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33章 训练动员

第33章 训练动员

        晚上,任然与吴奎生商量过后,决定召开一次全连军人大会。

        主要议题就是进行训练思想动员,指导员唱主角。

        在会议召开之前,任然将黄子韬单独叫了过来。

        “黄子韬。”

        “到。”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吗?”任然先问了句。

        “报告连长,知道。”黄子韬倒是回答得比较爽快。

        “那你说说看。”

        “是!我下午训练时,不应该装晕,给连长指导员添堵!”

        任然笑了笑,黄子韬这一点他还是比较欣赏的,至少很光棍!

        “不是给我们添堵,是起了个坏榜样!那你说说吧,该接受怎么样的惩罚?”

        “报告连长,我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惩罚,绝无怨言!”黄子韬大声回答道。

        但是在系统界面上,任然通过阅读气泡知道了他的真实想法:

        “还要接受惩罚呀?我滴个天!不就是假装晕倒了一下嘛,又没有耽误训练!早知道我就不干那事儿了!”

        任然慢慢开口道:“按理说呢,要搁在平时,你这事儿也不大,给个口头警告一下就行。但是……”

        他话没说完,黄子韬就点点头,道:“我懂!一二三四训练法嘛!”

        任然笑了笑,道:“你知道就好!一二三四训练法才开了个头,我不得不让你受点教训,也是给其他人看看,逃避训练会有什么下场!”

        黄子韬苦着个脸:“唉,我怎么这么倒霉,撞枪口上了呗!”

        “这不怨你么!”任然道,“好好的装什么晕?!”

        “那连长你说吧,我要接受什么样的惩罚?”黄子韬问道。

        “也没什么,我打算关你四天禁闭!”任然道,一边关注着黄子韬内心的想法,他打算如果对方叫冤,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让对方能够“愉快”地进去!

        但是黄子韬的想法超出他想像!

        “禁闭?!”

        “我靠!才四天!要是七天该多好!”

        任然:“……”

        只见黄子韬苦着脸道:“连长,关禁闭呀?那我不用写检讨了吧?”

        “不行!检讨必须写!”任然板着脸道,“要做就做全套,这道理还用我说?”

        “唉……那行吧!”黄子韬耷拉着脑袋同意了。

        任然却看出他的想法:

        “嘻嘻,总算可以休息四天了,四天以后就是周日!就当放五天假,太爽了!”

        任然对此极其无语!

        九连军人大会上,吴奎生进行了深刻的思想发动,从为什么当兵,到军人应该努力训练,到战斗力提升,洋洋洒洒说了将近一个小时,又对训练中表现比较好的一些同志进行了表扬,号召大家向他们学习,最后还点出,下一步连队将分别找一部分人进行个别谈话,再进行一次深入的思想洗涤,这件事将由任连长牵头进行。

        战士们本来还没什么,但最后听到是由任连长来牵头,不由将目光纷纷投向任然。

        任然在系统中阅读着他们的想法:

        “我靠!指导员是怎么回事?指挥权交接了?”

        “连长是通过什么手段让指导员就犯的?牛比啊!”

        “不会找我谈话吧?我觉得没什么呀,训练量也不大。”

        “唔……看来下一步要向连长靠拢才行!”

        “唉,真想能休假呀,这日子,一天天的,越来越难熬了!”

        ……

        诸如此类的想法,形形色色,任然不惜花费了一百多点逐一阅读他们的气泡,他觉得这一点很有必要。

        倒是许三多的想法让他有些意外:“连长肯定会找我谈心的,我要告诉他,我会继续努力的,争取早日成为他眼中的兵王!”

        许三多自打那天跑了三个多小时下来以后,消息在全连传遍了,战士们看待他的目光又自不同。

        因为有了任然这个咸鱼的前车之鉴,战士们现在并没有多看不起许三多,反而对他有些佩服。

        能坚持着三个多小时一口气跑下来的,那绝不是一般人!

        也只有阿甘那种执着狂魔才能坚持下来。

        所以后来也不知是谁先起的头,有些战士就在背地里叫他许阿甘。

        我们的许阿甘……许三多对任然的信任值现在极高,基本上处于指东不会往西,指南不会往北的地步。

        对此任然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事实上他现在也没有找许三多谈心的打算,他的目光,在那些骨干身上。

        任然打算尽可能多激活一些技能,有备无患嘛!

        吴奎生讲完以后,最后道:

        “下面请连长给大家讲一讲,大家欢迎!”

        呱唧呱唧!

        掌声中,任然收起散乱的心思,大步来到队伍前方。

        “同志们!

        刚才指导员讲到了军人的职责与使命,我觉得讲得特别好!但是我要强调一点!

        军人的使命是在于什么?在于奉献!

        奉献的根源在于什么?在于忠诚!

        在于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无限忠诚!

        正是因为这种忠诚,才能促使我们能够在训练场上爬冰卧雪、在孤寂哨位餐风执勤、在丛山峻林穿云破雾、在碧波湖上踏浪前行!

        这种忠诚,就是我们最大的原动力!

        这种忠诚,不是与生俱来的,我们在站的每一名同志都必须将它深刻在自己的骨子里,将它转化为自觉投身训练的催化剂!

        同志们!

        我们作为一名军人,生来就是为了打仗的!就是为了打胜仗的!这既是职责所系,也是领导所望,更是人民所托!

        但是!

        我们九连呢?我们有的同志呢?大家反思一下,训练不努力,偷奸耍滑,我们还对得起军人这个荣誉吗?我们还履行得了军人的职责吗?我们还配得上这身军装吗?我们还有资格戴上这顶军帽吗?”

