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70章 腻死人的温柔!

第70章 腻死人的温柔!

        陆瑶愣愣站了一会儿,神情有些茫然。

        上一世,景王勾结北戎,率先攻打的宿城,这一世沈封寒将宿城守将秦荛调回了京城,景王损失一名大将,这才从绕城入手。

        可是,为什么偏偏选择这个时候进攻?王爷刚刚受伤,那边就传来了进攻的消息。究竟是不是巧合?

        陆瑶蹙眉思索了片刻。从西北到此处,快马加鞭恰好需要一日,他们昨天之所以选择进攻,是不是已经知道他受伤了?

        其实景王之所以提前发难,跟沈封寒最近的行动脱不了干系,他最近接连损失了好几员大将,再这么下去,身边几乎没了可用之人,这个时候冒然进攻时机其实并不成熟,但是景王整个人都处于暴躁中,北戎王又好斗逞勇,知道沈封寒受伤后,两人一拍即合,这才半夜突击了绕城。

        消息传来后,朝堂上一片哗然,皇上震怒不已,沈封寒若是不受伤,派他过去最好不过,可惜他偏偏受了伤,皇上思来想去便派了镇北侯府的侯爷领兵出征。

        知道沈封寒也打算离开时,陆瑶眼睛红了一圈,认真道:“我不许你走,你伤的这么重,怎么能赶路,万一伤口又裂开怎么办?”

        说着她的眼泪便砸了下来,她不想哭,却完全控制不住。

        小丫头无声落泪的模样很是招人心疼,沈封寒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缓和了好几分,“别哭,用不了几日就好了,我可以乘坐马车,注意点伤口不会裂开,何况我还有不少好药,不会有事的。”

        陆瑶吸了吸鼻子,小声反驳,“根本就没什么好药,若是有,你也至于一直在床上躺着,朝廷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让其他人去不行吗?”

        沈封寒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又吻掉了她的泪,“乖一些,我保证以后都不会丢下你行吗?”

        西北兵力薄弱,景王又一向狡猾多端,交给别人沈封寒根本不放心,绕城若是被他们一举拿下,西北军心必乱,他们若是一鼓作气,再攻下其他城池,再想夺回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场战争必须速战速决才行,国库本就亏空,根本打不了持久战,战线如果拖的太长,南蛮必有异动。沈封寒不敢赌,所以他必须得走。

        他伸手顺了顺陆瑶乌黑的长发,将小丫头的脑袋按在了自己肩上,“我向你保证一定尽快赶回来行吗?”

        陆瑶的眼泪一滴滴砸了下来,不一会儿就打湿了他的衣服,这根本不是什么时候回来的问题,他如果没有受伤,陆瑶绝不会拦他,可是他伤的这么重,万一路上再遇到刺客怎么办?

        一想到他有可能出事,陆瑶的眼泪就有些止不住,明明之前还很害怕嫁给他,这才不过嫁过来一天,她对他就已经充满了不舍。

        陆瑶吸了吸鼻子,冷静道:“你想走也可以,必须等伤口稍微好点才能上路,不然你就带我一起去,我在路上照顾你。”想到自己可以跟过去,陆瑶的眼睛亮了几分。

        “对,你可以带上我,我陪你一起去。”

        沈封寒弹了一下她的脑袋,神情严肃了起来,“别闹。”

        “我没有闹,你不是不喜欢旁人的照料吗?我可以好好照顾你,你带我去吧。”

        沈封寒想也不想的便拒绝了,“不行,战场上刀剑无眼,你一个姑娘去了能做什么?我也不需要你的伺候,昨天晚上我起夜时,不是照样一个人?不过是中了一箭,又不是完全动不了。”

        陆瑶微微一怔,“你昨天自己起来了?”

        她竟然完全睡死了过去,想到他向来骄傲,必然不喜欢萧炼帮忙,定是无比艰难的下的床,陆瑶的鼻子猛地酸了起来,恨自己没有多点警惕。

        察觉到她的懊恼,沈封寒摸了一下鼻尖,“就算你醒着,还能跟进去不成?帮我擦身都羞的不行,怎么帮我?”

        陆瑶的脸颊忍不住又红了,“你管我,我就要帮!”

        沈封寒眼底溢出一丝笑意,伸出捏了捏她的鼻子,“以后多的是机会,先去帮我收拾一下行李。”

        见他打定了主意要离开,陆瑶急的不行,“王爷!”

        沈封寒淡淡道:“还记得你的梦吗?”

        陆瑶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在你的梦里,宿城失守时,我远在燕南关,离京城需要好几日的距离,长途跋涉,赶到西北时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当初若不是我去晚了,觅城未必会失守,现在的情况其实跟你梦里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攻打的城池由宿城变成了绕城。”

        “如果我去晚了,西北兵再战败,军心必乱,到时候就算我能力再出众,也无法速战速决。你还记得,在梦里,那场战争拖了多久才结束吗?”

