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59章 任然的狠招

第59章 任然的狠招

        狙击手的训练不同于其他战位。

        有时据枪一动不动,就得保持一两个小时。连队中的狙击手,通常都是单独训练,而且是通过以老带新的方式进行。

        张金明走后,成才多是自己一个人摸索,他训练也特别刻苦,经常独自拿着枪练习瞄准。

        这天任然在装甲车上指导其他战士的训练,成才便提了枪过来找到他。

        “连长!”

        任然见是他,从车上跳下来,拍拍手问他:“成才,怎么了?”

        成才挠挠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两天训练总是感觉心静不下来,心烦意乱的,我来看看连长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任然幸好之前了解过一些狙击手训练知识,心下有了些底气,当下拍拍他道:

        “走,我跟你看看去!”

        又回身招呼其他战士:“你们继续训练,别偷懒啊!”

        两人一起来到射击位置,专用的目标靶位设在在一千多米远的地方,成才伏下,据好枪,瞄准那个靶位,就像平常一样。

        任然蹲在他旁边。

        他不得不承认,成才在射击一道上,是很有天赋的,光从一个动作就能看得出来。

        成才的身体非常放松,姿势也很自然,身体与枪身略成一线,他将腮帮放在枪托上,透过瞄准镜紧紧锁定目标靶位,任然感觉他身上有股气势。

        当然,只是隐隐有这种感觉,而且这种气势很微弱。

        “就是这样,”成才瞄了一会儿,放开了枪,对任然道:“刚开始那两天还好,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瞄一会儿就感觉累,脑袋里忍不住东想西想的,我觉得这样练下去效果恐怕不会太好。”

        任然点点头,道:“你这个情况是正常的。这两天我看你米粒穿得不错,连续而又高强度的专注,会让精神有个短暂的懈怠和疲倦期,这就是你觉得累的原因,这是难以避免的,等过了这个阶段就好了。不过我们也可以用其他办法调节一下。”

        “什么办法?”成才脸上露出希冀的神色问道。

        任然转头四顾,道:“这样,你去抓几只小虫子过来,随便什么都行。”

        “抓虫子?抓虫子干什么?”

        “问那么多干什么,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快去!”任然道。

        “是!”

        成才应下,起身去周围草丛里抓虫子,一会儿功夫,便捉来两只带甲壳的虫,还有一只蚱蜢,甚至毛毛虫也抓到一条。

        他用帽子将这些虫子装好,跑到任然面前。

        “连长,这些够吗?”

        任然见了,就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来,点头道:“不错不错!够用了!行,你接着瞄准。”

        成才依言趴下,然后据枪瞄准。

        他瞄了一会儿,见任然那边似乎没动静,忍不住便转头去看,只见任然坐在一边,正盯着帽子中的那些小虫子发呆。

        任然见他转头,喝斥道:“看什么看!专心瞄准!”

        成才只好转过头去重新瞄准,在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连长在干嘛?养蛊?逗虫玩?还是故意拿这个来分散我的注意力?”

        任然在系统中获取了他的想法。

        “呵呵,养蛊?对,我就是在养蛊!成才啊成才,你知不知道,在我眼里,你就是我养的那只最大的蛊!”他默默想道。

        两人一坐一趴,默默地过十来分钟,成才渐渐思维不受约束,开始胡思乱想起来,那种专注的状态也在消退。

        他又想起了之前在九连门口的那一幕。

        双方一波波此起彼伏的音浪,就像两把无形的利刃朝他刺来,他无处躲闪,千疮百孔!

        那一幕对他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

        他手中所据的枪,开始出现了极其轻微的晃动!

        但就在这个时候,成才突然感觉脸上有些发痒,正当他想动一动的时候,任然的话及时在他耳边响起:

        “别动!千万别动!保持这个状态!对!就这样!”

        然后成才就发现,任然捉了一只甲壳虫放在他脸上,那玩意脚上有倒毛刺,勾在脸上特别痒!

        “忍住!千万忍住别动啊!继续瞄准!”任然道。

        成才:“……”

        他突然有种想死的感觉,原来虫子是这么用的!

        而且这虫是他亲手抓回来的!

        关键,当时不知道有啥用,还特意选了这个特别大只的甲虫!

        小虫子在他脸上停留了一下,这个时候成才还能忍受,但是随即小虫子不安分起来,开始在他脸上爬动!

        “嘶!”成才终于忍不住,他闪电回手将那虫子拍掉。

        “连长,这太痒了!”他道。

        任然笑笑,对于成才的反应他很理解,道:“受不了也得受!你不是要胡思乱想吗,我告诉你,这玩意儿特别有用,不信你试试!”

