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90章 小男娃!

第90章 小男娃!

        经期第二天,陆瑶才终于活了过来。

        天气炎热,陆瑶忍不住想要吃凉面,沈封寒管的很严,根本不允许她吃,他严肃起来时,一向说一不二,陆瑶再怎么撒娇都没用,午饭有红豆薏仁粥,冬瓜排骨汤煮的面条,几个热炒的小菜。

        本来陆瑶还有些意见,心底闷闷的,她就算在家,蒋氏都不会管她这么严,顶多不让她吃太冰的东西,凉面只是过了一下凉水而已,根本没有那么冰,就算吃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饭菜一道道被传了上来,全是热腾腾的,陆瑶很没胃口,结果她却发现摆在沈封寒面前的主食也是热气腾腾的汤面。

        沈封寒跟陆瑶一样,夏天都不爱吃热饭,现在却宁可陪她一道吃热的,都不许她吃凉的。

        陆瑶心底酸酸的,一时间说不上什么滋味。她忍不住往沈封寒跟前蹭了蹭,声音软的不行,“王爷,我自己吃热的就行,你不用陪我。”

        说着就喊芸香,让她重新给他做一碗。

        “不用。”沈封寒让芸香退了下去,伸手弹了一下陆瑶的脑袋,“快吃吧。”

        说完他就拿起筷子,挑起一缕面条,慢条斯理吃了起来,“快吃。”

        见他坚持,陆瑶心底满满的感动,她也挑起一缕面条吃了起来,只觉得热气腾腾的汤面都变得美味了起来,明明夏天很不爱吃,她吃了大半碗,才停下来。

        她不知道旁的夫妻是怎么相处的,她好像越来越喜欢沈封寒了,吃过饭,陆瑶是习惯午休的,今日却完全没有休息的心思,沈封寒处理公务时,她便黏在他身旁看书,完全舍不得离开。

        沈封寒本以为她是吃的有些多,打算先消消食,结果却迟迟不见她去午休,他不由冲她招了一下手,“不困吗?”

        陆瑶摇头,见他批完了一个奏折,忍不住蹭到他跟前趴在了他膝上,说着不困却打了个哈欠,“你忙你的,我不打扰你。”

        她哪是不困,分明是不想离开他,见小丫头如此黏人,沈封寒心底软成一团,想到她身上还不舒服,便拦腰将她抱了起来,“回去睡。”

        陆瑶连忙抓住了他的衣襟,“我不想睡。”

        她心底想什么,脸上一看便知,沈封寒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她的眼睛,“我陪你。”

        陆瑶眼睛亮了一分,“你不是要处理公务吗?”

        “不着急。”

        见他说了不着急,陆瑶便安心地窝在了他怀里,小脑袋在他肩上蹭了蹭,躺在床上后,陆瑶整个人都缩在了他怀里,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为什么形容刚成亲的夫妻时,会有如胶似漆这个词,她现在就一刻都不想离开沈封寒。

        ——

        父母的生辰过后,蒋静舒跟陆鸣正式定了亲,蒋静舒明年十二月份才及芨,原本蒋氏想将婚期定在十二月份,想到小丫头还要在归宁侯府待一年多,她就有种煎熬的感觉。

        老太太年事已高,蒋靖宸又不在府里,大哥又时常忙得脚不沾地,她跟继母又不亲,蒋氏真有些放心不下她,她跟老太太商量了一下便打算将婚亲提前一年,放在今年十二月份。

        小丫头虽然小了些,只要陆鸣不胡来,别让她提前受孕,就算早出嫁也没什么。

        她对陆瑶跟陆鸣格外依赖,也不想一个人呆在归宁侯府,蒋氏问她想不想早出嫁时,她虽然羞红了脸,心底却是愿意的。

        她的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十二月二十六恰好是个好日子,正赶上过年,可以说是双喜临门。

        见她定了亲,林月彤高兴不已。

        还送过来一对上好的镯子,直接给蒋静舒带在了手上,玉镯一看就价值不菲,蒋静舒不敢接,连忙伸手去摘,林月彤却瞪了她一眼。

        在她心底,蒋静舒不止是陆瑶的妹妹,也是她的妹妹,她送对镯子而已,她若是真推辞,那才是拿她当外人。

        陆瑶清楚她的脾气,冲蒋静舒点了点头,蒋静舒只好收了起来。

        眼瞅着已经八月份了,用不了多久就是她的婚期,林月彤现在都有些认命了,那边不同意退亲,她祖母跟她娘也不会由她胡来,自古婚姻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若死活不嫁那就是不孝。她自己一个人自然拗不过一群人。

