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31章 炊事班呀背黑锅呀

第31章 炊事班呀背黑锅呀

        翻过周末,又是新的一周训练开始。

        九连官兵按照任然的“一二三四训练法”练得热火朝天,连队风气和面貌也渐渐有了改变。

        但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了任然追赶钢七连的节奏。

        这天是周二,下午四点半,连队照例是要跑一趟五公里越野的。

        任然对官兵的要求,是必须全员带轻武器参加。

        连炊事班都参加了,而且背的是黑锅!

        当然邱爱乐不掉链子,他答应任然将炊事班带好,居然带得有声有色。

        余业家、王林、李毅一人背了一口大锅过来,加上邱爱乐,四口大黑锅出现在训练场上,一时间倒也蔚为壮观!

        他们的口号也是别具一格。

        任然组织跑五公里,是以三人小组为单位进行,炊事班人少,直接4个人分在一组,别的小组喊的口号都是军事过硬、作风优良,或者爱岗敬业、苦练精兵之类,他们则不一样。

        只见邱爱乐带头,边跑边喊:

        “炊事班!”

        其余三人则大声回应:“背黑锅!”

        邱:“什么锅?”

        众人:“鸳鸯锅!”

        嘿咗嘿咗!

        邱爱乐又喊:“炊事班!”

        众人:“加点油!”

        邱:“什么油?”

        众人:“花生油!”

        嘿咗嘿咗!

        诸如此类,成为训练场上一道亮眼的风景线。

        至少吴奎生见了,就对任然感慨道:“邱班长倒是会带兵!”

        任然点点头道:“炊事班人少,邱爱乐能够把大家凝聚起来,也是用了心的!”

        九连一个个班排小组在跑道上飞奔,倒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像炊事班那样干劲十足。

        尤其是那些平时不怎么苦练的一帮子老兵!

        黄子韬就是这些老兵中的一个杰出代表。

        要说起黄子韬,其实人也不坏,他与李梦平时相处得也还可以,不然李梦也不会用请吃饭来换他的外出名额,但这人就有个毛病。

        爱偷懒!

        训练中偷奸耍滑那是常事了,别人跑五圈,他跑四圈,别人跑一个完整圈,他会抄近道,班级卫生,从来都是交给新兵,周末劳动,也经常不干活,而是躲到一边去抽烟吹牛。

        凡此种种。

        这些事情,任然大抵知道,但他也没往心里去。

        哪个兵还没点毛病了,作为一介连长,眼里要揉得下沙子,肚子里要能开得了船。

        只要不是太过分,任然不介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这天黄子韬就过分了,直接触及到了任然的底线!

        任然的“一二三四训练法”刚刚推行,按例每周二是要进行一次五公里越野的,黄子韬就在这次越野训练中,偷懒了!

        还不是一般的偷懒,他直接晕倒了!

        没错!装晕!

        这个时候天气并不是很热,连队也才跑了不到五圈,然后,黄子韬跑着跑着,就晕倒在地。

        他同组的两个兵,李梦和另一个新兵,围着他不知所措。

        任然赶上去查看。

        然后,他在系统中阅读到了黄子韬的想法:

        “唉呀好累,我先休息会儿!”

        “连长不会知道的!我先晕一会儿,等醒过来,他也不敢让我再训练了!”

        黄子韬自以为得计,却不料任然是开了挂的存在。

        他一见那些气泡,就知道黄子韬是在偷懒。

        这可不行!

        这事情要处理不好,将会有越来越多的老兵效仿,他的“一二三四训练法”也就起不到什么效果了!对此任然心里有谱。

        吴奎生也在,他蹲在黄子韬边上,焦急地问:

        “黄子韬!黄子韬!快醒醒!你怎么样了?”

        任然站在旁边冷眼看着,也不说话。

        黄子韬不动。

        吴奎生对处理这些训练意外没什么经验,他又使劲去摇黄子韬的胳臂。

        但是没什么效果,黄子韬既然装晕,自然不会有任何反应。

        吴奎生又拍拍黄子韬脸颊,还是没得到回应。

        “老任……”吴奎生没什么办法了,只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任然。

        任然冷着脸说了句:

        “让开!我来!”

        吴奎生起身让开位置,任然蹲到黄子韬面前。

        “黄子韬,我知道你听得见,你是打算自己起来继续跑呢?还是要我来亲自动手?”任然道。

        黄子韬:“……”

        吴奎生:“……”

        李梦:“……”

        新兵:“……”

        任然在系统中阅读着黄子韬的想法:“连长是猜的吗?我就不起来,看你能怎么办!”

        “不起来是吧?好!”

        任然伸出右手,用大拇指去掐黄子韬的仁中!掐得很用力的那种!

        黄子韬受不了那种痛,嘴巴大张,几乎要大叫一声,他身体四肢也动了动。

        任然收回手。

        按理说这个时候黄子韬装不下去,应该醒过来才对。

        但他偏不!

        任然一收回手,他又“晕”过去了,一动不动!

        我靠!

        好嘛……不到黄河心不死,你这是要自找苦吃的节奏哇!

        任然在心里吐着槽。

        吴奎生却有些担心,他道:

        “老任,黄子韬别会出什么事吧?仁中都掐不醒!”

        任然笑笑道:“没事!他现在快醒了,只需要一味中药,我保证药到病除!”

        “什么中药?”

