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56章 一声霹雳一把剑

第56章 一声霹雳一把剑

        被高城一刀剜在心口的,绝不止任然一个。

        白铁军就是其中之一!

        此刻的白铁军,正站在一班窗户前,透过窗户玻璃全程目睹了这一幕!

        高城的话,让白铁军想起了他的入连仪式。

        史今:“白铁军!”

        “到!”

        “钢七连有多少人?“

        白铁军大声回答:“报告!钢七连有五十七年的历史,在五十七年的历史中,有四千九百五十四人成为钢七连的一员!”

        伍六一:“白铁军!”

        “到!”

        “你是钢七连第多少名士兵?”

        白铁军大声回答:“我是钢七连第四千九百五十四名士兵!我为我自己感到骄傲,我为我之前的四千九百五十三名士兵感到骄傲!”

        史今:“白铁军!”

        “到!”

        “你还记得钢七连为国捐躯的前辈吗?”

        白铁军大声回答:“我会记得钢七连为国捐躯的每一位前辈,我也会记得我今天说过的每一句话!”

        ……

        入连仪式是如此的庄严、神圣,令人热血澎湃!

        那一幕虽已渐渐远去,但那铮铮誓言,言犹在耳!

        “因为我们有着七连的脊梁!因为我们有着七连的尊严!因为我们有着七连的骄傲……”

        白铁军用力咬着腮帮,目光则穿过玻璃,穿过铁门,落在他曾经一道战斗过的战友身上!

        他的脸上,一改往日的喜感,只有庄重!只有肃穆!

        ……

        被高城同样在心口剜了一刀的,还有成才!

        成才现在极其尴尬!

        任然走的时候,是负气走的,因此忘了带走他,而高城已经将他推离了七连队伍,他回不去!

        他只能尴尬地站在一边,眼睁睁看着高城卖力的斥责,看着七连的整齐列队的队友!

        任然没有拿出调令,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算是七连的兵,还是算九连的人!

        他只能默默地站在那里,紧紧咬着嘴唇,看着这一幕!

        高城的话,同样让他想起了自己在七连艰苦紧张的生活,摸爬滚打、掉皮掉肉!

        他足够聪明,也很努力,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他总在琢磨训练中的问题,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他总在默默进步!

        他的成长,是他用汗水一步步浇灌而来的!

        但现在,一切都已不同!

        他回不去了!

        他被高城推了出来,他不再是钢七连第四千九百三十八个兵!

        他再没有资格说那些不抛弃不放弃的誓言!

        他感觉自己成了一个孤儿!

        ……

        但是高城的表演还没有结束!

        他组织七连战士吼起了他们自己的连歌!

        那一支没有曲调、却震撼人心的连歌!

        “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猛虎钢七连……”

        高城在战士们吼这歌的时候,冲着九连大声喊道:

        “任然,你以为你躲在里面,我就没办法了吗?我就是要让你看看,让你们九连的人看看,什么是钢七连!什么是钢七连的兵!”

        七连战士继续嘶吼着,声音也大了起来:

        “……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

        杀声吓破敌人胆,百战百胜美名传。

        攻必克,守必坚,踏敌尸骨唱凯旋!”

        任然没有想到,高城居然堵在自己家门口唱起了这首连歌!

        这首歌他第一次听时,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但现在被人堵在家门口唱这歌,感觉又不一样!

        他只感觉到羞辱!

        是的,就是羞辱!

        高城就是在羞辱他!

        高城在用这样一种方式,狠狠的回击他!羞辱他!

        就因为他挖走了成才,挖走了他最钟意的一个新兵!

        七连战士一遍一遍地吼着那首无曲的连歌,声音回荡在九连门口,也回荡在两个连队所有人的心中!

        任然忍不下去了,他不能任由高城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自己!

        羞辱九连!

        而且,系统中也及时给出提示,官兵们的信任值,在降低!

        官兵们的信任值已经很久没出现波动了,一直都是涨啊涨的,任然还是首次遇到这种大面积减少的现象!

        一排长米照远的信任值,-1……

        一班长孟悦的信任值,-1……

        老兵孙可伟的信任值,-1……

        ……

        不行!

