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都市小说 - 独宠娇妻(重生)在线阅读 - 第113章 重大消息!

第113章 重大消息!

        沈封寒步伐停了一下,垂眸看了一眼怀里的小丫头,她正仰着小脸,眼巴巴看着他,好像他但凡说个“不”字,她就能哭给他看。

        两人对视了一眼,沈封寒才移开目光,淡淡道:“我什么时候跟你吵过?”

        陆瑶被他噎了一下,他是没跟她吵,可是他冷着一张脸看人的样子,比吵出声还要让人难受好么,陆瑶将脑袋埋在了他怀里,没再说话。

        他抱着她一路进了小院,路过雪人跟前时,陆瑶拉了拉沈封寒的衣袖,沈封寒垂眸看她,微微扬了一下眉,他的眼睛漆黑如墨,好看的不得了,被他如此注视着,陆瑶有些脸红,她揉了揉鼻尖,“你放我下来,我想看一下雪人。”

        沈封寒将她放了下来,紧了一下她身上披着的狐毛大氅,雪白色的大氅衬得她本就白皙的小脸愈发的晶莹剔透。

        不过是个雪人,沈封寒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尽管如此,他还是耐心等了片刻。陆瑶朝雪人走近了两步,阳光透过树枝洒在了她脸上,她又浓又密的眼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小片阴影,说不出的精致动人。

        沈封寒静静注视着她,颇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此刻天已经放晴了,烈日的照耀下,周遭的温度都高了几分,尽管雪人堆在阴凉处,却也有了融化的趋势,陆瑶伸手摸了一下雪人的鼻子,心底莫名有些不舍。若是再下几天多好,正遗憾着,身后便传来了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宝石呢?被你抠走了?”

        “府里这么多人,怎么单单怀疑是我抠的?”陆瑶的神情十分无辜,正眨着眼等他给个说法,男人却将手伸进了她怀里摸索了起来。

        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了她胸前的柔软。

        陆瑶脸上猛地一红,耳根火辣辣烧了起来,“沈封寒,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嘛?”

        “偷宝石的小贼不老实,本王只好亲自搜罗证据。”

        沈封寒已经摸到了宝石,手却没有立刻伸出来,见小丫头脸颊红的滴血,他眼底多了一丝极淡的笑意,“你以为我想做什么?”

        陆瑶在他脚上踩了一下,见男人只是微微挑了下眉,又羞恼地掐了一下他的腰,沈封寒捉住了她作乱的小手。

        不过在外面待了一会儿,她的手已然一片冰凉。沈封寒蹙了下眉,将她拉回了屋,芸香她们已经包好了饺子,见王爷携着王妃走了过来,皆松了一口气。

        和好了就好。

        走过来时,沈封寒自然注意到了门上的对联,他却什么都没问,陆瑶将沈封寒拉到了案板旁,指着十多个胖乎乎的饺子道:“这是我亲手包的,是不是很可爱?”

        沈封寒自然知道她在家时根本没进过厨房,他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好端端的怎么包起了饺子?”

        “包给你吃呀。”小丫头笑容甜美。

        沈封寒信她才有鬼,当时两人正在闹矛盾,她的心理活动,应该是包好就是不给你吃才对。

        沈封寒没拆穿她。

        ——

        原本陆瑶打算大年初三回镇北侯府,知道菲姐姐初三没法过去,便改成了初四,这样还能聚一起说说话。

        很快便到了大年初四这一日。

        陆瑶跟沈封寒吃过早饭没多久,便打算去镇北侯府,这几日天气都是晴天,屋顶上的雪已经化了,只有零星的瓦片上还带着一抹白。

        知道陆瑶要来,吃过早饭,蒋静舒就一直让丫鬟们留意着她的动静,听到姐姐终于到了,她便提着衣裙跑了出去,后面是丫鬟小声的呼喊声,“姑娘,您慢点。”唯恐她又摔上一脚。

        蒋静舒是听说了一件事,才迫不及待地想见到陆瑶,她跑了一截儿,累的呼吸都有些不畅时,终于看到了姐姐的身影。

        见姐姐跟姐夫走在一起,她才停下脚步。

        陆瑶自然也看到了她,见小丫头连披风都没披,便跑了过来,陆瑶蹙了下眉,“在屋里等我不是一样?这么冷的天,还跑出来作甚?”

        她想赶紧跟陆瑶分享一个好消息,也想姐姐了,才跑了出来,见姐夫也在便有些不好意思说了。

        陆瑶说着就想将自己的大氅解下来,蒋静舒连忙摆手,小手递到了陆瑶跟前,“姐姐,我不冷,不信你摸摸看,我刚刚跑了一截儿,现在身上可暖和了。”

        见她的小手果真热乎乎的,陆瑶没有坚持。

        见到表妹后,陆瑶便仔细问了一下小丫头的事,“你这几日怎么样?还习惯吗?”

        蒋静舒乖乖点头,“一切都好,姐姐不用担心我。”

        “成亲当日,我见哥哥在他房里不仅摆了梳妆台,还摆了不少精致的小玩意,哥哥是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了你吗?”