        “就用这个?”成才指着被他拍掉的那只虫子。

        任然点头,给了成才一个笃定的眼神。

        “相信我!肯定有用!书上就这么说的。”

        成才犹豫着,半信半疑。

        “那再来!”他道,又开始伏下据枪。

        不过这一次,任然没有将虫子放在他脸上,而是从兜里掏出一些弹壳来,这是刚才战士们射击时留下的,他随便捡了一些。

        “别动啊!”任然道,开始将弹壳一枚一枚叠加到成才的枪身上。

        这也是他从书上看来的方法,据说可以训练狙击手据枪的稳定性。

        成才不敢分心,因为他稍微动一下,枪身上的弹壳就会掉下来。

        很快,任然将手中的十几枚弹壳都叠加了上去,尤其其中好几个地方,还是两三枚叠在一起的,看上去狙击枪的枪身上长了许多长短不一金属硬刺。

        “枪据好别动!”任然提醒他,然后,去帽子里捉了那条最大的毛毛虫过来。

        成才:“……”

        关键他眼角余光瞟到了!

        “连长真狠!”他默默想到,继续瞄准!

        然后,他感到脸上一阵奇痒!这一次任然将毛毛虫放到了他眉毛附近!

        毛毛虫刚放上去,任然还没松手,就听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枪身上的弹壳掉了一地!

        两人对视一眼。

        任然:“……”

        成才:“……”

        成才抹了把脸,不服气道:“再来!”

        这一次好了些,成才有了心理准备,他不管任然,也不管那毛毛虫,只专心盯着目标靶瞄准。

        但是只坚持了几秒钟,随着那毛毛虫一动,成才手就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然后弹壳又掉了下来。

        成才发了狠,他用力在自己脸上扇了一下道:“我就不信!再来!”

        任然:“……”

        他突然觉得,成才的成功不是没有原因的!

        就毛毛虫在脸上爬这种感觉,一般人哪忍得了!就连成才都忍不住,但是他对自己够狠!

        敢于迎难而上,精神可嘉!

        连续几次之后,成才终于有些习惯了那种痒痒的感觉,而且他坚持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从几秒钟,到几分钟,最后已经能坚持到十来分钟了!

        而且成才觉得确实有用,现在他除了瞄准,就是忍受那种奇痒,根本没空去胡思乱想!

        “连长果然牛比!手到病除!”在下一次任然帮他叠加弹壳的时候,成才就这样想的。

        而系统中的反馈也及时到来:

        新兵成才的信任值,+3……

        但是这一次出了点意外,弹壳竖好以后,任然照例再去将毛毛虫放在成才脸上,那毛虫却已经死了,翻白肚皮,根本放不上去。

        帽子中,那蚱蜢也不知道何时跳了出去,只有那只大只的甲虫半死不活,放在成才脸上一动都不动。

        任然觉得效果不太好。

        成才也发觉了,他对任然道:“连长,要不我再去捉点来?”

        “不用!”任然笑眯眯地道,“痒的这种感觉你已经习惯了,咱们换点别的!”

        “换什么?”

        “那你就别管了,安心继续练习你的瞄准吧!”

        “是!”

        成才再次开始据枪瞄准。他的手很稳,呼吸放缓,枪身上的弹壳纹丝不动!

        他努力不去管任然,也不想其他事,只将自己的焦距,聚焦到瞄准镜中那个目标靶位上!

        成才的确是有天赋的,他能很快进入这种忘我的状态!

        但是!

        他旁边还有一个任然!

        任然并没有闲着!

        于是,当成才全身心瞄准那靶位的时候,他突然闻到了一股臭味!

        很臭!

        恶臭!

        让人恶心得返胃的那种恶巨臭!

        然后,他发现鼻子底下多了一只穿着袜子的脚,顺着脚看过去,能看到任然笑眯眯的脸!

        正有丝丝缕缕的异味从那袜子上幽幽渗出,钻进他鼻腔!

        哗啦!

        弹壳掉了一地!

        成才:“……”

        任然:“……”

        “呕……”成才干呕了一声,努力偏头离那脚远了一些。

        任然脸上笑眯眯地,他看着成才道:“加油哦!就一个字,忍!忍不了也得忍!一名合格的狙击手必须得适应各种环境!”

        “我知道!”成才用手捂了下嘴,差点又干呕一下,才道:“可是连长,你这也太臭了!你几个月没洗脚了?”

        任然:“……”

        他整天穿着作战靴,与战士们摸爬滚打,何况今天出来这么久了,那脚能不臭嘛!

        当下两人再来过,成才瞄准,任然还是将脚丫子伸过去。

        成才只坚持了不到两秒钟,弹壳又哗啦啦掉了一地!

        这一次,成才也不管任然了,他将枪放好,起身跑到一边,用力地大口呼吸着周围的新鲜空气,还用手在鼻端扇了扇!

        “啊!这儿的空气太美啦!”成才道。

        任然:“……”

        至于这么夸张吗?我脚有这么臭吗?

        他试着将脚抬起来一点,同时俯身去闻了一下自己的香港脚!

        “呕!”任然自己都忍不住打了个干呕!

        原来这么臭的!

        心中,却对成才更加佩服起来,就这?他居然能坚持两秒钟!

        牛比!

        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