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84章 安营扎寨

第84章 安营扎寨

        铁流滚滚。

        燕山南麓下,一条钢铁铸就的长龙向着山脉深处蜿蜒而去,他们经过草原,压出一道道深深的车辙印,经过荒漠,扬起漫天的风沙。

        c师t团!

        机步九连!

        车队终于在山脚下一处开阔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按照事先的安排,九连将在这里安营扎寨。

        这些重家伙,以及相关的运输车、指挥车、牵引车、保障车辆等等,则需要建立野战车场,进行规范化管理。

        真正的演习场,距这里还有几公里!

        这次集团军组织的战役演习,是一次带有研究性质的山地丛林作战演习。机步九连所在的t团、c师,将作为红军登场!

        所谓的研究性质,就是探索军事训练升级转型的路子!以首长机关带实兵实装的方式进行,虽然明面上没有提实战化训练,但在相关内容设置上已经在朝着这个方向偏移。

        比如蓝军!

        这一次集团军抽组了专门的蓝军力量,不同于以往指定由某一分部来担任!而在要求上,也是同样不设剧本,不练流程,只给出背景条件,以达成某种战役企图。

        此时距演习正式开始,还有大约十天左右时间。

        他们需要提前过来作很多前期准备,山头的靶标,道路的修缉,战场的勘察等等,甚至还有演习前最后的练兵。

        比如连战术,冲山头!

        任然指挥战士们紧锣密鼓地准备着,第一天基本上是安营扎寨,指导员吴奎生在具体负责。

        任然则前往几公里外的营部,受领接下来几天的任务。到下午时分,他则带着几个骨干,深入密林山丘去勘察各个点位。

        第二天开始,战士们全员出动,他们带着铁锹镐头等各种工具,去事先划定的责任山头,制作数字靶标。

        九连分到的任务片区,是311高地,他们需要将事先看好的地方平整出来,并以白色编织袋装满各种砂石,围成一个直径长约几十米的大圈,并标上一个大大的数字6,这是为了方便空中火力进行攻击,也是为便于观摩。

        白色编织袋筑就的靶标,能够很好地抗御各种恶劣天候,非常耐久,而且十分显眼,不至于在演习时找不到目标。

        因为必要的时候空军会对着靶标发射实弹!

        但是在山上,要完成这样的靶标,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一天他们除了勘察划线,就是沿线平整各类绿植沙石,并刨土装袋。

        任然将圆周线划好,并明确了各排的任务区,然后将由值班的排长班长带着战士们辛苦劳作,一个一个地将那些沉重的纺织袋垒上去。

        这一天下来,到天黑的时候他们才完成了不到一半。

        第二天继续。任然这一天几乎没什么事,他带着米照远和李刚两个排长去山头各处转了一圈,勘察点位。现在虽然没有明确,但说不定演习开始以后,他们就会围绕这个山头展开争夺,任然在做有备无患的打算。

        回来的时候,值班排长崇治伟正组织战士们就地休息,任然见到他们一个个地灰头土脸靠坐在一起,大多沉默不语。

        脸上都写着疲惫。

        但是在一班那边却有笑声传来,吸引了任然的目光,然后他就看到白铁军正站在众人面前耍宝。

        白铁军双手在面前虚捧状,嘴上却道:“……他们打开一看,咦?怎么是美元呢?花不了!扔!”

        他随即作了一个虚扔的动作,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孙可伟道:“拉倒吧,还美元!真要打起仗来你就是扔黄金,他们也没空去捡!小命要紧啊!”

        许三多和成才一起坐在不远处,两人都是笑嘻嘻地看着白铁军。

        这时一班副许明亮说了一句:“我说白铁军,你就不能消停点?大伙都累坏了,我看就你精力旺盛,等会儿你打主力啊!”

        白铁军苦着脸道:“苦也是一天,累也是一天,最重要的是开心嘛!班副,我可没偷懒!”

        任然看着这一幕,有些感慨地道:“这个白铁军,心态是真心好!苦中作乐,呵呵……”

        李刚没说话,米照远接了一句:“白铁军是咱们排的开心果,大伙都挺喜欢他的。”

        任然问他:“他最近表现怎么样?”

        “还行吧!”米照远回道,“他是属于那种不怎么刻苦的,本身条件也一般,我个人觉得啊,他的进步空间不大。”

        任然没说话。

        白铁军是他找高城要过来的,他本身也比较喜欢这个兵,但正如米照远所说,也正是白铁军的这种性格,限制了他的发展!

        就像在训练中,他就是那种像青蛙一样的人,你戳他一下,他就跳一下,你不戳,他就不动,因为他的主要心思并不在这上面!

        三人觅路下去,还没走拢,就发现白铁军又闲不住了,他坐在那里,右手虚握,像拿着一瓶水般仰头灌了一口,叹道:

        “啊!好久没喝到可乐了!味道真不错!”

        众人都不理他,白铁军却将虚握的手转向身旁的孙可伟道:“老孙头,要不要来一口?”

        “切!”孙可伟嗤一声偏头不理他。

        白铁军也不生气,他将可乐晃了一圈,问:“你们谁要喝?冰甜爽口的可乐,不要钱啦!”

        没人理他。

        白铁军有些失望,于是又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的许三多。

        “三多,来一口?”

