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53章 戏剧性的一幕

第53章 戏剧性的一幕

        事实证明,许三多的选择是正确的!

        任然回到战壕,犹如龙入大海、虎啸山林!

        他在哪里开枪,哪里就有敌人倒下!

        他在哪个方向露头,哪个方向就有浓烟滚滚!

        一时间,三连的冲锋势头被压制了下去!

        他们失去了三连长的指挥,如一盘散沙,相互之间根本组织不起有效的配合,完全是靠个人枪法在硬刚!

        胜利,正一点一点倒向九连!

        随后李梦也出局了,三连那边付出三名士兵的代价,硬生生突进到了之前的一个火力点,随后一枪将李梦干掉。

        九连还剩下包括任然在内的五个人。

        但是三连也剩下不到十个人!这其中还包括一直吊在后面的指导员何洪涛!

        任然趁他不备,从某个点位露头一枪,将其“击毙”出局。

        在任然看来,何洪涛其实出不出局,意义并不大,他又不能指挥,也不能冲锋,似乎没什么作用。

        任然也不是想特意要将他打出局,只是当时看到他就顺手了。

        但是令任然没想到的是,何洪涛的出局,犹如压跨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本就坚持不住的三连残兵,将他们唯一的指望寄托在指导员身上。

        指导员虽然不能打,但他一直跟在大家身边,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是他们的凝聚核心!

        现在,这支柱倒了!

        核心散了!

        三连残兵斗志全无!

        甚至有个兵主动站了起来,被白铁军一枪干掉。

        战斗打到这个地步,可以说结局已定。

        九连获胜!

        何洪涛也放弃了,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死,也很难通过任然他们的阻击,去拔下那面蓝军旗帜。

        他临走前,对剩下那几个战士道:

        “我先走了!你们尽力就好!”

        那几个战士也没有让他失望,他们很尽力地发起了自杀式攻击,也很快被九连一一打出局!

        至此,三连可说全军覆没,最终没有杀到蓝军旗帜之下。

        观摩台上,众人都摇头叹息,既为九连最后时刻的坚守,也为三连差一丢丢就赢得胜利。

        随后任然开始组织收拢人员,盘点装备物资。

        而三连长也开始在山下整队。

        两颗绿色的信号弹升上天空,意味着此次对抗演练到此结束。

        但就在这个时候,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元宝山山顶,突然传来一阵呼喊声:

        “胜利了!连长!我们胜利了!我们拔下了蓝军旗帜!”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

        他们齐声协力地大声呼喊,声音远远传开,在空旷的驻训场久久回荡!

        任然循声望去,只见山顶最高插旗处,出现了三道战士的身影,中间那人手中举着拔下来的蓝军旗帜,正左右挥舞。而左右两边的战士,则一手举枪一手不停摇晃。

        与此同时,山下的三连长、指导员都发现了这一幕!

        任然:“……”

        三连长:“……”

        何洪涛:“……”

        观摩台众代表:“……”

        这几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任然和三连长却不约而同地想起了三连在演练开始前派出的那支小分队!

        三连长打算在演练开始前提前动手,偷袭九连的临时弹药库,后来被任然派出的四班长埋伏打散!

        但是这三人并没有逃走,他们就躲在驻训场,等这边激战正酣之时,悄悄顺着后方山脊爬了上来,最终兵不血刃地拔下蓝军旗帜。

        只不过,他们费尽千辛万苦,还是晚了一丢丢,拔旗帜时信号弹已经升空!

        三连长狂喜!

        他又叫又跳,像个大猩猩一般,不停嘶吼着:“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哈哈哈哈!苟日的老九!你也有今天!”

        “你也有今天呐!”

        ……

        三连官兵不约而同都爆发出一阵哄闹。

        但是九连这边不干了,任然大声喊着:

        “耍赖!耍赖!演练都结束了!”

        其他官兵也纷纷出声:

        “信号弹都升起来了!这不算!这不算!”

        关于这个三连最后的拔旗,到底算不算,在观摩台上也发生了纷争!

        有心向三连的连长就跳出来道:“演练还没有结束,信号弹是升起来了,但还没有落下!”

        当场就有站九连的代表反驳:“规则上说得很明确,以信号弹升空为号!既然是升空,升起来就算!”

        “放屁!信号弹都还没灭,怎么能算结束?”

        “怎么不算结束?!只要升空就算!”

        “算个屁!信号弹升空的时候,他们已经拔下旗帜,只不过你看到的时候有点时间差!”

        “那要照你这么说,演练规则就该明确,在信号弹升空之前,只要碰到旗帜就算赢!还拔什么旗帜?!”

        ……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听得王团长有些抓狂。

        他心里也非常纠结,按理说的确应该是以九连获胜结束,但是那突然冒出来的三个战士给他出了个难题。

        不管他说是三连胜,还是九连胜,另外一个连队必然不服!

        这是肯定的!

        他作为团长,很难将这一碗水端平啊!

        他在纠结,白师长却笑眯眯地问他:“王团长,你觉得应该算哪边胜啊?”

        这话有考究意味,王团长沉吟一下道:“依我看,还是把他们叫过来当面问一哈子再说吧!”

        于是很快有机关的工作人员前出,去将任然和三连长,以及那几名拔旗战士都带了过来。

        这一对质,就更热闹了。

        任然一口咬定,三连长是违反了演练规则,在演练开始前就派出偷袭分队。

        而三连长则反咬一口,说实战化训练本就应该如此,难道战争打起来了,交战双方还要等一颗信号弹才开枪吗?