        卫宁紫又已经出嫁了,林月彤对卫府的排斥也少了一些,反正嫁谁不是嫁呢,不过是从一个地挪到另一个地儿,林月彤已经想开了,也就没再找陆瑶念叨想退亲的事。

        陆瑶通过之前的调查,对卫宁峰印象好了不少,见她不排斥后心底自然有些高兴,还念叨了一些卫府的事。让她嫁过去后跟老太太好好相处。

        卫宁峰她娘暂且不提,卫府的老太太却是个明事理的,听说这桩亲事就是她做主定下的。她若是不喜欢林月彤,肯定不会替卫宁峰将她定下来。

        林月彤不耐烦听这个,捂着耳朵,让她换个话题,陆瑶好笑不已。

        她再不愿意听,时间也不会以她的意志为转移,很快便到了林月彤成亲的前一夜,她明明对成亲没什么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临到跟前了突然紧张不已,当天晚上还有些不想让陆瑶离开。

        林月彤搂住她的胳膊不撒手,“瑶瑶,你能留下陪我一夜吗?我紧张。”

        陆瑶好笑不已,见她实在有些忐忑,陆瑶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下头,她将冬香喊了进来,吩咐道:“冬香姐姐,你回去跟王爷说一声,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

        林月彤欢呼一声搂住她的腰,“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冬香却有些迟疑,“王妃跟林姑娘感情好,王爷定能谅解,但是夜不归宿是不是有些不太好?姑娘若是担心林姑娘可以多陪她一会儿。若是留下不走,王爷那边肯定不会说什么,万一传到宫里,哪怕太后她老人家没意见,若是有人说起此事,她脸上终究……”

        后面的话,她没有继续说,陆瑶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刚出嫁的女子,回娘家频繁了都会让夫家有意见,何况是留宿在旁人家里,就算是手帕交多少也有些不好。

        冬香这番其实就是说给林月彤听的,果然,闻言,林月彤眼底的高兴逐渐散了去,这才想起瑶瑶都已经出嫁了。

        就算太后不说什么,沈封寒那里怎么可能没有意见!她上次不过当着他的面抱了一下瑶瑶,他的脸就黑的不行,若真是留瑶瑶在这里住一夜,她的小命一准儿玩完。

        她打了个寒颤,连忙道:“我不怕了!瑶瑶你别陪我了。”

        韩氏进来时,恰好听到她这话,见她又喊陆瑶瑶瑶,伸手就拍了一下她的脑袋,“瑶瑶都出嫁了,理应喊王妃。”

        林月彤捂着脑袋嘟囔,“娘还不是也喊她瑶瑶?”

        韩氏神情一顿,真想给她脑袋上再来一下。

        陆瑶笑道:“就喊我瑶瑶就行,旁人跟我客气也就算了,伯母也要跟我客气不成?还跟之前一样就行,不然不仅你们喊着不习惯,我听着也不习惯。”

        韩氏笑着点头,她就是怕林月彤想留下陆瑶,才刻意跑了一趟,见她如此自觉,韩氏颇有种女儿终于长大的懂事感。

        陆瑶又待了一会儿便离开了,她回到王府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过小花园时隐隐却看到一个人影蹲在那里,这个时候的陆瑶已经知道丫鬟是被沈封寒赶出了府,所以她心底的害怕也淡了许多,尽管如此,她还是下意识拉住了冬香的衣袖。

        “冬香姐姐,前面是不是有个人呀?”

        冬香自幼习武,视力要比寻常人好的多,低声在陆瑶耳旁说了一句,“王妃不用怕,是那位副将的小公子。”

        陆瑶的脚步顿了一下,“他怎么在这里?”

        沈封寒跟她说过,他由管家照料着,一直住在竹园,离这里走路少说也得一刻钟的时间,他怎么跑到了这里?