        绝对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

        他必须还击!

        任然决定了,他要用自己的方式还击!

        他开始朝宿舍楼外走。

        吴奎生看出他的动作,及时喝了一声:“老任!你干什么?”

        任然不理他,他大步来到宿舍楼前,转身,用力喊道:

        “一排长!”

        “到!”

        米照远及时出现。

        “吹哨子集合!”

        “是!”

        米照远开始集合九连全体官兵,同样呈三列连横队,在宿舍楼前整好队。

        “连长同志!全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任然:“唱歌!唱《团结就是力量》!一直唱!没有命令不许停!”

        吴奎生:“……”

        高城:“……”

        米照远:“……”

        众人:“……”

        唱歌!

        这就是任然的还击!

        他没有挽起袖子打架,也没有与高城对骂,甚至不理会高城的无曲连歌,他只让九连官兵一遍一遍地唱团结就是力量!

        他是唱给高城听的,也是唱给所有人听的!

        要团结!

        这还击漂亮!

        “是!”米照远愣了一下,然后,起了个头,开始指挥唱歌。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九连战士的歌声响起来!

        一开始声音还弱,但在七连连歌刺激下,渐渐激昂起来!

        于是……

        九连外面,隔着铁栅门,七连的声音在回荡:

        “……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

        杀声吓破敌人胆,百战百胜美名传。”

        而铁门里面,九连一百多号人也在用力吼着: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部队里面,本来就不是唱歌,是吼歌!

        就是看声音大不大,士气高不高!

        两个连队,隔着一道铁栅栏,用这样一种方式,较上了劲!

        一遍一遍,他们吼出的声音渐渐交织在一起,仿佛组成了一首令人难忘的连歌交响曲!咏叹调!

        “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猛虎钢七连……”

        “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攻必克,守必坚,踏敌尸骨唱凯旋……”

        “向着太阳向着胜利向着新中国,放出万道光芒……”

        七连和九连的官兵,都在用力嘶吼着,都想将对方的气势压下去。

        七连战士是为了高连长,而九连同样是为了他们任连长!

        任连长之前被高连长一再羞辱,九连官兵也想替他们连长出口气,替他们心中的英雄连长出口气!

        他们吼出的气势,并不比七连弱!

        双方胶着在一起,短兵相接!激烈厮杀!

        而在这场激烈的厮杀之外,有一个人的感觉特别苦逼!

        成才!

        钢七连刚开始吼无曲连歌的时候,他嘴巴张了张,但是没发出声音。

        后来,九连集合起来,开始唱团结就是力量,他就彻底闭了嘴!

        双方厮杀在一起,成才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锐角上的那个点!

        七连是锐角的一条边,而九连是另一条边!

        双方在自己这个点上交汇!

        两首连歌,如两把利剑,在无形中乒乓相击,火花四溅!如暴风、似骤雨,金戈铁马,岳峙渊停!

        他被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势席卷着,时沉时伏,身不由己!

        成才的内心中充满了苦涩!还有后悔!

        早知道会惹出这么大动静来,打死他他也不会去找高连长开这个口啊!

        现在怎么办?

        他不知道!

        七连不待见他,九连也没说要他,他觉得自己无处可去!

        他只知道,自己似乎被人遗弃了!

        而他的救兵,也很快出现!

        ……

        就在事情发展到无法收场的地步之时,一辆越野车疾驰而来!

        王团长终于赶到了!

        王团长就是成才的大救星!救他脱离这一场无与伦比的苦海!

        姗姗来迟的王团长,老远就听到了这首让人印象深刻的连歌咏叹调。

        他脸上沉得快滴出水来!

        来之前,他已经听说了事情的起因,还担心高城带人闹事,任然又是个不肯吃亏的人!

        两个连长都犟得一逼,他非常担心两边一言不合之下打起来!

        但是最后似乎这样的结局还比较让人满意,但是心中的担心去掉了,愤怒却不可抑制地涌上他的心头!

        王团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王团长一来就阻止了双方继续搏杀下去,强势喝令七连带回,九连解散。

        然后,他将高城和任然单独召集到了一边。

        现在,他在两人面前踱着脚步,思考该如何挽回,但是高城和任然却像仇人一样,谁也不理谁,都将脸撇到一边去。

        事实上任然还好,他毕竟理解高城的做法,但是高城则不一样!

