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105章 单挑啊

第105章 单挑啊

        他们离开没过一会儿,周村。

        一个上校带着一支全副武装的连队出现在村口,如果任然还在,他一定认识这个上校。

        这是比武时他见过的,杨副参谋长的老同学,r团的刘副参谋长!

        刘副参谋长过来一看,没有看到任然,只见到不远处的亡者集中点,禹小海他们。

        “跑了?”他有些疑惑。

        他们是距周村最近的部队,这趟受白师长之命出来,就是为了拯救任然来的。

        而且他们来得也很及时,老远就听到这边枪战声,于是刘副参谋长下令一边冲锋,一边开枪射击,为任然他们壮壮声势。

        他的目的主要不是干掉蓝军,而是救任然。

        效果也的确达到了,蓝军特种兵被吓跑,但是他们过来以后,却没有见到任然,也没看到九连的其他战士,这让他有些意外。

        已经死去的禹小海,在阵亡者中间朝他摇了摇手,随后指点一下任然他们离开的方向。

        照说这是不允许的,但禹小海做得很隐蔽,他在刘参谋长看过来的时候悄悄指了一下。

        禹小海的意思很明确,他希望刘副参谋长他们跟上去,去救任然。

        刘副参谋长懂了,却没有照做!

        他派了两个兵,去那个方向打探了一眼,大概知道了情况。

        随后他及时联系了白师长,将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了一下,请示该如何处理!

        对于任然的擅自离去,白师长很生气!

        他一听刘副参谋长报告说任然去追蓝军了,气得牙根紧咬,在通讯那头恨声道:

        “他要死就让他去死!”

        在临挂话筒之前,他又拿起来,对刘副参谋长道:“你们别管他,让他去死好了!你们马上以最大机动速度,前往2号地域实施穿插,配合第二突击群行动,拿下2号地域!”

        “是!”刘副参谋长挂了电话。

        白师长挂了电话,还不解恨,顺手就将面前的一个黑皮本连同上面的笔拨到地上。

        一旁的周政委见了,问他:“怎么啦老白?怎么发那么大脾气!”

        白师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道:“还不是这个任然!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他怎么啦?”

        “我让r团的刘副参谋长带人去救他,人家千辛万苦绕了好远的路,好不容易带着人去救他,人救下来了,他却跑了!你说气不气?!

        他好不容易逃出来,还偏要去送死!我真是……”白师长说着,拿起茶杯往桌上重重一顿,茶水四溅。

        “气死个人了!”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周政委嘀咕一句,也有些不解。

        白师长听见了,道:“是啊!我是真想掰开他脑袋看一看!看看里面到底是一团豆腐渣还是一潭死水!你知道吗?他面对的是蓝军特种兵!是军区加强过来的,不是一般的部队!他好不容易才突围出来,居然还主动送上去送死!不只是你想不通,我也想不通!”

        “呵呵……”周政委劝了一句,道:“算了算了老白,消消气!啊?年轻人嘛,脑子一热,总是不管不顾的!下来以后再敲打敲打他吧!”

        ……

        任然不知道白师长正在生他的气,就算知道也无所谓!

        他现在心中有一股戾气,迫切地想要发泄到齐桓这队人马上!

        发泄到袁朗这队特种兵身上!

        他是铁了心,就算死也要在袁朗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而事实上他也的确很快追了上去!

        齐桓他们再是特种兵,队伍中的伤者和亡者还是极大地影响了他们的行军速度,何况双方相距并不远!

        在周村东北方向,约三公里的位置,有一处湾塘。

        齐桓他们刚跑到湾塘田梗一大半的位置时,任然已经率先追上来,出现在他们后面!

        呯!

        任然一个滑扑,在惯性消失的时候,停顿间开了一枪!

        精准度加持下,拖在最后面一个正背着尸体的特种兵冒出白烟!

        他也出局了!

        那特种兵叹了口气,将尸体放下,站着没动。

        更多的九连战士跟了上来,他们在任然身边或趴或跪或站,呯呯呯呯地开着枪!

        无情地子弹朝着几十米远处的齐桓他们飞去!

        田梗上别无躲避之处,很快一道道或绿或黄的浓烟冒出。

        一个重伤的特种兵甩开齐桓的扶持,返身阻击。

        他打中了一个九连战士,将他打出局。

        但他也很快被一阵乱枪击毙!