        陆瑶忍不住想走过去看一看,想到他对女子有些恐惧,陆瑶扭头对冬香她们道:“你们在这儿等一下,我去看看他是怎么回事。”

        几个丫鬟有些迟疑,陆瑶抿了下唇,“王府外有重兵把守,闲人混不进来,你们站这儿也能看到我们,不会出事的。”

        冬香不是怕府外的人混进来,想到小男娃不过五六岁,冬香道:“王妃有需要尽管喊我们。”

        陆瑶点头,她朝小男娃走了过去,离近了才发现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样式,一般小男孩都是穿这种衣服,以前他穿的衣服之所以跟沈封寒的一样,其实不过是管家误会了,突然见他带回来一个孩子,他便下意识地以为这是王爷的血脉。

        陆瑶误会时,沈封寒才发现管家的心思,他让萧练特意解释了一下,管家这才让绣娘注意了一下。

        陆瑶一步步朝小男娃走了过去,他脸上挂着泪,正无助地躲在角落里。

        王府很大,他追着一只蝴蝶,跑到了这里,不知不觉就迷路了,因为府里没什么小厮,也没人看到他,他意识到自己走丢时,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眼看着天黑了下来,他才忍不住掉起了眼泪。

        他平日里一直很乖,管家又需要查账,也没发现他走丢了。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他越来越害怕,这才缩在这儿忍不住哭出了声。

        陆瑶过来时,他正小声抽泣着,听到脚步声,他仓皇地抬起头,露出一张带泪的小脸,泪眼朦胧中他只看到过来的是个女子,他害怕的朝后躲了一下。

        陆瑶放缓了声音,轻声细语道:“你别怕,我不是坏人,我们之前在宫殿里见过,王爷跟我说了你的事,还带我见了你,你还记得我吗?”

        小家伙揉了揉眼睛,这才看清陆瑶那张脸。他记性好,加上陆瑶的长相很漂亮,他上次对她便有一点点好奇,所以还有一些印象。

        他还是有些怕,小身体颤抖了一下。

        陆瑶缓缓走到了他跟前,她一靠近,身上的香味便传了过来,尽管味道淡淡的很是好闻,小男娃还是不受控制地想起了那个女人,她身上天天涂抹着浓烈的香味,时不时就打他。

        之前的记忆涌上心头。

        他身体颤的厉害,额上也冒了一层冷汗,一双漆黑的大眼溢满了恐惧,他对着空气突然抓了两把,喉咙深处发出一小声赫赫声,陆瑶仔细听了听,才听清是走开两个字。

        他这个样子明显是想起了什么,又陷入了恐惧中,陆瑶还记得沈封寒的话,想到可能是自己的出现,诱发了他的恐惧,陆瑶忍不住蹙了下眉。

        她清楚这个时候应该离开,可是想到他的害怕是源于母亲对他的虐待,她觉得应该帮他克服才对。

        这个时候他年龄还小,若是改了过来,说不准便能让他忘掉过去的事,若是任由他一直恐惧下去,这个恐惧只怕会伴随着他一生。

        望着他稚嫩的小脸,陆瑶有些于心不忍,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你不要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

        小男娃伸手去抓她,眼底满是恐惧,他指尖锋利,两下便抓破了陆瑶的手,陆瑶不仅没打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她伸手去摸小男娃的脑袋,“你不要怕好不好?姐姐不会伤害你的,你很信任沈封寒是不是?沈封寒就是将你带回府的人,我已经嫁给了他,是他的王妃,你既然信任他,也可以信任我。”

        她动作温柔,声音也十分好听,小男娃愣愣看着她,再次瞅清了她那张脸,她身上的香味淡淡的,十分好闻,跟那个女人浓烈的香味并不一样。

        他愣愣看着她手上的伤口,漆黑的大眼落在了自己指尖上,其中一个指甲里还带着她的肉,他伤了她,预料中的疼痛却没有来,他脑袋有些乱,身体瑟缩了一下,站起来就想逃走。

        陆瑶却抓住了他的手,以为她终于要打他了,他眼底闪过一抹惧怕,又伸手去挠她,还拿脚去踢她。

        见他已经不怎么发抖了,陆瑶便知道他已经恢复了过来,陆瑶松口气,就在这时却见冬香她们跑了过来。

        她们是看到小男娃在踢陆瑶,这才忍不住跑了过来。她们一靠近小男娃显然更怕了,陆瑶扭头对她们道:“你们别过来。”

        小男娃却趁机从陆瑶手里溜走了,他跑得很快,小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拐角处,见他抓伤了陆瑶,夏香有些不爽,足尖一点,就追了上去。