        许三多脸上笑嘻嘻的,他想了想,道:“好哇!”

        于是半起身跨前一步,假装接过白铁军手中的可乐,也仰脖灌了一口,还装模作样的咂咂嘴。

        “味道怎么样?”白铁军问他。

        “真甜!真好喝!”许三多陶醉地道,顺手将瓶子递给身边的成才道:

        “成才,你也尝尝?”

        “去去去!幼稚!”成才不屑地道。

        许三多也不生气,他将那瓶并不存在的可乐又递还给白铁军,道:“下次换点橙汁行吗?”

        “老行了!必须的!”白铁军接过可乐,开心地喝了一口,道:“还是三多有眼光啊,这么美味的可乐你们都不要?”

        “我要!”刚好过来的任然接口道。

        白铁军:“……”

        任然来到他面前,白铁军犹犹豫豫地起身:“连长……”

        任然故意惊异地问他:“咦?你的可乐呢?”

        白铁军手中虚握可乐,递也不是不递也不是,他不知道任然是什么意思。

        “好哇!你小子!有好喝的饮料都不给我留一口!枉我还对你那么好!”任然假装生气,故意道。

        “不是,连长,我们是闹着玩的……”白铁军弱弱地解释。

        “哼!那我不管啊,回去你得请我喝,嗯……一大桶冰镇可乐,要这么大的!”任然夸张比划了一下,“算你欠我的!”

        这时众人都看出来了,连长在故意逗白铁军,一个个脸上都带着隐晦的笑意。

        白铁军也明白了,他苦着脸道:“连长你可别逗了!真要有那么一大桶可乐,咱老白早就破产了!”

        众人一阵嘻笑。

        正在这时,通讯员薛飞过来了,老远就嚷道:“连长连长。”

        薛飞本来跟着文书孔圣在家,由吴奎生带着干一些美化野战营区的工作,任然不知道他这时候过来有什么事。

        “慌里慌张的,什么事?”

        “指导员说请你带几个人回去一下,一会儿当地的老乡要过来,说想慰问一下咱们。”薛飞跑过来道,“指导员说家里没人也不像那回事儿。”

        “带多少?”

        “指导员没具体说,就说请连长根据任务进展看,能抽多少就抽多少,最好不少于一个班。”

        “行了!我知道了!”

        任然想了想,这事儿还真得回去一趟,家里虽然有炊事班邱爱乐老魏他们,但毕竟人少,而且他们也要忙着做饭。

        我军与老百姓向来是鱼水情深的,部队走到哪里,哪里就有看望慰问,任然觉得不能寒了别人的心。

        而且这一天靶标的制作进展也比较顺利,剩下的活今天应该能干完。

        于是他随手点了面前坐着的几个人,白铁军、成才、许三多、孙可伟等等,一个加强班左右,带着他们一道回去。

        前来慰问的是距他们驻地不远处的一个村子自发前来的,由村长带领,送来了许多肉食水果大米等等,任然组织战士们列队,热烈欢迎。

        随后双方亲切地座谈了一会儿,任然询问了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等等,等他们走了,任然再带着战士们回去继续干活。

        但这一次他们没干多久,薛飞又跑来了,神情比前一次更加慌张。

        原来是野战营区失火了!

        火是从他们提前堆好的干柴堆里燃起来的,幸好火势不大,又发现得比较及时,并没有造成大的损失,只有相邻的四班班用帐篷被引燃。

        当时吴奎生带着孔圣和薛飞在帐篷里写标语,炊事班在厨房忙碌,而哨兵又远在大门口,起火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等到浓烟起来,吴奎生才赶紧组织人手去灭火。

        火虽然最终扑灭,但灭火时浇了很多水,四班战士们的被褥物资基本上被淋湿。吴奎生请任然将四班带回去,盘点一下损失情况。

        而最终他们追查下来,才发现起火点很可能是源于一个烟头!

        而且极有可能是前来慰问的一个老乡随手丢弃的烟头。

        连队这边任然是执行了比较严格的野外正规化管理制度的,战士们当中虽然也有抽烟的,但都比较自觉,不会随便乱丢烟头。

        事情不大,损失也小,但任然一天之内来回折腾了几趟,心里还是很有些不高兴。

        而且因此四班的被褥衣物都打湿了,需要晾晒,战士们不得不临时去与其他班挤着睡。

        像薛林,就不得不跑去炊事班找老魏挤。但老魏块头大,两人挤一个被窝下来,第二天薛林就开始鼻塞,喷嚏打个不停!

        还有的战士劳作一天下来,连件换洗衣物都没有,只能临时去找战友借着穿。而其他战士们辛苦劳作一天下来,也都需要更换,不免有些紧凑。

        这些,任然都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与吴奎生商量了一下,让人去镇上买了些便服回来,先让战士们穿在迷彩服里面应应急。

        等两天衣服晒干了再换回来就行。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而这件事之后,任然与吴奎生商议下来,两人也都有些无奈,他们认为那个老乡估计也不是故意丢的烟头,而且人家好心前来慰问,因为这么点事去找人问罪也不太好。

        任然只能对哨兵加强巡逻警戒提出要求。

        又过了两天,一切准备就绪,任然抓紧时间组织开展连战术的训练,但又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打乱了他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