        齐桓目齿欲裂,他刚跑过田梗,扑在对面土坎上,回头开枪,企图掩护还剩下的两三个特种兵过来。

        但是任然几乎是一枪一个!

        呯呯呯!

        任然手中拿的是85狙,他根本没有通过瞄准镜来瞄准,双方隔得太近了,他只是在精准度加持下,大概率朝着那几个特种兵射击!

        当最后一名特种兵身上冒出白烟,齐桓心里拔凉拔凉的,他知道这一趟算是完了!

        十几个特种兵,突围不成,反而就这样轻轻松松让任然他们打了屁股!

        齐桓钢牙咬碎,就在他准备发起自杀式攻击的时候,袁朗的声音终于传来。

        袁朗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就在他侧后方几百米处!一个比较靠下方的位置。

        他没有看到那一幕,只听到枪声,然后看到齐桓伏下来的身影。

        但是瞄准镜里传来的浓烟让他明白了一切!

        “不要做无谓的牺牲!齐桓!4点钟方向,撤!我掩护你!”

        说完,袁朗很快开枪了,他过来的位置不是很好,自下往上,只能刚好看到那边站着的九连战士上半身。

        这一枪,再次将那个战士打出局,枪声也将九连其他战士惊到了,他们纷纷学着任然爬下,不再让袁朗能够狙杀。

        齐桓则趁机退了开去。

        “掩护!追!”

        任然一挥手,指挥战士们交叉掩护通过田梗,企图将齐桓也打出局。

        但是袁朗不是吃素的,冲在前面刚露头的一个九连战士,被无情狙杀!

        呯!

        一声枪响,一道白烟!

        袁朗的枪法太好了,见面就是一个人头!

        “前面停!”任然及时喝止道。气归气,他并没有丧失理智,及时阻止了手下前去送死。

        随后,他朝身边的两个战士发出指令,让他们绕到湾塘的另一边,去探探路。

        湾塘不大,不过是绕过弧形而已。

        这两个战士很快前出并回应,说敌人已经跑了。

        随后任然带着残余的九个人,通过湾塘,眼睁睁看着袁朗和齐桓消失在对面的山林中。

        战士们都围了上来,围在任然身边,等着他的进一步命令。

        追,还是不追?

        任然有些犹豫。

        他看了看这些还能够继续移动,继续战斗的战士们,有些不忍心。

        他们一个个喘着粗气,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脏兮兮的,很多战士的迷彩服都挂烂了!

        一个整建制的连队,打到现在,算上他在内,一共只剩下十个人!

        而他们的敌人,袁朗和齐桓,虽然只有两杆枪,但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尖刀上的刀尖!

        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没有拖累!

        现在指挥战士们再冲过去,只是送死!

        任然非常明白这一点。

        所以他打算见好就收。

        “算他们跑得快!回去吧,回去!”任然招着手,招呼战士们回去,一个战士不服,嚷道:

        “连长,就这样让他们跑了?”

        他的话,几乎代表了其他战士们的心声,他们也纷纷出声道:

        “连长!追吧!干死他们!”

        “他们只有两个人,弄不死他们!”

        “连长,死就死吧,咱们回去又能做什么?”

        “就是啊!咱们还要报仇呢!”

        “特种兵又怎么样?咱们就要和他们掰掰腕子,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几乎所有的战士,都想去追。

        “别傻了!他们,不是你们目前能对付的!”任然沉声道,“走!回去!”

        说完,他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战士们相互看了看,都有些丧气,但也不敢再置疑任然的决定。

        他们拖着沉重地步伐,一个个跟在任然后面往回走

        但是任然才走了几步,对面山坡上,响起袁朗的声音:

        “任然!你听见了吗任然?听我说!”

        任然停步回头,望向那片山林。

        袁朗知道他听见了,再次开口:

        “你打光了我的兵,我也打光了你的兵!谁也没讨得了好,算是平手!咱们就这样回去,谁都不好交待,不如我有个建议,想不想听?”

        任然喊回去:“你没办法交待,我能交待!”

        袁朗:“……”

        “我可以让你没法交待,但我不想对付他们!”袁朗喊了一声,任然便沉默了。

        他知道袁朗的厉害,袁朗真要将任然也打成光杆司令,那是一定可以做到的。

        “你想怎么样?”

        “你敢不敢放马过来,咱俩,单挑!”

