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28章 米照远说,我想起了阿甘

第28章 米照远说,我想起了阿甘

        让时间回到当前。

        任然目瞪口呆地看着吴奎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吴奎生则笑着不说话。

        半晌,任然回过神来:“就这?”

        “就这!”吴奎生朝他摊摊手。

        “不是!我说,老吴,你就这么不地道?就这样把我的糗事拿给他看?”

        “这怎么能叫糗事呢?老任啊,你的思想有问题!”吴奎生笑着解释,“这可是一段佳话!你知道吗?”

        “我佳你个头!”当事人任大连长一头黑线,他自然不觉得这有什么,对他而言,能拿下许三多,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但是自己说许三多是未来兵王的那些话,怎么能让许三多知道呢?

        “这么说,我说的那些话,他都知道了?”

        “当然!”吴奎生耸耸肩,又朝远处那个奔跑的背影呶呶嘴道,“你没看人家正为了成为兵王而努力吗?”

        任然下意识地拍了拍自己的嘴角!

        “瞧我这张嘴!”他咕哝道。

        吴奎生却迅速接了句:“瞧我这张嘴呀……”

        “瞧我这张嘴,一杯你开胃,我喊了一声美,二杯你肾不亏,哈哈,还是美……”他居然摇头晃脑,拖长了声调唱起来。

        任然:“……”

        他看着拿腔唱调的吴奎生有些发愣,原来指导员还有如此调皮的一面?

        “老吴,你唱跑调了!”任然忍不住打击了他一下。

        吴奎生:“……”

        他脸色迅速正了一下,又恢复了平常时的表情,道:

        “这不挺好吗?许三多走了出来,而且还充满了干劲,我看这小子不错。”

        但许三多岂止是不错,吴奎生后悔这话说早了。

        因为许三多还在跑着。

        在努力坚持着。

        没过多久,孟悦回来了,带着一班全体战士!甚至一排长米照远也跑来了。

        米排长这周不值班,又是周末,居然没跑出去玩,任然有些意外。

        米照远比任然小个几岁,正是荷尔蒙旺盛的时候,他本身又阳光帅气,平时走在大街上那回头率都是杠杠的。

        任然知道他在驻地一所小学找了个老师当女朋友,周末只要不值班,一般都不在,但是今天却跑来了。

        孟悦过来,吴奎生埋怨他道:“你说你找两个人就找呗,怎么拉这么多人过来?”

        孟悦回道:“指导员,大家都听说许三多在跑马拉松,都想过来看看,我想反正是周末,要推迟睡觉,来就来呗,万一到时许三多需要人抬回去,也多几份力量不是?”

        白铁军这时接了一句:“指导员,你就放心吧!许三多是头骡子,跑不死的。”

        “屁!什么骡子?你怎么能叫别人骡子!”吴奎生爆了粗口。

        白铁军委屈道:“是许三多他自己告诉我的!他说别人是马,他就是那头拉不出去的骡子!”

        任然:“……”

        吴奎生:“……”

        关于这个典故吴奎生不知道,任然却是清楚的。事情缘于新兵连时高城讲的那番话。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好马被高城选走了,剩下的骡子被塞到了草原五班,许三多自比自己是那头拉不出来的骡子!

        白铁军见连长指导员对望了一眼没说话,进一步解释道:

        “在我们那疙瘩,骡子是跑不死的!那畜牲厉害着呢!”

        “滚滚滚!什么骡子?!”任然没好气地朝他挥挥手,道:“以后别让我再听见这话听见没?”

        白铁军伸了下舌头。

        这时米照远上前来,也道:“许三多可不是什么骡子,他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谁?”这次是吴奎生好奇发问。

        米照远却没有立即说,他看着远处许三多的身影越来越近,经过他们面前,再一步一步跑远。

        “他让我想起了阿甘!许三多和阿甘,真的太像了!”他最终缓缓道。

        阿甘!

        就是那部电影《阿甘正传》中的阿甘!这部电影在几年前热影,团里也组织看过。

        在场众人都不约而同的点着头,许三多身上,有着许多与阿甘一模一样的品质。

        木讷、正直、守信、诚实、勇敢、信念,重感情,同时智商也不高,反应慢。

        很多人都想起了阿甘最后突然开始奔跑的情景,这与许三多当前的境遇几乎一致起来。

        跑!跑!跑!

        人生就是不停地奔跑!

        原来,我们身边也有阿甘这样的人!

        这样的人,是注定能取得成功的!

        当众人正陷入这种莫名的情绪中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将大家拉了出来:

        “天空中,一根羽毛随风飘舞,飘过树梢,飞向青天……”

        是白铁军!

        他居然还记得这旁白!

        孟悦忍不住轻踢了他一脚,白铁军却让开了,嘴里继续道:

        “啊!生命就像那空中白色的羽毛,或迎风搏击,或随风飘荡,或翱翔蓝天,或堕入深渊……”

        任然似笑非笑道:“白铁军,记忆力不错啊,要保持!”

        白铁军胸脯一挺,大声道:“谢谢连长!”

        白铁军的插科打诨,许三多并不知道,他甚至没注意到任然身边来了一大群人,他只专注在自己的世界中!