        而对信号弹升空还没有明灭之时的拔旗行动,双方也是各执一词,理由与前大同小异。

        双方公说公有理,婆婆说婆有理,一时间热闹非凡。

        三连长极其激动,他甚至放出狠话,团长要是敢判三连输,他就自己摘了这连长的乌纱帽,下连当兵去,因为他没脸回去向全连官兵交待!

        任然也是个狠角色,一听这话不干了,直言道:

        “行啊,比狠是吧?你没法交待,我就有法交待了?团长,你要是敢判他们赢,我就带着九连全体战士在你团部大楼前坐上三天三夜!看谁狠!”

        王团长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气话归气话,关键还当着这么多首长、这么多兄弟单位来观摩的领导,三连长和九连长简直是不把团队荣誉放在眼里!

        他厉喝一声道:“放屁!没有我的命令,谁敢?!”

        他豹眼环睁,怒视着面前的两位连长。

        团长的气场还是强大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除了尤自气呼呼的三连长和九连长。

        “你还是一个军人吗?你还是一个连长吗?”他指着三连长胸口连点几下,怒道:

        “这么些年你受到的党的教育呢?都学到狗身上去了?!连长的职位,是你想丢就丢的吗?”

        他点一下,三连长退一步。

        “还有你!”王团长又指着任然鼻子怒道:“你还敢带着九连全体战士,到我团部门口闹事!你想干么子?你想干么子!安?想翻天是不是?”

        三连长和任然都偏了头,一付极不服气的表情。

        白师长反而上前打圆场,劝道:“算了算了,王团长,他们都是说的一时气话,不要往心里去。”

        王团长尤自愤愤难平,恨恨道:“一个内部对抗演练的胜利,就那么让你们看重?!没见你们把t团荣誉摆在前面?

        你们看看!好好看看!这里多少首长?多少领导?他们都在看你们的笑话,看我们t团的笑话!你们晓不晓得?”

        听他这样一说,其他代表们纷纷出声:

        “没有没有,王团长你多心了。”

        “就是,他们见第一就抢、见红旗就扛的这种精神,还值得我们学习呢,怎么会笑话!”

        “团长消消气,首长说得对,他们只是气话,莫要当真!”

        代表们七嘴八舌劝着,王团长气也消了不少。

        “我看,就这个样子,这场对抗,算九连胜!”王团长大手一挥直接道。

        “团长……”三连长红着眼睛看向他。

        而任然则大喜!

        “本来嘛!”王团长解释道,“人家九连本来就欠了两个班,而你们呢,整建制情况下还加强了七连和十连各一个班过来,人数上就占了绝对优势,这是第一!”

        三连长不说话了。

        “第二,演练有明确规定!说了信号弹升空,那就是升空!我管它灭不灭!一切按照演练规则来,这一仗,九连赢得漂亮,你们三连输得也不冤!”

        “可是……”三连长还试图辩解,但是王团长阻止了他。

        “莫急!我还有第三,”他道,“这第三,就是你派出的这支小分队,确实是违规在先,演练还没开始,你就派出力量去偷袭,在我看来,这就是作弊!

        说的是实战化,但是实战化也是有规则的!实战化就没有规则了?可以让你随便乱打?那两国还没宣布开战,你就能随便派出一支部队到人家地盘上去偷袭?这说不通嘛!”

        三连长咬着牙不吱声,任然则频频点头。

        管他什么理由,只要最后判定九连获胜,任然绝对双手赞同!

        “还有!”王团长的话没有讲完,他继续道:

        “你们两个连队,在这一次实战对抗中,可是暴露出了不少的问题,下来以后,你们都给我好好总结一下,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看到你们最深刻的分析报告,能不能做到?”

        “保证完成任务!”任然及时大声回应。

        “……是!”三连长则犹豫了一下才回应。

        “师长,政委,二位首长,你们看呢?”王团长最后请示道。

        周政委没说话,白师长则点着头,道:

        “非常好!王团长啊,你们这次现场会,我觉得是非常成功啊!尤其是最后这一个实战化对抗演练,给了我们很多启发,我看不单他们要回去总结,我们这些代表们……”

        他看看观摩台上的诸位代表,众人都静听他下文。

        “你们回去以后,也要拿出个东西来!对于下一步的训练怎么抓,要有具体的对策措施……

        t团这次下了很大功夫,拿出来的东西也没有让人失望,我希望你们回去以后,认认真真、老老实实、扎扎实实地梳理一下,我们的训练,是否在向实战化看齐?

        我们的训练,距实战化到底还有哪些差距?

        我们又在哪些方面,还能够有所改进?

        而这些方面,又有哪些是我们自己能够做的,哪些是需要我们师里决策的,又有哪些是需要从上层考虑的,将这些问题,一个一个分析清楚,形成报告!

        马上就是半年训练总结大会了,我希望到时在会上能听到你们的声音,能看到你们思维的火花……”

        白师长还讲了很多,但是任然已经无心听下去了,很多东西暂时都和他无关,他现在关注了一下系统荣誉值情况。

        上面显示:

        “43/50”

        “当前荣誉值总计50点,可用荣誉值43点!”

        “恭喜你在与三连的实战对抗演练中,为连队赢得荣誉!获得10点荣誉值,请继续加油!”

        可用荣誉点只有43点,那是因为他之前借用了八班长的狙击技能的缘故,这玩意恢复得慢,半个多小时了,才恢复了3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