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84章 算计!

第84章 算计!

        见她又用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目光盯着他,陆鸣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他看了陆瑶一眼,“不过是一点小忙,姑娘不必放在心上,你们两个认识?”

        京城里的贵女他不说都认识,起码都有印象,这位红衣女子,妆容虽然很淡,眉眼却十分张扬,偏偏一副羞羞答答的模样,两者组合在一起,极有视觉冲击力,他如果见过,肯定记得,可是这个姑娘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陆瑶笑道:“哥,这位便是沁雅公主,北戎王最疼爱的一个女儿。”

        沁雅公主?传说中的北戎第一美人?

        陆鸣的神情有些微妙,他看惯了自家妹妹精致的长相,对沁雅公主这种过于妖媚的相貌便有些欣赏不来,根本不理解她是怎么排上第一的。想到北戎人少国小,陆鸣才咳了一声,“难怪觉得眼生,原来是沁雅公主。”

        沁雅公主是个擅长察言观色的,见他对自己羞答答的模样避之不及,便恢复了自然,落落大方道:“这是阿雅第一次入京,公子若是认识我,才奇怪,今天多亏了公子舍身相救,真没想到你竟然是七王妃的哥哥,咱们还真是有缘。”

        虽然恢复了正常,她望着陆鸣时,眼底还是带着一抹羞涩,陆鸣摸了摸鼻尖,不动声色看了自家妹妹一眼,陆瑶自然看懂了他的眼神,笑道:“公主不必太客气,哥哥一向仗义,不管谁的马出现了问题,但凡被他碰到了,能帮的肯定会帮,你若实在过意不去,哥哥在医馆的花费,你包了就行,这样就两清了。”

        “用你们中原的话,救命之恩,不是需要以身相许?怎么能两清呢?”沁雅公主的神情有种近乎天真的疑惑,望着陆鸣的眼神也略带羞涩。

        陆瑶心中莫名些打鼓,不清楚她是真不懂,还是故意装的,结合她在宫里说的话,陆瑶更倾向后者,她淡淡一笑,“不过举手之劳,哪需要什么以身相许?若是明日又有人救了你,难道公主还想嫁两次不成?先不说哥哥已经有了心上人,就算没有,以哥哥的身份也绝对配不上公主的。”

        沁雅公主眼波微动,神情终于有些变化,虽然心底根本不信,她还是问出了声,“有了心上人?不知道是谁先得了公子的青睐?”

        陆鸣哪有什么心上人,反正他是绝不愿意娶什么公主的,听她这么问,陆鸣便道:“小姑娘脸皮都薄,又正处在定亲的当口,我若真说了,她估计要没脸见人了,还望公主海涵。时间不早了,我们再不回去,家里的人肯定要担心,咱们就此别过吧,你也赶紧回去吧。”

        “公子如此体贴,能嫁给你,她定然很欢喜。既然你们就要定亲了,那本公主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说句心里话,阿雅自打见了公子第一眼便欢心的很,你又救了阿雅,这份情,阿雅永远铭记在心,你若是改了心意,阿雅会一直等着你。”

        她皮肤很白,一头青丝犹如墨染,还生就一双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波光流转间,含嗔带笑,勾人得很,这个长相就算放在京城也是一等一的美人,此刻她眼神又极为真诚,很难令人不动容。

        奈何陆鸣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他对这种过于妖气的美人,天生就有些不喜,总觉得小姑娘还是像自家妹妹或者表妹这样乖乖巧巧的比较好。

        笑得这般勾人,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他娘脾气那么温和,他若真娶个这样的回去,说不得还要反过来给他娘气受。

        他勾唇一笑,骨子里的散漫不自觉便展现了出来,“公主生的这般貌美,肯定能尽早寻到如意夫君,这话以后还是莫要再说,好在现在身边没有外人,若是传出去给你未来的夫君听到,只怕不会喜欢。时辰不早了,公主结完账尽早回去吧,你的马儿断不会无缘无故发狂,公主还是查清的好。若是有需要,也可移交大理寺,我有个朋友特别擅长查案子,你去他府上也行。”

        在她的调查中,陆鸣一向玩世不恭,虽然最近一年在书院上心了不少,但他天生就有些懒散,骨子里也不爱计较,她本以为他很好对付,不料同样是个精明的,马之所以会发狂,是她们自己动的手脚,沁雅公主自然不会让人调查。

        她勉强一笑,神情也适时地黯然了一分,“多谢公子好意,二王兄手底下有不少能人,应该可以查出来,若有需要阿雅定会找你帮忙,既然如此那阿雅就不说旁的了,公子既然快定亲了,那阿雅就耐心等着,究竟是谁得了你的青睐,能配得上你的姑娘,定然是人间绝色。”

        陆鸣暗骂了一声,他连十八岁生辰都没过,可不想这么早定亲,然而听她话里的意思,他若不定亲,她便一直等着?