        吴奎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黄子韬哇呀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茫然四顾道:

        “唉呀,我怎么晕过去了?!不行,我得追上队友!我可不能掉队!”

        他扛好枪,嗖的一下就跑了出去。

        吴奎生:“……”

        李梦:“……”

        新兵:“……”

        李梦和那新兵对视一眼,摇摇头,紧紧跟了上去。

        而吴奎生则看着黄子韬的背影,又挠挠头,总觉得哪里不对。

        任然显摆道:“看看!我就说嘛,咱们的黄子韬同志,还是挺能跑的!”

        吴奎生笑了笑,道:“黄子韬的体能在连队中还算可以的,这小子!就是爱偷点懒!”

        又问任然道:“老任,你刚才说的中药是什么?为什么他一听见中药,就醒了?还跑得飞快!”吴奎生问道。

        “呵呵!”任然笑而不语。

        吴奎生见他这付模样,皱着眉头思索,却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这世上哪有这么神奇的中药。

        任然见了不忍心,小声提醒一句:“黄黄的,你也有!”

        吴奎生:“……”

        黄黄的?

        我也有?

        任然见状叹了口气,进一步提示他道:“就可以滋他脸上的那种!”

        噗!

        才反应过来的吴奎生一口老血喷将出来。

        他抚着胸口道:“……还好我没有糖尿病!”

        “但是这样下去不行啊,老吴。”任然主动揭过此事,道:“黄子韬只是一个例子,战士们有畏难情绪,我觉得还需要给他们做一做思想发动。这方面可是你的老本行!”

        “呃……的确是应该!”吴奎生想想道,“战士们平时要训练专业,课余时间还要练体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许三多那样坚持下来的。是需要进行一下思想发动,这事儿我得好好想想。”

        “嗯,我还建议,对于训练表现好的人可以赞扬奖励,同时还得找个人立立威祭祭旗。”任然看着远处那道飞奔的背影道。

        “你是说……黄子韬?”吴奎生不确定道。

        “对!”任然点点头,将目光拉回来。

        “我打算关他禁闭!让那些有心偷懒的人好好看看,再不努力训练,将会是什么下场!”

        “这样做合适吗?”吴奎生皱着眉头道,“一点点小事,他只是装晕而已。”

        “坏人我来做!”任然坚持道,“再说这不是小事,一二三四训练法才开了个头,要是战士们个个都学他,像他这样,咱们连队的训练计划就落实不下去,训练水平就起不来!”

        吴奎生咬着嘴唇看向任然,犹豫着,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就在他们商量如何开个简短的训练动员会的时候,操场远处出现了一群前呼后拥的人马。

        原来是王团长带着上级工作组的人在进行实地调研。

        这个时间段操场上有不少连队都在进行体能训练,不时有连长指导员跑过去向他们报告,比如:

        “报告首长,c师t团机步一连正在进行体能训练,请指示!机步一连连长张大伟。”

        工作组中,为首那个身材高大胖胖的领导回个礼:

        “按计划进行!”

        “是!”

        工作组的人在王团长陪同下,边走边看,一路指指点点过来。很快,机步九连的几口大黑锅吸引了工作组成员的注意!

        他们不时将目光投向跑道上飞奔的邱爱乐等人。

        因为暂时相距较远,任然还没准备去报告,他在与吴奎生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老吴,我还想趁这个机会,与战士们交交心,摸一摸思想,毕竟训练工作马虎不得。”

        吴奎生将目光从工作组那边拉回来,看了一眼任然道:

        “你是连长,和战士们谈谈心也是应该的嘛!为什么问我?”

        任然笑了笑,道:“你是指导员,训练中的思想工作本来是归你管,我当然要征求你的意见。”

        吴奎生沉吟一下,道:“你是怕我误会你越权?老任,我觉得你有些见外了。”

        任然没说话。

        吴奎生见状道:“连队不是我一个人的,是,前期你不管事,连队的大小事情都是我在决定,但既然你已经振作起来,这连队就是咱们两个人的,你要做什么,尽管去做,我无条件支持你!”

        任然听了有些感动,他微微笑了下道:“老吴啊,我不是怕你误会,我是怕战士们误会!你也说过,要照顾战士们的想法,以前他们都听你的,我怕这么一来,不少人会以为咱们连长指导员之间有个那什么,这将不利于下一步的工作,你知道吧?”

        吴奎生恍然,他想想,点点头道:“你说得对。这事儿还得我出面,你放心,动员的时候我会跟大家讲清楚的。”

        两人正说着,工作组已经来到他们前面不远处。

        任然整整军容,跑过去报告:

        “报告首长,    c师t团机步九连正在进行体能训练,请指示!机步九连连长任然。”

        工作组中高大胖的领导这次居然没有说什么按计划进行的事,他回个礼问道:

        “刚才团长说那几口黑锅是你们连队的?”

        黑锅!

        任然:“……”

        他看看王团长,对方正眼含鼓励地望着他,倒没说话。

        “报告首长!是!”任然爽快应下。

        那领导脸上露出笑容,对任然点点头道:“过来说话,不用这么拘束!”

        王团长见状及时给他引见。

        “任连长,这是国防大学训练部乔部长,他这一次代表总部专门到我们团来调研了解训练方面的情况。”

        “乔部长好!”任然问了声好,一边上前几步,拉近双方距离便于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