        蒋静舒乖乖点头,“嗯,哥哥又收拾出一个房间来,我想住那儿,哥哥却不同意。”

        陆瑶总算放了心,又问了蒋静舒几个问题。

        几句话的功夫,就到了三房。

        此次过来,两人带了不少东西,知道陆行凯喜欢喝酒,沈封寒还给他带了两坛女儿红,跟父亲和母亲打完招呼两人便去了老太太那儿,要先给老太太拜年去。

        陆瑶到时,祖母正靠在暖榻上跟竹心说着什么,看到他们走了过来,老太太便在竹心的搀扶下,坐直了身体。

        陆瑶走过去便给老太太磕了个头,“孙女给祖母拜年了,祝祖母福如东海,新年愉快。”

        沈封寒随着她一道跪了下来。

        他这一跪,满屋子的人都震惊不已,老夫人心神也有些不稳,连忙下了榻,“王爷,这可使不得,老身都是半截身子快要入土的人了,哪里担得起您的跪拜。”

        沈封寒神情虽淡,语气却十分诚恳,“您是瑶瑶的祖母,便也是本王的祖母。祝祖母寿比南山。”

        “好好好,您们的心意祖母收到了,快起来吧。”

        沈封寒伸手将陆瑶扶了起来,见他随时都顾念着瑶丫头,老夫人欣慰不已,“快坐吧。”

        沈封寒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陆瑶则坐在了暖榻上,她伸手挽住了老太太的胳膊。

        老太太脸上的神情慈祥不已,她点了一下陆瑶的小脑袋,笑道:“刚刚还跟竹心说着你,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祖母说我什么了?”陆瑶眨了眨眼,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是毫不掩饰的好奇。

        老太太笑道:“在说你今年也不知道起的早不早,守岁了没?往年没有一次是坚持到最后的。”

        陆瑶脸颊微烫,“那是孙女还小嘛,现在肚子里都有了宝宝,当然会好好守岁了,不信你问沈封寒。”

        还沈封寒!真真是没大没小,老太太戳了一下她的脑袋。

        陆瑶捂住脑袋躲了一下,她只是一时嘴快,“我只搁祖母跟前这么喊过而已,不信你问王爷。”

        沈封寒眼底带着淡淡的宠溺。

        老太太看在眼底,对这个孙女婿自然是满意不已,却又忍不住念叨陆瑶,“你呀,都是要当娘的人了,还跟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亏得子湛包容你。”

        陆瑶皱了皱鼻子,“不管是不是当娘,都是您孙女呀,在您面前,永远都是孩子。”

        老太太好笑地戳了戳她的脑袋,陆瑶顺势赖到了她怀里,“祖母您最近几日怎么样?犯头疼没?”

        老太太顺了顺她的头发,“早不疼了,这么大的人了,还往祖母怀里钻,也不怕子湛看了笑话。”

        陆瑶才不怕,直到外面传来了菲姐姐的说话声,她才坐直身体。

        秦书自然也来了,他个头很高,虽然很瘦,因上过战场,单看体格,比一般的书生要硬朗一些,一张脸也颇为俊朗。老太太对他同样满意的很。

        几人一起陪老太太说了会儿话,直到她乏了,众人才劝着她去休息。

        秦书是个有真才实学的人,不仅学问好,也有经天纬地之才,上朝时提了不少有益于百姓的意见,沈封寒对他倒也有几分赏识,见他朝自己走了过来,两人便交谈了起来。等老太太去了内室,陆菲拉着陆瑶的手笑道:“我以为自己来的够早了,没想到妹妹来的更早。”

        “我也刚到而已。”

        随后两人便说起了体己话,陆瑶又问了一下赵昕的事。

        那个丫鬟已经全部招了,证据确凿,赵昕想抵赖都不成,赵氏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连自己的孙子都敢害,知道这事后,便怒火攻心,气的都病倒了。

        她虽然偏爱侄女,一直想让她嫁给儿子,其实无非是觉得赵昕嘴甜,人孝顺,以后也好拿捏,儿子娶了她,也会更用心地帮衬赵府。

        她并非不喜欢陆菲,陆菲的才情模样连太后都赞口不绝,当初不少人家都想求娶她,若非儿子争气,能不能被镇北侯府相中还是一说。

        只不过人都是有私心的。

        她知道侄女对儿子的感情有多深,也知道求而不得的痛苦,这才对她格外多了分怜惜,知道她宁可作妾也想服侍儿子时,就忍不住给两人创造起了机会。

        赵氏对她可谓是掏心掏肺。

        谁料她在自己面前一副乖巧懂事的模样,背地里却如此狠毒,连一个尚未出世的孩子都不放过,一个不过是侄女,另一个却是嫡亲的孙子,孰轻孰重,她自然分得清,不等秦书跟老太太说什么,她便亲自去了赵府一趟。

        赵昕当天晚上便被送到了庄子上。

        陆瑶唏嘘不已。

        午饭是众人一起在祥木堂吃的,吃完饭,回到三房时,蒋静舒将陆瑶拉到了一旁,忍不住跟陆瑶说起了蒋靖宸的事,小丫头笑的眉眼弯弯,打心底觉得快乐,“爹爹说等哥哥成亲时,他就会从边疆回来,以后再也不离开了。”

        陆瑶微微一怔,舅舅一向谨慎,没有沈封寒的默许,怎么可能会说这些话?难道沈封寒跟他说什么了?想到上次他的态度,陆瑶觉得不是没可能,“舅舅什么时候说的?”

        “我昨日回府时,问了一下哥哥的事,爹爹告诉我的,他还让我跟娘说一下此事,说让娘也高兴高兴。”

        “娘?”陆瑶都没反应过来,她称呼的是蒋氏。

        蒋静舒小脸猛地红了起来,“姑、姑母。”

        陆瑶心底有事,只是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打趣的话都没说,回去的路上她便忍不住问起了沈封寒,“是你跟舅舅说等哥哥成亲时,便让他回京吗?”

        沈封寒点了下头,以蒋靖宸的性子,他若愿意成亲,必然已经放下了陆瑶,他若能放下,沈封寒也不至于小气到连他在京城都不同意。

        陆瑶搂住了沈封寒的腰,鼻子有些酸涩,不知道他怎么可以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