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108章 生擒袁朗

第108章 生擒袁朗

        刚才许三多和袁朗打斗的时候,任然支起了上半身,但是背上很痛!

        那里本就有伤口,又是连番受创,刚才被袁朗死死压住,他挣扎的时候那伤口在地上磨了一下,疼得要命。

        他保持着半坐的姿势,看着袁朗将枪口对准许三多。

        毫无办法!

        “袁朗……”任然想说点什么,但是许三多动了!

        枪口对向他的时候,许三多也愣了一下。

        这么近的距离上,只要对方开枪,他是必死!必然出局!

        但他愣了不到一秒钟,就动了!

        他奋不顾身地扑向枪口,一边喊道:“连长!快走!”

        他想用自己的出局,再次换来连长的生机。

        他不知道那枪里只有一发子弹,他只知道,背后是他的连长!

        是最看好他、也是他最信赖的连长!

        许三多怒吼着扑了上去,而他的对手,袁朗袁队长,却颇多无奈!

        他其实只是想吓吓许三多,对于这个普通的红军士兵,他是不屑于开枪的!

        而且距离太近了!

        子弹虽然是空包弹,但距离太近也可能伤着人。

        是以他没有开枪。

        但是许三多已经不要命地扑了上来,顶着枪口扑了上来,还是让他有些动容!

        他在想一个问题。

        这个任然,任连长,究竟有什么样的人格魅力,居然让他连队的兵,一个个地前仆后继、悍不畏死的来救他!

        狙击任然时,是那个班长!

        面前的,是这个列兵!

        不管是班长,还是列兵,他们无一例外地选择了用自己的出局,换来他们连长继续战斗下去!

        究竟是什么样的连长,什么样的精神,才能号召他们、感召他们视死如归?

        这些念头只是一瞬间的事,袁朗没有选择开枪,面对这个不要命的愣主,许三多,他避开了,退后几步,顺手将枪插回枪套。

        他放弃了任然,打算离开。

        但是许三多已经扑了过来,他的速度并不慢,尤其是在不怕死的情况下!

        袁朗闪身挥臂给了许三多面门一拳。

        许三多根本避不开,也没想避开!被打得鼻血直流,但他根本不管,嘶吼一声扑向袁朗。

        袁朗飞起一脚,但没料到这次许三多下意识地避开了!

        许三多从小被他爹踢到大的,对于躲避脚踢养成了本能!

        他一纵身就避开了,跳到袁朗身前,一把将他死死抱住。

        袁朗挣扎一下,许三多根本不是他对手,他看出来了。

        但是许三多发了狠,手足并用地缠住袁朗,他甚至俯身抱着袁朗的腰身,将自己的后背完全卖给袁朗。

        袁朗抬起右肘,却没有砸下去。

        他看了看不远处的任然。

        任然坐在地上,正看着他,没说话,也没有移动。

        袁朗砸不下去!

        他下不了这个狠手!

        他和任然的打斗,看似惊险,其实双方都有留手,但是许三多不同!

        许三多是真玩命!

        这一肘真要砸下去,许三多只怕骨头都要断几根,最少都要吐血!

        袁朗觉得自己做不到!

        毕竟面前的是战友,不是敌人!

        他停止了挣扎与反击,道:“这么玩命,值得吗?”

        许三多不说话,他只是觉得自己这样好像太笨了,他将袁朗抱离地面,想将他摔到地上。

        但是袁朗落地时还是站住了。

        “放手!”他喝了一声。

        许三多不但没有放手,反而绕到他背后,打算扣住袁朗要害!

        袁朗没有反抗,只是抱怨:

        “行了行了!遇上你算我倒霉!别扣了,我跟你们走!”

        许三多在两秒钟以后停下了动作。

        他并不笨,只是反应慢。他思考了两秒钟,终于明白了袁朗的意思。

        袁朗承认他被抓了舌头!

        “连长?”

