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阁 - 历史小说 - 士兵突击之咸鱼连长的逆袭在线阅读 - 第117章 死亡开阔地!任然出局!

第117章 死亡开阔地!任然出局!

        蓝军指挥员是从集团军电抗营抽组过来的连长,他并不傻。

        这里距里弄山口并不远,本来就随时防备着红军过来拔点,此时见左右两边都出现了红军身影,他一咂摸,很快尝试联系正面山脚下的哨兵,却没得到回应。

        蓝军连长知道情况不妙,当下再派了一个加强排在正面防御,只留了一个班以作机动。

        正面居高临下易守难攻,蓝军连长认为一个排足够了,何况要不了多久,他呼叫的蓝军增援力量就会到达。

        因此任然的进攻主力在接近山腰处往上探头时,蓝军率先开火!

        哒哒哒哒……

        蓝军有挺机枪,无情的火舌四闪,朝着下方的密林射击,好几个警卫营的战士刚露头就被打出局。

        其他战士们不得不缩回身体,就着各种遮蔽物开枪还击。

        敢死队一时不得寸进。

        战事不利,任然也顾不得其他,他一边呼叫洪兴国带领九连残部上来支援,一边组织人手就地还击。

        双方一顿猛烈交火,寂静的山谷中回荡着乒乒乓乓的枪声。

        左右两边的枪声也没有停歇,让任然知道两边都还在胶着中。

        他本来也没期望这两边能够突破过来帮助他们,他们只是吸引火力而已。

        而且最要命的是,任然知道时间不等人,他猜测蓝军一定会呼叫增援部队上来,这里距里弄山口太近了,蓝军部队要过来根本要不了几分钟。

        因此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打掉敌人!

        对方火力太猛了,除了那挺机枪,还有几十支步枪同时在朝下面射击,任然也不敢露面,他在耐心地等待着,倾听着。

        哒哒哒哒……

        机枪声终于停了下来,显然是对方打完一个弹鼓,正在更换!

        就是现在!

        任然悄无声息地从一棵树后探出枪口,就着低矮灌木枝叶的遮蔽,悄悄对准了那个机枪手所在位置。

        三秒钟!

        朝上的机枪口终于压下来,然后是一个蓝军头盔出现!

        对方终于换好弹鼓,继续开始射击。

        哒哒哒哒……

        机枪口再次迸发枪火,他直接开启了扇面扫射模式,一道道激光束密不透风地向着下面压制。

        任然冒着巨大风险,微微露头,开始向他瞄准。

        枪口锁定蓝军头盔。

        那机枪手浑然不知,他正打得起劲,正面的红军被他压制得不敢露头,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但是死亡就在一瞬间!

        呯!

        任然开枪了!

        机枪手并没有发现他,好几次胡乱扫射的激光束擦着身边飞过,但是任然不为所动。

        他在系统加持下,精准定位了那个蓝军头盔!

        呯!

        只一枪!一阵白烟喷涌而出,顿时将那机枪手笼罩起来。

        机枪哑火!

        任然选择的时机也很好,对方的突击步枪在刚刚稀疏下去时开的枪,因为这些步枪同样需要更换弹匣,他打掉机枪手的时候,正是对方火力封锁最薄弱的时候。

        “冲啊!”任然借机喊了一嗓子,率先露出身形,朝着山腰冲锋。

        呯呯呯呯!

        蓝军还在开火的枪口几乎都转向了他,无情地朝着他这个方向射击。

        任然不得不退了回去,藏到树后,利用大树掩护求存。

        但是他的露头,吸引了蓝军火力,其他红军得了机会,趁势发起冲锋!

        “冲啊!”

        “冲啊!”

        三十多号人略成三个梯队,一边火力掩护,一边向山腰发起冲锋。

        呯呯呯呯……

        交火声中,红蓝双方都不停有人冒出浓烟,黄的、绿的、白的,交相掩映,在浓烟中,红军悍不畏死地发起冲锋,他们几乎以一换一的代价越来越靠近。

        蓝军的防线一退再退,不少战士被打出局。

        红军敢死队也没讨得了好,他们在付出伤亡过半的情况下,终于抢上了那处开阔地的边缘。

        蓝军已经从边缘处开始撤退,撤退到山洞附近,开始依托那几辆雷达车进行反击,那个蓝军连长将最后预留的机动力量,也就是那个班也派出来了。

        三四十个人依托山洞和雷达车继续压制红军的冲锋,将他们压在开阔地边缘。

        只要再坚持两分钟,援军就能到达!蓝军连长深知这一点,他也相信自己能够做到!红军这一次怕是要无功而返!

