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91章 出事!

第91章 出事!

        陆瑶耐心解释道:“就是那个小孩呀,你之前带我见的那一个,现在住在咱们府上。”

        沈封寒蹙了下眉,“你手上的伤是他抓的?”

        沈封寒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眼底闪过一丝懊恼,他本来是可以早点回来的,若是回来的早,有他在,断不会让她受伤。沈封寒目光微沉,扫了一眼冬香和夏香,两人深深低下了头,自觉下去领罚去了。

        陆瑶点了点头,没注意到她们已经退了下去,仍在高兴地跟沈封寒念叨下午的经历,“刚开始他还有些排斥我的靠近,现在已经完全不怕我了,是我将他送回去的,对了,我离开时,他一直看着我的手,回屋后,又突然跑了出来,还塞给我一瓶药。”

        陆瑶将药膏拿给了沈封寒,这药是他刚来到王府时,沈封寒给他的,当时他身上还有不少伤,管家会每日给他涂药,伤好后药还一直放着,他抓伤了陆瑶,心底十分不安,才将药给了她。

        陆瑶弯了弯唇,“小家伙年龄虽小,看着却是个懂礼的,以后我们的宝宝,也要好好教才行。”

        沈封寒喜欢听她说我们,身上冰冷的气息都收敛了一些,“真的不疼?”

        陆瑶摇头,搂住了他的腰,将白嫩的小手递到了他跟前,笑嘻嘻道:“你亲一下就完全不疼了。”

        沈封寒却只是弹了一下她的额头,嫌她手上有药膏,他将她的手拉到跟前,又耐心给她涂了药,涂完才亲了一下她的唇,“以后小心点,危险的事不要去做。”

        陆瑶蹭了蹭他的胸口,有些气馁,“你都不夸夸我吗?他现在已经不怕我了,过段时间肯定就完全恢复正常了。”

        手上都受了伤,还想让他表扬?

        见他拧着眉,陆瑶有些心虚,“手真的没事。”

        沈封寒没再揪着这茬不放,“你在哪儿遇到的他?他跑出来了?”

        据他所知,小家伙乖的很,几乎从未出过院子,这次怎么突然跑了出来?

        陆瑶跟他讲了一下,“他追蝴蝶迷了路,我才遇到的他,幸亏遇到他了,这几天没见他,我都把他忘了,我明天下午再去看看他,说不准多见他几次,他就彻底好了。”

        沈封寒淡淡道:“想去可以,让冬香她们跟着,不许再受伤了。”

        陆瑶点头,她笑得狡黠,“我会小心的,其实今天我也可以躲开的,我怕我一动,他会害怕,才没躲,果然见我受了伤,都没有打他的意思,他就放松了警惕,一直偷偷瞧我,夏香姐姐抓到他后,他就躲到了我身后,俨然将我当成了保护伞。”

        话音刚落,就被面前的男人敲了一下脑袋。

        见他神情严肃,陆瑶才收起脸上的笑,抱住他的腰蹭了蹭,“这次是事出有因,我才没躲。我明天一定注意。”

        沈封寒:“我还没说完。”

        陆瑶有些疑惑,“啊?”

        沈封寒淡淡道:“别随随便便牵男人的手,能做到再去找他。”

        陆瑶微微一怔,下一刻才反应过来他吃醋了,她忍不住笑着捶了一下他的肩,“沈封寒,你不至于吧?他才六岁!”

        “别以为孩子就什么都不懂,你随随便便牵他,他也会害羞。”

        陆瑶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忍不住嘟囔了一句,“说的一本正经,你就是不想让我牵他。”

        沈封寒完全没有被戳破的尴尬,“你也可以不去。”

        见他连孩子的醋都吃,陆瑶真是又好笑又好气,却又莫名觉得这样的他有些可爱,陆瑶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唇。

        室内一片温馨,陆瑶并不知道,这个时候,沁雅公主却将主意打在了蒋静舒身上。

        ——

        小院中,沁雅公主的脸隐藏在阴影中,莫名有些阴森。

        女奴跪在地上,认真道:“公主,明日动手是不是有些早?陆公子跟蒋姑娘,才刚定亲没几日,这个时候若是出了事,万一沈封寒追究起来,若是查到我们身上,到时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比明日更好的时期了,林月彤出嫁,她肯定天不亮就要往林府去。这个时候下手,再轻易不过!再说了,她出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不过是长相貌美被拐子盯上了而已,你们手脚利索些,明日让牧七见机行事,拐子不是已经盯上了她?让她明早再招摇些,身边别带丫鬟,他们肯定会动手,到时,让她直接往蒋静舒的轿子里躲。”

        “公主怎么能确定蒋姑娘一定会提前去林府?”