        他始终觉得,任然挖去了他手下最有潜力的新兵,这是绝对不可饶恕的!

        成才是他最看好的新兵,与白铁军甘小定的性质完全不同!

        成才可以说是他的宝贝疙瘩!

        但是!现在,他的宝贝疙瘩被人挖走了!

        不对,应该说是被人偷走了!这叫他如何不愤怒?如何不激进?!

        因此他视任然为仇人,也就可以理解了。

        王团长自然想通了这一层关系,但是他不希望自己手下的两个连长,为了一个兵反目成仇!

        他希望化解,尽力化解!

        但他也知道两个连长的极端性格,这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啊!

        所以他在不停踱着脚步,希望找到一个最佳的折中之法!

        任然看出他的焦躁,也猜到他的顾虑,但他没有开口。

        团长现在像个火药桶,谁先开口,谁就是那根引线,会被烧得死无全尸!

        他只能耐心等待着。

        终于,王团长停下了脚步,他站在高城面前。

        “你看看你呀,高城,你让我怎么说你勒!”王团长尽可能放平语气道。

        高城的反应出乎他预料的激烈:“团长的意思,就是说我错了呗?合着我就该让别人挖我的兵走呗?”他翻着白眼道。

        这与他之前见团长的态度完全不同!

        王团长轻咳了一声,道:“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也打听过了,人家也不是强挖,你手下那个兵,是他自己同意的,也是给你说过了的!我没说错吧?”

        “哼!如果不是他用狙击手作饵,我的兵会同意?”他突然转过头来,怒视着任然。

        任然:“……”

        他不知道成才到底给高城说了什么,反正对方既然已经知道,那就索性光棍一回。

        他道:“是!我的确是答应过成才,让他过来接我连队狙击手的班,这有错吗?你自己的兵,你护不住!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高城怼道,“成才的狙击手,我已经在考察了,本来按他的进步和表现,在年底之前完全可以当上狙击手,但是你半道上给我来这么一招,半路给我截胡,这叫什么?这叫无耻!无耻之尤!”

        任然冷笑了一下,道:“随便你怎么想,反正我记得以前团长给我说过,只要当事人同意,你作为连长,是怎么拦也拦不住的!再说,我在机关开了调令,他成才就合理合法是我九连的兵!”

        系统中,连队成员栏已经出现了成才的名字!

        高城一听脸色都急白了,他伸手指点着任然,对团长道:

        “团长你听听!你听听!他还有理了!他还说这是你的授意!我靠!这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我怎么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共事?!”

        “高城!”王团长沉着脸喝了一声,他觉得高城的话说得太过了!

        高城哼了一声,将脸转到一边去。

        王团长又看向任然:“任然啊,这件事你做得确实不地道啊!”

        “有什么不地道?我手段卑鄙吗?我光明正大邀请他的兵过来,他的兵也同意了,这是两厢情愿的事,怎么就不地道了?哦,还是他七连离开这个兵,就活不下去了?”

        “放屁!”高城急得跳脚,他又转过头来对任然道,“我钢七连的兵,个顶个都是优秀士兵,离开谁活不下去?安?我问你,离开谁活不下去?”

        任然冷笑一声,道:“那你还这付德性?”

        “好!好!好!”高城指着他道,“任然!任连长!任大爷!行!你行!你tm给我听好了!别以为就你会挖兵,有你后悔的时候!”

        他对任然放了句狠话,竟然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王团长在后面喊了他一声,高城理都不理,他就这样走了!

        剩下王团长和任然大眼瞪小眼!

        王团长心里倒是松了口气,事情就这样解决倒也不错,但是任然不这样想。

        钢七连是全团尖刀连队,兵都是择优选过去的,他觉得挖那么一个两个,根本无伤大雅,他就不知道高城为什么要发这么大脾气!

        任然觉得,高城应该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按他对高城的了解,无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高城最多生两天闷气,必然没事了。

        至于狠话,听听也就罢了!

        但是他没想到的事,六月雪,现世报,来得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