        任然的话语很有力量,如同灵魂拷问一般,振聋发匮,直击人心。

        “今天下午,训练场上就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我想有的同志都知道。”

        他将目光转向黄子韬。

        “黄子韬。”

        “到!”

        “出列!给大家作个检讨!”

        “是!”

        黄子韬蹬蹬蹬跑出队伍,在斜向上站定,先向任然敬了个礼,随后面向队列,掏出检讨书念起来。

        “同志们,对不起,我错了……”

        黄子韬很自觉地配合任然演完了这出戏,这让任然颇为满意。

        宣布了对黄子韬关禁闭的处罚决定之后,任然继续着他的话题:

        “……大家都知道,我们九连是一个训练落后的连队,以前回回考核倒数第一,这让我们在全团官兵面前抬不起头来!

        可是!我们不是一直会落后!因为我们想改变!

        我们必须改变!

        改变这种被人看不起的局面!改变这种回回考核吊车尾的局面!,改变这种军事练不精不是合格兵的局面!

        而要改变这种局面,靠的是什么?”

        说到这里,任然停顿了一下,目光在连队官兵身上往复逡巡。

        队列中无人说话,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回答我!靠的是什么?”任然突然大吼一声,气势无俩!

        “训练!”

        “训练!”

        队伍中有一部分声音在回答,不太整齐,与任然的气势形成鲜明对比。

        毕竟这次军人大会的主题就是训练,很多人都知道,只不过有的人反应比较慢而已。

        “不错!就是训练!也唯有训练,才能让我们彻底改变!让我们连队从后进,变成先进!所以,我提议,大家一起喊三声训练,好不好?”

        “好!”这次队列回答得很整齐。

        “我们要改变,靠什么?”任然再大声问了一遍。

        战士们齐声三吼:

        “训练!训练!训练!”

        这三声训练声吼得是极为整齐,声音也极为响亮。

        一时间整个连队的士气都起来了。

        吴奎生看着这一幕,颇多感慨!

        他是亲眼见证任然如何从连长位置上一步步沉沦下去,又如何一步步振作起来的。

        之前那个连长,脾气暴躁,爱骂人,管理方式简单粗暴,刚到连队时也是眼高于顶,觉得谁都会听他的,围着他的指挥棒转,但事实证明他错了。

        而眼前这个连长,会抓训练,提出的训练方法极有针对性,同时,在抓管理上也有独到之处,尤其是当面鼓动人心这一套,吴奎生觉得比自己尤有过之!

        至少他讲话就从来没有连长这种气势!

        至少他认为自己学不来这一套!

        而此时的任然,任大连长,也与他之前印象中的任连长渐渐重叠起来!

        咱们连长,可圈可点呐……吴奎生不由想到。

        不怪吴奎生如此感慨,在任然不管事这段时间,吴奎生可说使尽浑身解数,尽了最大努力来带好这支部队,但是效果甚微。

        但是任然不一样,他只不过短短几句话,轻描淡写间,就点燃了战士们心中的那团火!

        那是一团火苗!

        但那是九连的振兴之火!希望之火!

        尽管这火苗还很微弱,但是吴奎生相信,这团火苗最终将形成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它必将以燎原之势,席卷整个九连,甚至,整个t团!

        而这火炬,最终握在任然的手中!

        面对如此强大的任然,任连长,吴奎生突然打心底生出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

        “指导员吴奎生的信任值,+10……”

        正在队伍前讲话的任然及时收到了这种反馈,他抽空瞟了一眼指导员,对方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虚无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任然正要阅读一下对方的想法,不料系统界面上,战士们信任值增加信息也如潮水般涌来。

        “一排长米照远信任值,+2……”

        “一班长孟悦信任值,+5……”

        “老兵孙可伟信任值,+10……”

        ……

        转眼间,系统界面左上角那个信任总值已经涨到10154点!

        “9860/10154”

        “当前信任值总计10154点,可用信任值9860点!”

        这不挺好嘛!任然暗叹了一句。

        但他面上不动声色,继续道:“因此,我建议,将训练、训练、训练,作为我们九连接下来的口号,大家说行不行?”

        “行!”

        众人都是异口同声回答。

        任然提高声音:“那就请大家再重复一遍!我们口号是?”

        战士们齐吼:“训练—训练—训练!”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在连队会议室不断回响。

        任然很满意地看看队伍,他庄严地朝队伍敬个军礼,然后转身看向指导员。

        “指导员?”他轻声问了一句。

        吴奎生无动于衷。

        呃……

        “指导员!”这次任然声音大了点,同时也顺手点击了阅读功能。

        吴奎生:“……那皮肤水嫩水嫩的,手感超好,好久没摸到了……”

        任然:“……”

        我们亲爱的指导员大人,这一次居然走神了!而且想的居然是这个!

        而且就在战士们昂扬的精神面貌前,想的那些方面!

        任然无语!

        不过他转念一想,倒也可以理解了,吴奎生比他大不了几岁,又是结过婚的人,长期一个人在外,食髓知味下有点自己的想法并不奇怪!

        不过,任然突然之间觉得,以后阅读功能还是尽量少用的好!尤其是这种对干部的使用。

        他突然有一种负罪感!

        这叫……窥探别人的隐私?

        这边,吴奎生被任然唤过神来,朝他点点头,半转身面向队列:

        “同志们,连长刚才讲得非常好,就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结束这次军人大会!”

        呱唧呱唧,掌声热烈……

        “让我们再热烈一点,感谢连长的精彩动员!”

        战士们更加用力的拍着手掌,许三多的手掌都拍红了!

        不少战士也像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