        为了保险起见,蓝军连长通过通讯器呼叫左右两边的兵力,询问能否回援。

        两边都回答可以,但是左边与三连残部战斗的排相距较远一些,而且在下坡方向,回来得比较慢。

        原来三连的战斗力不如七连强悍,他们人数虽然多一点,但对方同样是一个加强排,人数是他们的两三倍。因此战斗一打起来,他们便被蓝军打得节节败退。

        好在三连的一个班长知道任然的意图,就是吸引蓝军火力,而且是吸引得越远越好。因此他们边打边退,有意识地将这个排的兵力朝左边吸引离开。

        那个蓝军加强排的排长知道这边人少,而且战力不强,因此也想趁此机会将他们全歼,因此死死咬住,双方越打越远。

        但是右手边对上七连侦察兵的那个蓝军排,他们隔得近,派回了一个班的兵力,打算及时回援。

        七连战斗力不弱,毕竟人少,他们也没别的办法。

        因此,情势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地步!

        每拖一秒钟,任务失败的可能性就大上一分!

        “许三多!上!我掩护你!”任然红着眼睛吼了一声。

        他枪法是神准,但对方人多,而且有掩体有依托,还会不时缩回去躲避,因此他打下的人头并不太多。

        也就二十来条枪而已!

        许三多领命而出,他带着炸药包,以侧身低姿匍匐的方式,朝着前方二十来米的雷达车爬去。

        他要去炸掉这些车辆!

        警卫营的射击,也在为他提供掩护。

        这里是开阔地,好在地面起伏不平,一些土堆凹坑为他提供了隐蔽,而正面任然的枪法更是他行动的最大保障。

        任然的枪口,死死瞄着正面的敌人,谁敢露头,就是一枪!

        呯!

        呯!

        呯!

        连续几个露头朝许三多射击的蓝军被他打出局,许三多在他的掩护下,终于前进到距雷达车十来米的地方!

        只要再一鼓作气冲过去,让车上的激光感应装置感应到炸药包,从而激发出白烟,他们的任务就算成功了。

        但是许三多在这里却终于出局了!

        他没能前进到那一步!

        从右侧七连方向退回来的那个班,终于及时赶到,他们从侧面开枪,任然救援不及,眼睁睁看着许三多刚从那个土堆后趁起身来,身上便冒出白烟!

        许三多出局了!

        他站起身来,将炸药包放在土堆后面,在浓烟中转身朝任然所在的位置挥了挥拳头。

        “连长,加油!”

        他退出了战斗。

        任然心中发狠,他来不及为许三多感到伤悲和遗憾,而是第一时间拖枪就射。

        目标正是那个撤回来的蓝军班。

        其他红军也纷纷调转枪口,朝着他们开枪。

        对方仓促回防之下,缺少防御依托,几乎被他们一阵乱枪尽数打出局。

        “黄子韬!”任然再点名。

        黄子韬应声而出,朝着那个炸药包躬身跑去。

        他的脑袋是很聪明的,他知道双方相距不过三十多米,速度快的话只需要几秒钟,只要这边火力够猛,他就能在几秒钟之内将炸药包送到雷达车前。

        而且他也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任然等人为他提供了强大的火力压制将蓝军死死压在车后。

        但就在黄子韬拾起炸药包,才冲了两步时,一个蓝军班长悍不畏死地从车头上探出头,一枪将黄子韬打出局。

        虽然他也立刻被打出局了,但他的一换一,还是成功阻碍了红军行动。

        任然身边,洪兴国凑了上来。

        “老任,我去吧!”

        洪兴国眼睁睁看着黄子韬弯腰将炸药包放在地上,很不甘心,他想做点什么。

        但是任然没同意。

        任然没回答他,而是喊了起来。

        “同志们!我们是敢死队!我们就是来送死的!不要怕!大家一起冲!谁捡到炸药包,谁就去炸死他们!冲啊!”

        任然喊了一声,当先露头冲锋。

        “炸死他们!”

        “炸死他们!”

        “炸死他们!”

        还活下来的近二十个红军,高呼着炸死他们,同时从边缘处现出身影,一起向着炸药包冲去。

        他们一边冲锋,一边端着枪射击。

        听到动静的蓝军,也知道这个时候到了最关键的时刻,纷纷不管不顾露头射击。

        呯呯呯呯……

        密集的交火声比刚才更加猛烈,无数的激光束在他们面前横飞逸散,不管是谁,只要沾着一点,就会出局。

        就算任然是天神下凡也不能幸免!

