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58章 成才的狙击手训练

第58章 成才的狙击手训练

        忙忙碌碌中,时间一晃又过了一周。

        这一周内,九连恢复了日常的训练操课,任然也将他的一二三四训练法充实了更多内容。

        至少渐渐开始加量,比如每周的一个五公里越野,开始变成一周两次!

        对此,官兵们并没有什么大的反映,任然就像温水煮青蛙一样,一点一点地改变成连队的训练和面貌。

        而让任然没想到的是,这周团里下了通知,要开展为期五天的使命感荣誉感专项教育,仿佛为了迎合这个教育一般,九连的连史连歌成了量身订做!

        而这周下来,修订连史也有了成果。为了查阅资料,任然带着李梦等人去了两趟团史馆,一趟师史馆,最终经过反复查阅历史资料,新的九连连史完成初稿,而与此同时,任然的连歌也有了着落!

        原来,他查阅史料发现,机步九连同样有着光荣而悠久的历史,九连的成立甚至可以追溯到27年的陕甘地区起义!后来几经辗转,纳入c师并编入东北野战军。

        他们所在的c师,竟也是原东北野战军七大头等主力部队之一,向以突击力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著称。

        红九连在战争中,在c师编成内先后参加过孟良崮战役、云山大捷以及临津江战斗等多项重大战役,三大战役结束后更是参加了一系列大规模的血战硬仗,也曾与美陆军第2师、陆战1师等强敌连续交手而不落下风!

        这些,以前的连史中有的稍稍提了一句,有的根本没有体现,但是任然却是如获至宝,他觉得,红九连虽然不像钢七连大功六连一般有着耀眼的荣誉称号,或者集体一等功二等功等可以大书特书,但本身能够参加这些战斗就是一种荣耀的象征!

        他开始深入挖掘那些在战斗中涌现出来的英模人物及先进事迹,将它们纳入官兵的荣誉感教育中。

        而在由李梦起草、吴奎生润色、任然把关的连歌歌词中,也将这些体现得淋漓尽致:

        “二七年陕甘地,陕甘地,游击战中诞生了红九连……

        抗日烽火中成长壮大,长征走遍千山万水!

        啊……红九连!我们是头等主力部队!

        云山顶上歼贼寇,临津江畔显神威!

        行程万里歼敌十万!铁军为民镇边关!

        啊……红九连!我们是头等主力部队!

        我们勇往直前!我们无坚不摧!

        血染的战旗,继往开来一辈传一辈!

        啊……红九连!我们是头等主力部队!

        铁流滚滚,锻造精锐!

        前进!前进!前进!英勇的红九连!”

        ……

        随后,任然通过米照远的女朋友,在她们学校找了个音乐老师,为这首连歌谱曲,并开始组织官兵学唱!

        这首歌尽管没有钢七连的连歌那么震撼人心,但听上去依旧大气磅礴,斗志昂扬,前面的历史述说苍凉厚重,后面则慷慨激昂,节奏明快。而且,在歌词上也很好地体现了红九连的历史底蕴,对此任然十分满意!

        他每日里都要求官兵唱这歌,起床唱、开饭唱、点名唱,行进间也唱!

        渐渐地,官兵们开始对这歌耳熟能详,也渐渐开始接受,开始认同起来。

        而九连修订连史、谱写连歌、组织官兵传唱一事,也被团里获知,王团长在大会小会上,都一再提及并表扬,说九连用实际行动、具体举措加强官兵使命感荣誉感教育,是成功的典范!

        任然作为连长,自是面上有光!

        而在系统中,官兵们的凝聚力指数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除了成才以外,其他绝大部分战士的凝聚力指数都在90点以上!

        少数更是高达96点!这让任然很有成就感!

        至于成才,任然也可以理解,他毕竟刚来,对于连队还有一个适应的过程。

        但是成才的狙击手训练,却成了难题!

        前任狙击手张金明走了,去了三连,成才没有领进门的师傅,只能靠自己摸索。

        本来按成才的天赋和努力,他是可以成功的,《士兵突击》中,成才最后就成了神枪手!

        但是现在不一样,张金明走了,还有任然啊!

        任然任连长,那可是比张金明狙击更牛比的存在,成才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于是,在一次晚饭后,成才就来找了任然,向他请教成为狙击手的秘诀。

        任然哪有什么秘诀,要说有,那也是系统,是挂!

        他决定让成才自己搞,他相信成才能够成功的!

        因此任然就道:“我哪有什么秘诀,你自己慢慢悟呗!”

        成才脸上堆着笑,道:“连长,你就教教我呗,对抗演练的时候,你的狙击枪使得出神入化,一枪一个!他们都说你比张班长牛比多了,你就教教我嘛!”

        任然道:“我那都是蒙的。真的,不骗你!”