        “我还能坚持!”

        “我要坚持下去!”

        “我要为了连长而努力!就像他为了我而拼命一样!”

        “我要成为一代兵王!不负连长!”

        “绝不辜负!”

        一步、一步!一圈、一圈!

        许三多已经记不清自己跑了多少圈,他只是凭着一股信念,坚持着跑下去。

        夜风凉凉,任然这边鸦雀无声,连最爱耍宝的白铁军,都坐在阶梯上,双手托腮,一双眼睛跟随着许三多奔跑的那道身影!

        呜……呜呜……

        熄灯号突然响起!让沉寂的众人稍稍振奋了一下。

        吴奎生看看表,10点30分!

        周末是推迟半小时熄灯,也就是说,许三多跑了整整两个小时二十分钟!

        他突然感慨了一声:“这骡……这许三多真tm能跑!”

        任然:“……”

        白铁军:“……”

        孟悦:“……”

        吴奎生还没发觉自己说漏了嘴,他看着许三多,却对任然道:“老任啊,我可算知道你为什么拼了老命也要把许三多要过来了!就一个字!值!”

        米照远则笑嘻嘻的挪了个位置,凑到任然身边,道:

        “一个字!绝!”

        这是周星驰的台词,米照远信手拈来,倒是接得天衣无缝。

        任然白了他一眼。

        他觉得米照远今天有些不对劲,他似乎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但是碍于现场人多,所以憋着?

        但他身上透出的那股亲热劲儿是瞒不住任然的。

        任然想了想,凑在他耳边轻声问道:“米排,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米照远眨了眨眼,然后轻轻偏了下头。

        任然懂起了,他起身往一边走去,离众人远点。

        米照远果然跟了上来。

        吴奎生回头看了两人一眼,没作声。

        任然到一边站住,米照远跟过来,他比任然还高半个头,一来就攀住任然的肩膀,小声道:

        “连长,有个事想跟你说。”

        任然不动声色,系统中显示:

        “一排长米照远技能读取中……请保持密切接触!”

        呃……

        这是送上门来的菜,任然没道理拒绝。

        他道:“什么事?你说。”

        米照远却笑问道:“连长还没有女朋友吧?”

        任然秒懂。

        这是对方要给他介绍女朋友的节奏!

        难怪他今天跑回来,搞不好还是那位女教师让他来的!

        那相亲对象不会也是那个学校的老师?

        无怪任然如此猜想,军人长期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很难有机会接触到外界,终生大事多半只有通过别人介绍,以相亲的方式解决。

        他笑了一下道:“当然没有。你是打算给我介绍一个?”

        米照远点点头道:“我女朋友她们单位新来一个姑娘,长得如花似玉,性子也好,我见过,觉得不错,想介绍给你。怎么样?明天就是周末了,约一下?”

        任然有些意动,但他想想,最后拒绝了。

        “算了。这事儿以后再说。”

        米照远啧道:“怎么以后呢?好花堪折当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当断则断啊!连长,你也老大不小了,而且我女朋友也侧面打听过了,那姑娘也是单身,对当兵的有意,不然我也不会牵这个线是吧?

        你要是再等,可能等不了几天,搞不好这好白菜就被哪头猪给拱了!”

        任然笑了一下,道:“谢谢你的好意,我现在没这个想法。”

        “是因为规定?”

        部队有规定,现役军人不允许在驻地谈恋爱!

        当然,这个规定更多是出于怕影响部队战斗力,但是在一些基层部队,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毕竟承平多年,许多和平积习渐渐在军营蔓延滋生。

        像米排长,就在驻地找了个女朋友,大家都知道,也没人说什么。

        任然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也是也不是!规定是一方面,我觉得自己还年轻,想多耍两年。”

        这次任然没说实话。

        规定的确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是因为他不想这么快就把终生大事定下来,他觉得自己穿越过来,还会有许多变数。

        当然,这话不能明着对米排长讲,因此他撒了个谎。

        米排长听了却道:“耍归耍,谈恋爱嘛,又不是结婚!”

        任然稍退半步,将他手从自己肩膀上撇开,正色道:

        “任何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米照远:“……”

        这时系统中米照远的技能早已经读取完毕,任然瞟了一眼米排长的技能栏,有三项内容:

        “作战指挥。(擅长排级单位作战指挥)”

        “识图用图。(擅长军事地形学知识,依图找点)”

        “沙盘堆制。(擅长制作1:50000比例尺沙盘)”

        米排长的素质还不错,作为一个排长,这技能可以了!

        但是米照远这边却有些失望,他追问一句道:

        “连长真的不考虑?那姑娘不错哦!”

        “我知道!”任然笑了笑,道:“就是因为不错,所以才不想耽误别人!”

        他转身走了回去。

        米照远耸了耸肩,放弃了。

        跑道上。

        许三多还在坚持着,实际上他已经疲惫不堪,整个身体的感官都已经麻木,就连思想都麻木着,但是却有一股精神在支持着他跑下去。

        他还不想停下来,他觉得这样跑着,非常爽!

        就一个字,爽!

        再没别的想法,他就想继续跑下去,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