        他松开了袁朗,然后兴奋地看向任然,期待得到连长的表扬。

        但是任然没有表扬,只是苦笑。

        许三多!

        还是那个愣头青,还是那个不要命,他还是抓住了袁朗!

        方式不同,结果却是一样的!

        他知道袁朗放了水,袁朗回去也没法交待,所以干脆成全了他,成全了许三多,任然看出来了。

        “你有点冤。”任然道。

        “啊?”许三多愣了。

        袁朗却知道任然是在说他,笑笑,很坦然道:“不冤!打起仗来什么都有可能!你能带出这种兵来,我输得一点也不冤!”

        任然心下佩服,袁朗拿得起放得下!

        “其实是我输了!”任然很坦然地道,但他觉得输在袁朗手中,并不丢人!

        “你没输!”袁朗道,“如果不是你的伤!何况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运气不错!”

        袁朗说完,坐下了,抬袖擦了擦额头。

        那里有汗,也有灰尘,有些不舒服。

        他说这话,就是有些不舒服,但是没办法,如果不是演习而是实战,他可以从容离开。

        但现在,他是俘虏。

        一个列兵的俘虏!

        擦完汗,袁朗从上衣兜掏出一个本子,开始在上面写成才的名字。

        那个列兵,狙击手的名字,先前任然告诉过他。

        写完,他犹豫了一下,转头看向许三多,对他道:“士兵,你的名字?”

        “报告首长,许三多!”许三多正在擦鼻血,见这个中校在对自己说话,许三多机械地朝他敬了个礼。

        “许三多……”袁朗同样将名字记下,收了本子,对他道:“好吧许三多,恭喜你,我现在是你的俘虏。”

        许三多不知道袁朗记他名字做什么,也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刚才连长没有表扬他,他正在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

        对于袁朗这句话,许三多抿了抿嘴角,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袁朗却只觉得有趣。

        这个兵,和其他兵不太一样!

        “喂,我是你的俘虏!”他再次提醒一句。

        任然却站了起来,替许三多回答道:“那就当好你的俘虏!你问他,他也不懂,而且你身上啥也没有,破手枪连子弹都没一发。”

        袁朗:“……”

        任然又招呼许三多道:“许三多,来,过来背我。我受了重伤,不能移动,你背我一把。”

        许三多巅巅地跑过去,毫不犹豫地背起任然。

        袁朗看出任然要离开的意思,也只好起身,却道:

        “你怎么做到的?”

        这句话没头没尾,但是任然听懂了。

        他笑了笑,关于他和许三多的故事,三言两语还真说不清楚,只道:

        “回头再告诉你吧,我们现在还有战斗任务!”

        蓝军那支分队!

        巩凡君他们还在应付着。

        袁朗点点头,默默地跟上,走在两人后面。

        他看到了任然背上的血迹,将他背上一大半的迷彩服都染红了。想想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你伤要不要紧?”

        任然头也不回地道:“小伤!死不了!”

        三人很快回到山坡上,巩凡君他接着,他们看到了袁朗,这个蓝军特种兵,有些意外。

        而且任然是许三多背上来的!

        “连长……”巩凡君上前接着,想问什么。

        任然笑笑,知道他们要问什么,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道:“别说,别问!我受了重伤,需要人背。这位,暂时跟着我们,不妨碍我们的行动。其他的别问。”

        巩凡君等人点点头,果然不再相问。

        “那边怎么样?蓝军多少人?”

        “二三十个吧。”巩凡君也摸不太清,因为敌人没有全部露面,只从枪声判断出这个数字。

        “二三十个?那还可以打!”任然想想道,巩凡君正要说什么,但是任然已经转头在问许三多:

        “许三多,他们怎么只有这些人?”