        “早就交代过你们没事多研习一下大夏朝的文化,她们这里最重礼仪。关系好的姑娘出嫁时,手帕交往往天不亮就得赶过去。蒋静舒本没有朋友,眼底只有陆瑶,陆瑶跟林月彤关系又这么好,她早就把林月彤当成了姐姐,明日是她出嫁的日子,蒋静舒不可能不过去。”

        “公主英明。”

        “别怕马屁了。那群拐子下手一向狠,你跟牧七交代一下,若是事成,本公主必重赏她的家人,等会儿你再送过去一千两银子。”

        女奴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牧七是沁雅公主在大夏朝安插的线人,她在大夏朝长大,因着母亲是夏朝人,她长的也不像北戎人,只要她小心些,不被人看出异常,这就是一次完美的拐子事件,根本不会有人查到她们身上。

        等蒋静舒没了,她就不信陆鸣会为她一直守着,她早晚会打动他的心,沁雅公主眼底闪过一抹志在必得的笑。

        ——

        第二天一早陆瑶就起来了,她很快就到了林月彤这儿,林月彤刚被韩氏喊起来。陆瑶过来时,她才刚洗漱好。

        趁其他人没来,陆瑶叮嘱道:“你嫁过去后,不要一味地排斥卫宁峰,若是他能给予你尊重,你也要好好待他才行。”

        林月彤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道:“他不伙着卫宁紫找我麻烦就好了。”

        陆瑶失笑摇头,“他若真讨厌你讨厌的不得了,又怎么可能求娶你?卫宁紫跟她娘向来一条心,听说这桩亲事她跟她娘都不太支持,他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娶你,必然对你有几分喜欢。”

        林月彤不相信他会喜欢她。他明明不止一次地损过她。不过她也清楚卫宁紫跟她娘有多反对这桩亲事,卫宁紫那么讨厌她,自然不希望她嫁过去,没少在她娘跟前上眼药水,楼氏本就不喜欢林月彤过于活泼的性子,听了卫宁紫对她的诋毁,只觉得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她去老太太那儿跑了两次,每一次都被她一句不要道听途说打发了回来。

        后来她才知道这桩亲事是卫宁峰亲自去老太太那儿求来的。

        她当天就找到了卫宁峰那儿,这个儿子向来不如老大好管教,根本就不听她的,只让她以后当个好婆母就行,她刚提了一句,阿紫不喜欢林月彤,她嫁过来,不是给她添堵吗?

        卫宁峰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说:“娘,她嫁的人是我,又不是妹妹,更不是让妹妹陪着她过,妹妹用不了多久就出嫁了,她的意见,你听过也就算了,还真能凡事纵着她不成?没道理哥哥的亲事,她反倒插一手吧?”

        见他坚持要娶林月彤,楼氏当时便有些生气,“阿紫说了,她行事卑鄙,品行不行,这样的姑娘,你当真要娶?”

        她原本还想给他留一点面子,没将话说的太狠,谁料他根本不知道她的一番苦心,那她还给他留什么面子?

        卫宁峰当时就笑了,“我想娶的姑娘什么样,我心底清楚,论起卑鄙,妹妹才是个中翘楚,她真以为她做的那些事,天衣无缝不成?旁人都不是傻的!也就娘相信她!若不是看在她是我亲妹妹的份上,我早打死她了。”

        姑娘家有些小心思无伤大雅,她一向聪慧,卫宁峰也愿意宠着她,谁料她却越发不堪!

        她害得陆瑶落马时,卫宁峰就跟她谈过一次,卫宁紫外柔内刚,跟林月彤和陆瑶积怨已久,自然不会听劝,当时两人便谈崩了,她的及笄礼,卫宁峰都没有送礼物,卫宁紫晚上气的大哭了一场。

        她算计程毅的事,让卫宁峰对她更是失望透顶,他不仅没听他娘的劝,反而反过来将她指责了一通,“你若继续惯着她,看她会变成什么样吧!”

        当时楼氏便气的不行,只觉得他被林月彤迷灌了**药!宁可信一个外人也不信自己的妹妹!

        再说林月彤这边,陆瑶等了又等,安欣她们都来了,却不见蒋静舒过来,她心底便隐隐有些不安,这丫头一向准时,绝不会迟到这么久,陆瑶忍不住将冬香唤了过来,“你去看看表妹为什么还没来。”

        蒋静舒早就出发了,她出府时,天还未亮,这个时候已经出了事。

        轿子被一个姑娘拦下来时,蒋静舒忍不住掀开了帘子,问了一句怎么回事。

        她五官柔美,唇边的小酒窝若隐若现,瞧着十分可人,拐子的目标本来只是牧七。见蒋静舒长相清丽动人不说,身边只有四个轿夫,两个丫鬟,两个护卫,便动了坏心思。打算将她一起掳走。

        他们的人干惯了坏事,常年在刀剑上行走,对付几个轿夫根本不在话下,想到外面还有接应的人,几个人对视一眼,便冲了上去。

        蒋静舒身边的护卫是爹爹派给她的,以一对二没有问题,却架不住对方人多势众,其中一个又时刻护在蒋静舒身旁,动手时便有些束手束脚。

        牧七一直瑟瑟发抖的躲在蒋静舒身旁,手一直紧紧攥着她的衣服,正想趁机将她往拐子身边推时,沈封寒的人却跳了出来,直接捉住了她,沈封寒一直派人盯着沁雅公主,算定了她不会善罢甘休。

        见她果真作死,萧练忍不住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