        陆瑶如实道:“两年多。”

        沈封寒的神情无比严肃,“两年多,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打仗时,军队需要消耗不少粮草,西北的冬季又极为寒冷,棉衣棉被,每一笔下来都需要不少银子,现在国库又空虚,拖的时间久了,对朝廷来说不啻于一场灾难,这还是最轻的,每一场战争都要死不少人,时间拖的越久,百姓的生活越水深火热。”

        他闭了下眼,“想避免持久战,就只能速战速决,我手下的军队,都听惯了我的指挥,换了将领难免需要磨合,但是战场上却不等人,一个极小的失误都可能酿成大错。我向你保证,伤口一日不好,我一日不冲锋陷阵,成么?”

        他只要去了,便可稳住军心。

        这是他头一次说这么长的话,若是旁人,他断不会浪费这个口舌,根本没人可以阻拦他,对着她,他所有的冷硬都收敛了起来,他不想看到她痛苦的目光,也希望她能理解他。

        那场战争确实死了不少人,陆瑶不得不承认,比起旁人,他是天生的将领,只要他不倒下,这场战争总会取得胜利。

        她将脑袋埋在了他的掌心,眼泪又砸了下来,“那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归来。”

        见她终于松了口,沈封寒松口气,他亲了亲小丫头柔软的头顶,一颗心软成一团,连洞房都没入,他怎么舍得出事?

        “放心。”沈封寒又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等回来,我补你一个完美的婚礼。”

        陆瑶:“我不要,我只要你安全回来。“

        “我保证,绝不会出事。”

        陆瑶吸了吸鼻子,这才松开手,“我去帮你收拾行李。”

        其实沈封寒的行李哪需要她收拾,带上两件衣服就可以出发了,他不过是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小丫头果然忙碌了起来,亵衣、中衣、大氅,单衣服就收拾了两个包裹,更别提还有其他的。

        忙碌了半晌她总算收拾完了,陆瑶小跑着来到了他跟前,“好了。”想到他就要走了,她一刻都舍不得离开他。

        沈封寒咬了一下小丫头的唇,“辛苦了。”

        陆瑶脸上微红,忍不住搂住了他的脖颈,怕碰到他的伤口,整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的,她也去亲他的唇,软软的唇贴在他唇上蹭了蹭,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沈封寒眼眸沉得有些深,诧异于小丫头的胆大包天。

        陆瑶舔了一下就缩了回去,终究还是有些害羞,沈封寒捏了一下她的小脸,“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回镇北侯府住着,等我回来,再接你回府。”

        王府太过清冷,她一个人待久了肯定会胡思乱想,沈封寒也没法保证什么时候回来,住在镇北侯府,好歹还有家人陪着她,沈封寒希望她一直快快乐乐的。

        陆瑶点头,有他在,她都觉得王府很是吓人,他若走了,真将她留在这里,陆瑶觉得她肯定会被吓死。

        当天下午沈封寒便坐上了马车,走了走了,陆瑶又忍不住爬上了马车,马车被改良过,瞧着像一张舒适的床榻,上面铺着一层厚厚的褥子,沈封寒半靠在里面,随时可以躺下休息。

        陆瑶走过去,半趴在他膝头,小声道:“我陪你出城,到了城门口,我再下来。”

        她头一次这么黏人,沈封寒心底软成一片,也舍不得拒绝,他将萧炼喊了过来,又让他将镇北侯府的精兵调过来一百,打算一会儿让他们护送着她回府。

        分离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陆瑶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她明明什么都没来得及跟他说,竟然已经到了城门口。

        陆瑶忍不住勾住了他的脖子,小心翼翼蹭了蹭,“沈封寒,你答应了我的,一定会平安回来,你不可以食言。”

        这是她头一次喊他的名字,声音绵软可爱,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依赖,沈封寒捏了捏她的小脸,“叫夫君。”

        陆瑶脸上红了起来,觉得他又欺负人。小丫头红着脸的模样,明媚动人的很,沈封寒凑过去亲了一下她的唇,“快叫!”

        陆瑶垂下了眼睫毛,小脸埋在他的肩上,“等你回来我就叫。”

        怕碰到他的伤口,两人的身体隔了一些空隙,沈封寒却将她搂到了怀里。陆瑶惊呼了一声,“你的伤!”

        “不碍事,没压到。”沈封寒又亲了亲她的头发,最后抱了一下,闭了下眼,“下去吧。”

        陆瑶点了点头,下车的那一瞬间,她的眼眶又忍不住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