        陆瑶有些急,连忙看向冬香,“你快跟上去,让夏香姐姐不要为难他。”

        “王妃尽管放心,夏香不会胡来的。”话虽如此,冬香还是追了上去。

        此时,夏香已经追到了小男娃,伸手便拎起了他的衣领,他吓坏了,小脚一直去踢她,夏香朝他脑袋上敲了一下,“你够了啊,王妃脾气好,不代表我也脾气好,你若是胡来,我虽然不会打你,吓唬你一下还是可以的。”

        冬香好笑不已,“行了,你快放下他吧,王妃交代了不许为难他。”

        陆瑶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小男娃正胡乱地踢着夏香,夏香将他押到了陆瑶跟前,“王妃,给你。”

        说完还瞪了小男娃一眼,“再跑打断你的腿。”

        小男娃瑟缩了一下,两相对比,自然是陆瑶身边安全一些,夏香松开他后,他下意识躲在了陆瑶身后,陆瑶伸手拉了住他的小手,“你放心,我不会让她伤害你的。”

        小男娃想挣开,却又看到了她手上的伤,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小脑袋低了下来,陆瑶揉了揉他的脑袋,“等会儿天就彻底黑了,你留在这里不安全,我把你送回去好不好?”

        小男娃低着脑袋不吭声。

        陆瑶知道他听进去了,故意放缓了声音,“你如果想回到住处,就点点头,好不好?如果不想让姐姐送,姐姐就离开了,你也可以在这里等着。不过等会儿天就彻底黑了,到时候周围黑漆漆的,连路都看不到,你一个人肯定会害怕。”

        陆瑶刻意等了一下,继续道:“不想让姐姐送吗?那好吧,那我回去了。”

        陆瑶说着便松开了他的手,小男娃愣愣瞧了她一眼,见她果真走了,他突然跑过去拉住了她的衣袖,小脑袋仍旧低着,也没有点头的意思。

        陆瑶忍不住弯了一下唇。

        “你别怕,这几个姐姐都不会伤害你,只有坏人才会伤害你,但是世上还是有很多好人的,你奶奶不就对你很好吗?”

        见她提起了奶奶,小男娃攥住她衣袖的手收紧了几分,眼底闪烁着泪花,陆瑶瞧在心底,不由有些心疼,连忙道:“你不要哭,其实奶奶并没有离开你,等会儿天上的星星就会亮起来,你奶奶就是其中一颗,白天时,她虽然不在你身边,晚上却会一直守护着你。你如果哭,奶奶看到了会心疼。”

        小男娃是头一次听说这种话,眼神有些迷茫,下意识看了一下天空,他记得夜晚天上会有星星,奶奶竟然变成了星星?

        陆瑶肯定地点头,“不信你问问其他姐姐。”

        对奶奶的渴望克服了心底的恐惧,他忍不住看了其他人一眼,芸香温柔地笑了笑,“是真的,每一个离去的人,都变成了星星,你奶奶是最亮的一颗,她一直守护着你。”

        小男娃眼底又含了泪,这次却是高兴的,他头一次这么期待夜晚的来临,他真的想奶奶了,他一会儿要好好看看她。

        陆瑶将他送了回去。

        一路上他都乖的不行,还忍不住总是偷偷打量陆瑶,目光总是落在她带伤的手上,心底也莫名有些不安。

        很快陆瑶就将他送了回去。

        管家回来后才发现他不见了,正打算派侍卫去找他,就见王妃将他送了过来,他心中松口气,连忙向陆瑶请了安。

        陆瑶摆手,“您快起来吧,以后注意些,别让他乱跑了。”

        陆瑶回到住处时,芸香就将药拿出来,正涂着,沈封寒却回来了,见她受了伤,他的眉头紧蹙了起来,“怎么回事?”

        他才刚回府,并不知道陆瑶受伤的事。

        陆瑶摇了一下头,“没事,涂点药就好了。”

        她白嫩的手面上有两道长长的伤痕,都渗出了血,怎么瞧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沈封寒声音有些冷,“你们就是这么照顾的?”

        芸香冬香几人皆跪了下来。

        陆瑶伸手拉了拉他的手,“你不要吓她们,我真没事,我跟你说,那个小孩现在不怕我了,还让我牵了他的手。”

        沈封寒的眉头紧蹙了起来,最先留意到的却是牵手,他的眼神不由有些冷。

        “牵了谁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