        成才脸上顿时露出失望的表情来,道:“连长,我是你的兵,咱们连队也就我一个狙击手,你还藏着干嘛呀?”

        “不是藏着,我是真没有啊!”任然道。

        成才撇了撇嘴角:“那算了!你不想教就算了!”

        他转身要走。

        与此同时,任然从成才的气泡中读出他的想法:“连长什么意思?看不起我?觉得我不配?哼!”

        与此同时,系统中,成才的信任值下降了1点。

        任然:“……”

        他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成才是自己特意挖过来的,他有这个想法并不奇怪,自己如果真有秘诀,自然肯教给他。

        但是现在没有,成才自然会有所抱怨,会失望!

        任然不想让他失望,尤其是不想让他误会自己看不起对方,于是叫住他道:

        “等一下,成才。”

        “到!”成才又回身站住了。

        “那个……是这样的……”任然想想道:“关于狙击的技巧呢,我确实没什么秘诀,我也没受过这方面的训练。不过关于你的训练,我觉得我们可以一起研究一下,你觉得怎么样?”

        成才大喜,道:“真的?谢谢连长!”

        “呵……”任然笑了一下,道:“不过先说好了,我说得不对的地方,你不要往心里去,也可以及时给我指出来。我们共同进步嘛!”

        “那没问题!”成才搓着手道。

        当下任然就问他:“那你跟我说说,你跟张班长这几天,他都教你什么了?”

        成才道:“他就教了我一招,米粒穿针。”

        所谓米粒穿针,是狙击手传统的训练方法之一,就是用针在米粒上扎洞,而且要保持米粒不碎!

        一名优秀的狙击手,能够在一颗米粒上穿好几个小洞,有的甚至能穿四个小洞!而且可以用一根线将这些米粒串起来,有时一根线可以串十几颗大米!

        米粒穿针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要知道细小的米粒拿捏起来都并非易事,更何况是用针一粒一粒地串起来,针穿久了,眼睛会花,用劲太小,穿不过,用劲太大,米粒又会开裂。

        有时稍不留神,针尖就会扎破手指,用创可贴的话又会影响手指的灵敏度,很多狙击手在训练时就得忍着疼痛,任由指尖上的血往外渗流。

        张金明带成才时间不多,只教了他这一招。

        “那你现在学得怎么样?能扎几个洞?”任然问他。

        成才摇摇头道:“有点难,在保持米粒不碎的情况下,我偶尔能扎一个洞,而且成功率还不高,我来就是想问问连长,有没有什么决窍?或者其他训练方式?”

        “这样啊……”任然沉吟着。

        他又没穿过米粒,更不知道其他训练方式,这该如何回答成才?

        或者让他继续练这个?

        成才见了道:“我知道,米粒穿针可以提高我的专注力和指尖灵活性,也可以提高眼力、耐心、细心、控制力和心理承受能力,这些我都懂,我会继续努力的。”

        任然:“……”

        好吧,这成才把他想说的话都说了,根本就不需要他多说什么。

        “给我看看你的手。”任然道。

        成才伸出双手,任然果然在他手指上见到几个小红点,应该是被针扎过留下的。

        对方不叫一声苦,不叫一声累,一心只想提高自己的狙击技能,任然心里还是有些佩服的。

        见了成才手上苦练留下的痕迹,任然夸奖他道:“不错啊成才,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尤其是狙击手,训练特别辛苦,你能坚持下来,行!我看好你!”

        “谢谢连长!”

        任然继续道:“嗯,米粒穿针是狙击手训练很好的一种方式,其他方式也有,不过你先不要着急,先把这个练好了再说。还有,你最好在一个比较安静的环境中练习,这能让你沉浸得下去。你可以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练,我特批你不用按时睡觉,但是为了不打扰到其他战士的休息,你晚上就到会议室去练吧。”

        成才大喜,朝任然敬了一礼道:“是!谢谢连长!”

        “嗯,好好努力!我相信你,相信你一定能够成为咱们t团有史以来最厉害的狙击手!”

        成才脸上神色一肃,道:“连长!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倒是他的心里话,气泡中也是如此显示。

        成才觉得连长如此信任他,这让他心里充满了一股干劲!

        系统中的反馈也及时到来!

        “新兵成才的信任值,+10……”

        成才的信任值目前在连队成员中是最低的,72点!

        这还是刚刚加了10点以后的数据!

        送走成才,任然却陷入了沉思。

        他觉得,成才在狙击手训练一事上,肯定还会来找自己,而随着训练的日渐深入,他必须得有能够帮助成才进步的东西才行,不然在成才面前说一些外行话,很可能影响到成才对自己的信任值!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任然开始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一些狙击手训练的知识,他决定比成才做到领先一步,这样才能及时帮助他进步。

        而成才也确实如任然所想的那样,有了难题就会来寻求任然的帮助。他第二次来找任然,是在一次野外训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