        幸好任然不傻,他冲在第一个,冲了几步以后,就是一个滑扑,借着前方一个小土堆出枪!

        他知道自己枪法,就这样冒然送死是最划不着的,因此他只是起个带头作用,然后为战士们提供火力支援。

        呯呯呯呯!

        任然竭尽所能地朝着那些露头的蓝军开枪射击,一道道的白烟从车后冒出。

        但他们的出局,也换来了七八个红军警卫营的战士出局!

        几秒钟!

        战斗胜负来到了最后的几秒钟!

        最后还剩下的八九个红军官兵,先后到达炸药包处,洪兴国就在其中,他指挥他们围成一堆,像打橄榄球一般,将炸药包交到最后一个人手中,然后发起集团冲锋。

        哧哧哧哧!

        最前面包括洪兴国在内的四五个红军战士都冒烟了,但他们的肉盾还是发挥了作用,缩在最后的那个红军战士终于冲到雷达车跟前,他手中的炸药包开始发挥作用!

        哧!

        正当面一辆雷达车率先感应到,车体上预置的激光发烟罐开始冒出滚滚白烟,然后是相邻的一左一右两辆车。

        再然后是最右侧的雷达车。

        最左边也是最后的那一辆车迟迟没有激发,但那个红军战士直接将手中的炸药包扔了过去!

        炸药包几乎在落地的一瞬间,就激发出了那辆车上的白烟。

        摧毁!

        战斗终于结束了!

        几乎所有的红军战士都松了口气。

        他们终于如愿完成了师长交给的敢死队任务,虽然他们还剩不下几个人。

        任然也起身,很光棍地被打出局。

        他知道自己的使命结束了,他也逃不了。

        因为他看到,蓝军的增援部队已经上来了,就在三连残部的后方,那条道路上,对方又支援过来一个加强连左右的兵力。

        任然也没想逃,还不如就这样与大家一同光荣地“战死”在这个地方。

        其他几个红军战士有样学样,主动凑到蓝军枪口下,让他们激发了身上的白烟。

        但是任然他们敢死队的行动,赢得了那个蓝军连长的尊重。

        战斗结束后,他当先朝任然走过来,朝他伸出手。

        “恭喜你们!”他道,“认识一下,我是集团军电抗营三连连长,我叫段林。”

        “幸会!c师t团九连,任然。”任然简要回应。

        两人重重地握了下手,互相看着。

        一切尽在不言中。

        随后的事情很简单,任然他们全数出局,包括三连和七连那些人,全都集中到阵亡集中点,在导调员的带领下,离开了松林山。

        而他们一路颠簸,刚刚回到正面战场的主要集中点,导演部就宣布了演习结束。

        最终以红军获胜结束了这场演习。

        蓝军的电抗部队被打出局,红军终于夺回了制信息权,他们本就兵力占优,白师长在运筹帷幄之下,调兵遣将终于守住了里弄山口。

        而蓝军也无再战之力,他们面对红军在1号、2号和4号地域同时前推的情况下,再无反击之力,红军直接对乌压山形成了半包围圈。

        而这个时候的蓝军,也已经剩余兵力不多。

        再打下去,也只是一个结果,所以集团军导演部在及时判断出结果后,叫停了演习。

        红军胜了!

        消息传来,阵亡者集中点一片欢腾!

        尤其是那些在各条战线上、在演习不同阶段阵亡的红军战士们,更是欢呼雀跃,很多人欢呼着,将帽子抛向天空,以此来庆祝发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些蓝军官兵,他们最终不得不以黯然收场,因此在红军欢呼庆祝的时候,都是默默地看着他们,默默地收拾行装。

        而九连这边,不知是谁起的头,以黄子韬许三多为首,大家齐心协力将任然抬了起来,将他高高地抛向天空,然后接住,再抛起,再接住!

        如是再三,随后终于将任然放下来,互相搭着肩膀围着他转圈跳,一边跳一边呼喊起来:

        “九连!九连!”

        “九连!九连!”

        “九连!九连!”

        他们口中,只是很有节奏地喊着九连这两个字,但是却吸引了周围无数道目光!

        那些目光中,有不解,有惊讶,有开心,但更多的,却是羡慕!

        他们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不知道九连在这场演习中究竟干了什么,也不知道任然在这场演习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他们只知道:

        九连这些人,向心力太强了!