        一直离开后,陆鸣还蛋疼不已,他招谁惹谁了?眼瞅着就要秋闱了,腿摔断也就罢了,还得赶紧找个合心意的,一时半会儿,他去哪儿找去?

        见他额上都是冷汗,偏偏还笑得灿烂,陆瑶心疼不已,沈封寒瞧在眼底淡淡道:“公主在我们这儿遇害,案子理应我们处理,萧晨你去认真检查一下公主的马,务必找出凶手,给公主一个交代。”

        沁雅公主心底咯噔了一下,“不必了,不过一桩小事,就不劳烦你们了。我若是调查不出来再麻烦你们不迟。”

        “公主百般推辞,难不成知道凶手是谁?”沈封寒神情虽淡,态度却十分冷硬。

        沁雅公主神情微僵,“王爷何处此言?我若知道,刚刚就处决了,若是没有陆公子的舍身相救,想必我肯定不会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本公主不过是不想给贵国添麻烦而已,王爷若是想查,尽管查好了。”

        回到住处时,沁雅公主气的砸了手里的杯子,明明一肚子气却只能忍着,这种屈辱的滋味让她整个人都处于难言的悲哀中,女奴跪在了地上,“公主莫气,不说奴婢动手时极为小心,就算他真查出来,大不了就要奴婢一条命,公主请放心,奴婢绝不会吐露半个字。”

        沁雅公主吐出一口浊气,半晌才闭了下眼,等她退下去后,沁雅公主才对身边的护卫道:“将她处决了吧,弄成畏罪自杀的模样,免得真查到她身上。”

        身边的侍卫喏了一声,恭敬地退了下去。

        陆鸣的腿已经固定上了夹板,最近这段时间都不能走路,沈封寒让人将他抬到了马车上,陆瑶有些担心他,也跟着上了马车,沈封寒干脆也上了马车。

        尽管沈封寒已经成了自己的妹夫,按理说他还得喊一声“哥哥”,面对他时,陆鸣却还是不自在的很,尤其是现在,封闭的空间内,只有他们三个人,一呼吸便能感受到他的气息,陆鸣清了清嗓子,冲陆瑶使了个眼色,陆瑶有些气他逞英雄,明明只有三脚猫功夫还学人英雄救美,见他额上全是冷汗,显然还很疼,便又心疼的不行,忍不住又问他,“还是很疼吗?”

        陆鸣不在意道:“没事,你说这沁雅公主不会真要一直盯着我吧?我若不成亲,她还能一直守着不成?”

        自打三年前,蒋氏狠狠处罚过身边的小丫鬟后,陆鸣已经很久没这么被人明目张胆地勾引了。他顺手弹了一下陆瑶的脑袋,贱兮兮地笑了笑,“看来你哥我的魅力不减当年!”

        刚敲完这丫头的脑袋,就察觉到沈封寒凌厉的视线淡淡撇了过来,陆鸣顿时觉得拇指有些僵硬,他咳了一声,若无其事缩回了手。

        陆瑶瞄了陆鸣一眼,这才察觉到哥哥也有些杵他,她莫名有些幸灾乐祸,唇角忍不住弯了弯,被陆鸣瞪了一眼,她才扮了个鬼脸,朝沈封寒身边蹭了蹭,扬脸问道:“王爷,你也觉得沁雅公主落马的事有些蹊跷?”

        陆瑶也有些怀疑她,在宫殿里她表现的落落大方,瞧着便颇有心计,刚刚在哥哥面前的表现委实有些假,陆瑶才不相信以她的性格会对哥哥一见钟情,她那么会作诗,可见对夏朝的文化了解的颇深,怎么可能会觉得救命之恩必须要以身相许?

        陆瑶只不过是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算计到哥哥身上,他今年才参加秋闱,就算能金榜题名,明年还要参加会试和殿试,分明是前途未卜。

        沈封寒点了点头,“萧晨已经去查了,很快就会有结果,先不必多想。”

        他们刚回到镇北侯府没多久,萧晨便回来了,说下手的丫鬟畏罪自杀了,陆瑶微微一怔,神情严肃了起来,原本她只是怀疑,现在却已经确定了,这事绝对有沁雅公主的手笔。

        陆鸣神情也有些凝重。

        他摔断腿的事,老太太很快便知道了,她亲自来了一趟三房,见王爷跟陆瑶还没走,先跟沈封寒说了两句话,才心疼地走到陆鸣跟前,“真是作孽,好端端的救个人,赶在这个节骨眼上摔断腿,受罪不说,又赶上秋闱。”

        陆鸣安慰道:“祖母不必担心,孙子只是腿伤了,手又没事,总归是能入场考试。”

        老太太还是心疼不已,“眼看着就要秋闱,若是停课,说不得就耽误了,继续上课的话,来回折腾,得吃多少苦。”

        陆瑶也一脸心疼,对沁雅公主埋怨不已。

        沈封寒淡淡道:“我跟太傅有些渊源,这一个月让他来府里教导吧。”

        老太太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