不相信沈封寒会在短短时间内便喜欢上她,可是他对她的特殊,她又一一看在了眼底,难道是因为她顶着他王妃的名头,他才如此纵容吗?

        不,他不是很讨厌女人的靠近吗?

        徐雅脑袋乱成一团,这场戏明明是她爱听的,她却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瞧着沈封寒软化下来的视线,心中一片恍惚,这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人吗?

        “姑娘,淑妃娘娘跟您说话呢。”

        徐雅这才回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淑妃来到了她跟前,徐雅喊了一声姐姐,眼睛莫名红了。

        淑妃就是察觉到她一直盯着两人看,神情越来越不对,怕更多人发现她的异常,才走了过来,“陪我一起更衣去吧。”

        徐雅点头,连忙用手帕擦了一下眼泪,跟着淑妃站了起来。

        对这个一母同胞的小妹,淑妃一向宠到了骨子里,她拉着她走远了些,才叹口气,“你呀。”

        徐雅在她面前从未掩饰过对沈封寒的感情,这个时候,眼泪又砸了下来,“姐姐,他真的喜欢陆瑶吗?我头一次见他对人这么温和,他还给她剥松子,为什么偏偏是陆瑶?我喜欢了他那么久,等了他那么久,他就完全看不到我的付出吗?我以为我能打动他的,为什么他的目光从来没有往我身上放过呢?”

        淑妃心酸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将她揽到了怀里,声音仍旧柔和不已,“傻丫头,感情的事向来不能勉强,总有一日你会遇到个更好的。”

        徐雅拼命摇头,一想到刚刚他递给她松子的那一幕,她心底就像被针扎了似的,疼的厉害,“不要,我不想要旁的人,这辈子,哪怕有那么一次,他能这么对我,我也心满意足了,我要的真的不多啊。”

        淑妃有些无奈,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小声哄道:“阿雅,他们已经就要成亲了,你再苦恼,又有何用?天下这么多男人,总会遇到个你喜欢又喜欢你的。子湛,常年待在边疆,一颗心早就无坚不摧了,又岂是良配?以后若有战事,只怕他还要再赴战场,战场上刀剑无眼,就算你们真在一起了,你也只会夜夜担忧,不若听姐姐的放过自己?”

        徐雅不想听,她喜欢了他这么久,若是能放下早放下了,又何必让自己这么痛苦?她的眼泪一串串砸了下来,紧紧抓住了淑妃的衣服,“我真的不甘心!我甚至没有向他表明过心意,你让我怎么死心?姐姐你帮帮我吧!”

        淑妃心疼不已,“你怎么就这么傻?姐姐又哪里帮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