        米照远他们去吸引开蓝军那支分队,当时任然判断他们应该有七八十个人的,没想到敌人这么少。

        他不知道蓝军留了一个班在三岔路口。

        许三多道:“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他们先前多一些,一路上打打停停的,就越来越少……”

        许三多缠夹不清地说了经过事情,任然大概明白了。

        米照远确定是出局了,黄子韬还不清楚,但想来应该难以幸免。因为对方最终通过了那个路口,追上了许三多。

        不过要说起来,许三多也是神勇,他单枪匹马,一个人打打停停地顺着小路前往周村,还不时回头打点冷枪,不时干掉对方一两个人。

        蓝军虽然气得没法,却始终追不上、打不掉许三多,让他最终来到了这里。

        任然问他到底干掉了蓝军多少,许三多也没数,他仔细回忆了一下,才道:

        “白烟可能十来个吧?其他的有的是黄烟,有的是绿烟,我也没数。”

        “好小子!干得漂亮!”任然重重地拍了拍许三多的肩膀,由衷地夸赞他。

        单枪匹马,居然逃了过来,还顺带着干掉了十来个蓝军!

        只能用牛比来形容!

        许三多乐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子边上去了。

        倒是袁朗,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这一幕,也不说话。

        巩凡君终于等到机会,对任然道:

        “连长,有个情况……我们现在弹药不多了!”

        “哦?”正在高兴的任然,脸顿时就沉了下来。

        “都凑一凑,看看还有多少?”他道。

        “我还有10发!”

        “我5发!”

        “我最后2发!”

        ……

        几个战士一凑,总共加起来不到70发子弹。这还包括了许三多的,他子弹最多,有27发!

        另外任然那把狙击枪里,还有5发子弹。他本来还有6发的,巩凡君刚才拿来练了练手,试了1发,没打中。

        70发子弹,那还打个屁!

        任然心生退意,招呼道:

        “走吧,不管他们,我们去周村,去主战场!”

        众人都同意了。

        当下几人原路近回,巩凡君带个老兵断后,许三多背起任然,几人往周村退去。

        袁朗则甩着个手优哉游哉地走在队伍中间。

        但是还没进周村,他们再次遇到了蓝军的伏击!

        周村,居然被跟来的蓝军一连那个班给占据了!

        不止是一个班,而是一个排的兵力!

        原来,蓝军一连长带人去追米照远三人之后,他指令留在三岔路口的那个班,一直埋伏在那里。

        他们等了半个多小时,没等到连长他们回来,却等到了随后而来的另一支蓝军分队,不到一个排的残兵!

        这支蓝军分队,是在化整为零离开的路上,被三连咬上的。也就是王团长口中正在被三连追击的那个排!

        他们在九连突围后,打算离开t团防区,但是在撤离路上遇到了三连派出的搜剿分队,双方遭遇过后一阵乱枪激战,蓝军不敌,也不愿久战,于是开始撤退。

        这个排的指挥官,就是先前任然在山头几乎将他们全歼的蓝军四连连长,他与手下一合计,觉得最好的撤退路线,就是去找一连!

        因为一连现在战力最强也最完整,三连那边只是一部兵力,他们两方汇合在一起,这仗还有得打。

        于是这个连长就带着残部赶来找一连,在三岔口,他们遇到了一连长留在这里的那个班。

        四连长没有让人在那里傻等,他掏出军用地图,略微研究以后,判断出一连长他们可能绕道大王庄去往周村。于是打着众人直接去了周村。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而且运气也很好。

        因为r团的刘副参谋长前脚刚走,他们就来了,双方并没有遇上。

        在这里,他们没有看到任然的九连,也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九连与特种兵的战斗,但是四连长看到了阵亡者集中点。

        那些阵亡者还没有离开,这让四连长判断出任然他们还没有通过周村。

        而且四连长也打算在这里等着由大王庄而来的蓝军一连。

        于是任然他们就遇上了这样一支部队!

        对方人数是他们的数倍之多,又提前占领了周村有利地形。任然他们被压制在来路上,不得寸进!

        而后面,一连长所带的那部蓝军,听到枪声,也跟了上来,将任然他们夹在中间!

        任然真的是欲哭无泪!

        关键是,他们真的没子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