        任然:“……”

        袁朗这一手叫阵绝了!

        就像古时打仗,两军对垒,大将捉对厮杀一般,袁朗提出单挑,任然当着战士们的面,不可能拒绝!

        而且他也没有理由拒绝!

        袁朗说的是对的,真要打光了,他们回去,谁都没法交待!

        兵都打光了,主将孤伶伶地逃回来?

        让人怎么看?

        任然咬着牙,没吱声!

        对面,那可是袁朗啊!

        他想起了影视剧中,老a在选拔时,袁朗表演并开除拓永刚的那一幕。

        袁朗高超的身手,在那一集中真真切切展示在他眼里!

        背身,组装,返身射击,25发子弹,全部命中!

        而且全部动作只在几十秒内完成!

        任然知道,自己绝不是袁朗的对手,就算在系统加持下也不能!

        身手速度也许差不多,但是经验呢?

        袁朗的射击技能、速度、反应、精准,都是一等一的,何况他还有远超着任然的经验!

        但是拒绝的话任然说不出口。

        一个战士看出任然的囧境,冲着对面山林吼了一句:

        “你要不要脸!你是特种兵,跟我们连长单挑,算什么本事……”

        任然伸手阻止他说下去,对那边喊道:

        “有什么条件,你说!”

        他同意了!

        袁朗的声音传来:“我不占你便宜!我们都不用狙击枪,比手枪怎么样?中间的小树林看到了吗?它距我100米,距你大约180米,我让你先出10秒钟,我们同时奔向树林,在那里展开决战!这期间,你随时可以开枪,只要能打中,就算!”

        任然将目光投向袁朗口中的那片树林。

        他所在的位置,是在一个缓坡上,再往下朝左前方奔行不远,就是那处小树林。

        小树林很小,不很规则,方圆直径不过二三十米。差不多在他和袁朗所处的中间位置上,其他地方,都是荒草地,杂草丛生。

        一条小路,至东北往西南方向,弯弯曲曲地穿过树林。

        袁朗说让他10秒钟,其实是让任然占了便宜。下坡,他根本就用不了几秒钟。

        而谁先到达小树林,谁就无可置疑地占据了地形优势,任然比谁都明白。

        “5秒钟!”任然喊了一句。

        “随你!但只能一个弹匣!”袁朗也不客气,提出新的限定条件。

        这样更公平,因为谁也说不准对方身上有多少子弹。

        子弹少的那方,肯定吃亏。

        任然没说什么,他将狙击枪交给身边的一名战士,顺手摸出54式手枪,换上新弹匣。

        一个战士上前道:“连长,别去吧!万一你先出去,他开枪怎么办?”

        他在担心任然露头会被袁朗狙掉。

        任然笑了笑。

        他对于袁朗的了解,面前这些人是无法知道的!

        “对方是特种兵,特种兵就有着特种兵的骄傲!不用担心!”

        他稍稍解释了一句,随后将身上多余的零碎全都取了下来,准备出发。

        “连长,小心!”

        “连长!加油!”

        “连长!”

        战士们,都围上来,纷纷出声。他的目光,有担忧,有期盼,但更多的是加油!

        发自内心的为任然加油助威!

        任然很感激这一点,他一个一个拍着他们的肩膀,道:

        “谢谢!谢谢你们!我带你们过来报仇,九死一生,你们不会怨我吧?”

        “怎么可能?!”

        “就是啊!怎么可能!我们都很感激连长,你们说对不对?”

        “对!”

        “对!”

        任然深吸口气,道:

        “那就好!不管怎么样,有你们这帮兄弟,我值了!万一我阵亡的话,你们……”

        他想安排这几个战士的“后事”,但想了想,其实无论去正面战场,还是回t团,都差不多。

        剩下的演习,他们也只能打打酱油。

        “你们就由三班副班长巩凡君负责指挥!”

        九连的班长打光了,现在唯有这个三班的副班长还能勉强算是一个指挥员,任然将指挥大权交给了他。

        “想去正面战场看看,就去正面战场,远远的看上一眼。想回t团,就回t团,不要给九连丢人就行。总之一句话……好自为之吧!”

        任然像交待后事一样说完这些,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他知道对面的袁朗一定看得见。

        “五!”

        “四!”

        “三!”

        “二!”

        “一!”

        任然心中数着秒,还没冲到山脚下,对面林中,袁朗的身影也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